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严义明律师被打引发的思考]
姜维平文集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义明律师被打引发的思考

   来源:RFA

    近日,读了博讯网刊登的一篇题为《俞正声把暴打严义明的黑社会取保了吗》的文章,得知今年4月14日被歹徒打伤的上海律师严义明,仍然没有讨回公道,打他的凶手到案后已不知去向,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批示成了揩屁股纸,“黑社会”老大和马崽都逍遥法外,不禁义愤填膺。

   现在,上海已经成了中国律师处境最恶劣的城市之一。不用说郑恩宠,判刑出狱后还被继续软禁在家中,冯正虎已七次由日本乘机试图回国,或登机不成,或闯关受阻,至今还在打国际官司,只观察严义明律师的遭遇,便知其恶劣程度已是登峰造极,令人发指。这不仅是因为我和严律师是朋友,对其比较了解,颇有感情。而且他是一个试图寻找政府容忍底线,性情相当理性温和的律师,假如连他这样一个听话的律师,也得不到政府的保护,那么,上海还哪里有执业律师安全的角落?

   我是2006年初认识严律师的,他在香港《前哨》杂志看到广告,知道出狱后我以书法创作为生,就支付1000元人民币购买我写的一个唐诗条幅,这令我感动,但2007年我在上海筹备赴日书法展时与其面谈,才知道他不完全出于同情,还因为他酷爱书画,他坚信我的书法作品有收藏价值,当我怀着感恩之心,给他介绍了一笔生意时,他又买了我的一副书法中堂作为回报,这件事足以说明严律师是一个重情义而又懂得经营理财的人。通过几次接触和交谈,我得出结论:他没有郑恩宠那样挑战强权的勇气,和中国许多律师一样,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寻找和坚守政府所能容忍的底线,毫无疑问地,他想在正义和富有之间找到平衡点,既想多赚钱,过上现代化的大都市生活,又想成为敢于为弱势群体打官司,主持公道的正义之士,而4月13日突如奇来的暴力袭击则粉碎了他的梦想。

   显然,共产党一家独大的冷酷社会现实告诉他:或者与其同流合污,协助法官吃完被告吃原告,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或者与其彻底决裂,连律师牌年检都拿不到,忍受贫困与寂寞的煎熬,中间路线根本就没有!

   以往,严律师虽然没有直接与当地政府叫板,但他多次代表小股东与大老板对簿公堂,已损害了权贵资本主义社会中两个不可分割联为一体阶层中的重要一员:新兴资本家阶级。东方企业集团的大老板张某,何许人也?坦率地讲,我在黑龙江省多次见过此人,他在中国政坛上的交际能力,可能仅次于万达集团的董事长王建林,别说俞正声,就是温家宝,恐怕也奈何他不得!早在改革开放之初,他在呼兰县当一个包工头子的时候,就说过:朋友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我不知道他这个农民是在哪里学来的这句名言,但我明白他发家致富,名利双收,一度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和全国政协常委,多年来靠的就是这个信条。

   而被称为“中国证券市场中小股东维权第一人”的严律师,在2008年6月,四十岁刚刚出头,就事业有成,他还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不知道张某不是顾维军,欣然接受了东方企业集团几位创始人及一些小股东的委托,为其维权,并在今年初向国家发改委提出公开4万亿资金去向的建议,故此招来了灾难。

   我知道,严律师的办公室设在上海一家民生银行的楼上,不论何人,要想进入,不仅要经过保安的检查,而且大楼设有全程监控录像,一切都记录在案,所以,很快三个东北口音的犯罪嫌疑人就落网了。然而,据一周前博讯网上公布的消息,暴打严义明的黑社会两位主要成员已被取保候审,一时间上海舆论界和政法界一片哗然。这说明困惑的人,不了解张老板,也不了解中国当代社会的生态和本质。在我看来,俞正声不过是做做样子给律师和其他人看看而已,并无惩办伤人凶手的诚意和实力。

   严律师明白,根据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刑诉规则第38条规定,对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嫌疑人,以及其他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的犯罪嫌疑人,不得取保侯审。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嫌疑人,当然也不能取保候审。博讯新闻网报道说,早在凶手尚未到案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就有过批示:“对入室暴打严义明的凶手,要从重从快从严”。时至今日,凶手已被抓获半年有余,但上海市警方和检方至今没有给严义明以任何法律上的交代。何时起诉凶手?何时向严义明和公众讲清楚幕后的黑手为何人?何时将凶手和幕后黑手绳之以法?“快”在哪里?“严”在何处?检方和警方都没有了下文。

   于是,严义明找到了上海检方追问缘由,结果令他吃惊的是,他们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没有取保任何参与暴打他的犯罪嫌疑人,而上海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走的更远,索性连这个案子曾被市委书记批示过都不承认。可以想见,站在俞正声身后的保护黑社会的人物,权势有多大!难怪早在今年五月份,博讯网曾发表对严义明案件的预测,文章说,严义明被打事件要么将不了了之,要么将狸猫换太子。当时发表这个预测的是,上海市公安局一位有良知的干警,现在看来,传说北京有刘延东和王兆国等人,直接参与包庇暴打严义明的黑社会,并掩护幕后黑手东方企业集团总裁张某,也并非是空穴来风。

   无奈,斗法不行,严律师只有求助于新闻界,5月7日中国网、东方网及上海《每日新闻》等媒体先后以《严义明案是否与东方集团有关待公安机关确认》和《两股东举报东方集团原员工涉嫌行凶袭击严义明》为标题,发表文章,向社会公布了原东方企业集团书记、监事会主席迟某的司机韩某可能勾结黑社会对严义明律师采取暴行的细节。5月8日,《上海证券日报》刊发记者文章也将两员工举报之事向社会公布,一时间群情激愤。

   然而,面对舆论指责,上海市公安局依然咬紧牙关,硬是不向当事人严义明公布打人凶手是谁,也不公布幕后委托策划的人是谁。最终承受不住压力的上海新闻界,只有顺情转向,接受上海市警方的官方说法:打手者均不供认委托人为何方财神。他们假装一幅无奈状。

   但是,只要看看《中国新闻网》和《腾讯财经网》在5月5日中午11时发布暴打严义明凶手的照片,和文字说明,既可知道行凶者已交待了幕后黑手,奇怪的是,一个小时以后官方的《中国新闻网》就对此辟谣,称组织者拒不交待委托人是何许人也。至此,真相永远地向严律师和关心此案的人们关上了大门。

   我想,假如上海警方把对付郑恩宠的办法和残害杨佳的手段,拿出一点点来,不怕这几个打手不招,不怕幕后的委托人不浮出水面,问题是指使他们打人的老板,不仅摆平了江派,而且也摆平了胡派,或者说两派都利用了黑社会打手,为已所用,因此,借助于中共内部权斗有限地伸张正义,象抓捕重庆的黎强案那样,深挖张大老板,已不太可能。

   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当面对郑恩宠与专制政权战斗的时候,象严义明律师那样,是否能够找到政府容忍的底线?是否能在财富和正义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或者换句话说,做为一个律师,不接手敏感的政治案件和人权案件,只专注于证券之类的经济案件,并对郑律师的遭遇保持沉默,能否过上富华而安康的生活,并笑看中国社会和平转型?

   现在,2002年,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年度“亚洲之星”的严义明律师的遭遇,已作出了有力的回答。他的经历再次告诉我们,每一个律师,都应当学习郑恩宠,都应当借鉴严义明,如果都勇敢地站出来,不仅为小股东,而且为访民,为异义人士,为法轮功学员等一切弱势群体理直气壮地维权,那么,暗地里袭击正义之士的打手就没有了市场,新建立的宪政民主制度,就能给我们每一个人带来常治久安的生活环境。

   2009年11月3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