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百年祸国》序]
孙文广文集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前言
   
    这本书中有我的心路、脚印和思想的成果!主要是近年境外发表的文字,也有27年前狱中的作品。故曰:狱中狱外集。
   
   **狱中狱外话心路**

   
   当前中国国大陆没有出版自由和获得信息的自由,因而给写作带来困难,写一些敏感的问题必须战胜恐惧。
   
   在27年前的监狱中写敏感问题,要先考虑好是否会加刑、是否会杀头。所以要酌字斟句。
   
   今天的中国大陆是否能放手写呢?有时拿起笔也觉得沉重。
   
   就在不久之前很多人因为写文章而被捕,而判刑。
   
   所以我在写作时,不单要思考理性的问题,还要考虑危险。在监狱中写作,我要时刻准备,铁门锽啷打开,大喝一声,我要去回答审判员的问题。
   
   今天我何尝不是如此呢?
   
   后人在看这些文章的时候,必需注意时间背景,为了方便读者,我在每篇文章的前面都注明了写作的时间。在文章结尾则注明了写作的地点,和境外发表的媒体。
   
   **追忆平生最悔恨**
   
   如果有人问我一生中最悔恨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最悔恨的是盲目崇拜毛泽东。跟随过毛泽东。尽管我是一个普通知识分子,而且是学理科的,但这也不应该是推卸责任的理由
   
   当出现一股危害整个社会的邪恶势力,人人都应该奋起抗争。
   
   我现在写文,著书也是想告诉世人:毛泽东祸国,我们不该学他,不要盲从。
   
   在监狱中,日夜思考,我终于认识毛泽东是历史罪人,在责任心的驱使下,我将自己的认识写了出来, 2002年在香港出版了《狱中上书 中共中央》。
   
   在狱中每写一篇文章,我都急忙用给“中共中央”信的形,交给管理者,当时我想用这种方式能把信保存下来,相信一定会有人看到。
   
   近来我有类似在监狱中的感觉。
   
   我也在准备着第三次坐牢,于是,我写出的文章,都像在当年的监狱中一样,急忙发出去,每当发出一篇文章,我就感到一阵轻松。我现在把近二年多来发表的文章,连同监狱中批判毛泽东的文章摘录集中到这本书中。争取在香港出版,如果明天公安来抓我,我也心无憾事了。
   
   由于网络时代的到来,通讯手段的多样化,终于使我发现了出口转内销的道路,文章境外的发表。国内收看,我把写好的东西投向境外,以后通过网络,通过有人出境,使国人能够看到。
   
   内容简介
   
   这本书中包括了迄今为止,我发表过的,有关毛泽东的文章,1976年毛泽东死后,我下定决心要评论毛泽东(当时我关在监狱,戴着手铐脚镣),多少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研究毛泽东。
   
   在这本书中,也有一部分是评论江泽民的内容。我认为江泽民在政治上与毛泽东一脉相承,完全继续了毛泽东的一套,如封杀不同声音,搜捕民主人士,反对政治改革,压制信仰自由,使用权术等等。他和毛泽东都是祸国者。
   
   这本书中,还包括了近年来发表过的时评文章,如对国内事件的评论,对六四、对香港问题的评论。
   
   这是一些现实和历史的记录,对我过去发表过的东西,在成书之前,我不再进行修改。在这一点上我不想跟毛泽东学习。毛在编辑选集时会不加说明地,对已经发表过的文章或讲话,进行修改。这固然能看出毛的先知先觉,但这何尝不是一种骗人呢?
   
   在极权时期,自然不会有人敢于揭发毛泽东,于是他便有了伟大的形象。我不想对我已经发表的文章,在编辑成书的时候修改,必要时只加注或按语。
   
   这次出书,我把有关监狱中评论毛泽东的一些内容摘录出来:都按照《狱中上书》(香港版)摘录。以便让读者通过对比,看到我的思路,和不同背景下的不同表达形式。
   
   有关涉及江泽民的文章,发表时间先后有两年,现在我将它们编在一起,分类归入三个部分,即:“评论江泽民”、“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和“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文章的顺序大体采取先近后远的方式。因为人们更关心的是最近发生的事,以后才是关心历史。
   
   **如何认识毛泽东**
   
   要识别毛泽东,应该首先认定他是世界暴力共运中的一个代表人物,他和斯大林、波尔布特都是一种类型,他们所从事的活动的理论基础都是暴力消灭私有制。
   
   私有制是现代社会的基础,所以国际共运是对现代社会的破坏。这种运动所带来的是战争、内斗、饥荒、灾难,是社会的停滞和倒退。
   
   在二十世纪,国际共运,对人类社会的破坏,要超过德国法西斯和日本帝国主义,要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次战争持续时间不超过十年,而以暴力、暴政为基础的国际共运,则持续了80年,造成的冷战就有50年,很多国家的内战更是难以数计。
   
   二十世纪国际共运的主要代表人物是斯大林和毛泽东,而毛泽东及其思想所影响的人口和影响的时间,都超过斯大林。
   
   对斯大林的批判早已开始,而对毛泽东,直到今日,仍是中国头号被崇拜的偶像。在中国毛泽东的祸国行为远未彻底揭发
   
   如果有时间有精力,我真想写一本《毛泽东评传》,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我不知道哪一天去坐牢,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终点在哪里。再说很多关于毛泽东的历史档案还没有公开。
   
   目前我还只能写些短文,写到哪里算哪里。写了就即刻投出去,集中到一定数量,如有可能就出本集子,这也算是我留下的一个脚印。
   
   我很快就要进入古稀之年。我走的这条路很可能就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段,我愿以我的晚年为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献出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只要我的体力还能支撑,我会继续写下去。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息。
   
   让我们大家一起为中国的民主、自由添砖加瓦。
   
   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在回顾中国极权统治的时候,能够看到,良心未泯的先人,曾经走过曲折的道路,他们在黑暗中思索,在黑暗中回顾历史,探究中国光明之路,他们曾冒着坐牢、判刑、杀头的危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用各种方式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微薄的力量。
   
   前人的心路应该让后人明白,前人的脚印应该让后人看到。
   
   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迫切的需要更多的人发出内心的声音,献出力所能及的力量。
   
   这本书中,有我三十年来的思想成果,我幷不认为自己已经认识了终极真理,我愿意和不同观点的人进行讨论,也欢迎对我的错误提出批评和批判。
   
   2004-6-1于山东大学
   
   附记:今年六月,我到香港,参加了港人举行的悼六四烛光晚会,八万多人用烛光组成一个火红的海洋,香港人维护自由,争取民主的强烈愿望,使我备受鼓舞。我相信总有一天:自由的烛光也会照亮全中国的大地,香港人是大陆人的榜样,我对香港人充满敬意             
   
    2004年6月5日于香港
   2002年10月17日 2405
   
   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
   
    ——读孙文广教授大著
   
   
   
   一个长期坐过共产党监狱的人,对于在毛泽东淫威下的受难者,自然而然会产生同情。
   
   二OO一年,在老友衣复恩将军台北办公大楼里,遇到了他的山东老乡、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听他说曾在济南两度坐牢八年,遭遇了文革灾难,而且写了一本《狱中上书》,是写给中共中央的,准备出版要请我指教。我当然不敢当。
   
   同时,我主观地认为,在那种封闭、黑暗的专政工具中,一无外界资讯;二无笔墨纸张;三又规定不准乱说乱动,怎么可能上书?而居然要出版,实在不能想像。
   
   今年六月,孙教授向我提供了《狱中上书》的原始资料,包括(上书)原稿影印件,内有官方的盖章。还有山东省高级法院的判决书和平反判决书等。触动了我这个一生做记者的好奇心。于是邀他在我台北市居所住了两天,了解一下狱中上书中共中央的真像。
   
   
   
   孙本是毛泽东的崇拜者
   
   孙文广山东人,中学是在上海念的。大学在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积极参加中共领导的各项政治运动,本来是毛泽东思想的崇拜者。一九六O年反右倾和一九六四年社教运动中受批判,被指“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后被加上反革命帽子。文化大革命中被抄家、游街、批斗近百次,还被赶进牛棚劳动。两次坐牢。狱中潜心思考,终于领悟到他曾经崇拜、视为天神的毛泽东,正是制造民族灾难的历史罪人。
   
   一九七六年九月毛泽东逝世,接着“四人帮”被捕,孙文广面临两个选择,据他说,一是写申诉,说明自己无罪,而被错误地以反革命论处,要求平反,等待裁决。另一即不急着出狱,而在监狱中上书中共,批判毛的错误,议论国事,提出建议。
   
   
   
   狱中上书开始于七六年冬
   
   而孙文广经过考虑,竟选择了后者。开始时打着批“四人帮”的名义批毛。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写评论、搞批判、必须涂上保护色,要打扮、要装饰、要穿靴戴帽。
   
   《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开始于一九七六年冬,那是一个封闭的时代、封闭的社会作者又处于最封闭、最黑暗的监狱里。因此上书带着时代的烙印,监狱的气息;但正如作者说的,这何尝不是国家历史的一部分,社会血泪的一部分。应该唤起民众去争取自由、争取民主、争取人权、争取法治、争取光明、争取那些本来属于自己的权利。
   
   人一九七六年十一月开始,到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为止,孙文广在监狱中写了总字数不下五十万的上书。为了解除监狱干部对他上书疑虑,干脆写成信交给他们转,因系写给中共中央的,量他们也不会擅自销毀。某些问题从极左的眼光看,可能是“猖狂向党进攻”也只好留为将来加刑的依据。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信果然保留完整,孙本人平反后,还得到了影印件。
   
   
   
   点名批毛错误思想理论
   
   孙文广后来也写了正式点名批毛的信。
   
   我读后印像比较深的是一九七八年十二月批评毛泽东犯了与王明和斯大林相同的左倾错误。
   
   一九七九年十月,孙氏以“清算毛泽东的错误思想和理论“为题,揭露其主要理论有:
   
   一、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二、关于社会主义时期主要矛盾、主要危险、主要革命对象的矛盾;三、关于阶级斗争为纲的论述;四、所谓“基本路线”;五、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六、全面专政的理论;七、重新建党的理论;此外还有关于形而上学、平均主义、小生产的社会主义等五项,一共十二项,总之一无是处。按孙文广的上书,毛泽东后期在社会主义理论、经济学哲学三大方面背离了马列主义的基本原则,是一种极左的思想,应该逐步加以清算。
   
   一九七九年五月孙教授发表了“评全面专政”,指这是一种腐朽政治,严重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在十余年中,国民经济全面停滞,濒临崩溃边缘。
   
   而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的彻底失败,在孙教授看来是“否定之否定”、“量变到质变”规律的反映。而否定文化大革命,正是从正面破除现代迷信;对于中国、对于中国人民、对于中华民族的发展都是大好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