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可钦可敬的老师 ]
非智专栏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钦可敬的老师

   
   (澳洲)非智
    “非智,你的电话。”
    这是个周日,我正忙于修剪后花园的花草,妻子提着无绳电话走过来说。
    妻子英语不太好,所以,凡是打进来讲英语的电话,她就会递给我,而在周末讲英语的电话,多是推销电话,我想,这次又不知道推销什么产品来着,因此,一接电话就用英语问道“是谁?”对方没有即刻回答,我提高声音又问“请说,是谁?” 对方喃喃几声,我听不清楚,刚想再问,妻在旁边发话“讲中文的。”我一时竟懵了,又随即用中文询问,对方告诉我,是钟老师,从香港打过来。啊,是钟老师,我有点吃惊,三十多年不曾见面的钟庆芳老师,我读厦门同文中学(当时叫厦门七中)时的语文老师。

    钟老师打电话要我为“香港厦门同文中学校友会”期刊写一篇稿,我为他从千里之外给我电话而深表感谢,便也即刻答应了他的邀稿。
    我对钟老师依稀还有些印象,当年他样子精干,激情豪迈,是语文教学上的骨干,在厦门同文中学颇有名气:一是他的敬业精神,对教学认真执著;二是他讲课严谨,有章有法。他虽没有直接教过我,但从同学的口里常能听到对他的赞誉。一直到现在,人们还称他为同文中学的孔夫子,由此可见其人品、学识非一般人可比。
    在同文中学读书时,我并不优秀,说实在的,从小学、中学、大学,直到国外读研究生,我的成绩一直只是中等,常常凭着小聪明应付考试,却也从来少有不及格,唯一值得沾沾自喜,是喜好看书,而且多是杂书,也许是喜读书之故,便也喜好文学,能写点文章,小学时还曾获得全校作文比赛第一名,但由于只是个中等之才,故此在学校常不为老师所关注,与老师往来自然就少,套用一句语言大师林语堂的话:即不会套近乎,也不懂人情。
    因了这种性格,与老师交往的少,老师的名字能记住的也就不多,但钟老师却是其中的一个,另一个是黄连祥老师,我曾在我的一篇文章里说过他,还有一个就是林淑美老师,记得她是教英语的,中等身材,为人和气,曾是我的班主任。当时觉得她有慈爱之心,不轻易发火,很关照学生,像我这样不起眼的学生,也蒙她关照,故此,对她至今还相当有印象。那时她的丈夫还在龙岩,她同她家人住在一起,我记得我曾和几个同学到过她家一次,好像是在一条小弄堂里的楼房,她很客气,还拿出饼干之类的茶点招待我们。我对英语的爱好,或许是受她的影响,高考时,我差几分就能读外语系,虽然我考的是中文系,但由于英语不错,在大学里我担任很长时间的英语科代表。林老师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和蔼可亲、真诚有魅力的老师,可惜,自从中学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她,只是听说林老师的丈夫后来从龙岩调到厦门,并在市里当了领导。
    另外还能记住的是教政治的姚老师,他是从莆田调来的,或者说他是莆田人,讲话有着很浓的莆田腔。政治课是我们当时所学最为枯燥的课,但姚老师却能讲得生动活泼,使它成了同学们喜欢上的课,这实在是件了不起的事,我们很敬重他。几十年过去了,他的讲课和他的口音,还隐隐在我的记忆之中。他有个儿子与我们同年段,每当同学们见到他,就自然对他显出友好,我想,这多少有着因他的父亲是姚老师之故吧。
    在同文中学读书,是我一生最为快乐少忧虑的时期,我们许多时候都不在教室里上课,要么到工厂学工,要么下农村学农,要么入军营学军,同现代同龄人相比,我们有更多机会接触大自然,接触现实社会,因少却功课多的烦恼,没有高考的压力,故能自由自在地生活。但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那个时候,从心里真正要感谢的还是那些坚持在教育岗位,尽心尽力授我们予知识,教我们学做人的可钦可敬的老师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