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广州日报11月29日报道 备受关注的三鹿奶粉赔偿事件被画上句号,结石患儿将无法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
   
   记者昨天上午获悉,石家庄中院日前作出裁定,终结已无财产可支配的三鹿破产程序。裁定中显示,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这意味着,结石患儿将无法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
   
   昨天,首起结石患儿状告三鹿讨要赔偿的案件正式在法院开庭审理。

   
   开庭伊始,作为主要赔偿责任方的三鹿代理人向法庭出具一份由石家庄中院作出的裁定书。其中表明,三鹿破产财产最后分配已经完成,法院裁定终结三鹿普通破产程序,并于即日起生效,落款日期为11月20日。
   
   该裁定书显示,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
   
   按照法律,企业宣告破产后,优先偿还的部分包括员工的工资和社保,此后是抵押债权,即如果有银行贷款,那么需要将抵押的房屋土地等不动产拍卖后向银行还债。最后,才涉及到偿还普通债务,包括对患儿的赔偿部分。
   
   破产企业需要按照上述顺序还债,但一旦财产用尽,债务尚未还清,法院在查明后便会裁定破产程序终结,未还债务一般也就不了了之。除非企业再度恢复生产,获得偿还能力,还债程序才有望再度启动。
   
   据一直代理三鹿患儿索赔事项的彭剑律师介绍,三鹿在支付员工工资、社保以及将房产等拍卖还债后,已经没有任何财产可支配。
   
   博主评论:三鹿破产了,清算结束了,最后: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同时,三鹿的破产使所有的债权、债务完全结束了,有关这个公司的任何一切事务全部结束了。也就是说,被三鹿戕害的数十万孩子和家庭都白挨坑了,一分钱的赔偿都不会有了。
   
   看到这则新闻,我的感受是:这是一个何等无耻的国家,一个何等无耻的执政党,一个何等无耻的政府,一个何等无耻的政权。
   
   我试图在网上查找三鹿公司的公司性质,假如他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那么破产清算以后企业消失了,股东作为所有权人是不需要负连带责任的,那么说这话在字面上还是成立的。假如他不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则其所有权人必须有责任清偿一切债务。可惜三鹿的主页已经查不到了,应该是已经关闭了。
   
   但是,结石宝宝们应该是还有一个途径寻求赔偿,那就是提起国家诉讼。告这个政府不作为,监管不力,令奶粉假蛋白问题长期恶化,因此令数十万儿童饱经苦难。可怜那些年幼的孩子,他们何辜之有?要遭受这样痛苦?可怜那些贫穷的家庭,环境哪怕稍微好一点的,都不会吃这样的廉价奶粉。
   
   他们都是生活在社会地层的家庭,光是治疗费用已经足以让他们倾家荡产都无法承受了,后续的治疗怎么办?而政府竟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经济责任,不愿意负任何经济责任。仅仅是处理几个行政官员有什么用?其实即便状告政府也是没有用的,之前提起诉讼的家庭全部都不被法院受理了,这是共产党的行政命令。因为他们不愿意负任何经济责任,而法院本身就是他们家办的,说不受理就不受理了。有道理都没有地方说去。
   
   而且那些结石宝宝的家长,凡是有意维权的,都饱受来自政府的压力,赵连海先生最近就被关押了。结石宝宝的家庭,基本上都来自社会底层。无权无势,太好欺负了。
   
   这就是当今中国政府、中国的执政党,何等无耻、何等黑暗、何等滥权。如同上周广州的天空,呈现一诡异的惨红色,仿佛已经快到世界末日了。
   
   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如今是“共党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