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范子良文集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羞姓胡”的胡俊雄先生
·出尔反尔的中国政府中的蠢猪
·老农民余铁龙来信(范子良代笔)
·信访局长有没有权拘禁访民?
·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林振山——到底是汉族人的人性坏,还是共产党的党性坏?
·一位大学生的真情——驳林振山“汉族人性最坏”论
2008
·谴责湖州十条大路通织里现象
·既是强盗又是贼的湖州建设局长祝时伟
·给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回信
·致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信
2009
·引领我走向民主的“导师”(读书笔记)
·范家的不孝子孙
2010
·瞻仰抗日烈士杨光泩纪念像有感
·是谁走向了光明——从徐迈苦难的遭遇,看选择人生道路的重要性
2011
·“居危思安”——记与病魔拼搏二十一天纪实
2012
·饶文蔚——未来国家栋梁之材
·我们范氏家族也得“感谢”皇军!
2013
·敦促“公、检、法”先生们,停止作恶,回归良心!
·国民党、共产党,你说哪个党好?!
·俄罗斯变了,中国必须变!
2015
·清明祭祖·范家坟
转载●范氏家族
·谢玲:骆兆平书海求索终不悔——访天一阁研究员骆兆平
·范姓始祖显赫 左右早期政治
·13岁北京姑娘写英文小说 登美畅销书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范子良

   1948年,少年沈继忠随父母从河南撤退到上海。供职于国民政府河南省教育厅财务主管的父亲,在即将失陷的上海,为同僚们张罗撤退时的交通工具,今天送这位登机,明天送那位上船,撤往台湾或他国。等到自家想走时,国军到上海接最后一批撤退人员的军舰,只能在吴淞口外游弋,想走也走不了了。

   这一留,彻底改变了沈继忠一生的命运。1956年,他在同济大学附中以优异成绩高中毕业,带着学校良好的评语,满怀信心报考电影导演系。但他因为“政审”没通过,碰了第一个钉子。回过头来看看历史,像他这样的家庭背景,厄运连连那是必然的。可是初生牛犊的沈继忠,就是不相信偌大一个国家,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但结果是累战累败,碰得头破血流。

   沈继忠先生长得很帅,是个美男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起码小十岁。他跟美若天仙的未婚妻已拍好结婚照。虽然未婚妻比他小很多,但仰慕他的帅哥风采,对他一见钟情,并“私定终身”要“长相廝守”。可是未婚妻的父母都是共党军政要员,怎么能容得下一个“现行反革命”的“乘龙快婿”?他们坚决反对女儿嫁给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政治犯,将女儿反锁在房里。于是,这桩婚事告吹。

   在沈继忠大半辈子的生涯中,一直是工作、生活无着落,这边打打短工,那边做做零工,直到花甲之年才与现在比他小40岁的夫人结婚,老来得子(女)。早已过古稀之年的他,女儿才上初中一年级。我比他小4岁,我的孙女比他的女儿还大4岁。这也是他的“传奇”之处。

   沈继忠先生曾在自由亚洲电台上说:“别人经历了的我都经历过,他人未曾经历过的,我也都经历了。”早在1962年他就萌生了“自上而下改革,由下而上推动”的变革思想。这种民主、法治思想,应该说比魏京生先生在西单民主墙上贴出“第五个现代化”还要早十多年。

   不过按年龄论,那时沈先生和魏先生均为而立之年。科学家研究证明,一个人大脑的巅峰期是30至39岁,他们俩应是旗鼓相当,都走在了中国民主化的最前列。

   这种对共产党的大逆不道,使他们被关进监狱是注定了的。次年沈继忠就琅诌入狱9年。

   虽然1984年底纠正了他的冤假错案,但他却至今生活无着,求生艰难,并且一直遭受着严密的监控。

   1976年底,沈继忠在上海人民公园南广场门口售票亭正面贴出大字报:“大旗早已倒,遮掩惹人笑,法治才是旗,一统天下好!……”

   沈继忠与上海老资格体制内的开明人士王若望老先生,早在1985年就相识了。1986年,他和陈奎德先生相识。其后的四、五年间,他们接触频繁,在上海形成了一股推动改革的力量。

   1988年10月16日,沈继忠起草了《和平、民主、统一国家研讨会声明书》,得到以上作家、教授们的赞同、支持。

   老“右派”、复旦大学外语系教授孙大雨为要求平反,曾经与沈继忠同台批斗。后来这对“忘年之交”的难友以父子相称。孙教授为此题“真、善、美”三个大字给沈继忠。

   1989年初,沈继忠起草了《上海各界名人爱国签名书》,要求释放魏京生先生。

   同年4月22日,沈继忠在人民广场发表演说,宣布成立“民主角”。5月3日夜再次演说时,被便衣诱捕入狱。

   1992年8月18日,沈继忠与福建林信纾先生一起去北京,向日本大使馆递交了公开信,要求明仁天皇向我国人民道歉并赔款。

   1992年9月18日,沈继忠和鲍戈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请反日游行示威,决心“以身试法”。国外由张伟国先生发稿。当夜,沈继忠被抓进贵州路派出所。10月26日明仁天皇访沪时,沈继忠被关进公安分局办公楼二天二夜,他以绝食抗争,并痛骂毛、周卖国贼。

   1996年9月自由亚洲电台成立至今,他一直以公开身份,在该台的各档热线上发表自己的政见。最近的一天,我一边为他的文章“打字”,一边在网路电话上与湖南年近八旬的离休老干部陈民庭老先生聊天,问他认识沈继忠先生吗?他说早就从短波中认识他了,他说沈老能说会写,凡是听广播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可见沈继忠早已在电波中名扬四海。我本人就是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的谷季柔小姐,结识这位老先生的。

   沈老先生经济无保障,没有社保,一家三口只靠400多元的“低保”生活。夫人和女儿上不了上海户口。夫人摆摊,他古稀之年还要去蹬车养家。这位没有“营业执照”的老车夫,怀里揣着“平反书”和“低保特困户”证明,遇到麻烦就以此做“挡箭牌”。2005年11月1日,他骑车去易初莲花,在路口被四个“黑猫”拦阻。这次“黑猫”们不买帐,将他连人带车拖了五六十米,还迫使他跪在地上。他就这样挣扎在生存线上,日子过得非常艰难,而被苦难磨练得十分坚韧的他,却成天乐呵呵地,说:不苦不苦!正是他的乐观开朗,对前景充满信心,才使他健康长寿,为中国的前途、为民众的疾苦呐喊不止……

   正如焦国标先生去年5月在柏林“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上说的,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一个令人非常尊敬的群体,他们不怕坐牢,忍受艰苦的生活磨难,那怕流亡异国他乡,对理想、目标的追求仍矢志不渝(大意)。沈老先生就是这个群体中优秀的一员。

   2007年2月6日

   范子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