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
藏人主张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当前位置: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 新闻中心 > 时政法律
   
    旦增伦珠:“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发布时间:2009-11-05 07:49:00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吴玉蓉
   
   
   [进入论坛][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旦增伦珠提问奥巴马
   
    “还是问个轻松点的——奥巴马总统,你有没有想过到世界屋脊去看看,看看美丽的西藏?打算什么时候去?”
   
     2007年6月,芝加哥。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社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旦增伦珠出现在奥巴马的参议员办公室。作为中国人权代表团的一员,他向奥巴马的两位高级幕僚介绍了西藏的历史、中央政府关于达赖喇嘛的政策等。之后,他请两位幕僚转达对奥巴马的问候,衷心祝愿奥巴马能改变美国历史,当选总统,并敬献了哈达。
   
     一年半之后,旦增伦珠的祝愿成真,奥巴马已成为美国总统。
   
     下周,奥巴马将抵达中国,他会在中美元首会谈上谈及西藏问题吗?奥巴马会不会在访华后见达赖喇嘛?
   
     旦增伦珠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显得轻松但并不乐观,他认为,奥巴马政府对待达赖喇嘛的态度,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这是由美国国家利益和美国人的价值观、国内政治需要所决定的。
   
     作为中国学者,他个人希望奥巴马在涉及西藏问题时,能尊重中国主权和内政,理解中国关切,建立彼此沟通和交流的机制,朝着富有建设性的轨道上发展,而不是在西藏问题上经常批评和指责中国政府。
   
     会见达赖是迟早的事
   
     东方早报:奥巴马访华时会否提出西藏问题?
   
     旦增伦珠:肯定会成为中美元首会谈的议题之一,但我想不会占太大分量,因为全球金融危机和应对气候变化是当前最重要的议题。双边的经贸政策和军事互信机制更是当前的热点。
   
     如果奥巴马真心关心解决西藏问题的实际效果,最好有所“改变”,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之间至少逐步会有一个良好的外部氛围。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也可以说“Yes,We Can”。
   
     东方早报:有报道称,奥巴马极有可能在11月访华后见达赖。如果此事成真,将对中美关系造成怎样的影响?中国会像对待萨科齐一样对待奥巴马吗?
   
     旦增伦珠:无非两种可能,早见或者晚见。这是美国人的价值观、国内政治所决定的。另外,奥巴马刚刚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达赖喇嘛也“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从这个新的情况和角度来看,两个人见面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见了之后中美关系也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克林顿、小布什都见过达赖喇嘛,对中美关系有什么实质影响吗?没有。
   
     中国公众也不要对美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发生根本改变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应该更理性地看待,从根本上讲,这不会影响我国国内的政治。中国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把经济和社会发展好,把我们的民主人权不断向前推进。
   
     当然,我们表明自己的立场是应该的,但没有必要像对待萨科齐那样对待奥巴马,没必要生气。生气和冲动也是不成熟的表现。
   
     奥巴马立场不会大变
   
     东方早报:奥巴马今年在与中国国家元首的多次会见中均称,美国不支持“西藏独立”。不过,他却在9月派出高级助手访问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并会见了达赖喇嘛。我们该如何解读奥巴马这些看上去很不一致的言行?有人说奥巴马在走“中间道路”,即不支持“西藏独立”,但对达赖表达支持,是这样吗?奥巴马政府是否会继续利用所谓“西藏问题”掣肘中国?
   
     旦增伦珠:我个人对奥巴马比较关注,2007年曾访问过他的参议员办公室。随后我正好在加拿大渥太华参加交流活动,期间一直通过电视关注美国大选,我觉得奥巴马的表现很睿智,朝气蓬勃,热情洋溢,充满辩才。从中国公民和学者的角度来讲,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他的当选改写了美国历史。
   
     “Change!Yes,Wecan!”是奥巴马的竞选口号。这个口号不但对希望改变的美国人民具有号召力,事实上,我们也在观察奥巴马,希望他不仅在美国内政上作出改变,也希望他能在涉及中国西藏事务时有所Change(改变)。
   
     奥巴马涉藏政策中的“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美国历届政府的基本立场,奥巴马也继承了这一立场。
   
     到目前为止,奥巴马在坚持维护美国利益不变、基本立场不变的前提下,在见与不见达赖喇嘛的问题上显现出一些不同的端倪。达赖喇嘛10月份到华盛顿时,奥巴马是近几届政府里第一位没有与之会见的总统,而且是在面临美国国内各种压力的情况下,尤其是来自国会和各种游说集团的压力。这一点和其他总统不一样。
   
     但我们也要认识到,毕竟奥巴马是美国的总统,他关注的是美国国家利益,要承继和符合美国人的价值观和关注点,即“民主”和“人权”,推行所谓“普世价值”,强调人本价值观,这一点上没有发生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克林顿、小布什,还是奥巴马,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都不会有根本性变化,这由美国国家利益、美国人的价值观、美国国内的政治需要所决定,而不是由他个人所决定的。
   
     作为中国学者,我个人希望奥巴马在涉及西藏问题时,能尊重中国主权和内政,理解中国关切,建立彼此沟通和交流的机制,朝着富有建设性的轨道上发展,而不是在西藏问题上经常批评和指责中国政府。
   
     达赖喇嘛的问题是中国内政,在这个问题上,不仅是共产党政府,中国历届政府都没有受到外国政府和势力所左右,这是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中国人最反感的一点就是“挟洋自重”,这是中国人精神和文化所不能接受的。
   
     总结我的观点:第一,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包括今天的达赖喇嘛在内的历代达赖喇嘛和西藏僧俗人民历史造就的统一,是不可改变的事实;第二,达赖喇嘛的问题是当代中国遗留的历史问题,是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之间的事情;第三,过去美国几届政府在西藏问题上采取的一些措施,并没有发生作用,更不会有实际效果。
   
     东方早报:在您看来,富有建设性的轨道是什么样的轨道?
   
     旦增伦珠:就是首先改变美国政府支持西藏问题给一些人造成的“幻想”,改变过去美国几届政府在西藏问题上没有且不会发生任何实际效果的政策。
   
     实际上,中国政府最关心的并不是奥巴马见没见达赖喇嘛,问题的关键和核心在于涉及中国的国家利益——有人企图用美国的力量,美国总统见没见什么人,给人一种暗示,给中国政府施加某种压力,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以为美国政府在支持西藏“独立运动”,企图要挟中国政府。
   
     其次,就是美国的政府官员、智库专家能多到西藏参访,多倾听中国方面特别是学者和民间的声音,包括美国一些研究西藏的学者,例如梅尔温·戈斯坦教授(《喇嘛王国》作者、著名人类学家)这种杰出的美国西藏问题专家。我们注意到,一些经常到西藏从事人类学、社会学田野调查和研究的美国学者对西藏事务更加客观和实事求是。在这种条件下,中美学者虽然观点不同,但更容易彼此理解和沟通。反之,那些从来没有去过西藏、也不准备去西藏的美国专家和某些媒体,还在拿那些老掉牙的观点和问题说事。
   
     第三,希望在奥巴马的任期内,中美不要再设置这种障碍,成为破坏氛围的议题。我们希望中美关系更加友好,互利共赢。
   
     奉劝达赖勿对美抱幻想
   
     东方早报:美国对西藏问题具有怎样的影响力?
   
     旦增伦珠:应该说对国际上“西藏运动”势力的影响很大,那些人可以说“唯(美)马首是瞻”。他们非常在乎能否得到美国支持,能否受到美国总统接见,并对此津津乐道。其目的不外乎是操纵舆论,成为一个时期的热点话题,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实际上,这是一部分“藏独势力”和中国政府对抗的策略,他们企图把外国势力裹挟进来。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人为了自己的战略利益和目标,曾经训练西藏的叛乱武装;但一旦不需要了,它也会抛弃你,特别是中美建交以后。因此我们奉劝达赖喇嘛不要对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外国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达赖喇嘛作为一个负有西藏历史责任的人物,应该担负起责任,尽快回到国内,和中央政府对话,做一些建设性的事情,这也是完成他自己的历史使命,这才是正确的、有希望的道路。
   
     东方早报:美国国务院在2009年度宗教自由报告中承认中国在保障宗教自由方面取得进步,但报告继续将中国列为“特别关注国”,并以海外媒体的报道或反华组织提供的不实之词为依据,将中国政府为维护西藏、新疆等地的社会稳定、维护国家领土完整而采取的正义举措歪曲为“压制”宗教自由。
   
     旦增伦珠:美国国务院每年的这种报告体现了其基本价值观和立场,这是美国长期对共产党执政的中国的历史惯性,没什么奇怪的。在这个领域发表他们的关切,作为一种外交政策和策略,不会有根本性改变。当然,能看到和承认中国在保护正常的宗教自由方面取得的进步,也是“美国国务院的进步”。反过来说,通过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我们也能看到和承认美国种族政策的进步。事实上,中国早在60年前就采取了民族平等政策。
   
     美国对西藏不了解的人很多
   
     东方早报:就您的体会来看,美国官员和智库对西藏的了解程度究竟如何?
   
     旦增伦珠:总体而言,在西藏问题上,美国传统价值观和认识还是占据主流;但另一方面,中美建交以来,同时也是改革开放30年来,随着中美官员、学者之间交流的日益频繁,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西藏有了进一步了解,逐步改变了传统的认知,也有许多美国人对西藏社会的进步表示认同和赞赏。
   
     中美建交打开了美国学者前往西藏的大门,比如美国著名学者梅尔温·戈斯坦教授与西藏社会科学院合作,对农牧区进行了长达20多年的跟踪调查。他每次的课题报告都以严谨的学术方法开展研究,客观记录了西藏农牧区发生的变化。如果美国政府和奥巴马总统想了解真实的西藏,也应该多看看这些美国专家的报告。
   
     但是,更多的美国人对西藏的现实并不了解,或者说并不愿意主动了解。他们对共产党的声音与生俱来地反感,把中国发生的事实当成共产党的宣传。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停留在过去,只相信来自达兰萨拉的声音,因为这些声音已经与他们相伴了几十年。要想改变他们的观点,不容易。
   
     另外,我们对外的交流、介绍、话语形式还不够成熟,操作方式上比较生硬,不够灵活,特别是和美国主流智库、国会、媒体的交流,不像经济关系那样有活力和生动,这方面还存在障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