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点滴人生
·人生一頁 -- 靈異(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现在是双线进行,即议员办事处和免费法律服务中心。这也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为了不致断线,我每隔一个星期便主动联络他们一次。(用电话或透过电邮) 我不敢

   太密,恐防产生反效果。他们倒都有回应给我,一个印象是他们都在做功夫,但是

   否有效则不知道。议员办事处方面,最初几星期都进展不大。负责的职员有时说,

   议员回来了,有许多事务要办,她暂时没有时间跟进我的案件。有时则是她放假去

   了,找她不着。(他们的假期似乎不少。)

   

   至于法律服务中心,则我知悉该中心的律师曾联络社会保障局负责我的个案的那个

   职员,得到的答复是,我的案件是放在最优先处理的范畴里。(这话我这几个月来已

   听过多次了。) 我跟律师分析,我的案件看来已经不在这个职员手上,他已做完他

   能力范围和权力范围内的事,再追他也是无益。我建议不若给他们发一封信,希望

   能够接触到较高级和较有权力的官员。律师同意了,并在十月初寄出一信到社会保

   障局。该信内容和我平时跟社会保障局接触时基本一样,只是我希望透过一个社会

   机构发出,力量较大而已。两个星期后,我给这个律师打电话,查询进展,则知道

   不止进展全无,而且社会保障局连礼貌上回复一信也没有。我有点惊奇。这个法律

   服务中心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志愿组织,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可是社会保障局居然

   理也不理,可见联邦政府官员的傲慢。我问负责的律师,我的情况是否可以告上法

   庭,她说她的中心不会进行诉讼事务,但可介绍律师给我。看来法律服务中心这条

   线是到此为止了。

   

   侥幸的是我另外一条线 -- 议员办事处 -- 却有所进展。由于我已联络过议员办事

   处四五次,所得的回复总是拖拖拉拉。于是我想给做事的职员一点压力。在最后的

   一次电邮中,我说我的个案很简单,任何人一看社会保障局取消我的B计划的那封信,

   说我欠他们保费一千七百多元,便知是错的,因为我不可能欠他们十七个月保费没

   有交。我说是不是可以请议员直接给我向有关方面说一声,因为事情并不复杂。这

   下可能有效,因为负责的职员随即电邮告我,她惯常联络的那个社会保障局官员(估

   计是总部的官员) 正放假,她下星期会再找该官员,到时会给我一个答复。果然一

   星期后,该职员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一个等了许久的消息 -- 他们将恢复我的B计划

   福利。为了确实这消息可靠,我立即打开我的Medicare私人网页,果然发觉我的B计

   划项目下有一个日期:2008年10月,是则表示我是有这个福利了。为了再重复确实,

   我尝试打电话到社会保障局,询问我的Medicare受益情况。接电话的人说我的登记

   纪录有B计划。我问是什么时间恢复的,他说2008年10月开始,一直没有停过。这真

   是见鬼! (请恕我说粗话。) 不过,我无谓驳斥对方,这里不是讲真理的地方,谢过

   便算了。

   

   十天后,我收到社会保障局的信,说恢复我的B计划利益。可是关于保费计算方面,

   我却弄不清它的意思。我既不明我还是欠他们的保费,还是他们有保费退回给我,

   我也不明这些数字是如何推算出来的。我自问英文还不错,可是却看不明那些官员

   故意用浅白文字写出来的东西。不过,我也不打算去追究了。总之,我得回了我的

   医疗福利,我便谢天谢地了。而由议员办事处开始介入此事,到最后重新给我福利,

   也花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美国人办事的效率,是他们成本昂贵的一个根源。

   

   (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