[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不跟毛泽东学]
孙文广文集
* * * * * *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跟毛泽东学

2003年9月30日 3403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
   
   ——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前言:近期上市很多“跟毛泽东学”打头的书,如“跟毛泽东学领导”、“跟毛泽东学史”、“跟毛泽东学文” “跟毛泽东学智慧”等等,每册都有40-50万字,很是热闹。据说有些青年人喜欢看。本人不才,也不自量力,打算写点“不跟毛泽东学”打头的文章,凑凑热闹,这是其中一篇。
   
   这些小文,如有网站、刊物愿转载,当然欢迎,可以不要稿费,内容累赘允许删除,数字不实也可以修正。
   
   
   
   **民间索赔和毛泽东的慷慨**
   
   《据大纪元》9月18日报道:今年八月,在中国齐齐哈尔发掘出当年日军埋藏的芥子气,造成一死,四十余伤。“爱国者同盟网”、“搜狐”等七家网站,举办网上签名,要求日本赔偿,,签名已超过百万人。据说这是中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网上请愿活动之一。
   
   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在长达14年的侵华战争中,据估计造成中国军民伤亡以千万计,经济损失约5000亿美元,作为侵略者的战败国日本向我国作了哪些战争赔偿呢?
   
   七十年代初,日本的田中角荣首相到中国来,会见毛泽东。本来应该理直气壮的向日本索赔,但是就凭毛泽东一句话,把中国对日赔偿要求一风吹了。 1972年9月29日在北京签字的《中日联合声明》中有:“第五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毛泽东十分大度地放弃了日本的赔偿,表现了“伟大领袖”的“慷慨”。
   
   毛泽东“慷”中国大众之“慨”,中国抗日英烈和无辜百姓的血就这样白白地流掉。
   
   
   
   **侵略者理应赔偿**
   
   二次世界大战后,受害国家纷纷要求战败国赔偿。当时地苏联和东欧国家都获得了巨额赔偿金。
   
   1953年初西方盟国与西德签订了《伦敦债务协定》,规定,西德必须从1953年起支付600亿马克作为纳粹德国造成“人员财产损失”的赔偿。
   
   日本对中国以外的亚洲国家的战争赔偿,从50年代持续到70年代。旧金山对日和会以后,亚洲各战争受害国(主要是东南亚国家)陆续向日本提出订立双边和约问题,大多数国家将对日索赔作为订约的前提条件,并不断地迫使日本做出让步。缅甸是第一个和日本就赔偿问题达成协议的国家。
   
   历史上也有许多战争赔偿事例:中日甲午战争结束后,清政府以战败国的身分给战胜国日本2.3亿两白银作为战争赔偿,日本当时人口约为3000万,这笔赔款相当于它几十年的财政总收入,日本就是靠这笔钱发展重工业、军火工业和大办教育。
   
   上世纪九十年代伊拉克入侵科威特,1991年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赶走了侵略军,后来科威特政府及其公民获得160亿美元赔款。
   
   
   
   **毛泽东慷慨争霸主**
   
   毛泽东不要日本赔偿,表现慷慨是因为中国很富有,不困难吗?当然不是。当时中国经济异常困苦,继“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之后,毛泽东还要高举“人民公社”、“大跃进”“总路线”三面红旗。饥饿遍全国,城市人口每月只有半斤油,每年供给十几尺布,肉、蛋、粮食、肥皂、全都凭票定量供应。农村连这种待遇都没有。
   
   老百姓饥寒交迫,毛泽东为什么不顾大众死活,慷慨免去日本巨额赔偿呢?这是因为毛泽东当时贯彻“三个世界”理论:反对苏修、美帝(第一世界),争取日本(第二世界),要当其他国家(第三世界,贫穷小国)的领袖。目标是世界霸主。
   
   为了争世界霸主,毛泽东不听黎民哀号,“慷”千万英烈之“慨”,免去日本巨额赔偿。这就是“人民大救星”的所作所为。修炼“世界领袖”,走火入魔,竟至如此,也是中国人的悲哀。
   
   毛泽东的慷慨不仅表现在对待日本。对待其他一些小国、穷国,他的慷慨,也都达到难以置信的程度。在巴尔干半岛上有个又穷、又落后的小国阿尔巴尼亚,当时是在独裁者霍查领导下的共产极权国家。只因为霍查吹捧、一边倒向毛泽东,反对苏联、美国,就被毛泽东奉为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在毛泽东的指示下,从1954年开始,给阿尔巴尼亚的经济、军事援助将近90亿人民币,阿总人口才200万,平均每人达到4000多元。当时中国工人的月工资才30元,大学毕业生工作一年后才拿到50多元。4000元的数目相当于当时中国工人10年的工资。
   
   霍查向中国要了很多钢筋和水泥,用这些材料还在全国建了一万多个烈士纪念碑。(见《耿飚回忆录》。耿飚曾任中国驻阿尔巴尼亚等国大使,中共中央联络部长,和国防部长见《中共中央委员人名辞典》P290)尽管毛泽东对霍查如此慷慨,到头来,他们还是站到了中国的对立面。与中国作对。
   
   毛泽东援助越南等国,都表现出非常的慷慨,但都没有换来什么好果子。1979年中越战争,越方使用的正是中国支援的武器。
   
   中国在毛泽东时期的贫穷落后,既来自毛泽东的对内政策,也来自于毛泽东对外的“慷慨”。
   
   
   
   **网上签名意义重大**
   
   1972年毛泽东会见日本田中角荣,中日签订了《中日联合声明》。至今已经过去了31年,毛泽东也死了27年。这是一段不平凡的时期,中国的大众正在不断的觉醒。
   
   这次网上的示威活动,也向那些掌握大权的人物说明:如果他们不理会国家的利益,在对外关系上,出卖大众的权益,早晚会受到民众和历史的谴责,他们能够掩盖真相于一时,不能掩盖真相于永远。
   
   中国人将会认识到,自己的利益要靠自己奋起捍卫。
   
   最近百万人签名,向日本索赔,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这次涉及的具体事件,虽然只是一死四十余伤,但是其深远意义却不同寻常。
   
   让我们向这次组织网上签名的“爱国者同盟网”、“搜狐”等七个网站致意。
   
   让我们向签名活动的组织者致意,希望他们再接再厉,组织更多的签名,使民意有个表达的渠道。
   
   2003年9月30日于山东大学
   
   (新世纪、大参考、博讯)
   
   
   
    附录:
   
   
   
   《耿飚回忆录》
   
   
   
   (注:耿飚曾任中国驻阿尔巴尼亚等国大使,中共中央联络部长,和国防部长。见《中共中央委员人名辞典》P290)
   
   我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一直是在自己遭受封锁、存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提供的。从一九五四年以来,我们给阿的经济、军事援助将近九十亿元人民币。阿总人口才二百万,平均每人达四千多元,这是个不小的数字。我们援阿的化肥厂,年产二十万吨,平均一公顷地达四百公斤,还远超过我国农村耕地使用的化肥数量。而军援项目之繁多,数量之大,也超出了阿国防的需要。在阿方领导人看来,向中国伸手要援助,似乎理所当然。霍查曾经毫不掩饰地说:“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向你们要求帮助,就如弟弟向哥哥要求帮助一样。”谢胡(当时阿共第二号人物)还说:“我们不向你们要,向谁要呢?”
   
   李先念副总理访阿时,曾问谢胡,你拿我们那么多东西,打算什么时候还?他竟说,根本没有考虑过还的问题。当谢胡陪同先念同志访问阿中南部费里区时,在长达六个小时的往返途中,谢胡几乎谈了六个小时,所谈的内容全是要东西。他说:阿需要有自己的“鞍钢”。还需要有像样的机械工业,还要中国援助开发海上油田。还说,在下一个五年计划里,将完全用中国的设备和材料。先念同志当即表示,你们计划你们的需要,我们考虑我们的可能。
   
   我通过对阿某些地区的实地调查了解地:阿在经济建设方面,贪大求全,战线拉得太长,非生产项目搞得太多。一九六九年,阿非生产建设项目的投资就占国家总投资的百分之二十四,因而造成劳动力严重缺乏。根据阿方自己的计算,在第五个五年计划中,仅按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中阿签订的协定,我国援阿新项目的建筑和投产就需要增加四万六千名技术工人和普通工人,约等于阿当时工人的百分之三十八点三。阿还存在一种不适当地向欧洲发达国家生活水平看齐的思想,如他们在向我们提出援建电视台时说,计划在阿全国实现电灯照明后,做到每个农业社都有电视。而当时在我国,连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中黑白电视机的拥有量都少得可怜,更不用说农村了。所以我当时就感到这种倾向很值得注意。
   
   由于阿方领导人存在上述不切实际的想法,所以他们向我国提出了不少极不合理的援助要求。例如,我们帮他们搞了纺织厂,但他们没有棉花,我们还要用外汇买进棉花给他们。他们织成布,做了成衣,还硬要卖给我们,倒过来赚我们的钱。记得有一次阿副总理查尔查尼向我提出,要我们帮助更换化肥厂的主要设备。该化肥厂是我国援建的,本应使用我国生产的机器设备,但阿方不要我国的机器,指定要用意大利的,我们只好用外汇从意大利买来机器安装上。现在这台机器坏了,查尔查尼还要我们从意大利买机器来更换。我当即拒绝了。
   
   在援助物资的使用上,阿方浪费极其严重。我在实地调查时看到:马路边的电线杆,都是用我国援助的优质钢管做的。他们还把我国援助的水泥、钢筋用来到处修建烈士纪念碑,在全国共修建了一万多个。我们援助的化肥,被乱七八糟地堆在地里,任凭日晒雨淋。诸如此类的浪费现象,不胜枚举。
   
   (摘自一九九八年四月《新华文摘》)
   
   2003-9-30
   2003年10月19日 2250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
   
   ——评载人飞船上天
   
   
   
   前言:近期上市很多“跟毛泽东学”打头的书,如“跟毛泽东学领导”、“跟毛泽东学史”、“跟毛泽东学文” “跟毛泽东学智慧”等等,每册都有40-50万字,很是热闹。据说有些青年人喜欢看。本人不才,也不自量力,打算写点“不跟毛泽东学”打头的文章,凑凑热闹,这是其中第二篇。
   
   10月15日,中国载人飞船上天之后,全国媒体一片沸腾,多数报纸都以几个版面作有关报道,通栏的标题包括:
   
   “抒我中华豪情。”
   
   “飞天之路壮美如诗”
   
   “社会掀起航天热”
   
   “别人不敢小看我们了”
   
   电视几天来连续不断地报道:发射飞船现场、航天员归来现场、领导的接见、群众的欢呼、家庭的议论、青年的自豪、激动和狂热。
   
   
   
   **1957苏联卫星上天**
   
   这不禁使我回想起,历史上的两次类似的重大航天事件。
   
   其中一次是,四十六年前的1957年,苏联发射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
   
   中国和苏联是亲密无间的同志加兄弟,苏联是中国最亲近的老大哥。苏联卫星上天是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最大喜讯。
   
   当时苏联卫星发射成功,中国的媒体和现在一样地热闹。苏联卫星上天说明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美帝国主义做不到的事社会主义的苏联做到了,说明我们即将战胜资本主义,人人心中都充满了对社会主义的自豪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