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
藏人主张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二十周年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选摘】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前夕暴力革命主张出台
·美议长佩洛西访华能否改变六四定性?
·民众对六四事件历史回顾
·方励之谈六四运动
·中国二十年思想演进
·中军镇压学生是否属于爱国?
·"六四"?什么"六四"?
·“90后”谈“六四”
·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从静思节看六四前景(首发)
·自由文化运动六.四祭辞
·达赖喇嘛最新对六四等表态
·从天安门广场到零八宪章
·加油中国人—为“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而作。
·刘晓波:我的自辩
·刘获奖异议人士反应不一
·将无人替刘晓波领诺奖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袁紅冰新書《六四之殤》 出版說明
·出版社《六四之殤》邀請函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人数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绿坝”克星“绿色海啸”问世
·遭镇压十周年 法轮功举行纪念活动
台湾以及其它
·马英九回绝达赖喇嘛访台内幕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台湾大劫难》出版说明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台湾大劫难》应验北京即将收复[金马]
·當劫難的烽火升起
·反抗暴政是行使天赋人权
·中国反对台湾与他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对比台湾十六条和西藏十七条
·《台湾大劫难》日文版近日推出
·袁红冰教授谈《大国策》
·台湾向先文后政方向迈进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中共囚禁台灣戰略的形成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曾建元:人生如蜜
·李登輝日本國會議員會館演講(全文)
·中国海外民运和中共当局团结在洪秀柱周围
·袁教授和柯市长对决台湾定位
·有心人士向台湾政界寄送《决战2016》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兩岸一家親』相關問題辯經會
·反腐膠著進退失據出路何在?
·臺灣新公民運動的衝擊與影響
·時政巨作 《台灣生死書》 出版消息
·诚挚邀请《 台灣生死書》新書發表會
·蔡英文登《時代》封面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
·“獨立與壓制--大選後台灣與中國關係展望”演讲通告
·大一统的迷思何解?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安乐业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所主办的中文双月刊《了望西藏》(2006第一期)刊发了《从破冰之举看藏中谈判前景》,结合达赖喇嘛所作出的善意,阐述了一种思路──藏中如何解除多年对抗的方式方法──,提出有利于北京口口声声提倡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既简单又行之有效的办法。但是,伴随着进藏铁路的开通和达赖喇嘛的生日,北京所任命的部分中层官员,却放出了许多值得关注和需要推敲的信息。

   
   首先,进藏铁路通车的同时,西藏党委书记张庆黎却用粗暴的语言表示,将发动新一轮"爱国主义教育,同达赖喇嘛及其支持者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通车不到11天,当局又针对位于拉萨的甘丹寺发动了新一轮所谓"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并且,为了杀鸡给猴看,又把今年5月份逮捕的两名僧人判处二至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这是张庆黎新官上任以来所采取的最严厉的措施之一。不过,大家知道,上下口径一致的社会制度下,任何举措的解读都不能只看单一的行为,因为,这之前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战部副部长、在藏中接触中扮演中方首席代表的朱维群一反常态,开始谴责所谓"达赖喇嘛在宗教上的虚伪、人性上的欺骗、政治方面的分裂"。这让人们能够看到国际外交史上未曾出现过的一种奇特现象:调解者谴责的仅仅是被调解的一方,而不是两方。这就让接触陷入中断的边缘,更不用说什么进展了。
   
   同时,西藏尽管面对着财大气粗的对手,但是,它还有国际社会对它的关注、拯救的呼声和逐步升高的民间行动所起到的动力性作用。毕竟,人类所追求的最终目标还是相对和睦的局面啊。这并非藏人不愿意看到的场面。相反,这是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西藏问题何去何从的关键性所在。笔者认为,这对两方都有好处和坏处,而且,恐怕对藏方还利大于弊。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高级助理研究员李晓汀也认为,"中国当局如果一味在西藏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是不可取的,首先因为西藏问题国际瞩目。"虽然北京方面有随着达赖喇嘛的圆寂终结西藏问题的愿望,但是,这个愿望的可能性,已经因为达兰萨拉从2002年开始实施的直选流亡政府首席噶伦的举措而消失。它也对向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们提供了借鉴的活样板。除了那些为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假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名,破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个人或集团外,没人会搞出这样滑稽的游戏。
   
   其次,《环球邮报》也报导说:
   
   "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言词犀利地抨击达赖喇嘛是伪君子和国家安全的威胁,说他运用欺骗伎俩,我们至今看到的还只是他在转换策略,归根到底的目的仍然是以隐蔽方式取得西藏独立。"
   
   还李晓汀说,"去年达赖访美的一些言论来看,似乎他其它的一些言论仍然不能使中国政府放心。比如说,达赖喇嘛反对说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他只承认西藏是新中国、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一点恐怕北京就不太放心了。"从2002年开始至今,藏中双方前后五次接触尚没有取得进展的症结是否在于"北京就不太放心"上?
   
   笔者看来,这不应该成为北京不放心的症结。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如今被北京奉为统治西藏的唯一法宝《十七条协议》第一条明文规定:"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那么,西藏没有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之前在哪里呢?
   
   中华民国官方在1917年上海出版的《远东地图》和1934年出版的《西藏问题》,颇能说明"西藏(包括安多和康)在哪里"的问题。何况中华民国于1928年在安多地区成立的"青海省"和1939年在康区成立的"西康省",是在没有任何协商的前提下设立的。其实,明眼人能看得出这些地图和书籍上的主要依据还是《西姆拉条约》。恰恰《西姆拉条约》又是现今北京和新德里所谓"边界谈判"无法进展的唯一领域。不然,印度的阿鲁拿恰邦为主的九万多平方公里以及拉达克、锡金、布丹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了。尽管如此,达赖喇嘛的特使嘉日洛地尖参说:
   
   "上一次我们会晤的时候,我告诉中国代表,他们可以草拟一份声明,我来签字,申明达赖喇嘛不寻求西藏独立。我们愿意这样做。但是,他们为什么还要反复指责达赖喇嘛谋求分裂呢?因为他们在内心深处缺乏在西藏的合法感。这种事情,是我无能为力的。"
   
   从这个意义上看,西藏问题的延续握在北京之手,因为,新德里不愿意看到西藏问题无限期地拖延下去,无限期地拖延下去的结果,将使印度的这些领土受到威胁。新德里又绝不会放弃西藏问题本身所存在着的价值。它还曾名正言顺地以"西藏问题的决议"在联合国大会上前后通过了三次。所以,北京方面抱有随着达赖喇嘛的圆寂而终结西藏问题是不可实现的一种愿望。当然,达赖喇嘛的圆寂对藏人的一时打击将是沉重的。然而,根据西藏文化,死是生的开始,生即死的起步。毕竟达赖喇嘛已经转了14世,每一世达赖喇嘛对藏人是非常重要的,又每一世达赖喇嘛的圆寂从未终止西藏历史的延进。而,提前让西藏精英替代喇嘛,泽更将起到推动性作用。这个问题目前又捏在北京的手中。其实,从"班襌转世灵童问题"开始,西藏精英替代喇嘛时代的晨钟已经被敲击了。
   
   其三,如果北京再次对西藏实行"秦始皇灭儒"式政策,这会不会有利于它的所谓"稳定与巩固国防"呢?虽然一党专政的中国并非没有可能发生这类的事件,但是,北京正在大力声称它要建立"和谐社会"并营造"国际形象",如果它又大张旗鼓地对西藏实行如此严厉的政策,那么,藏人完全有理由在国际上进行一场"矿产换取自决权"运动。
   
   北京不是扬言仅仅所谓"西藏自治区"内已经发现了潜在价值达6,000亿的矿藏吗?所谓"自治区"以外的藏区资源和整个雪域高原的水资源暂时就不用说了,其余可以以此类推。再加上雪域高原在全球环保战略中的决定性地位,除非达赖喇嘛完全承认所谓《十七条协议》的有效性,北京对西藏的统治永远站不住合法性的脚跟。如此看来,开通道路、铁路和空路对藏人帮了大忙。所有这些既能保证这场运动的顺利进行,而运动本身又能起到让中国过渡到民主化的推动性作用。部分中层官员之所以要放出上述的这些信息,其唯一目的在于制造内、外藏人对抗的假象。但是,它的后果反而将会成为迫使藏人选择殊途同归的类似道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