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
藏人主张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安乐业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所主办的中文双月刊《了望西藏》(2006第一期)刊发了《从破冰之举看藏中谈判前景》,结合达赖喇嘛所作出的善意,阐述了一种思路──藏中如何解除多年对抗的方式方法──,提出有利于北京口口声声提倡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既简单又行之有效的办法。但是,伴随着进藏铁路的开通和达赖喇嘛的生日,北京所任命的部分中层官员,却放出了许多值得关注和需要推敲的信息。

   
   首先,进藏铁路通车的同时,西藏党委书记张庆黎却用粗暴的语言表示,将发动新一轮"爱国主义教育,同达赖喇嘛及其支持者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通车不到11天,当局又针对位于拉萨的甘丹寺发动了新一轮所谓"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并且,为了杀鸡给猴看,又把今年5月份逮捕的两名僧人判处二至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这是张庆黎新官上任以来所采取的最严厉的措施之一。不过,大家知道,上下口径一致的社会制度下,任何举措的解读都不能只看单一的行为,因为,这之前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战部副部长、在藏中接触中扮演中方首席代表的朱维群一反常态,开始谴责所谓"达赖喇嘛在宗教上的虚伪、人性上的欺骗、政治方面的分裂"。这让人们能够看到国际外交史上未曾出现过的一种奇特现象:调解者谴责的仅仅是被调解的一方,而不是两方。这就让接触陷入中断的边缘,更不用说什么进展了。
   
   同时,西藏尽管面对着财大气粗的对手,但是,它还有国际社会对它的关注、拯救的呼声和逐步升高的民间行动所起到的动力性作用。毕竟,人类所追求的最终目标还是相对和睦的局面啊。这并非藏人不愿意看到的场面。相反,这是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西藏问题何去何从的关键性所在。笔者认为,这对两方都有好处和坏处,而且,恐怕对藏方还利大于弊。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高级助理研究员李晓汀也认为,"中国当局如果一味在西藏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是不可取的,首先因为西藏问题国际瞩目。"虽然北京方面有随着达赖喇嘛的圆寂终结西藏问题的愿望,但是,这个愿望的可能性,已经因为达兰萨拉从2002年开始实施的直选流亡政府首席噶伦的举措而消失。它也对向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们提供了借鉴的活样板。除了那些为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假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名,破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个人或集团外,没人会搞出这样滑稽的游戏。
   
   其次,《环球邮报》也报导说:
   
   "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言词犀利地抨击达赖喇嘛是伪君子和国家安全的威胁,说他运用欺骗伎俩,我们至今看到的还只是他在转换策略,归根到底的目的仍然是以隐蔽方式取得西藏独立。"
   
   还李晓汀说,"去年达赖访美的一些言论来看,似乎他其它的一些言论仍然不能使中国政府放心。比如说,达赖喇嘛反对说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他只承认西藏是新中国、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一点恐怕北京就不太放心了。"从2002年开始至今,藏中双方前后五次接触尚没有取得进展的症结是否在于"北京就不太放心"上?
   
   笔者看来,这不应该成为北京不放心的症结。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如今被北京奉为统治西藏的唯一法宝《十七条协议》第一条明文规定:"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那么,西藏没有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之前在哪里呢?
   
   中华民国官方在1917年上海出版的《远东地图》和1934年出版的《西藏问题》,颇能说明"西藏(包括安多和康)在哪里"的问题。何况中华民国于1928年在安多地区成立的"青海省"和1939年在康区成立的"西康省",是在没有任何协商的前提下设立的。其实,明眼人能看得出这些地图和书籍上的主要依据还是《西姆拉条约》。恰恰《西姆拉条约》又是现今北京和新德里所谓"边界谈判"无法进展的唯一领域。不然,印度的阿鲁拿恰邦为主的九万多平方公里以及拉达克、锡金、布丹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了。尽管如此,达赖喇嘛的特使嘉日洛地尖参说:
   
   "上一次我们会晤的时候,我告诉中国代表,他们可以草拟一份声明,我来签字,申明达赖喇嘛不寻求西藏独立。我们愿意这样做。但是,他们为什么还要反复指责达赖喇嘛谋求分裂呢?因为他们在内心深处缺乏在西藏的合法感。这种事情,是我无能为力的。"
   
   从这个意义上看,西藏问题的延续握在北京之手,因为,新德里不愿意看到西藏问题无限期地拖延下去,无限期地拖延下去的结果,将使印度的这些领土受到威胁。新德里又绝不会放弃西藏问题本身所存在着的价值。它还曾名正言顺地以"西藏问题的决议"在联合国大会上前后通过了三次。所以,北京方面抱有随着达赖喇嘛的圆寂而终结西藏问题是不可实现的一种愿望。当然,达赖喇嘛的圆寂对藏人的一时打击将是沉重的。然而,根据西藏文化,死是生的开始,生即死的起步。毕竟达赖喇嘛已经转了14世,每一世达赖喇嘛对藏人是非常重要的,又每一世达赖喇嘛的圆寂从未终止西藏历史的延进。而,提前让西藏精英替代喇嘛,泽更将起到推动性作用。这个问题目前又捏在北京的手中。其实,从"班襌转世灵童问题"开始,西藏精英替代喇嘛时代的晨钟已经被敲击了。
   
   其三,如果北京再次对西藏实行"秦始皇灭儒"式政策,这会不会有利于它的所谓"稳定与巩固国防"呢?虽然一党专政的中国并非没有可能发生这类的事件,但是,北京正在大力声称它要建立"和谐社会"并营造"国际形象",如果它又大张旗鼓地对西藏实行如此严厉的政策,那么,藏人完全有理由在国际上进行一场"矿产换取自决权"运动。
   
   北京不是扬言仅仅所谓"西藏自治区"内已经发现了潜在价值达6,000亿的矿藏吗?所谓"自治区"以外的藏区资源和整个雪域高原的水资源暂时就不用说了,其余可以以此类推。再加上雪域高原在全球环保战略中的决定性地位,除非达赖喇嘛完全承认所谓《十七条协议》的有效性,北京对西藏的统治永远站不住合法性的脚跟。如此看来,开通道路、铁路和空路对藏人帮了大忙。所有这些既能保证这场运动的顺利进行,而运动本身又能起到让中国过渡到民主化的推动性作用。部分中层官员之所以要放出上述的这些信息,其唯一目的在于制造内、外藏人对抗的假象。但是,它的后果反而将会成为迫使藏人选择殊途同归的类似道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