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历一超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历一超的博客]->[我们必须推翻自己的柏林墙]
历一超的博客
·“吃饱了没事干”的前景
·强烈抗议QQ屏蔽藏文
·成都160万孩子被强奸
·3600万与毛主义
·写在“农奴日”
·让草泥马解救“周久耕、大学生和解放军”
·中共惧联网,封锁blogspot!
·我们必须推翻自己的柏林墙
·爱国者的“背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必须推翻自己的柏林墙

   马上就到推倒柏林墙二十周年的纪念日了。除了我们某些苦难深重的国家需保持格外的警惕之外,全世界都在静待着十一月九号的到来。那一天的纪念意义不仅属于德国,更属于世界。
   
   前日读到昝爱宗写的《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一文: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1986年在勃兰登堡门的柏林墙前发表演说:“戈尔巴乔夫先生,请推倒 这堵墙!” 戈尔巴乔夫也承认“没有西德,东德过不了经济难关”。1989年推倒柏林墙前,苏联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更是直言“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 墙拆了”,
   然而,东德人并没有理会苏联共产党政治局的好心,也不盼着美国人从天上仍馅饼,不等不靠,很快就自己争取、自己动手把柏林墙推翻了。
   

   为了奔向自由、为了优越的生活,东德人曾付出巨大的努力来突破这堵墙。1961年该墙建立后,东德有人采用跳楼、挖地道、游泳等方式翻越柏林墙,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而今天我却注意到十一月五日的环球时报有篇社论,叫《柏林墙倒下20年,历史远未终结》,声称柏林墙虽然倒下20年了,但是今天的中国却已能与西方抗衡,资本主义国家书店里的《资本论》经常售罄,历史其实还远未终结。
   
   很显然,环球毫不掩饰以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与外围世界之间依然有着一道坚固的柏林墙的事实,而且还颇为得意我们的社会主义已然渗透到了墙的那一边。那么,环球们是否在期待着终有一天时来运转,墙那边的人们推翻柏林墙投入我们的社会主义阵营?
   
   对环球们这样的奇谈怪论,我觉得已不值一驳,要不是成瘾于精神鸦片者,稍有常识的人,谁还分辨不了西方人读《资本伦》到底是要完善自己的自由市场还是要搞革命干社会主义?谁还看不清如今移民的大致方向?今天,就连朝鲜越南这些小弟们都不服你,你还自以为有资格如毛时代般唤四方朝觐?
   
   然而环球有句话倒是绝对千真万确。的确,“历史远未终结”。接下来,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持剑创造历史的时刻了!
   
   今天,中国与世界间的柏林墙已愈发能让世人看得真切,那是一堵思想之墙,一堵自由信息之墙。一堵高墙把中国与自由的互联网世界隔开,它越拉越长,也越筑越高。我们为了翻到墙的那一边,虽然不跳楼、挖地道、游泳,但也得付出足够多的努力和时间。当自由世界信心十足地开发互联网这个造福人类的新世界的时候,我们却不得不为筑墙与翻墙纠缠不清。而近日新疆的严厉网络管制,再开了一个恶例。或许不久的未来,我们不仅会有国家柏林墙,还有省际柏林墙、地区柏林墙。。。。。。
   
   其实,在网络之前,现实的无形柏林墙也早就立在了我们身边。四九年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竖起了人与人间的柏林墙——揭私、告密、批斗筑起的人际柏林墙。所谓的交际,已然演变成隔了墙的互相观望。如今,各种民间团体们依然成原子状,不得翻越彼此之间的高墙,否则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一道道高墙层层嵌套,正在试图把我们和世界越隔越死,或许在某一天,这无形的柏林墙真能把同一个星球分成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半?他们一直在企图把所有的自由活动扼杀在原子状态,把憨厚的人们限制在可怜的小圈。高高的柏林墙曾经帮他们做到了这一点,然而,渴求幸福的人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击打这堵墙。我们研发破网技术,我们创新组织形式,我们进行维权活动,我们创造草泥马、发明新汉字。。。。。。我们像涓涓细流,却又势不可挡地要汇成奔向普世价值的汹涌潮水。如今的后专制如此丧心病狂,手段使尽地要堵截我们的大潮,然而这背后所败露的却是深重的危机感。他们高喊着要和谐、要讲荣辱,但他们的不自信和贪婪却又总让他们最后的疯狂显得滑稽而神经兮兮。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被冲进国家的下水道,流进我们奔向自由的大潮。我们的潮水日渐壮大,终有一天能把一切柏林墙冲刷个稀巴烂。我们的手上是以人性铸造的钢剑!
   
   历史,远未终结。二十年前,东德人勇敢地推翻了自己的柏林墙。今天的我们,也没有理由再把自己这么伟大的一个民族囚困在一圈墙里。我们既然有足够的信心要改善世界,就得先打开大门,走向世界,迎接人类最现代的文明与最主流的价值,参与改善它,而不是以作践自己来换一口“称霸世界”的精神鸦片。今天应该是我们自己创造历史的时刻了,而完全没有必要等靠别人。我们的民族已经受了太多的伤、吃了太多的亏,我们再也经不起时间的流逝。要是我们真的不想被墙死,不想演化成与墙外人类生殖隔离的特殊物种,我们就必须自己动起手来推翻身边的一堵堵高墙,迎接平等与自由的普世光芒。
   

此文于2009年11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