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引领我走向民主的“导师”(读书笔记)]
范子良文集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羞姓胡”的胡俊雄先生
·出尔反尔的中国政府中的蠢猪
·老农民余铁龙来信(范子良代笔)
·信访局长有没有权拘禁访民?
·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林振山——到底是汉族人的人性坏,还是共产党的党性坏?
·一位大学生的真情——驳林振山“汉族人性最坏”论
2008
·谴责湖州十条大路通织里现象
·既是强盗又是贼的湖州建设局长祝时伟
·给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回信
·致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信
2009
·引领我走向民主的“导师”(读书笔记)
·范家的不孝子孙
2010
·瞻仰抗日烈士杨光泩纪念像有感
·是谁走向了光明——从徐迈苦难的遭遇,看选择人生道路的重要性
2011
·“居危思安”——记与病魔拼搏二十一天纪实
2012
·饶文蔚——未来国家栋梁之材
·我们范氏家族也得“感谢”皇军!
2013
·敦促“公、检、法”先生们,停止作恶,回归良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引领我走向民主的“导师”(读书笔记)

范子良

   我的导师很多。比如,已经过世的西安的林牧老。比如,湖州小同乡归宇斌先生和同宗同族的范燕琼小姐。还有那些活跃在民运、维权第一线的朋友,如北京的鲍彤老、徐文立、江棋生、戴晴、俞梅荪、赵昕、李金芳、齐志勇、王德邦、胡佳诸先生,浙江的戚惠民、邓焕武、王有才、祝正明、陈用林、吴高兴、樊中庄、陈忠升、毛庆祥、胡晓玲、朱虞夫、毛国良、李锡安、高海兵、程凡、吕耿松、邹巍、严正学、王东海、高烨炬、陈树庆、王荣清、杨建民、单称峰、来金彪、余铁龙父子、林辉、吴远明诸先生,哈尔滨的陈世忠先生,上海的杨勤恒、何永全、沈继忠、金炳发、李国涛、戴学武、戴学忠、范海辛、韩立法、施文静、张国亭、沈纯理、周正皆诸先生,山东的王金波、牟传珩、孙文广、车宏年、张铭山诸先生,湖北的胡俊雄、姚立法、秦永敏、刘飞跃诸先生,江苏的杨天水、张建平先生,两广的郭永丰、唐荆陵、荆楚诸先生,福州的林信舒先生,云贵的欧阳小戎、廖双元、李志友、陈西诸先生,山西的靳尚功、邓太清诸先生,四川黄晓敏、刘正有、黄琦诸先生,宁夏的陈晓昶先生,内蒙的田永德、孙玉昆诸先生……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其中在世的只有六位比我年纪稍长,其余都比我小——这更说明我是后知后觉者,他们做我导师一点也不为过。

   我这篇文章的标题中的“导师”二字加上了引号。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它除了指某个具体的人以外,还可以指诸如美国之音等被共产党称为“敌台”的国际广播电台,或者指某一本书。在与朋友的通信中,我曾说过,“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是从收听美国之音、英国BBC广播电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后来的自由亚洲电台开始,逐步认识了外部世界、看清了共产党靠谎言治国的本质”,初步形成了我的民主理念。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九十年代初我通过美国之音的介绍阅读了国内新出版的两本好书《防“左”备忘录》和《中国“左”祸》,这两本书真正奠定了我后半生向往民主的思想基础。

   这两本书对我走上民主之路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我研读的过程中,许多书页上都留下了读后感、批注评语或眉批,还夹贴着当时相关的剪报。或许是国内正规出版物的原因,七次抄家我被抄走了一本又一本的读书心得、日记簿,唯有这两本书幸免于难。为防不测,我用键盘把它敲成电子版,放到网络上就永远不会被抄走了。我不敢妄言这会对年轻朋友有多少借鉴作用,但我起码可以告诉本家族的后辈们:你们的先辈就是这样步履蹒跚地从追求民主的路上走过来的。

第一本书:《防“左”备忘录》

   《防“左”备忘录》,赵士林主编,书海出版社出版,314千字,晋新登7号,1992年10月太原第1版。1993年元月5日购于上海南京东路新华书店。第一页上【注】:“赵士林是李泽厚的学生,李泽厚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评价他的学生是编造慷慨悲歌之士!”在同一页上贴着1993年2月28日的《解放日报》剪报:“在书店与《防‘左’备忘录》不期而遇,马上购二册回家,晚饭后畅读,不知东方之既白。(《防”左“备忘录》收有巴金、于光远、王蒙等人谈防‘左’的佳文,值得国人一读。)——上海 席嘉珍”。尽管有评论称,《防“左”备忘录》没有提供更多的新东西,但对我这个孤陋寡闻者却有着相当的启蒙作用。

   在《导言》下方写着“读后感”:“根据本人对此书总的精神的理解:是戈尔巴乔夫式的,不是叶列钦式的。当然如果是后者此书也根本出版不了。”到了21世纪“六四”20周年的时候,这种书别说上书架,连出版的可能根本都没有——根据这几天(2009年6月14日)网络搜索的结果来看,两本书已成禁书,内容均已被删除或屏蔽。所以说在中国大陆,“自由、人权、言论、出版自由”在21世纪反而比20世纪末实实在在退步了。

   书的第15页王蒙答日本共同社记者问(全文约7000多字):你对王实味的悲剧有什么看法?【注】:以戴晴的名义发表在《文汇月刊》上。当时订阅《文汇月刊》,记得该文的真正作者不是戴晴,作者怕受文字狱报复才由戴晴先生扛着。【眉批】:可悲的教训!共产党的可耻历史!只有将共产党这一段丑恶历史彻底揭露,让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全人类的唾弃,才使它无藏身之地,永无翻身之日。听说最近出了一本《中国“左”祸》就是揭露这段丑恶历史的。1993年元月6日18时。

   同一页贴着1992年12月27日星期日《文汇报》剪报,题目是《姜建强:人类文明史上的“苏格垃底现象”》。我在剪报上写下【眉批】:共产党监狱里关押大量的政治犯和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再次应验了“苏格垃底现象”,因为他们批判了共产党的腐败、极权。而人类文明已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还未摆脱无知、愚昧、专横、暴虐和不宽容。但是,历史本身不会说谎,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惊讶地而不无遗憾地发现民主先行者魏京生、王若望、王军涛、陈子明……等一大批民运人士的价值和意义。所谓“苏格垃底现象”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也只能是暂时的,因为真理终会战胜偏见、正义终会战胜专横、宽容终会战胜不宽容。

   甘草:《社会政治理论的误区》18页:“公有制的虚假性表现在不是由生产决定而是由权力决定。掌握着产品交换和分配权力的人,通过运用权力可以无偿占有社会产品。”【眉批】:彻底搞私有制才是唯一出路。这是为无偿占有的流氓无产者制造的理论根据……权力机关为红色食利者保驾护航,也就是为保护既得利益的小集团利益。所以一旦你敢向他们的权力提出挑战,他们会不惜使用各种手段包括勾结官府置你于死地。

   在李泽厚《“左”与吃饭》一文(52页)标题下【眉批】:“李泽厚先生向美国之音介绍此文时说:马克思的哲学是造反哲学,我主张吃饭哲学,自从马克思打出造反的旗帜,左的阴魂就一直牢牢地跟随共产党的阴魂,怎么也摆脱不了。”该文末尾【眉批】:“不知人间有羞耻事是共产官僚的共性。”也有人批评李泽厚先生说:“李泽厚的《‘左’与吃饭》则干脆以马克思主义的忠实门徒自居,宣传通俗的吃饭第一的唯物史观。”可是,今天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过着贫困的生活;而占人口百分之几的共产党官僚和它的太子党们却占有90% 以上的资源,他们就是不让多数人吃饱饭、吃好饭。

   黄彦:《历尽千般索根本》(55页)约一万三千字,小标题“倒爷万岁”的【眉批】是:这就很清楚了,商品交换的“倒”与以权谋私的“倒”,绝非是一码事,你那个是红色食利者、流氓无产者,是盗,绝不是“倒”。还有两个【眉批】是:“这种愚蠢的举动,直到现在还在重演,去年日本明治天皇访华期间,上海一位力主索赔的民间人士,遭到拘留;这次人大开会前夕,丁关根的中宣部‘指示’各报不准刊登索赔消息,完全是一幅卖国贼的嘴脸。1993年3月4日”“延安整风——以左反左;庐山会议——初衷反左,结尾反右为主调。【注】:文中有华盖——旧时迷信,以为人有华盖星犯命,是运气不好。《儒林外史》第54回:‘莫怪我直谈,姑娘命里犯一个华盖星,却要化一个佛名,应破了才好。’鲁迅《自嘲》读:‘这是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胡绩伟:《言论出版自由不是资产阶级的专利》81页【注】:美国之音介绍胡老:1916年生,四川x 人,1937年入党,1956年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时曾率代表团访问莫斯科,1976年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后任社长,1983年因支持王若水“人道主义异化论”被迫去职,1989年因支持“六四”被免去人大代表。同一页贴着1989年5月11日《文汇报》剪报《胡绩伟同志撰文——没有新闻自由就没有真正安定》指出:新闻自由被世界普遍认为是一个很好的“出气阀”,可以避免偏激情绪爆发,缓解矛盾,减少决策失误,是民主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决策。

   孙长江:《论“问一问姓资姓社?”》101 页【注】:六经:儒家的六部经典,即《易》、《礼》、《乐》、《诗》、《书》、《春秋》。易经:简称易,也叫周易,儒家经典之一。礼记:儒家经典之一,是秦汉以前各种礼仪论著的选编,共49篇。诗经: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它保存了从西周初到春秋中期的诗歌,现存305篇,分“风”、“雅”、“颂”三类。春秋:书名,相传孔子依据鲁国的编年史《春秋》修订而成。【眉批】:撰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是人民群众,是人民中优秀的知识分子,不是邓小平。邓小平是实用主义者,凡是有利于巩固他的权力的他就利用。邓小平“聪明”就“聪明”在这里,他也知道真理是不可战胜的,不管你现在有多大的权力。

   在107页上【眉批】:(日期是1993年3 月6 日)宫达非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有一位朋友是XX市的副市长……他说广东的宝安县与香港数海里相隔……农民冒死向外逃跑,军警铁丝网还有大海,都挡不住农民向资本主义世界的香港外逃。”才引出下面的话题:赵海青说今年已有16艘船(偷渡难民)到达美国,还有15艘船正在向美国驶来。这是有计划的“阴谋”,利用保护留学生法案。去年有1500多人被美国海上拦截。美国将从瓜加林岛用飞机送这些人回中国。美宣布马萨尔群岛的难民运送回国。美国海岸警卫队又在距檀香山20多里外的海面上救了一艘有500多人的难民船。92年据刘宾雁先生讲,一年中平均每天逃到美国纽约市的中国人就有200人,这些人中有去美国“寻美国梦”的,也有不满中国政府的高压政策去过自由生活的。日本拦截的中国难民船、新加坡拦截的中国难民船、澳大利亚拦截的中国难民船多得无法计算。

   附录一段盛雪在温哥华中共极权60年研讨会上的发言,证实这股难民潮之汹涌:

   这些人今天怎样了?!2009年9月27日下午盛雪在温哥华中共极权60年研讨会上的发言——专制迫害的后遗症人类史上的“奇观”中说:今天那些千方百计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当时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海上经过了一个月,两个月的漂泊,那么大的一批中国人费尽了心思,挖空了心思要留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等等这样的国家,是为了摆脱他个们曾经百般不满的那个专制政权,可是一旦留下来拿到了身份,安置好了后,却又回过头去支持那个中共专制政权,举着红旗出去庆祝共产党的政权去了,实在是不可思议,这是整个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奇观。

   今天在唐人街“十一”游行的那些人,他们知道尊严是什么吗?他们知道是非是什么吗?他们知道什么是善恶吗?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政权竟然还有海外这么成千上万的人去庆祝,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耻辱啊,而这样的耻辱确实是需要这么样的一批人去承载的,需要有一批人去洗刷这样的耻辱的。我说这是一种专制迫害的后遗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