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陈破空文集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来源:北京之春
   200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0年,举行大阅兵和大游行。包括:从事背景表演的中小学生8万;56个受阅方队,兵力近6万(部分假兵,为临时招募的模特);游行民众20万、游行车辆8000;等等。

层层隔离,防民如防火


   当局没有公布这场“盛事”的花费,民间估计,数以百亿计。烧掉的,至少是几千所希望小学的建设费。然而,红墻后的当权者毫不痛惜,而乐在其中。他们需要的,就是这等排场,浩大,壮观,声势惊人。“为人民服务”的检阅口号,仿如现场讽刺。铺张浪费,穷奢极欲,炫耀武力,好大喜功,江胡等人,重复着历史上所有昏君暴君的嗜好。
   海陆空,坦克导弹,一个个方队,望不到尽头。陡然排出的“听党指挥”四个大字,触目惊心,原来,这是党军,不是国防军,更不是人民军。手脚甩动,整齐划一,如机器人。威武之师?残暴之师?那阵势,似董卓进京,如曹操围猎。籍此,中南海正告中国民众:我党很强大,我党很安全,休想推翻我。

   不计成本的演练,早已开始。当年“十一”前夕,大规模的演练更在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频繁登场。每当炮车隆隆,整个北京城就不得安宁。北京市民忍着、捱着另一出扰民大戏的落幕。反正,每一年都有“大事”,都要折腾北京人。2007年,有“十七大”;2008年,有奥运会;2009年,有“国庆60周年”……
   国庆前后,交通管制,民众出门难,需绕道而行;生意遭殃,无数商铺被勒令停业;学生受苦,家长抱怨孩子暑假被占用,连续3个月,成天被集中,像木偶似的,在烈日下踢正步……
   犹记得20年前,八九学潮期间,当局不断指控示威学生“妨碍交通”、“破坏正常工作与生活秩序”、“影响经济建设”,秋后算账时,大多数学生领袖被冠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如今,恰恰是当局自己,干尽了“妨碍交通”、“破坏秩序”、“影响建设”之能事,只是,此时此刻,谁来追究当局的“扰乱社会秩序罪”呢?
   访民、农民工,照例被轰出京城;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等,则如文革中的“五类分子”,遭严格监控或管制。在中南海眼里,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而是愈演愈烈,非得“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不可。为了国庆安保,被动员的军警和便衣不计其数,还嫌不够,又动员了80万“市民”,“维护治安”,兴师动众。别国安保,比如美国反恐,主要是保民众;中共安保,则主要是保政权。
   层层安保,形似铁桶,密不透风,将老百姓远远隔离。当政60年,一度自称“相信群众相信党”的中南海,不再相信群众,只相信党,而他们相信的那个“党”,还未必是“全党”,多半是“太子党”。当年那些敲锣打鼓、制造万人空巷、把共军当“亲人”一般迎进城的北京市民及其后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60年后,这个政府竟是如此地不信任他们,在威猛军警一声声“走走走,回家看电视”的喝令中,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包括那些从海外归国看热闹的亲共华侨。都被当成了怀疑对象、潜在的敌人。“万人空巷”,变成了“万巷空人”。
   毛时代,马路两边还站满群众;到了这江胡时代,连群众都不让站了。群众不能靠近,群众也不能围观,只能窝在家里看电视,你们安全,我党安全,大家都安全。那“20万游行民众”,大抵也是假的,都是“靠得住的”党政干部,或者,干脆就是便衣大队、线民大队,冒充“人民群众”而已!
   距民众越来越远,与民众越来越对立,这便是共产党的“进步”、中南海的“与时俱进”。于是,“国庆”期间,北京城毫无喜庆气氛,只像是一场大战爆发前的严阵以待,空气肃杀。究竟是过节,还是遭罪?或许,过节的是中共,遭罪的是民众。
   过度安保,只能证明:中南海极度缺乏安全感。胡江等人,就像极度胆小的孩子,又贪玩云霄飞车,自己又吓得要死。硬着头皮,闭紧眼睛,只巴望这危险游戏快点收场。
   何苦让自己提心吊胆?在小孩子那里,是好奇心;在中共那里,是虚荣心。当政60年的中共,越来越紧张不安,因而越来越要面子;或者说,越来越要面子,因而越来越紧张不安;二者恶性循环。概在于,连中共自己,都怀疑自己当政的合法性,而毫无自信。
   当局扬言“实弹阅兵”,很多人不信,认为又是造假,因为,现场那么多人,万一擦枪走火,将如何?其实,当局的扬言,更可能是恐吓,比如,吓一吓新疆维吾尔人:如果你闹场,我就实弹射击。
   56根柱子突兀地立在天安门广场,据说象征56个民族,号称“民族团结柱”。这又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西藏血腥未干,新疆枪声不绝,何来民族团结?56根没头没脑的柱子,仿佛是提醒,毋忘中南海拒绝和平对话、炮制或夸大“藏独”、“疆独”术语、煽动民族仇恨、制造民族分裂的罪孽。

耀武扬威,中共挑衅全世界


   借大阅兵,中南海向国际社会传达的讯息,无外乎是“崛起”、“强大”、“威慑”之类。对此,各国政府、民众、舆论,大都联想到苏联时代,苏共在红场的大阅兵;或纳粹时代,希特勒在柏林的大阅兵。很自然地,在他们心中,掠过的,是一阵阵阴影和疑问:北京,会不会成为21世纪的战争策源地?
   果然,中共媒体宣称,阅兵中展示的95%是新型武器,“性能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众多远程武器,则显示,中共已经“具备初级的海外用兵能力”,而共军还“必须具备全球用兵能力”。中共似乎已经不在乎外界忧虑的“中国威胁”(实为“中共威胁”),不仅不再像从前那样,为此百般辩护,反而自我张扬。
   中共喉舌一语道破:军事服务于政治。事实上,中南海所需要的,恰恰就是这种“中国威胁”(实为“中共威胁”),警告西方:休想搞“和平演变”,不得向中国推广民主,共产党决不是那么好惹的。
   公然挑衅全世界的北京,借大阅兵向世人宣告:通过“富国强兵”,中共终于重新延续了百年前中断的晚清命脉。然而,疯狂扩军20年,对外还一仗未打,怎知便是“强大无敌”?莫非就像当年那个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满清“北洋水师”,当真对外交手,就来个全军覆没。毕竟,中共军队的腐败,比诸满清军队,早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迄今,这股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军力,枪口所向,仍然不过是中国人民,“六四”屠城,西藏镇压,新疆喋血,汕尾惨案……中国各族民众,成为共军练习射杀的活靶子。大阅兵,是对这一“战绩”的大总结。
   大阅兵,大游行,无外乎是要把60年的成绩都兜揽到中共自己头上。一个历史最悠久的国度,一个人口最多的大国,一个最具经商意识的民族,论经济,本来就应该是世界第一,仅仅因为曾经被中共人为破坏、糟蹋30年,而一度落后,甚至一度沦于饥荒。

大阅兵,折射国耻六十年


   阅兵当日,一群被称为“国旗护卫队”的士兵,拉扯着一面血色五星旗,在天安门广场踏了169步。据说,这169步,象征着1840年鸦片战争至今的169年,宣示“中国摆脱了屈辱历史”。
   然而,严格说历史,对满清是否等于中国,大有争议。客观而言,那时的中国早已沦亡;那时的中国人早已当了亡国奴。脑后拖着的一条猪尾巴似的辫子,就是亡国奴的象征,比国耻还要国耻。如果硬要说那也是“中国”,不免一厢情愿,因为,连“入主中原”的满清王朝对此都不予承认,而自称“大清”、“清国”、“大清国”。
   中共所建“中华人民共和国”,拒不承认对“中华民国”的继承,更不承认对明朝或之前中华政权的继承,却含蓄承认继承满清,那个灭亡了中国的外来政权。这大概来自中共的潜意识:中共也是一个外来政权,意识形态上,是德俄混血的马列怪胎;发迹过程中,仰仗外国势力:得益于苏联一意扶持、受益于日军侵华战争。
   满清因闭关锁国而遭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国门,被定义为“国耻”。准确而言,那是满清国的国耻。如果说,满清国的国耻,也是中国的国耻,那是双重国耻,因为,中国的国耻,早在1644年遭满清国灭亡之日起,就开始了;当短视而昏庸的清王朝,遭列强教训,中华民族便承受起双重国耻:被满清灭国之耻,遭洋人欺凌之耻。中华儿女推翻满清、建立中华民国,是为复国。复国之日,即1911年10月10日,亡国之耻才告一段落。1943年,中华民国宣告废除所有外国加诸于中华民族的不平等条约,算是正式雪恨。
   可惜好景不长,转眼间,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又沦入另一段屈辱历史,那便是1949年开始的,中共恶势力对中国民众肆意屠杀、迫害、欺凌、羞辱的历史。制造“三反五反”、“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屠城、迫害法轮功和维权人士等等惊天国祸的中共集团,其祸国殃民,超过英法联军、八国联军、俄国人、日本人对中华民族所加灾难的总和。这是中华民族空前屈辱的历史,至今没有尽头。
   都知道北朝鲜,民生维艰,却好摆阔场,动辄就搞大阅兵、大游行,外界看得很明白:那是金氏政权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的病态表现。中共同样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同样有此病态表现。其实,被中共劫持的中国,不过是另一个北朝鲜,一个被放大的北朝鲜;由中共把持的北京,不过是另一个平壤,一个被放大的平壤。中国人讥笑朝鲜人,不如讥笑自己,因为,那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本文为作者在“公民维权运动与中共建政60年研讨会”上的书面发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