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姜维平文集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刚才在美国CNN电视新闻节目中,看到美国总统奥巴马弯着腰,一个人打着伞急匆匆地走下专机,迎接他的是中国上海的菲菲细雨,画面上只有他一个人,显得鹤立鸡群,踽踽而行,不由得心头一震,阴冷伴雨的天气,不期而至,恐怕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做为一个出狱不久的中国记者,我和大家一样,对奥巴马充满了过多的期待和幻想,希望他与胡锦涛会面时,多讲讲中国的人权,多提提刘晓波,谭作人,胡佳,但愿胡锦涛能够放一两个良心犯,改善中国的日趋恶化的人权状况,然而,坦率地讲,我并不抱太大的希望。美国总统冒雨出访,使我想起了少年时代看过的革命样板戏《白毛女》,可悲的是,奥巴马象杨白劳,胡锦涛似黄世仁,欠债的美国去拜访债权人中国,和白毛女的故事有点雷同,不一样的情节是,杨白劳当初顶风冒雪,现在奥巴马还没见到胡主席,却已被淫雨打湿了火热的心。他能理直气壮地与胡锦涛讲人权吗?我不由得叹息。
   当然,我看到了独立中文笔会以及国际笔会所属的63个笔会星期五发表的联合声明,呼吁即将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使用他的影响力,说服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等所有良心犯。联署这个声明的还有国际笔会六位负责人,都是些耳熟能详的名子,可见份量不轻。还有北京天安门母亲张子霖和美国耿和的呼吁,以及法国无国界记者组织提出的有关中国言论表达自由的九个“为什么”和一个“要不要”,他们并表示“如果奥巴马总统提出这些问题,得到中国领导人的答案与保证,那么表达自由和新闻自由就有进步了”。
   显然,这些都是十分必要的,也是感人至深的。我相信奥巴马不能回避自已的使命,他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必须为中国的民主进步做点什么,但我们还应当看到他与克林顿的不同,那时,美国手里有一张王牌是逼迫中国就范的最惠国待遇问题,十分重视经济利益的中国政府不得不向山姆大叔做些让步,我清楚地记得释放魏京生的时候,有很多党员想不通,各级党委还要开会,用美国的优惠政策点拨他们的花岗岩脑袋,可见那时共产党怕美国,现在呢,中国不仅军队强大,武警横行,而且富得流油,购买了美国8000多亿国债,也就是说,美国成了讲话底气不足的杨白劳,中国成了财大气粗的黄世仁,他能向胡锦涛讲什么呢?胡主席听了又会作出何种反应呢?
   正如美国《时代周刊》发表的文章所言:奥巴马目前正在为美国依赖中国的状况付出代价。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几乎资助了美国的一切:狂热消费、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极其昂贵的战争以及为崩溃的银行制定拯救计划。共产党债权人把资本主义的债务人把握于股掌之间。奥巴马入主白宫后,继续高筑债台。九月底,债务已增至一万四千亿美元。他雄心勃勃,要修复经济并普及义务医疗保险,需要用钱。只有中国愿意并能够向美国继续给予高额贷款。北京的中央银行积累的外国货币已超过两万亿美元。

   由此看来,我们处在一个令人悲哀的时代:经济上最富有的国家很有钱,但没有人权,没有民主,政治上最民主的国家有人权,但经济上搞的一团糟,手里又没钱,后者站在道义一边,但又不得不求助于前者,为什么不能既有钱又有人权呢?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真的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吗?真的就不能有一个完美无缺的世界?
   我们可以想象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处境,一方面他不敢辜负关注诺贝尔和平奖颁布后他本人实际贡献的善良人们,一方面他又要从本国的经济发展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在矛盾当中左右为难,而且他面对的又是一个世界上最强大,最顽固不化的共产党利益集团,因此他很可能谈论最多的还会是贸易磨擦,气候变化,全球反恐,人民币升值等问题,既便奥巴马提出中国的人权状况,并表达改善的愿望,也会是委婉而柔情的,他绝对不敢触怒黄世仁,大概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也会老调重弹,讲一些模棱两可,言不由衷的话语巧妙敷衍,使与中国打交道经验不足的美国总统一头雾水,不得要领,能不能念及美国众议院的决议放过刘晓波和谭立人,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就我个人观察,刘晓波没有正式被起诉,谭立人迟迟没有下达判决结果,似乎表明中共高层存在着分歧意见,他们好象在等待时机,显然用自已的公民做人质打发杨白劳,成本很低,中共感到很划算,所以就浦志强披露的谭立人狱中影相看,不能排出他们获释或流亡海外的可能性,但不论如何,海外民运和有良知的文化人毕竟做了一些努力,奥巴马毕竟做了一回可怜的杨白劳,黄世仁毕竟要仔细思量一个问题,光有钱并不能使国民生活幸福,社会安定。
   但假如这次奥巴马象希拉里那样,连人权都不敢提,还竟以“中国是美国的出资人”自我解嘲,那么,就是越过了底线。杨白劳不想拿女儿抵帐,美国也不能摒弃普世价值,该借债还得要借,该还钱还得要还钱,该和中国交往还要交往,该和中共领导人讲人权还得讲,原则不能丢,策略要讲究,时机要把握,这就看奥巴马的政治智慧如何高超了,或许正是债权债务把中美双方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彼此之间,不能分离,不论胡锦涛愿不愿意听杨白劳的诉求,黄世仁毕竟要面对杨白劳,大概上帝就是叫他们两个人,演出一幕生动活泼的人间悲喜剧吧。
   2009年11月15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