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云尘子先生曾为东海被华夏复兴论坛无辜“诛杀”而不平而叫嚷“刀下留人”,又有人转来云尘子先生的近作《我的反思:息事寧人容易,放棄原則很難》,为东海辨护,足见他修养和见识的不错。谨致谢意。

   然而,作为一个儒者,我觉得做得还不够,对儒家精神的领会、对原则的坚持都有待于加强----这当然是春秋责备贤者之意。因为,在华夏复兴论坛,云尘子先生是管理员,是代表论坛并要对论坛负责的,就象“国家领导人”或君主代表国家要对国家负责一样。云尘子先生自己也说了:“在这个论坛上来说,华夏复兴网上的管理员好比是君,版主好比是臣,会员好比是庶民。”

   那么,臣不臣,臣蛮夷,庶人无辜被杀,君主都是有领导责任的。“逝者已矣”,东海诛了也就诛了。云尘子先生却不能仅仅停留在“個人的反思”上,或者说,反思之后,要有行动,要以儒家思想为指导,严惩“罪犯”,改良“朝政”,如果法规不良,就进行修正,让华夏复兴论坛名符华夏之实,“政”存儒家之真。

   儒家要负起教化官民、示范天下之责,首先自身要过硬,别让世人嘲笑儒家靠不住,没有责任感。

   什么时候,云尘子先生这篇《我的反思:息事寧人容易,放棄原則很難》不仅仅是个人观点,而是可以“代表论坛”了,那么,华夏复兴论坛才无愧于华夏和儒家。如果确实无能为力,导不了论坛的向,就应该辞职退位。天下无道,兼济不了,至少可以独善其身。自守尊严,不为他人的野蛮买单,不让他人的污浊玷了儒家的清白,这也是一种为儒家负责的表现。

   以上都是肺腑之言,是为儒家考虑,也是为云先生考虑,为了在更大的范围里维护儒家形象。一点苦心,愿云先生垂鉴,东海有厚望焉。当然,如果认为这是苛求,是好辩争胜或得寸进尺不懂恕道,那就是东海“失言”了。2009-11-4东海老人

   附云尘子《我的反思:息事寧人容易,放棄原則很難》說明:本文不針對任何具體人,只是就事論事;本文不責備任何人,重在我個人的反思;本文觀點不强加於任何人,謹供參考。本帖只是说明个人观点,不代表论坛,不想争论。

    一、“推己及人”地想一想:東海派贊美的是什麼內容?五年十年之前,反儒之聲幾乎遍及全國,當此之時,我們來為至聖先師說話,曾經多少次被人辱罵?就在三年之前,在青島某論上就曾有人說我是“千年古屍,橫空出世”。人們為什麼會如此罵我們?因為在人們心中已經受長時間的輿論影響,把“至聖先師”認定為“統治階級的幫凶”、“人民的敵人”、“中國落後挨打的根源”,因此,人們要辱罵的是“至聖先師”嗎?,是我們嗎?不是,所罵的是“統治階級的幫凶”、“人民的敵人”、“中國落後挨打的根源”,其實,“至聖先師”對“統治階級的幫凶”、“人民的敵人”、“中國落後挨打的根源”會贊美、縱容嗎?絕對不會。人們錯在哪裏?錯在將“孔子”與“統治階級的幫凶”、“人民的敵人”、“中國落後挨打的根源”劃了等號,因此,誰贊美孔子,誰就被人們認為是“統治階級的幫凶”、“人民的敵人”、“中國落後挨打的根源”。我們能怨恨他們嗎?怨恨則不仁;我們能不堅持我們的原則嗎?不堅持則是不義。不能仁,不能義,我們自己就違背了儒學原則。假如我們去宣傳時,所贊美的是“統治階級的幫凶”、“人民的敵人”、“中國落後挨打的根源”,那麼,就别怪别人辱罵我們;假如我們所贊美的是“道德仁義”、“正己正人”、“孝悌忠信”,那麼,無論别人如何辱罵我們,我們都不會放棄。

   如今,我們遇到了同樣性質的問題。首先聲明:我對東海派的許多做法和觀點是不完全認同的,與他也没有任何私交,尤其是不贊成在公眾領域裏去為汪精衛這個已經被公眾認定為“漢奸”的人“辯護”。但是,我們需要認識清楚的是,東海派“為汪精衛辯護”,究竟是“為漢奸辯護”,還是“為聖人精神辯護”。汪精衛是漢奸嗎?有兩種可能:是,不是。但是,在多年的輿論宣傳中,我們已經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已經認定了“汪精衛就是漢奸”這個論定。因為我們對漢奸的極端痛恨,所以,在這種認定之後,誰替汪精衛辯護,誰就是為漢奸辯護,於是,人們把對漢奸的極端痛恨轉到了為汪精衛辯護的人身上了。人們極端痛恨漢奸,非常好,正表明了大家的疾恶如仇、是非分明、堅持正義的精神。但是,應該區分出“為漢奸辯護”和“為汪精衛辯護”的根本不同。無論是誰“為漢奸辯護”,我們都理所當然地對他深恶痛絕,這是原則;“為汪精衛辯護”,按當今的說法來講,屬於學術問題;我個人的看法認為,這屬於對汪精衛的評價問題而不是對漢奸的評價問題。汪精衛是不是漢奸?我没有去考證,不能判定,不過,只要他真是漢奸,那麼,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因為痛恨漢奸進而痛恨汪精衛。然而,曆史、人事都是極其复雜的,有没有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是“汪精衛確實不是漢奸,甚至是甘願讓個人成為為民族蒙受千古之冤的人”呢?誰敢說没有這種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以汪精衛的問題來做文章,要看做文章的動機以及文章中所贊美的是什麼。如果所贊美的是“漢奸”,那麼,恐怕我們在如何對待上就没有任何異議;如果所贊美的是為民族而甘願忍辱負重,甚至寧願讓千秋萬世使自己蒙冤也在所惜的精神,那麼,我們究竟應當如何看待?難道所歌頌的不是聖賢精神嗎?出問題的關鍵在於,他是以“汪精衛”這個被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已經認定為“漢奸”的人來做文章的,假如換成了其他人的名字再來歌頌這種精神,也就没有太大的問題了。我們這個論壇的眾多朋友是否把兩者混淆在一起了呢?這需要各位朋友自己考慮,我個人不想强加於任何人,也無法强加於任何人,而且我這裏所說的只代表我個人的意見,不代表論壇。或許會有人認為我寫這些內容是儒學原則,甚至可能被誤解為要討好某人,假如我真的如此,那我豈不是傻瓜?——誰願意讓眾多的人痛恨、誤解而去討好一個人?更何況還是為一個連我自己也並未完全贊同、又没關系的人呢?我個人所期望的是能夠把事情弄清楚,尤其是把是非弄清楚。

    二、鎖定id的影響:華夏复興論壇的內外以及對儒學宣傳的影響 事情發生後,我搜索了一下網絡上的相關內容。在漢網上,在天涯區網上,在儒學聯合論壇上,有人因此而否定、批判華夏复興網以及所宣傳的“儒學”。我們不怕别人否定、批判,但是,我們應該反思我們的言行是否真的符合儒學原則,我們應該反思我們的這種做法會是否會使一些本來對儒學還有點好感的人轉而反對儒學。天下論壇多得很,華夏复興論壇只是其中的一個而已,我們不讓某人在此發言,可以發言的地方很多很多,某人在這裏發言時,我們還能根據儒學原則予以駁正,他在其他地方發言,我們連駁正的機會都很少,那麼,不讓他在我們論壇上發言,究竟對儒學复興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有些本來對儒學和華夏复興網不了解或有誤解的人,看到東海派對我們論壇的評論文章,會增加對儒學的誤解。

   從我個人的經曆來說,我認為,正面的言論很難被眾人喜歡閱讀,但是,反面的言論卻很容易吸引人。就以往年我被人說成是“剽竊他人學術成果”之事來說,有些話我不能說、不想說、不該說,因為我問心無愧,我只能尽可能地解釋一下,但是,此事被人公開發布到了天涯社區,從那個帖子的跟帖來看,很多人在根本不了解情況的情況下就已經完全認定我是“剽竊他人學術成果”的“恶棍”、“偽儒”,後來又在“于丹吧”看到有人兩次發言,直接說我就是“恶棍”、“偽儒”。有必要去辯解嗎?能辯解清楚嗎?我持懷疑態度。當東海派發帖子到其它論壇,說“華夏复興網”是“蠻夷網”的時候,有必要去辯解嗎?能辯解清楚嗎?我也持懷疑態度。當初,司馬遷說過:“此可為智者道,難為俗人言也。”在當今,華夏复興網的注册會員雖然有兩萬之多,但是,實際的會員有多少?“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呼聲遍天下,但是,真正了解和認可儒學的有多少?我們絕對不能做“鄉願”,但是,在此情況下,在外面如此樹立一些敵人,究竟是否明智之舉?

   我個人認為,華夏复興論壇應該是一個什麼論壇?首先應該是倡導、通經致用、身體力行,假如要弘揚儒學,卻不能按照儒學原則說話做事,恐怕於“偽儒”也就不遠了。其次應該以聖賢君子之言來行教化,包括引導和幫助讀經、回答會員所提出的各種問題。再次,網友之間的交流、切磋、聯絡。最後,發表關於儒學的不同見解以資借鑒。在這個論壇上來說,華夏复興網上的管理員好比是君,版主好比是臣,會員好比是庶民。翻閱所有的儒學著作,不曾看到有責備“庶民”的言辭,所有言辭都是對君臣、君子的要求,所見的是“萬方有罪,罪在朕躬”、“雖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因此,作為管理員、超級版主、版主,應該是要以身作則的,嚴以律己,寬以待人。東海派在這個論壇上,只是一個普通會員,既不屬於君,也不屬於臣,只是相當於一個“庶人”而已。對庶民之中的一員如此大動幹戈,究竟是否合適?更何況,論壇既然有“君臣”,那麼,會員所發的言論如果不違背論壇條例,就不應該排斥;如果違背了論壇條例,“君臣”完全可以采用單帖屏蔽、刪除等方式,而且在發表前還有“審核”一關。因此,論壇的輿論導向完全可以掌握在我們手中,有東海派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孔子說:“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據此,我們可以說,立志於學儒之人,被人誤解恐怕是常見的,有時甚至是必然的,但是,我們是否應該尽心尽力地避免誤解别人?孔子說:“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據此,我們是否應該反思一下,我們是否“知命”了,是否“知禮”了,是否“知言”了。我個人認為,不知儒學在當前的處境和儒生自身的責任,難說“知命”;别人辱罵我,我也去辱罵甚至打他,難說“知禮”;不能辨明别人的文章究竟是在贊美什麼,難說“知言”。這麼說不是要責備任何人,只是期望這學習君子之道的朋友能夠尽心尽力這樣去做,不怕做不到,只怕不去做。

    三、關於興漢、興儒與文化的思考在這此事件中,很重要的一個問題是關於“興漢”於“興儒”的問題有分歧。我個人的做法,是為“興儒”而來管理論壇、宣傳儒學。“興儒”與“興漢”應該是什麼關系?我認為,儒學的原則是“正己正人”、“推己及人”。漢網是把“華夏”與“漢人”直接看作一個意思,因為漢網是漢人的網站,所以,我能理解漢網為什麼會有這種主張。但是,華夏复興網在實際會員中雖然以漢人為主、以中國人為主,卻不僅僅只占在漢人、中國人的立場可能問題,甚至不僅僅站在人類的立場看問題。那麼,這是不是“偽中華”呢?這要看是否符合“正己正人”、“推己及人”的原則。儒學所重視的是尽自己的責任進而尊重别人,重視自己先端正自己進而使别人能端正。所謂尽自己的責任,是做好自己的事,做好本族群自己的事,具體說來,就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使本族群的利益符合道義,進而以道義對待其他族群的利益。無論任何人,違背道義而去有意損害自己家人的利益、本族群的利益,都是違背儒學原則的;無論任何人,不能用道義端正自己、自己的家人、本族群,卻只顧自己、家人、本族群的利益而不顧他人、外人、外族的利益,也是違背儒學原則的;無論任何人,不講究“正己正人”、“推己及人”,卻只講“平等”,同樣違背儒學原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