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与中华是一分为二、二合为一的,同体共生,密不可分。反共不一定反华,反儒家、反中华文化则是真正的反华。在这个意义上说,五四以来包括鲁迅、柏杨在内的诸多名家斗士多是反华分子。

   当今某些“自知”(自由知识分子)、“独知”(独立知识分子)、民运人士及所谓的文化基督徒也不例外。不论国藉为何,这些人在文化意义上已非华人,而且,比起大多数秉持西方中心论的西方知识分子更加反华----一些西方知识分子及西方政府倒更有亲华乃至“中华”的味道。他们“反”的水平、动机因人而异,但对中华文化的污蔑诋毁和否定则是相当一致的,与文革红卫兵的反孔灭儒精神一脉相承。

   华国锋时期有著名的“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某些自由民主人士可谓另一种“凡是派”:凡是西方的都文明优秀,都精华,凡是中国的儒家的都野蛮落后,都糟粕。

   华国锋的“两个凡是”后来成了笑柄,当时却俨然“真理”;新“两个凡是”在很多国人眼里仍俨然“真理”,“新凡是派”对中华民族的精神危害与专制主义及老“凡是派”异曲同工。

   (值得一提的是,囯内有一批“兴汉志士”,虽高举着华夏及儒家招牌,其实对华夏精神、儒家义理多不了解、更不认同,特别擅长无理攻击、无礼侮辱、无实诬蔑、无聊诋毁、无耻诽谤。他们只是将儒家、将仁义道徳当作装饰及某种工具而已,实质上反文明反道徳,实质上同样属于反儒反华势力。对于此辈,“汉民族主义”也不过是一种逐利及实现某种野心的工具。例外的是《新汉网》,虽打“民族主义”牌,但比较不那么狭隘,与其它“汉民族主义”有异,可称之为“新民族主义”。)

   “物非我辈终无赖”,反儒反华人士无论多么有知识多么聪明,大多是不可信不可靠不可交、在一定时间框架内也是不可教的人,因为“所知障”重,他们比仅仅没有知识的小民更不可教。

   而且这类人物中不少是重度的谎谣“瘾士”。东海当年有一短文《坚持两个基本原则:不撒谎,不作恶》,居然曾被一些“反儒志士”们斥为“道徳大棒”,足见此辈是完全没有道徳底线的。

   东海当年一味善眼看人、真心信人,直到上过无数恶当“善当”、吃过不少大亏小亏之后,才逐步明白过来,并得出一定律:反儒的社会,必是文化普遍贫困的社会;反儒的群体,必是智慧普遍残缺的群体;反儒的“英雄”,多是道徳匮乏的人士(当然,以上论断是总体上概乎言之,具体到个人自有例外。反儒阵营也有品德优秀者及东海的朋友。)

   凡我儒者,卫道有责。对于形形色色思想上、文化上以及政治上的反华分子和势力,我们既要尊重他们的言论权,又要真言直发、毫不客气地对他们进行思想清算和文化批判。以大中至正的“道理”批驳、摧破古今中外各种歪理邪说和谬论,原是儒者的责任。

   道理上先天不足者,大多害怕摆事实、讲道理。他们在“理”上的错误愚昧、“事”上的落后荒唐被指出,理屈词穷,往往反骂别人是骄傲狂妄攻击毁谤,其实这才真是骄傲狂妄攻击毁谤呢。同时,一些反华分子对儒家的批评不是理性讨论的方式,而是采取曲解歪释、无线上纲、无中生有等各种手法,亦与诬蔑毁谤无异。

   可悲的是,一些儒者或力小气乏、怕背上攻击毁谤之名,或见低识浅、对自家义理认识不足,也不敢与人讲道理,而喜欢以“和为贵”之言为自己开脱,把“和为贵”等同于“苟同为贵”、“和稀泥为贵”了。

   或曰,无知之徒难以理喻,辩之无益,何必与人争一时之长?确实,辩场上难以理喻者众。不过,多数时候辩论不仅是为了启蒙对方。对方服理当然好,对方不服,可以辩给他人看,辩给后人看。对他人讲理、与他人辩理、助他人明理,也是修身的方式之一。争理,是为了明理弘道,可不是与人争一时之长。故孟子曰: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东海老人2009-11-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