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三,父母亲

   韵虽然摇摆着身躯,目光却停在墙上。墙中央挂着一把吉他,油光裎亮棕中带褐,有意大利名琴的韵味,有琴中之王的风范。

   吉他,是狭屋里唯一的饰物,流淌着高雅气息,渗透着温馨情怀。这个家里的吉他,就是淑女沦落风尘,就是安琪儿降生在贫民窟。

   从她问世的那分钟起,吉他就高高挂在墙上,如仙女俯视尘世,如佛家悲悯凡人。除夕刷墙,吉他终于被请下墙,但它就是下来也绝不落地,她高傲地躺在主人怀里,接受主人朝圣般的爱抚。主人的眼睛是温柔的梳子,一遍遍梳理着它的弦;主人的手是精细的砂皮,一遍遍抚摩它的身子。目光柔柔,能融化千年雪山;手指轻盈,能唤醒沉睡的美人鱼。

   每当这时,韵就妒忌的发狂。你不是说我是你一生的宝贝吗?究竟它是宝贝,还是我是宝贝?她瞪眼撅嘴,二道细眉,成了二把上扬的匕首。

   父亲冷冷地看着她,目光不但冷漠还很陌生,不但陌生还很迷离,不但迷离还很茫然。目光逸出窗户逸出屋子,逸到遥远遥远的地方。这地方,她够不着也摸不着;这地方,她看不到也看不透。这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她能知道的就是,父亲的灵魂在这一刻出窍了。

   母亲端着茶走来。父亲的眼光‘訇’然落地,如半空中炸响的烟花,留下一地狼籍一地的灰烬。他的灵魂是回家了,但是他的脸,僵硬而死板,死板而僵硬,犹如一具尸体。

   “爸!你怎么啦?”看着失神的父亲,小小的她有了心酸。

   “没啥……爸就是累了。”

   “弹一首歌吧,刘叔说你能拉会唱能歌善舞。”父亲挥了挥手又颓然垂下。他的变化总在一刹那一瞬间。变的迅速,变的离奇,变的乖张。他惊慌地躲闪着,又执着地坚守着。眸子黯然又明亮,表情沮丧又亢奋,神色圆滑又羞涩,动作慌张又自若。父亲成了一个双面人。能进退,能前后,能阴晴,能正反。他用自己的矛,进攻自己的盾;他用自己的盾,防御自己的矛。她看到复杂而简单,诡谲而单纯,卑下而高尚,衰老而年轻的父亲。这一刹,她看到父亲前半生,也看到了他的后半生;她看到了幸福的父亲,也看到了痛苦的父亲。她突然没有妒忌,有的只是惶恐。

   “爸!不愿弹就算了。”

   “爸只是在心里弹,一分一秒也没停止过。”

   “我怎么听不见?”

   “这是天籁之音,它只活在爸爸的心里。”

   “为什么不能同时活在爸爸和妈妈的心里?”爸爸的眸子一闪又一灭,如灯芯爆炸前的挣扎,爆炸后,就是长久的黑暗。

   这不是吉他是符咒,锁住了父母一生的秘密;这不是吉他是陵墓,埋葬了父母一生的热情;这不是吉他是银河,割断了牛郎织女的夫妻情;这不是吉他是利剑,生生斩段了一家人的欢乐。这不是吉他是魔鬼,把这个家搅的家无宁日,周天寒彻。

   小黑哥又过来了。桌子擦完,接下来是战略转移,也就是把碗送进厨房。他一手端碗一手鼓捣牙签,一边端碗一边把垢物朝地上吐。就在他呸声连天时,‘乒’地发出一声巨响。

   她惊异地回过头,看见母亲惊异的脸。母亲的嘴张的很大,衣襟上有N条菜叶在流淌着汁水。

   “没长眼?”小黑哥吼起来。

   “……”

   “这么大一个人也看不见?”小黑哥拔出牙签就地挥舞。“二只眼睛派啥用场?”

   “我……”母亲惶惶着,如做错事的孩子。

   “我来!”她急忙从桌上拿起揩布。

   “搞啥搞?端个碗也不让我安生。”小黑哥骂骂咧咧出了门。母亲依然惶惶然地站着,任凭汤水沾湿了整片衣襟。她把母亲扶上沙发,母亲撩起袖子擦了擦眼。

   都说三个哥哥的眼睛像母亲,独有她除外。母亲的眼,是散散的云淡淡的风,虽然散而淡,却没有云的洁白风的轻灵。眼睛基本上处于漠视状态。这漠视不是居高临下,不是生性慵懒,不是行色匆匆,不是闲云野鹤,这种漠视只是形式上的漠视,属于漫无边际没有目标的范畴。她一辈子仰视丈夫,仰视儿子,甚至仰视不值得仰视的人。她没有漠视的权利,也没有漠视的能力。她的眼,是荒芜之草,是大漠之沙,是阳光下的蜡烛,是翠绿里的枯叶。

   墙上挂着父母的结婚照。父亲高大魁梧一身制服,有周恩来的英俊,有梅兰芳的儒雅,有张学良的倜傥,有徐志摩的桀骜。剑眉如刀,寒光四射;悬鼻一根,挺拔傲然。母亲虽然一套布拉吉,透出的却是羊肚子毛巾的土味;母亲虽然短发刘海,折出的却是木纳拘谨。浓眉大眼,缺的是清纯;五官端正,少的是气质。

   父亲是远洋船上的大副,母亲是街道工厂的工人;父亲出身书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母亲出身赤贫,连自己名字都写不来。父亲的父亲,是黄浦的关门弟子;母亲的父亲,是疯癫一方的戆大。她实在不明白,世上怎么有这么奇异的婚配?

   母亲摇摇晃晃地朝外走,又摇摇晃晃走进来。这不是走路,这是惊涛中的舢板,大风里的蜡烛。父亲走路,却是平原上的疾风,草原上的烈马。天呐!要是父母做器官配对,从抗原到血型,怕是没一个点吻合,但他们却做了整整四十年的夫妻。

   母亲把一个碗递给韵,碗里是去皮去核的苹果,苹果切的又细又碎,如布丁上的点缀。她皱了一下眉,母亲突然惶恐起来,她怯怯地,偷偷地觑觎着女儿的表情。母亲趔趄,但不是中风;母亲结巴,但不是口吃。她终日操作,家里总不见整洁;她相夫教子,但丈夫不幸福,儿女们也不优秀。她畏缩着,是家的主人又是家的仆人,她操劳着,是孩子母亲又是孩子的保姆,是男人的婆娘又是男人老妈子。

   韵看着细碎的苹果粒,仿佛看到母亲被斩碎的血肉之躯。她不是完整的,带着自我的母亲,她只是传播花粉的工蜂,她只是提供蛋白质的奶牛。她的使命就是劳动和奉献。当翅膀无力时,当牛奶告罄时,寿终正寝就来了。想到这韵很沮丧:她宁愿母亲不是工蜂而是屎壳郎,虽苟苟地营造粪球,至少为自己活了一回;她宁愿母亲不是奶牛而是蝴蝶,虽生命短暂,至少有过辉煌的爱情。心一阵阵隐痛,这痛不是一天二天,而是经年累月年复一年。

   8岁时她发高烧。混沌中,母亲如蚊子,萦绕着,飞舞着,旋转着发出嗡嗡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在‘嗡嗡’中,她身子一点点升腾,升腾到蓝天白云的怀抱。她在白云中追逐,她在蓝天里奔跑。她有了无拘无束的快乐,她有了真正的童年。突然有一只手朝她扑来,掐着她的人中打她的脸,于是她从幸福的云端坠落,坠落在冰冷而坚实的地上。

   痛醒了她,看到一双红肿的眼。“我的宝贝,你终于醒了。”父亲的眼湿润了。

   “我不要醒。”她生气地撅着嘴。“我在蓝天白云里,玩的好开心好幸福。”

   “难道你不在蓝天白云,就没有幸福?”

   “我有幸福嘛?”她扑闪着睫毛思索,她犹豫地点了头,最后还是摇了头。

   “你有这么多爱还不幸福?你这个贪心的孩子。”父亲刮着她的鼻子。

   “我有幸福嘛?”她茫然着。

   “父亲最大的愿望是让你幸福,为了你的幸福,我抛弃我的幸福。”父亲脱口而出。

   “你的幸福是什么?”她睁大眼,眼里装着大问号。

   “……爸和你开玩笑。”父亲笑着,但是笑怪怪的,像嘴里含了一把盐。

   “告诉我,你一定要告诉我,什么才是你的幸福?”她摇着父亲的手下命令。

   “你真是个淘气鬼。”父亲勉强一笑,笑中溅出二滴泪花。

   “你哭了?”

   “……你差一点毁了我仅有的幸福。没有你,我还不如死。” 父亲一把抓住她的手,把自己的脸,埋在她小小的发烫的手掌中。

   “一会哭,一会笑,二只眼睛开大炮。”她拉着父亲的耳朵。父亲依然把自己的脸埋在她的手掌里,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滴在她的手掌里。

   “3床好点了吗?”小护士拿着盐水瓶进来。

   “好多了。”父亲偷偷擦去了眼泪。

   “要是晚来一步,有你哭不完的时候。”

   “是啊!”父亲像个孩子,连连点头。

   “41度还不送医院?没见过这样的父母。”护士板着脸走了。

   “……我回家时你已经昏迷。”父亲抱歉地说。

   “我妈呢?”

   “你妈把风扇开到最大一档,说这样能使你降温。爸晚来一步,你就没命了。”父亲一把搂住她,搂的她瘦弱的身子好疼。

   “为什么妈妈不送我上医院?为什么要等爸爸送我上医院?”

   “你妈她……”说到这父亲嗌住。他的眼里,有很深很深的痛楚,痛楚如一根针,扎进她的心里。

   母亲拿着碗又进来,这次碗里放的还是苹果,不过是完整的苹果。她对母亲微微一笑。母亲抓起碎苹果就朝嘴里塞。嘴如风帆,被塞的鼓鼓的,但她还是使劲地塞。

   她拉住母亲的手,母亲突然嚎啕起来,苹果渣喷了她一脸。她紧紧抱住母亲,抱着她颤抖的肩膀。母亲有太多的痛苦,需要发泄,需要倾吐,需要嚎啕,需要不顾一切。

   “你马上要走了……你把我的心带走了。”母亲扑在她怀里,哭的一塌糊涂。“你父亲扔下我走了,现在你又扔下我走了。”

   “我不……走。”她把自己的头靠上去。

   “我是个笨女人傻女人呆女人疯女人,不但失去丈夫还要失去你……”母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没有失去丈夫,更没有失去我。”

   “我心里清楚,我心里什么都清楚。”母亲抬起头死死看着她。一层薄薄的翳上来,如清晨的雾。虽然只是一层薄雾,却有40载的风刀霜剑。

   父亲有一只大大的书柜,书柜里有一本本砖头样的书。书有的发黄发脆,有的发霉破损,还有一些竟用线穿起来。母亲有一只针线萝,萝里有许多线,线有红有绿有黄有黑,还有一个银的顶针箍。父亲从来不碰母亲的针线箩,母亲也从来不碰父亲的书。

   有一次,线装书散了,父亲拿起顶针箍穿针引线。母亲红着脸,一点点蹭上来。她喁喁着,喏喏着要求让她干,但父亲冷冷地拒绝了。

   母亲愣了一下,又呆了一下,又尴尬了一下,又挣扎了一下,最后带着寂寞走了。她踩着碎步,如踩在碎玻璃上的裹脚女。看着母亲趔趄的背影,她知道什么叫心如刀绞。晚上睡觉时,父亲照例来和她道别。她冷着脸,拒绝了父亲的吻。她还是个孩子,只知道撒娇,不知道啥叫‘冷脸’。现在她学会了‘冷脸’,她用父亲给母亲的冷脸,回报了父亲。父亲愣了一下,又呆了一下,又尴尬了一下,又挣扎了一下,最后带着寂寞走了。他踩着小步,如踩在高跷上,力不从心的卖苦力的男人。

   父亲有一张宽大的写字台,这是她的摇篮,也是她戏耍的平台。她要是哭,就躺在上面蹬脚。她要是笑,就在上面跳跃。母亲拿着抹布,擦着写字台的四条腿,擦着写字台的二侧,却不敢擦桌面。她是粗使的丫鬟,而不是老爷的贴身婢女。她只能洗刷浆补,沾得了油腻气,沾不了文房的纸味墨香。她是围城外的盲流,只提供围城需要的粮食,上不了围城的光荣榜。

   有一次,她从抽屉深处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妩媚而清纯,端庄而甜美。母亲端着茶走进来,一看到照片就抽搐了。母亲放下茶杯,默默地看着父亲,仿佛等一个说法。父亲头也没抬,眼光依然钉在照片上。母亲愣了一会,又呆了一会,然后踽踽朝外走,背影冷清而孤寂,如枯叶坠落在荒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