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孙宝强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十一水落石出

   “他姑,你看谁来了?”二嫂尖叫一声。

   “原来是小曹啊。稀客啊稀客!”大嫂忙站起来迎接。小曹是吴叔的邻居,加上小曹又是小妹的死党,于是就有了双层交情。

   “几年不见愈发俊秀了。”大嫂上上下下摇着小曹的手。

   “有你小妹漂亮吗?”

   “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大嫂笑着把曹朝小妹推去。“你们好好聊,我们出去兜一圈。”大嫂手一挥,呼啦啦一帮人涌出去。

   “祝贺你啊新嫁娘。”曹一把拉住韵。

   “你终于来了?”韵冷冷地抽出手。“我可是高攀不上。”

   “我说过我们的友谊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不和我联系?难道你不知道我……需要你。”泪水猛地涌出眼窝,大滴大滴溅在地上。

   “不接电话是拉开距离,有了距离才能看清一切。”

   “要看我的人品?”

   “看看你们的爱情,是否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不经过淬火的爱情靠不住。”

   “你终于看到结果了,你看着我一步一步滑下去。”

   “这是你的选择:为了满足父亲的临终遗愿。”

   “可是……”泪水如断线珠子‘噼里啪啦’朝下掉。

   “我说过,我可以用我的胸膛容纳你的泪水,但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你说过,你会勇敢,你会勤奋,你会努力,你会坚强。既然给了我诺言,为什么不实现诺言?”

   “我勇敢过勤奋过努力过坚强过,但是失败了。”

   “你失败了,但你没有爬起来一次次地坚持,至少你没有坚持到底。”

   “我坚持过但我坚持不了。没一个肩膀可依靠,没一个怀抱可容纳,没一个人可倾诉,没一个人可依赖。更可悲的是我失去了精神支柱,成了无家可归的丧家犬。”

   “于是把自己的命运托出去?”

   “我能如何?我又能如何?”

   “与其说你把命运交给不了解的男人,不如说你把命运交给阴险的女人。”

   “阴险的女人?”

   “寄美圆的不是你要嫁的那个男人,而是他的老板,你的红娘,也就是你父亲初恋者的妹妹。”

   “她?”韵惊慌地按住太阳穴。

   “每一封情书,都是她捉刀;每一个电话,都是她策划,爱情电话煲成了她定期的消遣。她用了免提,一边吃瓜子一边听情话。”

   “天呐!”韵一把捂住脸。他说的那些耳热心跳的话,他说的那些暧昧火辣的话,竟成了酒店的告示。“为什么要这样?”

   “她恨你父亲,只有毁了你,才能让你父亲的亡灵继续痛苦下去。”

   “我们不是和解了吗?”韵呻吟着。

   “和解?血债要用血来还。”

   “你怎么知道这一切?”韵抓住曹,像抓住救命稻草。

   “我在就餐时,听到了这则在华人圈子里广为流传的佚事。”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韵绝望地叫着。

   “第一,你们只是电话里谈婚论价而不是以身相许;第二,我想看看你的智商究竟多少。第三……”

   “来不及了。”

   “没有来不及。飞机遇上暴雨正延迟起飞,你还有一个机会。”

   “我还有机会?”韵仰起头,苦苦地看着天花板。

   “为什么要重蹈你父亲的老路?”曹严厉地问。“这也是你的一个诺言。”

   “我没有诺言,没有自己。”韵失神地看着天花板。

   “告诉我你的隐情。”

   “没有隐情。因为我喜欢钱,因为我想出国,因为我……贱。”韵依然看着天花板。

   “看住我的眼睛!看住我的眼睛!你的眼睛我看了十几年,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撒谎。”韵低下头,用手托住下巴,波光洇洇的眼合上了。她一动不动,仿佛熟睡的婴儿。粗重的鼻息一阵又一阵,如奔驰的战马,带来战场上的硝烟和枪弹。

   曹静静地看着她,看着这个沉静如水的女人,看着这个感情丰富的女人。韵目睹了父母的不幸;目睹了哥哥的不争;目睹了侄儿的不肖。三代人如三座大山,压在她的肩上。她想让自己红细胞,给贫血之家补充造血功能;她想让自己的乳汁,给贫瘠之家添加营养。但这个家,缺的不仅是物质,还有精神。韵的无私,推动了巧取暗夺;韵的宽容,助长了尔虞我诈。韵宁可亲人负她,她也不负亲人。但是亲人,却津津有味地分享她用牺牲换来的食粮。

   二人静静地坐着,昏暗中,四颗瞳仁就是四颗流动的萤火虫。她们什么也不说,但心里什么都清楚。心和心的交流不需要语言,心有灵犀不点也通。

   有人敲门。门开了,林站在门口。一簇头发搭在脑门,使他更像个腼腆的学生。从侧面看,鼻梁如阿里斯山脉让人心仪,从正面看,完美的脸形如月亮神美奂美仑。这是一张很干净的脸,干净到没有烟火气。

   “你来了。”韵慌慌张张站起来,衣角带动椅子,椅子带动桌子。她惊慌着,如作弊的学生,如犯规的运动员。

   “我来了。”受韵的感染,林也惊慌不已。“听说你要结婚了。”他窘迫地擦着额上的汗。

   “快进来坐。”韵急忙搬起椅子。她不是请客人坐椅子,而是用椅子去迎接客人。这动作着实怪异,搬椅子和坐椅子的同时一愣,接着不约而同笑起来。笑到一半又低下头,偷偷地笑,幸福地笑。

   “一对活宝,一对青涩果。青的纯正,涩的可爱。” 曹也扑哧一笑。

   门被打开,涌进来一群人。“他姑快吃!曹姑快吃!”二嫂举着油炸臭豆腐,热情地嚷着。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林恭恭敬敬地叫着。

   “林叔。”兔唇冲上来抱着林的颈。这脖子曾是他睡眠的摇篮。多少次,长长的蜒水从颈上淌下,把林的衣服都弄湿了。

   “林叔!这么多日子一直不来,我可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啊。”

   “快下来。”二嫂吆喝着。

   “我不下来,我就是不下来,吊在上面好舒服。”兔唇双脚一缩,干脆把林的脖子当秋千架了。

   “既然想我,怎不来找我?”林刮着他的鼻子。

   “我有了挣美圆的姑父,还要找你这穷瘪三干吗?”

   “你这孩子。”林摸着兔唇的头,神情有些寂寞有些尴尬。

   “免费荡秋千,有荡不荡猪头三。”兔唇愈发来劲了。

   “下来。”二嫂的脸沉下来。小兔唇一看形势不对,忙松开脖子跳下地。

   “高中考上了吗?”

   “要是考上我就不能在上海复读。所以从辨证的角度说,考上未必是好事,考不上未必是坏事。”

   “放肆。”二嫂大喝一声。

   “林叔!继续做我的辅导老师吧。这次不是义务辅导而是有偿辅导,姑姑可以付你美金。”

   “还不滚。”二嫂一声吼。

   “滚就滚,我还怕沾了林叔的穷酸气。”兔唇一挤鼻,把一张脸皱成一块揩布。林的脸红了。

   “孩子说话没深浅,请您不要介意。”大嫂端着茶递过来。

   “谢谢大嫂。我不介意。”林接过了大嫂手上的茶。

   “你-不-介-意-我-可-介-意。”小黑哥冷着脸站在林的身后。“此次前来有何贵干?”

   “我只是和你妹…告个别。”林转过身朝小黑哥有礼貌地一笑。

   “难道就这么简单?”小黑哥把问号拖的很长。“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拜就拜,咱可不怕。”二嫂阴阳怪气地接上口。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告别。”林淡淡地说。

   “是嘛?”小黑哥冷笑着,如将军俯视探子。

   “明天的新娘可以接受你的祝贺。”二嫂话中有话。

   “林叔!我查到了美丽国的方位。”兔唇高举地球仪扑过来。

   “大人说话要你插什么嘴?”二嫂一拳头过去。“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林的脸突然涨的通红—这不是指桑骂愧,这分明是公开逐渐客。

   “大家朋友一场同学一场,坐下来好好说说话。小林能来,也是他的一份情他的一份意。”大嫂把橘子递给林,又把橘子递给曹。

   “我不吃水果。”小曹似笑非笑。

   “据我所知,你最喜欢吃橘子。”大嫂干脆把橘子剥了皮递给曹。

   “我平时最喜欢吃橘子,但今天顾不上吃,因为我正在看一出闹剧,看一出嫌贫爱富的闹剧。”说着曹朝沙发上一靠,以便坐的更舒服些。

   “你看我家笑话?”小黑哥瞪起眼。“你什么意思?”

   “小黑哥,你翻脸比翻书还快。半年前你怎么求我的?”

   “求你?他有啥事求你?”二嫂紧张地问。

   “你问他啊,自己说比我说更精彩。”小曹朝后一仰闭上眼睛。

   “他叔!有什么事难事说出来,有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嘛!”二嫂说的委婉,眼光却是寒飕飕的。

   “笑话!我能有什么事求她?”

   “好在我留一手,不然说不清道不明。”小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我来念。”兔唇一把抢过纸。“今借小曹人民币伍仟元整。”

   “小弟,你要这么多钱干嘛?家里有吃有喝。”

   “不就是女人的事。”小黑哥不耐烦了。

   “小弟!这就是你不对了。要钱可以和我们开口,你这样做让小妹很难堪。”大嫂恳切地说。

   “后帐未清前帐又起,这才是顾此失彼焦头烂额。”二嫂一发子弹一串脆音。“一屁股的屎。”

   “这屎那屎全是一个屎,不就是撒错种要拔苗的事。”小黑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咋这样?”

   “怎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人都这么说,为啥不能这么做?”小黑哥一扬头,有引颈就义的慷然。

   “明天大喜,先说家事。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大嫂撇着闭目养神的曹。

   “我这就走。”林急忙说。“我一来送别,二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本科毕业,终于圆了我的大学梦。”

   “终于圆了我的大学梦。”小黑哥模仿着林的口吻。“不就是一个范进中举?”

   “林不但获得律师资格证书,而且是四达集团的首席律师。”曹睁开眼大声宣布。

   “大律师!请。”小黑哥做了个动作。

   “小弟!不能这样没礼貌。”大嫂制止着。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他深情地看着她,一步步朝门口退去。

   “你……”韵看着他,眼里有深深的绝望。

   “有什么事请给我打电话。”林把名片递过去。韵接了名片并不看,眼睛依然绝望地看着林。“我走了。”

   “你……走吧。总归要走的。”韵艰难地说。林咬着牙,慢慢地朝门口走去。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小黑哥对着背影大吼一声。

   “希望你不要破坏小妹幸福。”二嫂追到门口加了一句。

   “等一下!”曹站起来尖叫一声。“赶快把林叔叫回来。”

   “遵命。”兔唇一个箭步追出去。

   “你准备干嘛?干预内政?”小黑哥沉下脸。

   “你们赶他走也行,赶我走也行,不过走之前我要弄清楚一件事。”小曹转过身。“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促使你破釜沉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事过境迁,不必追究。”韵勉强一笑,嘴角如吊在半空篮子,牵强而别扭。

   “要是你尊重我的感情,也请你告诉我究竟为了什么?”林大步上前,热烈而迫切地问。

   “明天她就是新娘,现在问这还有意思吗?”大嫂春风般地笑着。

   “可现在还不是新娘,我们活在今天而不是明天。”小曹凶狠地说。

   “还有必要吗?”韵眼睛一红。

   “你一定要说。”小曹铁青着脸,有百兽之王的威风。

   “对!姑姑一定要说。”兔唇举起胳膊。韵沉默着,只是用牙咬着嘴唇。

   “为六年感情做个总结,这要求不过分吧。”小曹冷笑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