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藏人主张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曹长青
   
   台北地方法院最近一审判决,《自由时报》专栏作家金恒炜须赔偿马英九夫人周美青“名誉损失费”60万台币并登报道歉;因在去年大选前的一场造势会上,金恒炜曾引述《马经》一书中的资料,指周美青在美国哈佛期间曾偷窃图书馆报刊。

   
   台北地院的这项判决,给人的强烈感觉是,法官不仅维护当权者、替马英九做“打手”,更明显挑战、践踏言论自由的原则。
   
   在新闻自由度相当高的美国等西方国家,早就对这样的名人和权力者状告诽谤案,确立了明确的裁决标准。
   
   如美国最高法院四十年前就在裁决一名警察局长状告《纽约时报》诽谤案时,提出了著名的“三原则”:政府官员或公众人物(一般平民不受这个限制)要告诽谤,必须提出三种证据,第一,报道与事实不符;第二,对当事人名誉造成损害;第三,有“事实恶意”,即事先知道不是事实,或不加核实而有意陷害当事人。最高法院还裁决,举证责任在原告,而不是被告。这是一项巨大的有利于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决定,因为谁负责举证,谁更困难。
   
   按照这个目前全世界民主国家几乎都采用的“三原则”,做为总统夫人的周美青(不仅是公众人物,更有相当权力)就必须提出:第一,指控与事实不符。不是由被告提出证据,而是由周美青自己“举证”,证明她在美国哈佛期间没有偷过报刊。第二,她要证明,这个指控对她名誉造成“损害”;不是她自己感觉怎么样,而是诸如因此发生婚变,或丢掉工作等实质损害;第三,即使前两项能做到,周美青也难以证明对方是“有意陷害”。怎么证明对方事先有预谋?美国最高法院所以把这个“第三”定得这么难,就是尽最大努力不让“权力者和名人”轻易打赢官司,由此保护新闻和言论自由。
   
   政府官员和公众人物,当然很可能因此付出被人诽谤和污名化的代价;但因为他们是名人,就有很多机会上媒体,澄清自己。美国最高法院的这种裁决,就是宁可让权力者和名人付出这种代价,也不要出现批评者因可以被轻易惩罚而噤声,导致新闻和言论自由受限,造成整个社会的损害。
   
   总统夫人状告一个专栏作家,在美国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别说第一夫人,就是美国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肯恩,被《纽约时报》没有“明确消息来源”地指控有婚外情,麦肯恩也没有去告报纸,就是因为美国最高法院有那个“三原则”,他没法打赢官司。当然,麦肯恩的“名誉”因此可能受损,但美国的言论和新闻自由,却受到了保护,这才是美国的法官和民众更看重的。而今天台北地院的这样判决,等于是杀鸡儆猴,替马英九封住批评者的口。马政府上台后,国际无疆界记者组织发布的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台湾已从36名,大幅降至59名;而今天马英九夫妇对一个评论家的这种打压、封口,将使台湾的排名,更会下降。更严重的是,它将造成一种肃杀的气氛:你们谁敢“污蔑”国民党高官,就让掌控在该党手心里的“法律金箍棒”给你们颜色看。
   
   ── 原载 《自由时报》2009年11月2日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