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严义明律师被打引发的思考]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义明律师被打引发的思考

   来源:RFA

    近日,读了博讯网刊登的一篇题为《俞正声把暴打严义明的黑社会取保了吗》的文章,得知今年4月14日被歹徒打伤的上海律师严义明,仍然没有讨回公道,打他的凶手到案后已不知去向,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批示成了揩屁股纸,“黑社会”老大和马崽都逍遥法外,不禁义愤填膺。

   现在,上海已经成了中国律师处境最恶劣的城市之一。不用说郑恩宠,判刑出狱后还被继续软禁在家中,冯正虎已七次由日本乘机试图回国,或登机不成,或闯关受阻,至今还在打国际官司,只观察严义明律师的遭遇,便知其恶劣程度已是登峰造极,令人发指。这不仅是因为我和严律师是朋友,对其比较了解,颇有感情。而且他是一个试图寻找政府容忍底线,性情相当理性温和的律师,假如连他这样一个听话的律师,也得不到政府的保护,那么,上海还哪里有执业律师安全的角落?

   我是2006年初认识严律师的,他在香港《前哨》杂志看到广告,知道出狱后我以书法创作为生,就支付1000元人民币购买我写的一个唐诗条幅,这令我感动,但2007年我在上海筹备赴日书法展时与其面谈,才知道他不完全出于同情,还因为他酷爱书画,他坚信我的书法作品有收藏价值,当我怀着感恩之心,给他介绍了一笔生意时,他又买了我的一副书法中堂作为回报,这件事足以说明严律师是一个重情义而又懂得经营理财的人。通过几次接触和交谈,我得出结论:他没有郑恩宠那样挑战强权的勇气,和中国许多律师一样,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寻找和坚守政府所能容忍的底线,毫无疑问地,他想在正义和富有之间找到平衡点,既想多赚钱,过上现代化的大都市生活,又想成为敢于为弱势群体打官司,主持公道的正义之士,而4月13日突如奇来的暴力袭击则粉碎了他的梦想。

   显然,共产党一家独大的冷酷社会现实告诉他:或者与其同流合污,协助法官吃完被告吃原告,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或者与其彻底决裂,连律师牌年检都拿不到,忍受贫困与寂寞的煎熬,中间路线根本就没有!

   以往,严律师虽然没有直接与当地政府叫板,但他多次代表小股东与大老板对簿公堂,已损害了权贵资本主义社会中两个不可分割联为一体阶层中的重要一员:新兴资本家阶级。东方企业集团的大老板张某,何许人也?坦率地讲,我在黑龙江省多次见过此人,他在中国政坛上的交际能力,可能仅次于万达集团的董事长王建林,别说俞正声,就是温家宝,恐怕也奈何他不得!早在改革开放之初,他在呼兰县当一个包工头子的时候,就说过:朋友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我不知道他这个农民是在哪里学来的这句名言,但我明白他发家致富,名利双收,一度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和全国政协常委,多年来靠的就是这个信条。

   而被称为“中国证券市场中小股东维权第一人”的严律师,在2008年6月,四十岁刚刚出头,就事业有成,他还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不知道张某不是顾维军,欣然接受了东方企业集团几位创始人及一些小股东的委托,为其维权,并在今年初向国家发改委提出公开4万亿资金去向的建议,故此招来了灾难。

   我知道,严律师的办公室设在上海一家民生银行的楼上,不论何人,要想进入,不仅要经过保安的检查,而且大楼设有全程监控录像,一切都记录在案,所以,很快三个东北口音的犯罪嫌疑人就落网了。然而,据一周前博讯网上公布的消息,暴打严义明的黑社会两位主要成员已被取保候审,一时间上海舆论界和政法界一片哗然。这说明困惑的人,不了解张老板,也不了解中国当代社会的生态和本质。在我看来,俞正声不过是做做样子给律师和其他人看看而已,并无惩办伤人凶手的诚意和实力。

   严律师明白,根据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刑诉规则第38条规定,对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嫌疑人,以及其他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的犯罪嫌疑人,不得取保侯审。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嫌疑人,当然也不能取保候审。博讯新闻网报道说,早在凶手尚未到案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就有过批示:“对入室暴打严义明的凶手,要从重从快从严”。时至今日,凶手已被抓获半年有余,但上海市警方和检方至今没有给严义明以任何法律上的交代。何时起诉凶手?何时向严义明和公众讲清楚幕后的黑手为何人?何时将凶手和幕后黑手绳之以法?“快”在哪里?“严”在何处?检方和警方都没有了下文。

   于是,严义明找到了上海检方追问缘由,结果令他吃惊的是,他们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没有取保任何参与暴打他的犯罪嫌疑人,而上海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走的更远,索性连这个案子曾被市委书记批示过都不承认。可以想见,站在俞正声身后的保护黑社会的人物,权势有多大!难怪早在今年五月份,博讯网曾发表对严义明案件的预测,文章说,严义明被打事件要么将不了了之,要么将狸猫换太子。当时发表这个预测的是,上海市公安局一位有良知的干警,现在看来,传说北京有刘延东和王兆国等人,直接参与包庇暴打严义明的黑社会,并掩护幕后黑手东方企业集团总裁张某,也并非是空穴来风。

   无奈,斗法不行,严律师只有求助于新闻界,5月7日中国网、东方网及上海《每日新闻》等媒体先后以《严义明案是否与东方集团有关待公安机关确认》和《两股东举报东方集团原员工涉嫌行凶袭击严义明》为标题,发表文章,向社会公布了原东方企业集团书记、监事会主席迟某的司机韩某可能勾结黑社会对严义明律师采取暴行的细节。5月8日,《上海证券日报》刊发记者文章也将两员工举报之事向社会公布,一时间群情激愤。

   然而,面对舆论指责,上海市公安局依然咬紧牙关,硬是不向当事人严义明公布打人凶手是谁,也不公布幕后委托策划的人是谁。最终承受不住压力的上海新闻界,只有顺情转向,接受上海市警方的官方说法:打手者均不供认委托人为何方财神。他们假装一幅无奈状。

   但是,只要看看《中国新闻网》和《腾讯财经网》在5月5日中午11时发布暴打严义明凶手的照片,和文字说明,既可知道行凶者已交待了幕后黑手,奇怪的是,一个小时以后官方的《中国新闻网》就对此辟谣,称组织者拒不交待委托人是何许人也。至此,真相永远地向严律师和关心此案的人们关上了大门。

   我想,假如上海警方把对付郑恩宠的办法和残害杨佳的手段,拿出一点点来,不怕这几个打手不招,不怕幕后的委托人不浮出水面,问题是指使他们打人的老板,不仅摆平了江派,而且也摆平了胡派,或者说两派都利用了黑社会打手,为已所用,因此,借助于中共内部权斗有限地伸张正义,象抓捕重庆的黎强案那样,深挖张大老板,已不太可能。

   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当面对郑恩宠与专制政权战斗的时候,象严义明律师那样,是否能够找到政府容忍的底线?是否能在财富和正义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或者换句话说,做为一个律师,不接手敏感的政治案件和人权案件,只专注于证券之类的经济案件,并对郑律师的遭遇保持沉默,能否过上富华而安康的生活,并笑看中国社会和平转型?

   现在,2002年,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年度“亚洲之星”的严义明律师的遭遇,已作出了有力的回答。他的经历再次告诉我们,每一个律师,都应当学习郑恩宠,都应当借鉴严义明,如果都勇敢地站出来,不仅为小股东,而且为访民,为异义人士,为法轮功学员等一切弱势群体理直气壮地维权,那么,暗地里袭击正义之士的打手就没有了市场,新建立的宪政民主制度,就能给我们每一个人带来常治久安的生活环境。

   2009年11月3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