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满洲文化传媒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大连星海湾浴场掠影
·作秀的花瓶满族“代表”们
·1991年8月俄罗斯政变图集
·满洲渔猎民族的祭天享鹊习俗
·在大连星海湾游玩的俄罗斯人
·历史总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被侮辱者的胜利
·岫岩满族的语言与文化
·手绘满洲文文化衫:mudan--韵
·首届“国际满文文献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岫岩满洲语教学基地挂牌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清太宗全傳》三个不同版本
·Shaman dancers
·19世纪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
·薄熙来终身难忘的满族老师关敏卿
·法国丰富的海鲜鱼类市场
·第11屆國際薩滿研究學會
·1981年的苏联彩色照片
·滿洲盛京努爾哈赤陵寢福陵
·对满族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劣等杂族蝗汉们涂鸦满洲古迹
·滿洲吉林九台杨氏家族薩滿祭祖掠影
·西方的狗对比劣等的中国汉人~~~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实拍吉林乌拉满族火锅
·东北延吉美食一條街掠影
·駱家輝是放在中國的一塊照妖鏡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满族说部中的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語歌手
·日本学者自费出版满语词典
·清国服饰---黄马褂
·长白山还能承载多少汉人游客??
·《满洲实录》成书考
·满洲盛京沈阳满族历史与姓氏
·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圣经有关今日中国寓言性的描述
·大清国皇帝陛下御真影
·民族冲突可使中国崩溃解体
·满族传统婚礼
·组图圣诞老人来了!
·没有老佛爷就没有新中国!
·满族说部中的出行方式
·《满蒙汉三文合璧教科书》
·北京滿文書院
·侮辱满族人的塑像
·宣统皇帝摄政醇亲王御尊影
·滿族大醬
·满族古籍中的萨满祭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世界语言学家大卫·克里斯特统计,在未来的100年中,世界上的6000多种语言遗产中,将有3000种走向消亡,50%的文化遗产将随之化为云烟。就在我们阅读这行字的2周后,就有一些小语种消失。小语种民族将何去何从?克里斯特提出的创造新文字保护母语的方法,能否挽救这些民族?
   

     从人类开始群居的那一刻起,就有了最简单的语言—词和句子,这使人脑中产生了意识,也使先人觉察到自己与周遭一切的不同。我时常幻想,当先人发现自己居然能和同类交流情感和思想时,在那一刻,他们一定受了一惊,并且欣喜无限。
   
     世界复杂多变,这种变化又造成了语言的多样性。有语言学家认为,世界上的语言有1万种之多,也有语言学家认为,只有4000~5000种。学术界相对认可的说法是差不多有将近6000种。我并非悲观之人,但我对语言的预测一向缺少乐观,我推测,在未来的一个世纪中,全球语言会消亡50%。随之一同消亡的,还有千万年前先人的吃惊和欣喜,还有那一刻野兽潜过小河的声响、丛林中潮湿的香气,以及照射在古老祭台上的冰凉月光。
   
     澳大利亚
     土著语:在屈辱的文化强暴中走远
   
     全球母语遗失最为严重的国家是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人的语言遗产中,有95%已消失殆尽。我惊讶地发现,这里的语言状况甚至比美国还差。在抵达澳大利亚之前,我刚刚进行过美国语言状况的调查,那里一直都是英语一统天下,但我仍然发现,一些土著美洲人依然在固执地使用本民族语。相反,澳大利亚的语言传承却出现了断裂。
   
     “这里至少有12种语言已经彻底没人再说了。”在澳大利亚跟踪调查已经30年的语言学家皮特·奥斯汀叹息道。
   
     我们坐在一个街头咖啡馆里,奥斯汀说这里曾是一处土著语交杂的地带,现在却损失得差不多了,他曾几次拜访这家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店主,试图多了解一些土著语的遗失状况,都遭到了拒绝。奥斯汀希望再试一次。于是,我们这两个白头发老头就站到了店主面前。
   
     “不要总纠缠我了,我不想回忆过去!”倚在门框上的店主气愤地说。半天,他只是一会儿瞪着眼睛看我们,一会儿又看其他地方。我们只好离开了,我看见他明显地松了口气。
   
     奥斯汀说,店主内心有隐痛,才不愿交谈。奥斯汀其实也不愿意打扰他,但他的工作又必须如此。澳大利亚土著人在白人殖民统治期间,曾受到空前绝后的杀戮和掳掠,许多土著女人被强奸,白人带来的大量疾病,还使无数土著人死于非命。20世纪早期,政府强制把白人和土著女人的混血儿童从他们的母亲身边带走,让他们接受白人文化,使孩子们失去了传承民族文化、学习母语的机会,还被迫成为白人的奴隶。
   
     受殖民运动的影响,土著语大幅度减少,现在普及下来的是白人殖民者留下的澳大利亚土著口音英语。在白人到来之前,澳大利亚大概有250种语言,加上北方、南方、东方和西方的方言,共有700多种,如今却只剩下不到70种。那些经过年深日久累积下来的民族文化载体—音乐、诗歌、小说等,因语言消失而严重摧毁。
   
     至于白人为什么执意要带走混血儿童,不让他们学习本族的语言,大多数澳大利亚土著认为,这是白人不仅要在文化上打压他们,还要模糊他们的身份、归属,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壮大自己的民族,弱化并逐渐消亡澳大利亚的原住民族。
   
     奥斯汀带我认识了吉塔·威伦斯,她是当年那场灾难下的一位混血儿,事隔多年,如今她已年届中年。她头发金黄,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高雅端庄。但对于自己的身份,她一直感到尴尬和伤感。她虽然被白人带走接受“良好教育”,但她认为,白人并没有真的接纳他们。
   
     “我们是白人男子强奸或利用土著人妇女创造出来的特殊人种,既不是白人,也不是有色人种,是双方的耻辱,没人愿意接纳我们。”吉塔失落地说。
   
     吉塔说,有一次,她的母亲埋怨她: “你为什么不说我说的话?是觉得土著语丢人吗?”她赶紧解释:“不是,我不觉得丢人,我是不知道怎么说,我从没学过。”吉塔认为,她并没有抛弃母语,而是她被母语抛弃了。
   
     “你母亲怎么回答?”我问吉塔。
   
     “她什么也没说,突然就哭了。”吉塔说道。
   
     好在吉塔现在正在努力学习土著语,或许能给她母亲一个安慰。吉塔的一个免费教师是普里西拉·柯林斯,他是中部土著人电视台的播音员,吉塔总是通过他的播报纠正发音。
   
     中部土著人电视台创建于25年前,在此之前,澳大利亚没有为当地人准备的土著语广播频道。通过这种途径,一些土著语得以保留下来。而且,经过这20多年的土著文化传播,柯林斯发现,英语其实并不是所有媒体的第一语言,它甚至被当成第八语言、第九语言。
   
     “要不是考虑到一部分收视率,也许它早就被放逐了。”柯林斯向我快活地眨了眨眼睛。
   
   墨西哥
   
     托托纳克语:“下贱的母语”
   
     “没错,我说的是托托纳克语,我穿的也是我们印第安人的服装。如果有哪个混蛋说我说的是下贱的语言,说我穿得像个叫花子,我会毫不客气地揍他!”卡尔德两眼瞪着我,杀气腾腾地回答我的招呼。
   
     卡尔德是我在墨西哥科尤特拉自治区遇到的第一个浑身上下本民族特征明显的印第安人中年汉子。他会说两种语言,除托托纳克语,还懂西班牙语。他对我充满敌意,是因为久已受到鲁湾人的歧视,心中充满愤懑。
   
     托托纳克语是科尤特拉自治区土生土长的珍贵语种,由于使用这种语言的印第安人处于被歧视的政治文化背景下,托托纳克语及其文化日渐萎缩。
   
     我和奥斯汀就这个问题交换意见时,一致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鲁湾人最应该受到谴责,他们应该为自己的粗鲁行为感到羞愧。
   
     “鲁湾”是指西班牙裔的墨西哥人,翻译成西班牙语是“智慧的人”,意思是能够思考并做出正确决定的人。这种称呼,也显示出等级不平等的观念。在鲁湾人的文化强暴下,被称为“哑巴、肮脏的印第安人”,极力向鲁湾人靠拢,吸收鲁湾人的习俗,他们甚至放弃了民族服装,平时只有80~100人仍坚持穿本民族服装,卡尔德就是其中的一位“斗士”。
   
     但令卡尔德十分愤怒的是,他们这个 “下贱民族”的“下贱的民族服装”,在科尤特拉自治区卖给白人时,只值4比索,但是,当白人将服装带到墨西哥城后,却能卖上15比索、20比索,甚至198比索的好价!
   
     强烈的民族歧视,严重刺伤了科尤特拉印第安人的后代,孩子们拒绝使用托托纳克语,而是以使用西班牙语为荣。
   
     “我的孩子们上学回来后,在一起唧唧喳喳,我竟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卡尔德说。为此,他和其他父母一样把孩子们送到双语学校,这样就能学到托托纳克语了。但令他困惑的是,母语竟然也需要到学校去学!这是原本在家中、在成长过程中就应该学会的语言,现在却需要花费金钱,把它当成第二语言来学习!
   
     而且,即使是双语学校,从六年级开始,也只教授西班牙语。我对卡尔德说,也许等到孩子们把西班牙语学好后,没准母语会适时回归,但卡尔德摇摇头,说:“到那时候,他们又开始觉得应该学习英语了。”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东非
     Sheng语:自由的象征
   
     最富有自由精神和创造力的语言是哪种呢?来到东非的肯尼亚奈洛比时,这个问题闯入了我的思维。
   
     在奈洛比索韦托的坎贝拉地区,我充分领教了一种极其混杂的语言的魅力。这就是Sheng语。Sheng语简直就是所有语言的混合体,里面包括英语、各种异教徒语和斯瓦希里语,其中以斯瓦希里语比例最大。
   
     Sheng语的产生源于非洲人的智慧和好奇心,他们喜欢把两个词拆开后重组,比如从英语中取出eng,加上斯瓦希里语中的sh,就组成“英语”Sheng。
   
     如果我还年轻,并且处于恋爱伊始阶段,我一定会对Sheng语感恩戴德,因为Sheng语混合体可以掩护初生的爱情,避免被女朋友的父母发现。即使被发现,也无关紧要,他们不会发现我正在勾搭他们的小花朵,只会很“客气”地说:“这些孩子在说什么鬼话,赶紧滚出我的房子!”而不会像被豹子踢了一样发疯。
   
     Sheng语给了年轻人自由的空间,但也因年轻人的奔放和冒险而走向颓势。一些勇于闯荡、锐意进取的年轻人,为开创新的领域走出家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实现了理想。但越是成功的人,在他身上, Sheng语流失得就越快。
   
     当那些以Sheng语掩护爱情的人,转眼成为老人后,想到年轻人不尊重本民族语言,未免感到遗憾和伤感。
   
     “就好像田鼠故意糟蹋庄稼似的,总是和你作对。”他们这样抱怨道。然而,他们又不能阻止年轻人不要去开拓世界、不要为实现理想而流血流汗,因为从宏观角度说,那是在破坏文明的进步。他们并不想成为罪人。
   
     Sheng语变化多端,根据不同区域,表达的意思也不同,熟悉Sheng语的人,可以从语言中猜测出此人来自奈洛比的哪个地区。但它是一种自由的语言,词汇量每天都在增加,这是我在研究其他语种时,很少碰到的趣事。这也使得当我站在奈洛比街头,与使用奈洛比语的人聊天时,略感困惑,因为有一半语言我听不懂,它是年轻人的语言,是街头语言。
   
     随着世界范围内语言文字由繁至简的变化,Sheng语几乎随时都在被更新,被创造。我在乘坐公交车时还意外发现了一个小故事。那是在离开奈洛比城的途中,车厢里突然散发出烧焦的味道,司机坚持往前开,直到车子周围出现白烟,才停下来修理。
   
     他一边拿工具一边抱怨说,现在的公交车都是垃圾,他父亲那辈人就没这么倒霉,那时候有一种最好的matatu汽车,是58路车。我问他什么是matatu汽车,我怎么没听说过,他立刻停下手中的活,跟我解释,“matatu中的tatu,在斯瓦希里语里意思是‘3’,意思是乘一次车只需3先令,我父亲他们就这么叫公共汽车”。
   
     我恍然大悟,同时有些歉疚耽误了他的工作。我向周围看了看,乘客们都在各行其是,似乎并没有因为我的横加干扰而不快。他们或许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其中一位个子高高的小伙子还热情地凑到我身边来。
   
   
     “那都是老黄历,现在又有了新变化。”他摇着手说,“mat at u后来又变成mathree,英语单词‘three’(3)替换了matatu中的tatu。”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