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家庭教会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五十年大庆外一章──
   
   侯杰
   

   --------------------------------------------------------------------------------
   
   从树丛里抓出个可疑人
   
   1999年10月1日凌晨1点30分,在距中共苦心孤诣营造的50年大庆前的
   9个小时、北京武警部队的警卫战士在对天安门广场进行最一次巡视
   时,从天安门城墙外的矮树丛里抓出一个手捧新旧约《圣经》的中年
   男人。而据称,该男子已经在树丛里蹲守了7天7夜,目的就是为了在
   9个小时后的50年大庆典礼开始时,向国家最高领导人献上他手中的
   那本《圣经》。
   
   被抓出来的时候,他嘴里一再念叨着历史对他太吝啬,只差九个小
   时,让他功亏一篑。否则,他将在历史的时刻,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北京市公安局的赵姓科长连夜对该男子进行了审讯。
   
   据此人声称,他叫张明选,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人,来北京已经10几
   个月,是个以传播天主教为己任的专业传教士。之所以叫专业、不叫
   职业,是因为他传道是没有收入的,完全以此为乐。
   
   七天七夜与最后九小时
   
   据说从9月25日,他趁天黑的时候潜来天安门下的矮树丛中,随身带
   的有自行车用雨披、一本塑料封皮的新旧约《圣经》。
   
   在矮树丛中他蹲了7天7夜,粒米未进、滴水未沾。
   
   在这7天7夜中,武警部队、公安警察、联防队员无数次对天安门外围
   进行巡视,牵来警犭探路,都没能发现。每当警察从他身边经过时,
   他都闭眼默念圣经、祷告上帝保佑、让他能完成这次史无前例的传道
   盛举。当警犭从他身边咫尺之地而过,他心里一遍遍感激上帝﹕是上
   帝使他能化险为夷。
   
   9月29日下午,开始下起小雨。他披上雨披,斜倚在墙上,默念主来
   保佑他。
   
   终于,7天7夜过去。当最后一个夜晚降临时,他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
   的庄严时刻即将到来。
   
   但是,10月1日凌晨,当两个武警又一次从他身边走过,他庆幸这最
   后的巡视过去,是主发慈悲,给了他这个机会。但是,就在这时,他
   听到一个人说,墙角里还一直没看呢,要不要进去看看。另一个附合
   着说﹕「看吧。」他心里咯登一声。当脚步声踏过矮树丛、手电光射
   进来时,他知道他完了。
   
   两个武警大吃一惊,不由分说,将他制服在地,扭出树丛。
   
   走出树丛,他嘴里不住叨叨,主啊,最后的九个小时啊。
   
   传道精神令公安难堪
   
   张明选被送往位于北京北郊的北京市收容所。
   
   他走进去,只见一个方方正正的院子,起刷刷地坐满人群。几个手持
   轻武器的武装警察在人群周围走来走去。
   
   张明选被推进,抱头坐着的人群中。
   
   他好奇地同身边的人们低声交谈起来。
   
   「怎么进来的?」
   
   「我在街上走。他们查我的务工证。我给他们。他们就撕了,然后抓
   我上车,就送这来了。」
   
   「你呢?」他又问另一个人。
   
   「我在租住的房里。他们来查。我给他们身分证、暂住证。他们没收
   了。」
   
   「可我听说只抓三证不全的。」
   
   「那是对外人这样说。」
   
   张明选不禁忿忿不平起来﹕「这不是没有天理了?」
   
   「是啊,国家大庆,我们却被抓来坐牢。我们又没犯法。」说着,不
   禁掉了几滴眼泪。
   
   张明选拍拍两人的肩膀,劝他们不要悲观,应该信上帝。只要信了上
   帝,上帝会带给他们幸福。
   
   武警制止张明选的说教。但他反倒向武警传起道来。
   
   第三天的上午,张明选又向身边人传道。巡逻的武警忽然向他走来,
   对他招招手。张明选不知什么凑过身去。武警战士趁其不备,抬手一
   个耳光。清脆的声响,使得张明选的自尊心一下子升腾起来。他愤怒
   地抓住武警的手问﹕为什么要打人。
   
   满院子的无罪的囚徒,平时受够了武警的气,一起叫喊起来﹕「为什
   么打人?」
   
   一个武警的头头跑来,问明是怎么回事,便把战士支开。
   
   张明选要求道歉。无奈,武警头头找来了公安。公安来到收容所,便
   对他说,给你找个好地方吧。
   
   传道士进了精神病院
   
   当天,张明选被带走了,送进了北郊医院的精神病科。
   
   一进医院,张明选大叫﹕「我没病,我是正常人。」
   
   接待他的医生用武力制服他,然后轻声说﹕「进来的没有说自己有病
   的。」
   
   张明选被用绳子绑在床上。送他来的公安说了几句话,就走了。躺在
   床上的张明选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觉得这也是上帝对他的磨练。他
   开始打量起四周﹕两个床上也躺着人,左边的一个是个老人,右边的
   一个是个年轻人。
   
   老人的年纪有80了,火气很大,整天跟护士吵架。当然,骂人的结果
   是给自己带来皮肉上和精神上更大的痛苦。
   
   他开始向老人传道,讲述上帝,讲人生在世磨难的道理。起初老人觉
   得他是个神经病,但很快他的道理就打动了老人。
   
   关到第三天的时候,医院的护士承认,他精神没毛病,而是送他来的
   公安有问题。
   
   张明选终于获得了相对的自由,被松绑,可以下床照顾别的病友了。
   
   老人年纪大了,大小便失禁,护士都不愿管他。张明选自告奋勇给老
   人擦屎、擦尿。老人被感动了。他相信上帝的存在,因为,他看见了
   上帝的信徒是这样好的人。他说看见张明选就像看见当年的八路军一
   样。他相信当年的共产党一样相信上帝。他对张明选说,我一出院就
   找你,要入你的教。
   
   短短几天,张明选就为上帝收了几个信徒。但是院方无法容忍了。院
   方承认张明选精神没毛病,但思想有问题。他们通知公安局,尽快把
   他弄走。这里是关精神病人的地方,不关这种思想不正常的人。
   
   几天后,南阳的警察赶往北京,把几乎向江总书记传道的危险份子张
   明选押送上往南阳的火车。
   
   上得车,张明选仍不忘精神病院里的80老人。他对公安说,希望公安
   能照应一下。
   
   公安看看这个虔诚的传道人,哭笑不得。
   
   重回北京
   
   被押上车的人有100来人,都是在北京务工的河南人。很多人无缘无
   故地被押进收容所遣送回家。车到安阳,张明选一行被押解进了一个
   收容所。河南老乡们不断向家乡的警察诉说自己的委屈。但是,他们
   不知道,天下公安是一家。
   
   几天后,张明选终获自由,重又登上返回北京的列车。
   
   重回北京的张明选,第一件事是去天安门下的那个绿化墙下。他站在
   自己栖身的地方,左看右看,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就没能骗过武装警
   察的眼。假如,如果假如……,那该多好。他想。
   
   可我们真担心,如果假如……,恐怕张明选要在精神病院呆上一辈子
   了。(1999.11.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