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孙宝强
·孙宝强简介
·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八,陷阱

   “泉子,黑板准备好了吗?游行时一定带着。”

   “知道了。”泉子懒懒地说。

   “把红旗和标语准备好,锣鼓家伙准备好,指示一出,马上行动。”酒瓶叮咛着,嘱咐着,像事必躬亲的长者。“泉子,‘坚决拥护最高指示;坚决落实最新指示’的标语,一定要写魏碑,隶书显不出精神来。”

   “你请便!”泉子把粉笔一扔。

   “别任性了。”巍子把粉笔塞进泉子手里。“现在离广播还有15分钟,抓紧点。”

   “我们去拿家伙。”酒瓶领着巍子,进了防空洞。

   为了预防西方对中国实施的核爆炸,所有的会议室,已经从地上转移到地下。至领袖提出‘深挖洞’的国策后,男女老少成了绝版鼹鼠,在短短的一年里,愣是把一片沉积土,挖成一个巨穴。巨穴雄伟壮观,气势浩大,功能齐全,蜿蜒百里,堪比希特勒的‘狼巢’堡垒。

   由于西方反华势力迟迟不敢动手,于是巨穴成了仓库,而且是潦倒仓库。今天放几把铁锹,明天放几杆红旗。纵深处是老鼠的四世同堂,关隘口是蟑螂的迪斯尼乐园。秋雨敲打梧桐时,整一个凄凄惨惨切切,闹一个滴滴答答潺潺。一座地下长城,成了货真价实的水帘洞。

   “师傅!师妹分配了嘛?”酒瓶摁亮洞灯,灯发出鬼火般的幽幽。

   “68届规定一片红,全部上山下乡。”

   “可你家情况特殊。”

   “可不是嘛!”巍子叹了一口气,擦去手提喇叭上的灰尘。“老师说只要单位接受,就不用上山下乡。”

   “师妹的事,包在我身上。”

   “真的?”巍子的嘴唇哆嗦着。

   “游行结束后,你把黑皮叫来。师兄妹也该谈一谈了。”酒瓶话锋一转。

   “今天太晚,要不……明天吧。”巍子委婉地说。

   “要是明天,我还劳你这个驾?”酒瓶的语气十分强硬。雪白的牙,在昏暗中划出一道惨白的光。巍子一颤。他拿着旗帜走出防空洞,佝偻的背上,驮着一圈不甚分明的灯光。

    巍子接到电话赶到家里时,发现家里出奇的安静。三个孩子都不在,只有妻子在酣睡。米搁在箩里,菜放在盆里,就像祥林嫂曾经消失在河边一样。

   最近妻子变成一头疯狂的西班牙暴牛。他和妻子认识时,她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郎。热情和爽朗,深深打动了他。反右开始,她的热情和爽朗,成了组织御用‘砖’:一拍一个准,一抓一个准。

   拍‘砖’后,引来一个个右派。随着一个个苏武发配甘肃,随着一个个家庭分崩离析,随着5%指标的完成,热情和爽朗的妻子,开始沉思,开始忧郁,开始烦躁,最后成了一名精神病患者。就是成了精神病,她还是没逃出梦魇。一见到曾让她热血沸腾的‘红’,她就成了一头冲向红布的斗牛士。

   雨一滴滴下来,很有耐心地打在屋檐下。一只鸡穿过雨幕,钻到了他的裤脚里。巍子一动不动,用自己的体温,温暖这个落汤鸡。

   这是一只漂亮的小公鸡。顶着红彤彤的鸡冠,踩着坚实的步伐,声音洪亮,羽毛斑斓,长长的脖子,优雅地转动着。半年前,孩子们用所有零花钱,买了10只小鸡崽。在这个贫瘠的家,在这个丑陋的巷,这是唯一的欢乐源泉。

   虽然孩子们献出了所有的爱,小鸡还是不堪重负,一个接一个相继逝世。孩子们托着鸡尸,带着铲子,来到垃圾桶的空地上,为小鸡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追悼会后,孩子们神情肃穆沉默寡言。悲痛终于打动上帝,上帝发出最高最新指示:让最后一只鸡活下来。从此,孩子们紧密地团结在‘鸡坚强’周围,而‘鸡坚强’也成了孩子的领导核心。

   ‘格格!’小公鸡甩着脑袋,抖着翅膀,响亮地鸣叫。鸣叫完毕,开始梳理羽毛。梳理完毕,开始全方位地散步。它闲庭信步,高视阔步,像农场主在巡视庄园。

   妻子砸着嘴,咕哝着,长长的蜒水流在下巴上。巍子没有抽出毛巾,却抽出一支烟。妻子现在不是他的另一半,而是他的一条义肢。经年累月,义肢长在肉里,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成了他和孩子的桥梁。但是桥梁没让他到达幸福彼岸,却把他脊梁骨压弯了。

   他是个健康人,但是每天都在吃中药。苦涩的药,一碗接一碗,一碗又一碗。吃不完,饮不尽,丢不掉,扔不了。苦海茫茫,何时是了?他使劲呼了一口烟,并把浓浓的烟,喷到妻子脸上。

   我是一只高压锅,下面的火炙烤着我,上面的气阀压着我。我是一只高压锅……我是一只濒临爆炸的高压锅。他喃喃着,咕哝着,自言自语着。突然他跳起来,操起刀砍下去。鸡惊慌地跳起,跳到他肩上。他头也不回,反手抓住,一把扭断它脖子。他甚至没用刀,就结束了一条生命。

   失去脑袋的鸡还在扑腾,就像垂死挣扎的阶级敌人。血水顺着它抖动蹭了一地,溅了一墙。巍子把鸡扔在盆里,然后加了100度的开水。

   现在好了!巍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漂亮的小公鸡,不能再昂着脖子,涨红冠子,抖擞翅膀,得意地鸣叫。它现在是一具热水里的尸体。鼓囊的胃,苍白的身子,肮脏的肛门,朝天的白眼珠,让他起腻,让他恶心。小公鸡啊,你的闲庭信步呢?你的美丽傲慢呢?你的一唱雄鸡天下白呢?巍子怀着恶意狞笑着,先拔光斑斓的羽毛,然后把尸体肢解成一段段。

   “爸!”大女推开门,身后跟着二个伤病员。一个绑着白色的石膏,一个留着鲜红的伤口。他们的受伤,不是为了党的事业,而是为母亲代过,为母亲赎罪。可是母亲的罪,又让谁来赎呢?巍子拧着眉思考。

   妻子醒了,她尖叫着起来。大女拉开被单,床上满是鲜血。

   大女拖起母亲,擦净她下身的血,换下污垢的床单,再给她栓上月经带。妻子挣扎着,女儿单薄的肩膀晃动着。豆蔻少女,正需要母亲的呵护,母亲的性教育。可大女却从8岁起,就开始清除母亲的污垢。看着女儿头上的雨水,看着女儿手上的鲜血,巍子再一次流下悲惨和羞愧的双重泪。

    吃饭了。桌子上放着一盆青菜一盆肉。孩子看到肉,眼都直了。筷子如雨点急剧射下,脸颊如充气皮球,膨胀起来。“爸!这是啥肉……太好吃了。”巍子没回答,只是低头扒饭。

   “肉香,骨头一定也香。让小宝贝也开个晕。”儿子扔下碗,走到门口,‘嘘嘘’叫唤他心爱的小公鸡。

   “别叫了,它肯定躲在垃圾桶里刨食。”

   “我一定要把它找回来。”儿子冒雨冲出去,急促的呼唤穿进雨幕。巍子依然低头扒饭。

   “爸!”大女叫着,声音像飞机到了气流层,很不平稳。“这究竟啥肉?”巍子依然扒饭,动作僵硬的很。

   “爸!”大女尖锐利地嚷着,像玻璃划在另一块玻璃上。“你是不是杀了小公鸡?”

   “我……只想清静点。”巍子放下碗。突然,一团黑影扑来,一口咬住他手臂。巍子叫了一声。黑影松开口,狼一样嚎叫。巍子使劲掐着伤口,任凭尖锐的痛,一点点沁到骨髓里。

   嚎叫停止。巍子抬起头,看见6只眼睛。6只恶狠狠的眼,如6只冒烟的枪口。巍子一眨眼,一颗豆大的泪珠滑下。他像公鸡,缓缓展开双翼。三只鸡崽,一同扑进宽大的翅膀。翅膀一点点关闭,一点点合拢,完美地完成了严丝合缝。

   三颗毛茸茸的头颅贴在他怀里。他能听到心脏的跳动,他能感受血脉的流速,他能嗅到发根的气息,他能看见眼里的泪花。他的心一颤。就在这一刹,曾经的气概,曾经的决断化成烟,从高压锅的气伐里,一缕缕地漏走了。气走了,巍子的身子也掏空了。

   ‘刷刷’!扫帚在黑皮手里,成了雪橇,成了犁头。滑出快乐的雪花,犁出丰收的喜悦。‘刷刷’!扫帚左一撇,又一捺。水泥地上留下瘦金体:雄浑中带着柔和,刚劲中带妩媚。

   昨晚,院门叩响,门口站着一个军人。她打开搜索引擎,马上跳出他的档案:某参谋部的参谋长;父亲不但是他上级,还是他救命恩人。他的照片,存在父亲第一套相册里。

   “愿意去香港吗?”客人单刀直入。

   “非常愿意。”她回答的更干脆。

   “也不问我是谁?我要是人贩子呢?”客人大笑。

   “谍报学校52年毕业照上,你排在第三行右起第八个。”

   “只道你父亲是神人,想不到你也是神人,传言果然不谬。”

   “你用啥办法把我送到香港?”

   “你说呢?”客人绕有兴趣地看着她。

   “给我三只油桶,从深圳漂流到维多利亚港口;给我一颗特效药,从沙头角的集装箱冬眠到铜锣湾;给我一根麦管,从罗湖出发,可潜可行到九龙。要是从机场走,我有化装术。”

   “将门果然无犬子啊。”客人赞道。“三天后我开车接你。这通天秘密,你一定要守住。”

   “你还没告诉我,走黑道还是白道?”

   “难道这二者之间有区别?”客人冷笑着。“只要出国门,条条大路通罗马。”

   “您为什么帮我?”黑皮打开院门。

   “既然救不了你父亲,就救你。”客人迅速消失在黑暗中,却把一盏灯留在她心中。

   “刷!刷!”扫帚欢快地起舞,一个纸团落下。她打开纸:晚上7点,我在防空洞等你。黑皮把纸条送到嘴边,用她最后的温存,给纸条一个深深的,空前绝后的吻。

   黑皮站在龙头下,痛痛快快沐浴着。热水穿过她肌肤,温暖她血管,温暖她的身子。她洗了头,又洗了身子,连一个角落也不放过。浴后,她穿了条裙子,又用便帽遮住阴阳头。

   夕阳渐沉,金光铺展在江水上。江水拍打堤岸,如母亲拍打襁褓中的婴儿。清风吹来,江水如金黄的绸缎,微微起伏。黑皮信步走来。她走下堤岸,走进江滩,走进江水。起潮了。江水涛涛,卷起千堆雪。她躲过一个浪头,撒下一片欢笑。她蹦着,嚷着,笑着,躲着,多日的阴霾一扫而光。

   巍子走进防空洞。防空洞蜿蜒深长,神龙见首不见尾。黑皮从黑暗中跳出来。“为什么要约在这?”

   “8点我值班,这里方便。”巍子把汽水递过去。

   “好甜啊。”黑皮仰头就是一口。

   “甜什么,这是盐汽水。”

   “就是盐汽水,也是甜的。”黑皮又喝了一口。

   “要是我给你毒药呢?”巍子的声音很嘶哑。

   “就是毒药,我也一饮而尽。”

   “胡说……什么。”巍子踱了几步。

   “师傅,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黑皮幸福地看着他。

   “什么秘密?”

   “我父亲的战友,要把我送到香港。”

   “偷渡,这可是杀头罪。”

   “既然这里不能容我,为啥不能换一个地方生活?我不杀人不放火,杀头之罪从何说起?”黑皮笑着,白灿灿的牙裂开了。

   “你快把这重要情况向组织交代。”

   “你让我出卖?”黑皮惊诧地扬起眉,认真地看着巍子。巍子的脸开始晃动,五官一层层重叠,滚动的喉结向她逼来。黑皮下意识地用手档,却碰到一根冰凉的金属架。她大惊,一个起跃,一个倒踢紫金。突然,一根金箍棒凌空劈来,不偏不倚劈中脑门。她眼一黑,陷入黑暗。

    巍子跌跌撞撞地走着。腰佝了,腿软了,脚崴了,整个人成了秋风里的落叶。他走啊走,还是看不见洞口。一脚踩空跌倒后,他干脆手脚并用朝前爬。洞口到了,新鲜的空气吹过来,但他还是窒息的厉害。他捂住胸拼命跑。‘况啷档’被摔出一丈远。爬起来才发现,手上铁锹让他来个狗吃屎。铁锹黑黝黝的,上面有一朵刺目的红玫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