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空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四季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春季到來綠滿窗,大姑娘窗下繡鴛鴦-----
   
   華亭賓館後面一條橫馬路,開牢一隻小飯店:“工薪階層、隨意小酌、家常風味、物美價廉”。幽幽地放著這《四季歌》。顫巍巍地細聲細氣,是那種老膠木唱片的味道。唱片有一些起伏,唱針有一些走調,夾雜了很多時光的磨損,聽起來就不知今夕何夕,一夜回到了三十年代舊社會。一隻白銅喇叭頭像一朵牽牛花一樣,忽高忽低沙拉沙拉地跑出許多六朝舊事的感慨來。
   

   其實不是的,只是把聲音做舊了。或者就是老唱片翻錄過來的,追求的就是這種滄桑荏苒的感覺。電子時代,什麼做不到呢?
   
   賓館後面,被高樓擋了方向,日照時間短,所以可能還停留在老早以前。彈格路,落寞的法國梧桐,一隻墨綠色鑄鐵郵筒,石庫門弄堂房子,亭子間,老虎窗,窗口伸出竹竿晾曬著衣服,一輛腳踏車叮呤叮呤從前面過去。
   
   大上海,從來沒有春季到來綠滿窗,也很少大姑娘窗下繡鴛鴦,可是這首曾經膾炙人口的歌,那個身世淒涼的歌女就是屬於上海。不然你把她搬一個地方,北京?廣州?成都?瀋陽?拉薩或者烏魯木齊?戇伐,完全不像的,那裏的人不會唱四季歌的。
   
   當然不再會有這個幽怨的旗袍女人,世界已經天翻地覆慨而慷了。上海小姑娘一樣是前面露臍,後面露出散熱溝。
   
   歌曲是依靠旋律流傳的,歌詞唱的什麼內容不搭界。歌詞可以忘記,旋律一生一世不會忘記。這就有如現在的人忽然唱紅色經典,其實是回顧少年時,而旋律裏記錄著青春,人終歸喜歡回憶大好青春的,和紅色、橙色或者黃色是無關的。“冬季到來雪茫茫,寒衣做好送情郎。血肉築出長城長,奴願做當年小孟姜。”這種歌詞多少革命,多少英勇,而且隨便怎樣也不是上海的。只有旋律才是上海的。
   
   除了外灘還有幾幢老房子留在那裏紮台型,老上海已經拆得差不多了,然而《四季歌》還是牢牢地盤踞在這裏,人鬼情未了。現在的人頂頂歡喜拆房子,再過二、三十年,等到現在新造的高樓大廈重新拆脫,大概還有《四季歌》在餘韻縹緲,這就是文化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