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陈维健文集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到过旧金山的人,都会从渔人码头看到浓雾之中一点时隐时现的小岛,这个被称为“恶魔岛”的海上监狱,曾经监禁过一个被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称为抵得上5个师兵力的人,这个人就是素有中国核弹子父之称的科学家钱学森。他在中国六十大阅兵后,在98岁的高龄上,心脏停止了跳动。这个整整伴着新中国一个甲子的人物,其对中共政权的贡献用任何赞誉都不会过。但是他曾经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在大跃进的年代,连续论证亩产超万斤,为那个疯狂的时代,推波助澜,造成饿殍遍野,人相食,三千五百万人在正常年份死于饥饿的人间惨剧,其罪不可没。
   
   1958年中共将政治运动寓于生产运动之中,为了与帝国主义一争高低,15年赶英超美,发动了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生产运动,工业上全国小高炉遍地开花,砸锅买铁大炼钢铁,农业上放高产卫星亩产万斤。作为知识份子,特别是像钱学森这样有着不可剥夺地位的科学家,本应该劝阻毛泽东和中共政权的荒唐行为,但是钱学森反以科学家的身份参与助长这场运动,在整个运动过程中,他并不仅仅像许多知识份子一样,为了求得政治上的安全违心地附和,而是主动积极地发表文章,进行所谓的科学论证。1958年河南遂平县碴岈山发出小麦亩产3520斤高产卫星后,他在《人民日报》撰文《粮食亩产会有多少?》,他说亩产3500斤的产量到头了吗?科学告诉我们,把太阳每年射到地上阳光来计算,亩产不仅仅是现在的2000多斤,3000多斤,而是2000多斤的20倍。接着又在《中国青年》报和《知识就是力量》杂志鼓吹平均亩产3,9万斤的天文数字。当年革命性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就这样被钱学森以科学论证了。当年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对毛泽东说,你是农村出来的,你怎么会相信亩产万斤呢?毛说,钱学森都论证了亩产万斤,哪里还会有错。毛如此说,并不是他真的相信了钱的论证,而是很好地利用钱学森为他的运动背书。

   
   钱学森其科学主要成就为中共研制核子武器。中国制造原子弹爆正是大饥荒之年,但是中共完全不顾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动用全国的财力制造原子弹,由于当时的财政上的困难,且仓促上马,制造核弹的工程人员和解放军官兵,都因缺少防护,遭受放射袭击,以及核试区大量的平民遭受核子幅射,一直贻害到下一代。据日本科学家研究指出,中国1996年前的32年中在新疆所进行的核试验,导致19万人因癌症死亡,148万人遭受核幅射的影响。中国核试验所留下的祸害,直到今天还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可以说中国的核弹试爆成功是一将名成万骨枯。
   
   从钱学森身上,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另一个与他一样,在专制政权统治下生存的一位科学家,被称为苏联氢弹之父的萨哈罗夫。但是由着科学家的良心,他走着一条与钱学森绝然相反的道路。萨哈罗夫在得知试验基地是由“犯人”修建,这些犯人在一次暴动中被军队全部处决的消息后,引起了他内心的强烈震动,他开始思索核子试验中的人道主义问题。在得知氢弹试验将导致无数平民死亡时,他打电话给赫鲁晓夫,要求暂停试验,他说因为这种试验已变成毫无理由的杀人试验。在试验照常进行后他为此悔恨痛哭。他在自传中说:“这件事之后,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决定和我的周围进行决裂。”
   
   1964年,也正是中国原子弹爆炸的那一年,萨哈罗夫决心公开和他所服务的政权决裂,他不但联合了24名苏联知名的科学家、艺术家给苏共领导写信,警告不要为斯大林恢复名誉,另一方面又写了一篇有关建立民主自由多元社会的文章《进步的反射,共存和知识份子的自由》,送到《纽约时报》发表,引起国际间的轰动。他为此付出了失去优越生活和自由的代价,不但从核子研究所开除出去,还被克格勃送到高尔基城监禁居住,成为苏联第一号公开的敌人。萨哈罗夫的勇敢行为被苏联另一个异见人士索尔仁尼琴称为在苏联那成堆成堆的腐败、重私利、毫无原则的知识份子中,萨哈罗夫的出现是“一个奇迹”。萨哈罗夫居禁6年后,被新上任的戈尔巴乔夫接到了克林姆林宫,但是他并没有为此感激零涕。他在当选国会议员后,对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提出批评,他说新思维是要延长共产主义的寿命,而共产主义制度则是应该结束的制度。1979年,苏军进入阿富汗时,在全国几乎一致的爱国主义狂潮中,萨哈罗夫公开出来谴责这是侵略。在萨哈罗夫的眼里,自由的价值高于民族主义,个体的价值大于国家。由着萨哈罗夫作为一个科学家,站在人道的立场上,坚持自由的价值,不但赢得祖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尊敬。1975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人们关注的不是他在核物理领域中的贡献,而是的崇高的自由精神。诺贝尔委员会是这样评价萨哈罗夫的:“不论在俄国还是整个世界,他的一生都是追求自由与和平的人们希望与精神的灯塔。”萨哈罗夫作为一个核科学家而成为“世界的良心”,同样作为核科学家的钱学森,在良心上是无法和萨哈罗夫相比的。一个是在专制社会中的异见人士,自由和良心的巨人。一个是专制社会中,暴政的共同制造者,一个向权力献媚的小丑。
   
   在专制暴政之下,作为一个知识份子,不能人人都要求有萨哈罗夫这样的崇高,但保持沉默应该是最后的道德底线,为了人身安全即使违心地附和,还情有可原,但是像钱学森这样积极主动地与政权沆瀣一气,则是罪不可饶。六十年代初那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那场疯狂的大跃进运动,已是殷鉴凿凿。刘少奇当年对毛说:饿死怎么多人,人相食,要上书的!在这个历史的书册上,不会没有钱学森的名字。暴政总是和科学家和文人联在一起的,因为暴政没有他们的参与,就会显得苍白,显得力不从心。中国文化有“厚物载德”四字,科学并没有好坏之分,科学为厚德者所有,就会造福社会,惠泽于民,否则就会祸害社会,草芥人命。我们从钱学森身上看到,一个科学家,如果失去了道德,失去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一当与暴政同流合污,助纣为虐,扰乱苍生,当可和魔鬼相媲。
   
   钱学森与中共政权,共同制造了千万无辜生命的死亡,中共政权从来没有给中国民众有过一个交待和忏悔,钱学森对此也同样熟视无睹,至死都没有过一丝的不安和悔过,自始自终与中共政权保持高度的一致,及至毛泽东去世后,与中共依然亦步亦趋,以“工程控制”理论助中共的“人口控制”,赞同“六四”开枪镇压民主运动,他既无良知,也无谓正义,更没有自由的理念,这是中国科学界的悲哀,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相望邻国的俄罗斯,相望萨哈罗夫,我们中华民族的萨哈罗夫又在哪里?一个民族只有出现象萨哈罗夫这样的良心时,一个民族才会闪现出它的希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