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牛克思 2009.11.28

   有的人看了这个标题可能很不服气,一定会认为我的这种说法太绝对了。那好,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解决国内矛盾的方法问题。
   众所周知,人是社会的生物,所谓社会的,意思就是人不可能单独生存在世界上,他(她)不仅需要物质财富,而且还需要安全、友谊、关怀、荣誉等只有社会才能够提供的精神财富。即使是物质财富,个人单独去创造也远不如大家团结起来共同创造的效率高。如果人类不能组织成社会,就不可能有今天的物质繁荣,更不可能有什么高科技了。今天的物质繁荣和高科技,完全是社会的成果。因此说,人是社会的生物。
   人为了更好的生存结合成为社会,虽然可以获得以上诸多的好处,但是,同时也产生了很多坏处,而且这些坏处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其中组织对个人的侵害就是十分值得重视的社会现象。社会生活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组织的存在。自从有了组织,个人能力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作为个人的你,永远也斗不过组织。正所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是也。彭德怀有率领千军万马的能力,因为失去了组织的支持,在“文化大革命”中却连乳臭未干的红卫兵都斗不过。
   组织有临时性的也有长期性的,有地方性的也有全局性的,有自然性的也有思想性的。宗族、种族、老乡等组织起来就属于自然性的组织,民主党、共产党这些靠意识形态结合起来的组织就属于思想性的组织,也是全局性的组织。组织有大有小,大小组织之间应该有合理的授权,大组织的权力应该高于小组织,这样,社会秩序就会有条不紊。有的社会小组织搞得很好,大组织却搞得很糟,这样的社会一定是混乱不堪的。也可以这样说,正因为大组织搞得不好,小组织才会生机勃勃。如果大组织的权威得到人们的尊重,那么很多小组织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比如,外地人现象。如果一个国家政权组织得不好,外地人的安全得不到有效的保障,那么外地人就很容易团结起来互相帮助,共同对付本地人。这就给人一种假象,认为某某地方的人野蛮,他们很齐心,喜欢抱团打群架,不好惹。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这些外地人之所以表现出团结的精神,完全是因为国家政权组织得不好,法律不能公平地对待外地人,或者表面上公平,实际上因为要找很硬的关系才能实现这种公平,而外地人在人际关系上与本地人相比处于弱势,因此使他们失去了安全感。为了找到安全感,他们不得不自发组织起来,表现出比本地人更多的团结精神。比如在江苏省的四川人表现出不好惹的抱团精神,人们就觉得四川人强悍,江苏人软弱;而在四川省的江苏人也表现出不好惹的抱团精神,那里的人又反过来觉得江苏人强悍,四川人软弱。民族性也是如此。在中国汉族人觉得穆斯林团结,可是放眼看看生活在中东的那些穆斯林,他们哪里有一点团结精神呢?
   个人在组织面前很渺小,小组织在大组织面前同样也很渺小。一个在旅途中遭遇土匪的人只能乖乖交出自己所有的财物,而土匪在政府军的攻击下同样是抱头鼠窜。因此,一个国家最大的组织—政府是否健康而有威望,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将到处都是土匪。
   有一个周末我们朋友三家共六个人去农家乐玩,吃完晚饭结账的时候麻烦出现了。我朋友请客,我赔他一起去总台付账。服务员说一共450元。我朋友没有零钱,就拿出五张100元的人民币递给她,并叫她开发票。她把钱收下,开了发票递给我朋友,但是抽屉里找不出50元零钱补他。她就叫我们等一下,她出去找人换零钱。过了10分钟,她拿着零钱回来了,把50元零钱递给了我朋友。我们转身刚准备离开,她在身后突然大叫起来,说我们还没有付钱,不许我们走。我们打110报警,请警察来解决。我们把情况向警察说清楚了:1.如果我们没有付钱,她怎么会给我们发票?2.如果我们没有付钱,她怎么知道要补50元零钱?3.现在她说那500元找不到了,有可能是她出去找零钱的时候带出去放在别的地方了;4.作为财会人员,她离开总台完全应该锁好抽屉再出去,她自己不锁好抽屉就离开,就算钱真的被人偷了怎么能叫我们承担责任?5.如果她认为钱是我们偷的,那么她应该拿出证据来。
   110警察也觉得我们说的有道理,就让我们离开。可是农家乐那些人却不干,他们蛮横无理地阻止我们离开。当我们试图强行离开时,那个女出纳坐在我们的轿车前面的地上撒泼,其他男的就从厨房里拿出了刀子,凶恶地对我们进行威胁,110警察毫无办法。最后,警察找我们商量,为了避免事态扩大,让我们重新付一次餐费。
   这里出现了三个组织:警察代表政府,是中国最大的组织;农家乐(餐馆)是一个自然性组织,为了赚钱餐馆员工老板结合在了一起,有20多个人;我们6个消费者是一个临时性组织。在这三个组织中,我们是最弱的。当弱者遭到强者侵犯时,有两种讨回公道的方法:一是弱者回去后组织更多的人,形成一个比农家乐更大的组织对他们进行报复。因为强弱之间是相对的、暂时的,现在的强者可能是将来的弱者,现在的弱者也可能会变成将来的强者。只要你能形成一个比侵犯你的组织更大的组织,你就是强者。在第一轮的弱肉强食游戏中你是被侵犯者,在第二轮的弱肉强食游戏中你就可以成为侵犯者。这是目前中国的军人和黑社会常用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因为可以无限循环下去,给社会造成极大的祸害,所以有智慧的国家都对此加以制止。第二种方法是找更大的组织帮助,特别是要求政府的帮助。因为政府是最大的组织,所以其它组织都必须服从它的裁决,否则政府的权威就会被人藐视。建设一个良好的政府,是避免社会成员采用自然公平的方法相互报复的唯一途径。
   现在让我们回到政治制度的讨论上来。什么是专制?什么是民主?我们首先应该把这两个词的定义搞清楚并确定下来才能展开讨论,否则一切争执都是没有意义的。
   一个国家是由许许多多有着不同利益诉求的群体组成的,有的人自私心强一点,有的人公义心强一点;有的人认为国家应该把教育放在第一位,有的人认为建设社会保障体系更重要;有的人认为私有制好,有的人认为公有制好;有的人亲美,有的人反美;有的人认为应该对言论进行控制,有的人认为不应该控制言论;有的人认为应该把更多的钱投在军备上,有的人认为应该把更多的钱投在高速公路上;有的人相信宗教,有的人不相信宗教;有的人认为海洛因对社会有害,有的人认为海洛因对社会无害;有的人富裕,有的人贫穷;有的人聪明,有的人愚笨;有的人能力强,有的人能力弱……。等等等等,不胜枚举。到底哪一个群体的要求最合理?如果说自私不好,但是市场经济恰恰就是以私利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事实证明市场经济给人类带来了物质繁荣;如果说利他主义十全十美,但是,给全世界造成无数灾难的恐怖主义头目本•拉登最具有利他主义精神,为了让全世界都接受他认为最好的伊斯兰教,他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在给别人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的损失后,像个老鼠似的每天在山洞里东躲西藏,逃避美国人的导弹袭击。由此可见,人类社会任何群体的利益都不能凌驾于其他群体的利益之上,否则表面上看来是为国家谋福利,实际上却会严重损害国家的利益。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有制实践,也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正因为一个国家之内有着各种不同利益诉求的群体众多,很难达成一致的意见,每个利益群体都企图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其他群体之上,所以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经历了无数痛苦的战争。当一个群体在这种战争中获胜后,国家暂时进入一个相对的和平时期,但是却没有和谐可言,那些因为战争失败而利益受到损失的群体是不甘心的,他们会不断地积蓄力量,试图东山再起,重新找回自己的利益。获胜的群体为了保持自己最大化的利益,不得不用武力维持国内的社会秩序。我们把一个利益群体为了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用武力维持国内社会秩序的政治制度叫做专制。
   由国内全体不同利益群体的代表举行会议,平等协商出一个基本的处世规则(这个规则就是《宪法》),这个规则虽然不能使任何一个群体的利益最大化,但是也决不会漠视任何个别群体的利益,因此它实现了社会利益的最大化。因为这个规则是国内所有不同利益群体共同制定的,因此大家都必须遵守。也因为时代是发展的、社会是变化的,有些旧群体会消失,有些新群体会产生,消失的旧群体无权代表新诞生的群体,因此周期性地修改过去的规则是必要的。这种由国内全体不同利益群体定期商定共同处世规则的政治制度就叫民主。民主制度也需要专政力量来维护,但它唯一的敌人是那些妄图把自己的个别利益强加于其他群体之上的群体。
   当然,共产党是不承认笔者这种关于专制和民主的定义的。例如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铁映说:“在阶级社会中,民主的主体从来都是经济上占支配地位、政治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因而民主总是具有阶级性,总是一定阶级用来实现其统治的形式和手段。……一般民主、普遍民主、绝对民主在历史上是不存在的。”(《论民主》第5页)他们把民主当作国内众多不同利益群体中的某个群体实现其统治的形式和手段,而这恰恰就是笔者所说的专制。显然,他们在偷梁换柱,把专制和民主混为一谈了。如果共产党所说的“一个阶级对其他阶级进行专政的政治制度”也可以叫做“民主”的话,那么笔者所说的民主就只好另外取个名字了,反正这两种政治制度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像这样争论下去毫无意义。好在笔者写作的目的,不是想说服那些自欺欺人的诡辩家,而是想启发中共集团内良心人士的思考,让他们真正认识到专制制度(或者说共产党的“民主制度”)解决不了中国面临的社会矛盾,从而彻底地与专制制度决裂,带领人民脱离苦海。可能有的人会说笔者天真,对共产党的邪恶认识不清。其实笔者对共产党的认识是非常清楚的,它是一个虚伪、邪恶的组织,因为它知道用虚伪掩盖邪恶,所以十分狡猾,希望共产党领导中国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知道共产党内有许多杰出的人才,我们应该把共产党和共产党员区别开来。笔者寄希望于有智慧和良知的共产党员,并不是寄希望于共产党这个组织。毕竟民主的最后胜利,是所有反对专制的中国人的胜利,这其中当然包括有智慧和良知的共产党员。苏联共产党独裁统治的终结,不是苏联共产党的功劳,但却是有智慧和良知的苏联共产党员的功劳,因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是苏联共产党员,他们是苏联共产党内的智慧人士,没有他们的努力,苏联就结束不了共产党的独裁统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