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行路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行路難,行路有什麼調呢?有的。
   
   當然是戲臺上的,老古話說:天地大舞臺,舞臺小天地。既然是小天地,三步兩步就走到頭了,走到頭就下臺了,所以只能跑圓場。表示千山萬水、韶華流逝都在這方寸之間。
   

   緊拉慢唱,兩隻手斜伸在一邊,蘭花指和腰等高,邁著碎步窸窸窣窣地走。走得好的就像水上飄一般,身子一動不動,裙子也一動不動,好像腳底踩了輪滑。
   
   一圈一圈走,生活就是這樣兜圈子的。一圈是多少路?這就看情節需要了,藝術高於生活,有時候從京城到山海關也只要兩、三圈,有時候從李家村到王家莊卻要四、五圈。邊走邊唱,交代行程:一路走來一路望,前面已到王家莊。(白):讓我上前打聽一番。
   
   傳統戲曲中間有很多抽象的表演理念和模式,行路調就是之一。
   
   事情只要程式化了,那就簡單了,老調重彈,不要動腦筋的。誰願意來動腦筋呢?吃飽了沒有事情做?就像國人的思維慣性以及行為習慣。
   
   程式化的好處就是把一件複雜的事情分解成一個又一個不變的環節,比如開會,那麼先要確定名單,排好座次,誰先誰後,無關緊要的按姓字筆劃排列。然後是安排掌聲,安排吃飯和娛樂,預先寫好新聞通稿,勝利的大會、團結的大會等等------多好,一點不要煩心。
   
   再然後呢,就是組織學習領會,各等專家粉墨登場,逐字逐句解讀,每個標點符號都放大成無限深刻以及獨到之精神,把一塊饅頭嚼了又嚼,就是不肯咽下去。
   
   如果有人別出心裁,那是萬萬不可的。時間長了,習慣成自然,就像是規矩、紀律或者法律了。人就在這老調中重複老調。
   
   於是很多事情就這樣延續下來了。曾經有一個戲曲大師出外講課,言傳身教,講到精彩處連唱帶比劃,忽然來了一隻蚊子停在臉頰上,於是順手一拍。
   
   後來這個曲目每演到此,演員必定自己打自己一個大嘴巴。文藝評論家一致認為,這是神來之筆,到底是大師親授,大師不愧是大師。
   
   大師不由得也糊塗了,於是後來登臺演出,也必定自己狠扁自己一下。大師打出來當然功力非同一般,眼前一黑,七、八顆金星都打出來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