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四,大哥大嫂

   她在有节奏的扭动中,再一次把眼睛朝墙上瞄去。墙上有一张全家照。站在父亲旁边的是大哥。

   大哥的五官依稀有父亲的影子,影子模糊,有其形而无其韵,如没有生气的蜡人,如缺少意境的山水画。眉毛依然,但是眉宇间的豪气消失了;鼻子依然,但是鼻梁间的英气逃逸了。杂交水稻虽然也具有母种的条形吗,但此码绝非他码。

   大哥是家里的读书状元,也是家里的外貌状元,后面跟着榜眼和探花。都说‘芝麻开花节节高’,但是到了这个家,就有了‘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的局面。高中毕业后,父亲因为忧郁,因为自责,因为健康,因为说不清道不名的原因,从位置上退下,成了货真价实的病号。大哥撕了大学录取书,擦干眼泪走进工厂,责无旁贷地挑起了家庭重担。

   从16元的学徒直到三年后的36元,他的工资,成了弟弟的学费,妹妹的红头绳。利用业余时间,他搞了能飞翔的航模,声控的灯光,能接受敌台的半导体。就在他沉浸在电子世界时,一场灾难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把飚飞的驿马,变成卧槽老马;把一根火炬,变成一盏油灯;把一眼喷泉,变成一塘死水;把一棵榕树,变成无数的火柴杆。

   大哥旁边是大嫂。大嫂不像女人,倒像出口换外汇的木炭。所有人见她先一愣,接着就是意味深长的‘哦’!韵也‘哦’过,以前的‘哦’是贬义词,现在的‘哦’是褒义词。大嫂是诸葛亮老婆,奇丑无比但智慧过人。

   大嫂是大哥的车间主任,外号‘女卡’。‘女’么当然指性别,‘卡’么就是‘卡西摩’多的卡---孙悟空从炼丹炉里蹦出来的模样,就是大嫂形象:皮黑还夹斑,斑里还带焦。焦就焦吧,焦黄的锅巴也讨人喜欢,但她的焦,却是蜕皮前的焦,蜕皮后的焦。蜕了一层焦一层,焦了一层蜕一层,循环往复永无止境。‘焦’的主旋律一奏就是若干年,直到诞出个小焦女,依然方兴未艾如日中天。

   就为这,虽是18代红五类,虽是一车间之主,虽有大专文凭,一朵焦花就是没人摘,只把焦花,生生地晾成一朵隔日黄花。

   74年的某一天,车间里突然出现了一条‘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动标语。因缺少靶子而懈怠的造反派激动了,因没有新料而冷却的群众沸腾了。揪出一个敌人,献上一份忠心,这是多大的政治硕果。保卫科来了,专案组来了,就连没文化的老工人,也拿着纸,拿着笔,一个个对笔迹猜疑点。在一场又一场‘篦虱子’中,虱子终于被揪出来了。

   半月后召开公判大会,大哥以反革命罪被判15年。就在大哥推上囚车的一瞬,他听到一句话:“顶住!坚决顶住!我一定来救你。”他惊惶地回过头,看到女卡镇定的眼神。

   “我是冤枉的。”暗淡的眸子迸出二朵火花。“滚进去!”没容火花再爆一下,他被专政的铁掌,扫进囚车。

   囚车呼啸而去。大哥拉住后窗的铁栏,死死看着女卡。他的眸子不是眸子,而是一块烧红的铁。这铁能击破万里长城,这铁能击起山崩海啸。“顶住!坚决顶住!我一定来救你。”这话成了大哥在监狱活下去的支撑点,也成了他日夜盼望的启明星。

   大哥走了,厂里又恢复了原貌。白天,女卡抓革命促生产一如既往;晚上,写动向谈体会一如既往。一月过去,她没一丝动静;一季过去,还是没一丝迹象。止水无澜的她,仿佛把自己的诺言忘了,把狱中的大哥给忘了。

   这天是大年除夕,她翻出家中的集邮本出了门。

   年关是天涯人落泪时,也是咫尺人怀旧时。长相思,摧人肝,到了除夕痛断肠。那怕他是铁面包公,哪怕他是当朝天子,一到年关,柔情四起舔犊情深,百感交集唏嘘不已。是啊!无情未必真丈夫。

   女卡胸有成竹地把集邮本揣在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口上。年三十出征,正应了天时地利人和。不蹲大牢,怎知牢狱之苦?不蹲够365天,哪知自由可贵?早了,没切肤之痛;早了,没刻骨铭心;早了,不知道没齿不忘;早了,不知道涌泉相报。

   这365天,让男人的野性,让男人的血性消磨无几;这365天,够男人咀嚼一辈子消化一辈子;这365天,够男人还一辈子都还不了的债。

   表弟正在家中画画,画的是‘毛主席下安源’。确切地说,他不是在画画而在改画,他要把刘少奇的脸,改成毛泽东的脸。。

   她的手一扬,表弟眼睛刷一亮:他是个铁杆的集邮迷。“要嘛?”

   “要!”

   “东西可以归你,但需要你父亲的帮助。”

   “我父亲早死了。”

   “既然没父亲那我走了。”

   “慢!我跟你走得了。”

   他们来到福州路上的市公安局。表弟的父亲,是最早被打倒的走资派,也是最早被解放的老干部。5年前,他抛弃发妻,找了个女儿辈的新娘。有了女儿辈的新娘,他失去了儿子辈的亲儿。

   既然解放,玉玺重新回到他宽厚的手掌里。有了玉玺果然有了帝王之相。一皱眉,万人噤如寒蝉;一垛脚,百里余音不绝。不是阎罗王,攥着人间生死簿;没有金箍棒,照样搅的世界转了个圆圈。炙手可热,热的是乾坤颠倒;权倾一方,倾的是鲜活性命。戎装一身,不怒自威;摩托开道,行人避之惟恐不及。

   他可以夜夜武斗也可以夜夜笙歌;他可以天天抓人也可以天天盛宴。但盛宴也有吃厌时,笙歌也有唱倦时。等到曲终人散,夜深人静的滴答滴答,让他陷入悲凉的旋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我有儿子但儿子……不认我这个爹。我可以换妻换妾换娼就是换不到亲骨肉。女人是衣,一年可换365件。亲生儿只有一个,血管里有我的血红细胞,肌肉里有我的肌纤维,基因里蕴藏着我的条形码。没有取代品,没有复制品,更没有赝品,他就是我的重生。没有儿子,寻欢作乐是黄连树下拉琴;没有儿子,权倾朝野是端着金碗乞讨。没了儿子,幸福是水中月镜中花;没有儿子,我就是坐上金銮殿也膝下尤虚。

   今天是除夕,我要在祖宗前燃一支香,但我的列祖列宗岂能饶我?

   女卡和表弟过五关斩六将才走进大院,上楼时被秘书拦住。

   “何人如此大胆?”

   “我是吴主任的儿子。”

   “大胆骗子。据我所知,首长根本就没有儿子。”

   “他不认我这个儿,我还不认他这个爹呢。”表弟扯了女卡就走。

   “慢……”秘书一把拦住女卡,上上下下打量。这女人不是女人,而是黑黝黝的炸弹。这炸弹钻进白虎堂,肯定有巨大阴谋。

   “不能走。”他奸笑一声。“上贼船容易下船难。”

   “你准备干吗?”

   “干吗?不通过政审这一关,休想走出大门。”秘书狞笑着。

   “老不死的滚出来!”表弟对着楼上一声吼。躲在柱子后的黑影一哆嗦。“再不滚下来,今生今世休想看到我。”这二声吼,完全具备石油工人的革命气概。

   “我的儿啊……”吼声刚落,老不死一骨碌从楼上滚下来。不但滚的飞快,眼角还带着二行老泪。儿子!真是我儿子!儿啊儿,你终于认我这个爹了。老不死一把拽儿子的手,儿子猛一摔,把拽住的爪子摔脱。

   “吴叔啊……”

   “你是……”

   “我是你侄女啊!因为长的丑,怕见您的面。”

   “今天你就是西施,就是观世音娘娘。不!是送子的观音娘娘。有什么事尽管说。”

   “这是反动标语的复印件,这是嫌疑人的笔迹。请吴叔明鉴。”女卡从包里取出二张纸。

   “你找我可是找对了。”首长嘴里敷衍,趁势抓住儿子的手。儿子使劲挣扎,女卡使个眼风。皮肤虽不入流,热辣辣的眼风堪称一流。

   儿子的手停止了挣扎。现在,冰凉的小手,安安静静地躺在热呼呼的大手里。

   “吴叔……”

   “你不要说了。就是他写的,我也能把他放了。抓人还是放人,全在我股掌中。来人啊!”

   “首长有什么吩咐?”秘书一路小跑,谦恭和刚才的倨傲,形成巨大的反差。

   “马上把这笔迹和那笔迹做鉴定。”首长的话言简意赅,连主语都省略一半。

   “是!我这就去办。”秘书点着头退下。

   “哎呀!只知道叔是慈父,原来还是个可亲可敬可崇拜可景仰的包青天。”

   “青天还是黑天,全看我的高兴。我们去吃饭,今天我要好好地喝几杯。”

   “恭敬不如从命。”女卡用邮集敲着表弟的肩膀,于是表弟乖乖地跟在后面。到了饭店,首长点了满满一桌菜,既讨好儿子,更是对自己的犒劳。膳用到一半,秘书满头大汗地奔进来。“首长伟大啊,光荣啊,正确啊!鉴定结果,证实这是二个完全不同的笔迹。”

   “通知监狱放人!”

   “是!是!是!”表弟惊诧地扶着滑落的眼镜,女卡的筷子掉在地上。几分钟里,就把一个人,从地狱捞进天堂。一句话能杀人,一句话能救人,杀人还是救人,关键在于说话的舌头,有没有含金量。

   带去的材料没有翻,申诉的理由没有听。有鉴定改变一切,没有鉴定照样改变一切。有朱笔,不杀人也偿命;有玉玺,杀了人也能捞出来。不是这个社会疯了,而是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了制动制约的装置。

   一小时后,大哥走出了提蓝桥沉重的七道铁门。他带着逝去的365天,带着逝去的健康回来。要不是首长膝下尤虚,再关20年又何妨?

   大哥在家足足养了半年才站起来,但是腰还是落下后遗症。半年中,女卡端茶送药,衣带渐宽终不悔。此情此景,不能说泣天地惊鬼神,至少感动了所有的人:大哥不娶女卡,定遭天打雷劈。

   女卡救了男人,也把自己从无望的困守中救出来。从此,女卡不但成了大哥的恩人,还成了全家的恩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