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明伟
[主页]->[百家争鸣]->[邱明伟]->[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
邱明伟
·支持人权和民主报告(USA)
·赵紫阳:悲剧时代的伟人
·人民日报主任的选择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啸聚井冈山狂烧滥杀败逃瓦窑堡养志待时
   一九三一年三月,何应钦率二十万国军对共匪进行第二次围剿,也不十分成功。原因是毛共采用“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战术,迂回穿插,穿梭闪避。二十万大军去捕捉两三万流寇,就像用一张大孔眼的网去捕捉几条小鱼。鱼儿钻来钻去,老是逮不住。
   一九三一年六月底,蒋中正调集三十万国民革命军围剿朱毛。蒋明白,连手下猛将何应钦也不能取胜的土匪决不可掉以轻心。毛共自从何应钦率兵退去,就分散队伍在福建西部地区煽动贫民抢占富裕农民的田地,劫掠富裕农民的钱粮。谁知不足十天,国民革命军浩浩荡荡地杀来,而且是蒋中正亲自出马。于是收拢人马仓促应战。蒋中正指挥大军呈钳形运动,稳步推进。推进时注意修筑工事巩固占领的地方,保持战线的完整。七月中旬,共匪往南撤退。企图引诱国军追击进入福建或广东。蒋中正看透毛泽东的惯伎,命令东路国军占领于都与瑞金之后,停止前进,勒马向西。毛共匪军在盛夏酷暑中行走几百公里,满以为国军来追,可以“牵着敌人的鼻子走”。不料国军并不追来,倒使自己的几万喽啰跑得筋疲力尽,只好在兴国稍事歇息。然后命令主力趁黑夜迂回,绕到西路国军背后发动突袭。国军调集援兵,防守得如铜墙铁壁。毛共匪军碰上硬钉子,撤出战斗折回兴国。
   共匪在兴国尚未站稳脚跟,国民革命军九个师的人马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卷地而来,西面是赣江。毛泽东仰天长叹:“天绝我也!”朱德安慰他说:“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事到如今,只有拚命突围。”八月四日,共匪一部佯装退入湖南,试图摆脱国军四个师的跟踪。当晚,共匪找到包围圈的空隙,杀开一条血路,击退两师追兵。接着又在龙冈打败一支国军,俘获士兵七千。朱毛正想庆祝胜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落入国军八个师的包围圈内。蒋中正已在捏紧拳头。这次包围与铁桶相似,滴水不漏。毛泽东命令匪军向北突围。没有成功。匪军很快败退回来。毛泽东以衣袖掩面放声大哭:“不料今日全军覆没。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了!天既生毛,又何必生蒋!发动穷人作乱是我专长。论行军打仗吾不如老蒋也!”彭德怀在旁劝道:“老毛莫哭,还有一线希望。就是在敌军两个师的营地之间有一座万仞高山。如果敌人麻痹大意,不派兵防守,则我们还可翻越大山逃出去。”朱德派人去侦察,果然无兵防守。因为山高岭险,悬崖峭壁,国军预料共匪插翼难飞,故不设防。朱毛大喜,即刻命令众匪杀马做饭,饱食轻装,尽弃辎重。用缰绳和撕裂的帆布拧成大缆。黑夜来临,二万多个匪兵为了逃生,力气倍增,一夜之间居然逃之夭夭。只是那七八千个受伤匪兵无法抬走,丢弃在原地,任其号哭哀啼,躺着等死。毛泽东一气逃到东固北部山区,惊魂甫定。
   正在这时,蒋中正却突然率国军退去。原来是蒋的政敌胡汉民与汪精卫拉拢两广军阀成立联合政府,同南京国民政府分庭抗礼。东北日寇又蠢蠢欲动。蒋中正击掌叹道:“本想毕其功于一役,谁知半途又跳出两只拦路虎,只好让朱毛两条豺狼多活几天了。”于是急急班师。毛泽东看见国民革命军无缘无故地撤走了,不禁仰天大笑:“我们又粉碎了蒋介石第三次围剿。我们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看他那副模样,使人想起三国时候那个败走乌林,弃甲彝陵,逃窜华容道的曹孟德。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寇大举侵略东北,捧出中国的退位皇帝溥仪做傀儡,成立所谓的“满洲国”。毛共对日寇的侵略行为不但无片言只字的指责,反而认为有机可乘,于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在江西成立所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六十三人是“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任伪主席。毛共与东北的伪满洲国遥相呼应,竭力颠覆新生的中华民国政府,干尽分裂祖国的勾当。
   毛泽东当时在共产党内的地位并不稳固。两年前,即一九二九年的一天,毛泽东同陈毅发生一场激烈的争吵。争吵的表面原因是各自对游击战的看法。实质则是毛泽东怨恨陈毅在龙岩会议被选为前敌委员会的书记,夺去了他的交椅。争吵到最后,毛、陈都气得脸色铁青,两人都发出敲破铜锣一样的尖声。一九三二年一月,毛泽东在一次会议上被秦邦宪当面斥责为右倾机会主义者。毛泽东被气得面红耳赤,起身拂袖大步离去。随后,毛即称病辞职,携贺子珍及几名喽啰隐居瑞金城南的东华山一座破庙中。过了两个月,共党政治局派项英去请毛回去。原因是彭德怀攻赣州失败了,要他回去帮忙支撑残局。毛一掌握兵权,立即率一半喽啰南下远攻龙岩,大肆劫掠。毛自以为得志,口占一首涂鸦之词:“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秦邦宪为首的“中央”认为毛泽东违抗军令,坏了大事。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召开宁都会议,将毛革职。就连他的老搭挡朱德也都在会上投了反对他的一票。毛的职务由周恩来接替。毛泽东从此退居闲散两年多,直至一九三五年一月在遵义会议上才东山再起。
   一九三三年初春,国民革命军对江西共匪进行第四次围剿。周恩来与朱德采用游击打法与国军周旋。国民革命军无功而返。
   国民革命军经过半年准备之后,在一九三三年秋发动第五次围剿。围剿的方法与前四次不同。采用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战术。每采取一次打击行动就向前推进两三公里,停下来建筑一层碉堡。如此逐步紧缩包围圈。这种战术又叫“竭泽而渔”。共匪先失黎川,即如惊弓之鸟。再在广昌一战,弃尸殆万。后来又作了几次困兽之斗,一一失败。鏖战期间,共匪在前线成立行刑队。凡是弯一下腰或后退一步的人都被认为是怯懦或变节,立遭行刑队处死。共匪同时发动一场红色恐怖行动。成千上万的富裕农民被屠杀,成千上万的人逃离家园。整个所谓的“红色根据地”血雨腥风,充满仇恨。从一九二七年十月到一九三四年十月,江西省人口从二千多万下降到一千多万。这是毛共煽动人民互相残杀造成的。共匪为祸之烈可见一斑。到一九三四年夏,共匪知道败局已定,于是在剩下的小小一块地盘内强拉五万壮丁为匪,并加紧向农民搜刮粮食,把重型设备拆卸装箱。共匪连带伤兵残将共约八万六千人,在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六日突围逃窜。共匪要逃到尽量靠近苏联的地方,使自己在受到围剿时能快速逃入苏联或外蒙古,寄身苏联的羽翼之下,等待时机,拿起苏联给予的枪炮杀回中原,夺取政权。
   毛共口口声声要消灭剥削阶级,铲除剥削制度。可是观察其在江西“红色根据地”七年的做法,根本就没有消灭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毛共把“苏维埃”匪区的农村家庭分为“军烈属”与“非军烈属”两类。有人在共匪队伍当兵任职的是军属家庭。打仗抢劫丧了命的叫烈属家庭。军烈属家庭的全部或一部分农田交非军烈属家庭代耕。耕种所得归军烈属家庭。非军烈属家庭必须付出人力辛辛苦苦地耕作,没有丝毫报酬。这种做法使共匪队伍的人千方百计地把家中田地推给非军烈属家庭代耕。非军烈属家庭的人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奴隶。这样,毛共消灭了自己认定的“剥削阶级”:地主和富农。毛共又制造了新的剥削阶级:军烈属。毛共自以为解放了“被剥削阶级”:贫农、雇农和下中农。可是毛共又制造了新的被剥削阶级:做牛做马代人耕田的非军烈属。毛共铲除了他们认为的“剥削制度”,又建立了一种新的剥削制度。
   共匪用五万银圆买通广东省省长陈济棠得以借道粤北。接着偷越湘南,进入广西东北部。当共匪的一半人马渡过湘江时,受到湘桂两省国民革命军的夹攻,匪兵伤亡过半,辎重丢弃殆尽。共匪一路风声鹤唳,逃到贵州省的遵义市惊魂甫定。时为一九三五年一月。他们开了一个会议。毛泽东在会前已经和王稼祥、张闻天密谋,又拉拢了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等将军。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发难。毛氏死党积极响应。会议逼秦邦宪下台,推共产国际派来的顾问李德(奥托.布劳恩)靠边站,选举张闻天为总书记。作为报答,张闻天提议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务委员。留俄派何克全(何凯丰)在会上拍案而起,对毛泽东大声说:“你生长在湖南的山沟沟,读过几本马列的书?懂得什么是马列主义吗?我看你不能担当这个重任!”会场沉默。张的提议最后算通过。毛泽东在一九三一年八月在共党内已失势,一九三二年一月被迫辞职,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被革职,郁郁不得志将近四年,至此东山再起,挤身共匪核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