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郭知熠文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作者:郭知熠

   
   
   S:郭知熠先生,我看了你的很多文章,我总觉得你的文章有一点与别人不太一样。
   
   G:有什么不一样?
   
   S:我也不能确定这究竟是什么。但这种感觉是很真实的。
   
   G:我想你可能是指我在文章中所流露出来的“狂妄”。
   
   S:是吗?那么,你为什么要在文章中流露出“狂妄”来呢?
   
   G:这是因为我在本质上是一个非常狂妄的人。这一点已经无法改变了,也许终生都无法改变了。那么,在我的文章中,这种狂妄就会自然地流露出来。
   
   S:我看你在日常生活中倒是很谦虚呀!
   
   G:这是我的伪装。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很狂妄会惹人讨厌的。所以,我必须有所收敛。你所看到的是一个谦恭,礼貌,非常客客气气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在生活中的郭知熠。
   
   S:为什么你写文章就会狂妄呢?难道别人不是一样会讨厌吗?
   
   G:其实,我在写文章时也在努力地控制自己。只是这种狂妄会时不时地冒出来, 我也没有办法。我是在努力地控制自己的。
   
   S:你难道不能完全控制自己吗?
   
   G:这个不能。这也许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而且,一个人内在的狂妄必须有一个发泄的渠道。如果我不能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发泄,那么,我一定会在其它的地方发泄。写文章可以是一个发泄的渠道。但我又不想在文章中过度狂妄,所以,我总要时不时地控制自己。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是狂妄还是自信?》,好多年以前写的,我也不过是想说服自己,也说服别人,这个狂妄的合理性,但最主要的是说服自己。
   
   S:那么,你觉得别人的文章会与你的相似吗?
   
   G:我的文章将会是非常独特的。这一点几乎没有人能够“磕皮”(郭知熠的“发明”词汇)。因为别人没有我内在的狂妄,他们没法写出同样的文章来。当然,我不是说我的文章在艺术水平等等方面,别人无法企及。而是,在文章中所流露出来的那种非常独特的东西,那种内在的狂妄,别人无法企及。
   
   S:难道没有人的文章中也有这种内在的狂妄?
   
   G:有的。我曾经讨论过毛泽东的诗词《沁园春•雪》。在那里有毛泽东的内在的狂妄。在其它的地方,其他人的文章中,我看到的很少。曾经有人想争夺毛泽东的这首词的著作权,郭知熠在看到后就非常愤怒。
   
   S:是谁想抢毛泽东的这首词的著作权? 他又是如何抢这个著作权的?
   
   G:我不想在这里说出他的姓名。这位老先生在有人怀疑这首词是他所作的后,居然不发表声明澄清事实。反而在有人要他就这个问题发表评论时,这个人居然不置可否,态度上极其暧昧。
   
   S:他也没有说就是他作的呀!
   
   G:这就是他极其可恶的地方。也是让郭知熠感到非常愤怒的地方。他选择沉默,是想让世人认为他有说不出的苦衷。狗屁苦衷!他就是想向人们暗示,这首词是他所作,只是他不敢说出来而已。
   
   S:为什么你这么强烈地认为一定不是他所作呢?
   
   G:因为他没有毛泽东的狂妄。他岂能作出如此狂妄的诗词来?!
   
   S:说了半天。这个人究竟是谁呀?
   
   G:说了不想说的。还是告诉你吧。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做“胡乔木”。
   
   
   
   
   
   
   
   
   写于2009年10月3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