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明伟
[主页]->[百家争鸣]->[邱明伟]->[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邱明伟
·支持人权和民主报告(USA)
·赵紫阳:悲剧时代的伟人
·人民日报主任的选择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共秘史—连载—螺山居士

   第十二章 好大喜功大跃进变大跃退共产公社累死人又饿死人
    打印机版
   毛共靠欺骗煽动贫穷农民去屠杀富裕农民,来进行“土地改革”。一九五二年底,血腥的“土改”在攻占的江南地区也完成了。毛共吹嘘:“孙中山主张‘耕者有其田’,但是他不肯使用暴力手段,所以不能成功。现在他的主张被中国共产党用暴力手段实现了。”可是仅过两年,毛共又推行逐步剥夺农民土地的政策,使耕者无其田了。
   一九五四年,毛共强迫农民成立“互助组”。即是把几户农民联成一个生产单位。“互助组”是比较松散的组织。仅是在劳动生产上互相帮助。劳动力弱的农户给劳动力强的农户相应的报酬(钱或粮食),或者是一些农户用人力换取另一些农户的畜力。生产所得仍归各农户支配。一九五五年,毛共强制推行把若干个“互助组”联合为“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简称“初级社”)的政策,使农民失去了一部分生产和分配的自主权。一九五六年,毛共又强迫实行把几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合并为一个“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简称“高级社”)的政策。农民的生产与分配由“高级社”统一进行。毛共在农村推行“集体化”,“公有制”,加强对农民的奴役,向农民强征苛捐杂税。从“互助组”到“初级社”,又从“初级社”到“高级社”的过程中,有不少农民不肯入社。因为人一入社,必须连田地、耕畜、农具一齐入社。实际是入社如卖身,一切都充公。生产的粮食必须由“农业生产合作社”统一分配。毛共对付不肯入社的农民的办法,就是派出干部或积极分子上门去纠缠。你要下田干活,他们拉拉扯扯不让你去;你想吃饭,他们坐在饭桌旁边唠唠叨叨;你要上厕所,他们跟到厕所外边啰啰嗦嗦;你想睡觉,他们坐在床上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结果是大多数人都经不起纠缠,就都垂头丧气地入了社。
   如果这一招“软功”不奏效,毛共就用“硬功”。不分日夜地强迫“钉子户”去开会,让工作队的人指指戳戳地咒骂:“田地是共产党从地主富农手上抢来分给你们的。没有共产党你们什么也没有!现在共产党叫你们入社,走社会主义的道路。你们不肯听从,是忘本!你们不肯入社,坚持个体单干,难道是想自己日后又成为地主富农吗?我们共产党和广大群众是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这样咒骂兼恐吓,就没有谁敢再坚持不入社了。一九五八年,毛共又耍新花样,推行“公社化”。全国一下子组成了几万个公社。每个公社由一二十个高级社并凑而成。原来的高级社改称大队。每个大队统一安排农事劳动,集中一个大饭堂吃饭。各家各户的厨具统统缴交大饭堂。两三千人集中一起劳动和吃饭。开工像蚂蚁出动,毫无效率。吃饭似一窝马蜂,挤挤拥拥,往往要等一两个小时才领到饭菜。农民失去自由行动的权利,不得随意旷工。凡是探亲访友或到墟市购物都必须先向干部请假,获准后才能去。如有不请假或请假未获准而旷工的,一律停止供应饭菜,还要遭受“斗争”。毛共声称任何人都不能拥有私人财产。田地、山林、房屋、牲畜等一切都归国家和公社所有。经济建设要在十五年内超过英国赶上美国,要用“两条腿走路”的方针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公社的干部可以随意决定把一些村庄拆迁,空出土地搞“园田化”,或者建造水库,或者开采矿藏。拆掉房屋的农民被强迫搬到别的村庄的猪栏牛棚去住。有很多农民被迫远迁外县外省,又受到外县外省人的欺负,因而流离失所,或死或逃不知所终。

   农民在公社的组织下,成为一支庞大的劳动队伍。可是这支劳动大军被派去种植水稻小麦,进行田间管理,从事收获入仓等常规农事劳动的人却很少。毛共的政策本末倒置,把大批强壮劳动力安排去建造水库堤坝,挖掘引水的运河网。说是既可发电,又能灌溉。整个中国大陆在一两年内建起了近十万个水库,加上横七竖八地开凿的河渠,使亿万亩良田沃土无法再生产粮食。直接导致全国粮食减产,得不偿失。发电厂又没建成,因为根本找不到发电的机器设备。被驱赶去筑堤坝、掘河渠的农民冒着严寒酷暑,不分白天黑夜的挥锄掘土,用竹筐扁担肩挑背负,每天劳作十八个小时以上。很多人积劳成疾,三四十岁就夭折了。也有不少人因营养不良,劳动强度过大而支撑不住,在劳动中突然倒地而亡。毛共却鼓吹“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对因工死伤或得病的农民无片言只字的体恤。那种场面和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一样雄壮。那种情境又像孟姜女哭崩长城一样惨烈。
   毛共在驱赶农民去建筑水库堤坝挖掘河渠的同时,又驱赶大量农民去掘铁矿石,建土高炉,搞所谓“全民炼钢”。炼钢需要煤炭。毛共就下令砍伐山岭上的树木,烧制木炭供炼钢之用。山上林木全部砍光了,木炭仍不够用。于是又下令把农民房前屋后的果树斩伐一空。甚至拆掉一部分民房取木桁烧炭。这样杀鸡取卵式的“全民炼钢”,还是不能完成年产一千零七十万吨的指标。毛共为了达标,又出酷招,强迫农民把家里的旧锄头、铁锹、柴刀、挑水扁担的铁钩、窗框的铁柱全部捐出。如果有农民表示不愿意,毛共的干部就大喝一声:“国民党蒋介石勾结美帝国主义就要反攻大陆了。你不肯交出是打算留下给国民党蒋介石吗?”农民害怕被指为“反革命”,十分无奈地交出了家中的铁器。全国乱哄哄的闹了一段时期。后来发现炼出的“钢铁”同石坯差不多,毫无用处。这样的凝固“石坯”到处丢弃,劳民伤财,成为全世界的笑柄。英国历史学家肖特写道:“这种拜伦式的纪念碑记录了一个民族的愚行。”肖特先生说得不正确。这些都是毛共强迫中国农民去干的,应该说“这种拜伦式的纪念碑记录了毛共的丑行”才对。
   当时所有的大、中、小学都关门停课。有部分师生被派去修筑水库堤坝,掘河渠,分定“土方”指标,限定时日完成。另有部分师生被强迫去挖铁矿,砍树木,烧高炉,也定下死任务,非完成不可。还有部分师生被派去种菜或斩伐柴草换钱买菜。因为公社只拨米给学校,下饭的菜和油盐要学校自行解决。不少人入学读了几年书,毕业出来仍和文盲一样。所有师生受毛共奴役都忍气吞声,没有谁敢站出来反抗。因为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斗争已经把他们吓怕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