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民主与自由]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与自由

1978年1月
   
   民主的由来和发展
   
   民主是由生产力决定的,生产力的水平决定民主的水平。民主是一定的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他既由基础决定又反过来保护一定的基础。

   
   任何统治阶级都要迂到对立阶级的反抗,同时要协调本阶级内部的意见,集中本阶级中成熟的思想,选拔领导成员。这后者主要就是“民主”的任务。各种社会有不同的民主。
   
   原始社会曾有原始形态的民主:
   
   封建社会的最小单元是一家一户的小生产,是家长的统治,由于生产的狭小,劳动人民既无文化又少科学知识,因而自然要求迷信,要求有一个至高无上充满迷信色彩的专制独裁的皇帝。在这样的社会,统治阶级的“民主”就只能表现为帝王的纳谏。由于“民主”不完备,一个阶级内部的两派找不到正确的方式来统一意见,最后搞得两派斗争很残酷,你死我活。如儒法两派,朋党之争,宦官外戚,他们都是地主阶级,却搞出了很多酷刑,如车裂、灭族、凌迟、腰斩,来镇压本阶级内部的对立面。这种方式只能压制不同意见的发表,制造谬误腐朽,所以封建皇帝总是一代不如一代,末代皇帝最无能。
   
   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大工业发展起来,巨大的工程,巨大建设,没有现代科学技术是不可能的,没有科学技术的民主,没有生产的民主,也是不可能的。因此生产领域中的科学发展必然要在政治领域中破除迷信,科学技术生产中的民主也必定要求政治上的资产阶级的民主。所以说政治上的民主是由生产上的民主为前提的。
   
   资产阶级在各方面(科学、技术、经济、政治)都曾经是一个创造最多的伟大的剥削阶级。他在民主方面成功的解决了剥削阶级内部的两派争端问题。使得资本主义社会的上层建筑发展到很完备的程度。如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常年相争,可以公开批评总统,但是不因此造成社会动乱。
   
   社会主义民主批判的继承了资本主义民主,这是多数劳动人民的民主,因此它最后必然能够发展到更高级更充分的程度,会在各方面远远超过资产阶级的民主。无产阶级完全能够正确处理自己内部的两种意见。
   
   但是和任何事物一样民主制度也有一个发展过程,如果说资本主义民主经过了几百年才发展到比较完备,那么只有短短几十年经验的社会主义民主,还只不过处在它的初期幼年阶段。今天的民主不能离开今天的生产力和今天的条件。
   
   但是随着剥削者的反抗被镇压之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民主就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一项战略的任务。
   
   为了推动社会高速度发展,迅速提高生产力,避免重大的浪费,就必须发展经济、科学、文化、生产民主。为了调动工、农、知识分子各方面的积极性,培养和选拔人材,反对官僚主义就必须发展政治上的民主。发展党内、人民内部的民主集中制。社会主义必须健全自己的法制,使其逐步完善。
   
   我们在否定资本主义民主时必须批判的继承,如继承宪法代表大会等形式,还要在几乎所有的方面寻找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的相应代替物(如用陪审员代替律师等),如果只否定不继承,我们就会倒退。
   1980年11月
   
   
   
   
   
   
   
   论现代国家政党成熟的标志
   
   
   
   现代国家政党成熟的标志是民主化,法制化、科学化。
   
   现代化国家,必须承认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保持健全的民主体制。这样的国家应该允许存在不同政见,允许他们之中的一方利用合法的民主形式取得多数以后组成施政班子付诸实施。施政期间由于政见而造成的失误,不追究刑事责任。在这期间始终允许反对的政见存在和发表,当他们取得多数选民的支持时,将由他们组成新的施政班子,更新领导机构。这样才能保证国家领导人正常的有节奏的进行更新,使他们经常的接受监督,从而有效地防止官僚主义。
   
   我们要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就必须要有现代化的政治,这就必须要有民主化,法制化。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必须承认在社会主义的前提下也有不同的政见,在共产党内部,,在承认共产主义的前提下也会有不同的政见,他们有权利宣传自己的政见,争取多数人的支持,然后再组成班子负责贯彻执行,如果在执行中发生了严重错误或失误,或者到了任期被多数所否定,那么他们就要让位给取得多数的反对派。在因为执行多数人所接受的决议中而犯下的错误,不能追究法律责任,因为法不责众。我们不能追究全国人民的刑事责任,也不能追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刑事责任。在我国也不能追究共产党的刑事责任。
   
   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内部应该这样,一个现代化政党的内部也应该基本这样,要允许不同政见的存在和发表,不能利用取得的多数地位去镇压少数,压倒少数,而且要在人民内部在党内保护少数。
   
   在中国共产党的遵义会议上,否定了王明的左倾路线,撤消了他在中央的领导职务,改组了中央领导班子,但是仍让王明担任长江局书记,在七大和八大上都选他为中央委员;
   
   张国焘在长征途中分裂,自立中央,后来回到党中央所在地,也并没有开除他的党藉,对错跟了张的人也还是安慰他们,使他们认清是非,做好的工作。对张国焘本人只有后来只身逃出解放区投了敌才开除他党藉;
   
   三次左倾路线时期,在肃反和党内斗争中也致死一些无辜的干部,但没有为此而开除某些领导人的党藉。
   
   苏共廿大否定了马林科夫,莫洛托夫,让他们离开中央,但是并没有送法庭审判,而是仍保留他们在党内的基层的职务,马林科夫担任电站党委书记,莫洛托夫任驻蒙古大使。没有因为在肃反中致死了大批党的干部而追究刑事责任。
   
   现代资本主义国家中民主制度更为严密。美国两党经常交替掌权,共和党上台掌握政权,并没有把民主党的领导人送上审判台。
   
   甚至在国民党内部,在具有不同政见的派别斗争中也不轻开杀戒,不搞审判,李宗仁一度当了总统,但是并未把下台的蒋介石怎样,后来蒋介石因西安事件扣押张学良,但没有杀掉。
   
   即使在我国古代一些成熟的封建帝王,在处理因政见而犯错误的高官时,一般也只是贬官为民而已,并不轻易杀掉。
   
   在一个阶级内部,在一个政党内部,不能正确对待不同政见,利用自己取得的权力去压制,杀害已经下台的反对派,这是政治上落后的表现,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其结果是破坏民主,破坏法制,造成政局不稳。因为不能用民主的方法取得参政的机会,所以某些人只能从其他方面寻找出路,于是在某些国家政变不断,武装政变,宫庭政变,政变以后就要杀掉前任当权者,这样一种政治状态严重的影响领导权的正常更替。使得在台上的人要化很大的精力,千方百计维护自己的权力,以防止在被赶下台之后遇到迫害。而在台下的人则动尽心计要通过各种非民主的,暴力的手段,去取得政权。这就必定要分散很多政治家的精力,在台上的人不能全力以赴治理国务,政务,在台下的政治家则不能用主要精神研究政治改变,防止社会弊病,提出先进的民主的政见,这样长此以往难以摆脱政治的落后,政治的黑暗的局面。
   
   我国要实现现代化,就必须实行政党的民主化,法制化,科学化。
   
   80年11月26日
   
   于济南劳改支队
   
   党中央:
   
    在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中,科学思想的指导,发挥民主和健全法制这三项是十分重要的。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就此写了一点看法案上。
   
   孙文广
   
   81年4月13日
   
   于济南劳改支队
   
    附上:《重视科学思想的指导》 4页
   
    《试论民主》 4页
   
    《关于党的领导的几个问题》 3页
   
    计十三页
   
   
   
   
   
   重视科学思想的指导
   
   
   
   二十年来的教训
   
    从58年到现在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我们吃尽了不讲科学的苦头。瞎指挥,浮夸和共产风都是背离科学的表现。66年开始的“文化革命”更是把科学精神抛到了九霄云外。78年虽然召开了科学大会,但还是只讲自然科学,不讲社会科学。[1]
   
    科学的对立面是迷信,是偏见,是盲目的蛮干。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盲目的全民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无休无止。
   
    科学的不足产生盲目的运动,这种运动又反过来冲击科学,摧残科学,形成一个恶性的循环。
   
    现在的中国是一个科学、文化、经济都十分落后的国家,而且又是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样就更十分需要强调科学思想的指导作用,最高层在指导思想上差之分毫,社会主义事业将失之千里。
   
    现代化首先是科学化,要讲科学性,要按科学办事。
   
   
   
   特别要重视社会科学
   
    我国过去在建设工作中的巨大失误,究其原因,都和社会科学的不足有关。
   
    民主法制遇到破坏,和政治科学不足有关,人才的极端缺乏和人才科学不足有关,人口盲目膨胀和人口科学不足有关,唯心论形而上学和个人迷信与哲学科学的不足有关,还有其它很多事例。
   
    多年来我国不重视科学,特别是不重视社会科学。毛泽东同志逝世,粉碎“四人帮”之后,大家的认识开始有一些变化,但主要还是强调自然科学,78年召开的“科学大会”上就不讲社会科学,好象科学就是只讲自然,与政治与社会无关一样,其实这是多少年来造成的一种误解和偏见。
   
   我国科学落后,社会科学更落后。
   
    在我国社会科学的影响,将超过自然科学对社会的影响,自然科学的落后影响我国科技工作的发展而社会科学的落后,或被扼杀则将导致社会生活的倒退和黑暗。
   
    自然科学的影响是快一点,慢一点的问题。社会科学的影响则是前进和倒退的问题。
   
   
   
   科学、法制、民主
   
   最近二年我国民主与法制的呼声比较高。但对科学思想和指导作用重视还是不够。
   
   国家应该是科学,法制和民主的有机体。
   
   国家象一个人一样是一个有机体。
   
   国家应该有科学的头脑,法制的骨架和民主的立足。科学头脑是指挥中枢,法制是准则,是联系,配合,制约。民主是立足的根本,是基础,是出发点。没有科学头脑,那是一个蠢才,笨蛋,白痴。
   
   一个国家,一个党,如果没有科学头脑,必然要产生盲动,没有理智,方向不定,接连不断的干出大量蠢事。
   
   一个人如果去掉了骨骼,那就是一摊血肉的堆集,无法站立,不能行动。
   
   对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法制就不能谐调工作,各方面将失去制约。将会产生变态的,畸形的异化的发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法制就是容许胡作非为就是允许越轨行为。没有法制将使民主生活得不到保障,使科学活动难于进行。
   
    如果没有民主就失去了根本,就无法前进,法制不能健全,科学无从发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