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五国行:欧洲的魅力]
陈破空文集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川普上任前夕,俄羅斯因素困擾美國
·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北京對付川普,拉攏與收買,能否見效?
·川普與習近平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金正男被殺,習近平有苦難言
·川普重話敲打北京:我動手,你們就完了!
·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警惕重演1949
·軍事解決朝核威脅,川普將名垂青史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
·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美中韓達成默契,金正恩時日無多
·“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郭文貴爆料,中南海不安,習王關係如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国行:欧洲的魅力

   出席国际会议,另加商务旅行,使笔者有机会在两个月间,游历欧洲五国。此行,打破了笔者从前对欧洲的两个错觉:以为欧美一体,欧洲与美国差不多,踏上欧陆,才发现,欧美差别,不可小觑;又以为,欧洲各国,大同小异,其实,风格不一,各具风采。
   
   日内瓦:小城市与大家庭
   
   行走在日内瓦的石街上,才了解,当地居民说法语。瑞士,并没有什么“瑞士语”。这个仅有750万人口的小国,采用的,竟然也是联邦制,官方语言包括德、法、意、拉丁语共4种,体现构成该国的四大族裔,充分尊重和保护各族裔的语言、风俗、文化与宗教特征。联邦自治,乃是这个“永久中立国”成功的法宝,也是整个欧洲分治、自治而又联合的缩影。

   
   作为联合国总部所在地,日内瓦是大家庭,却是小城市。每日出行,都会到达莱蒙湖畔(日内瓦湖),大湖的窄口处,是新城与老城的分界。所有商业中心、联合国总部、国际红十字会等,都在新城,是为平地;老城则盘桓于山上,许多世纪前的建筑,优雅,沉静,栉比鳞次。崎岖老街,似乎更有情调。
   
   攀上半山腰间的一条狭窄老街,找到卢梭故居。除去眼前的纪念性装饰,那不过是位于二楼的一间简陋小屋,可见民权先驱卢梭当年生存的艰困。浏览着一幅幅十八世纪的人物与风景画面,听着耳机里的中文解说,想象着卢梭颠沛流离的一生,不免伤感:那两百多年前的流亡,早已在西方绝迹,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依然没有尽头。当日前往参观的众多朋友,连同笔者,都仍然是流亡之身。由此看中西文明差距,至少也有两百多年吧!
   
   地处瑞士南端的日内瓦,三面被法国包围,坐上游船,飘过烟波浩渺的莱蒙湖,就到达法国地界,那是一个叫做Yvoire的小镇。湖光山色间,拾级而上,缤纷热络的,都是铺面、餐馆、咖啡屋等,几乎所有窗口,都挂满灿烂花卉。人流熙攘。徜徉于红花绿树的曼妙山镇,法国之一角,感叹:又一个世外桃源!
   
   伦敦:厚重的帝国首都
   
   伦敦,这个曾统御大半个地球的帝国首都,予人的印象,是庄严与厚重。街道不阔却井然有序,建筑不高却典雅沉着。从白金汉宫到唐宁街10号,外表平实,却金玉其内。伦敦城内,处处都有博物馆,大多免费开放,被誉为英国民众的“社会学堂”。 相较于其他欧美国家,英国兼具的文化与学术氛围,似乎更为深厚。应验一句俗话:“老是老,味道好。”
   
   乘船游览泰晤士河,两岸建筑,并不像世界上许多城市所展示的那样千篇一律,而呈千姿百态,方顶,圆顶,塔形,城堡状,球体状……河上的28座桥梁,也各具精妙:有厚实的水泥板桥,有华丽的拱桥,有威风的钢架桥,有轻柔的步行桥,有巨大如国门一般的门形桥……也包括不朽名片《魂断蓝桥》中的那座“蓝桥”,即滑铁卢桥,一座并不起眼的银灰色五孔桥。
   
   船抵格林威治村,地球的零时区。一座功能精微的巨大特型钟,静静置于小山丘上,象征时间的起点。山丘背后,有一所太空博物馆,以实物和影片形式,记录人类发现太空和宇宙的历史。在一部短片中,有这么一段话(大意):“就像一切事物都有生长和消亡过程一样,银河系,太阳系,连同人类生存的地球,有朝一日,也会消亡……”
   
   搭乘高速列车“欧洲之星”,从伦敦到巴黎,只需2小时15分,中间穿越英吉利海峡,世界最长的海底隧道,时速高达300公里。置身豪华车厢,心下感受,如同飞掠时光隧道。狄更斯创作《双城记》时,不曾料到,有一天,往返于海峡两岸的双城,无须再依赖船舶。
   
   巴黎:游客最爱的名城
   
   阳光下的巴黎,随丘陵地形而自然起伏。街道两旁的建筑,似乎有些雷同,大多是银灰或银白色欧式建筑,高度也差不多。但街道却别致,不是直来直去,而是蜿蜒曲折,变幻莫测,每一番转折,都是另一番景象。这似乎象征了法国人的浪漫性格,或者,折射了法国丰富多彩的文化。
   
   想不到卢浮宫竟是那般恢宏巨大,占地面积达45公顷。此行,没有足够时间观赏这座艺术宝库,单是其外观,就令人目眩。步出每一道门廊,都别有洞天,那是巴黎城不同角度的剪影。也想不到,凯旋门顶上,还能容纳众多游客。树影婆娑的香榭丽舍大街,并不长,但游人如织。据知,“九一一”事件后,巴黎取代纽约,成为对外国游客最具吸引力的城市,每年吸引游客达一亿多人次。
   
   艾菲尔铁塔,宛如一个巨人,顶天立地。站在它脚下,只能仰望它结构繁复的钢筋铁骨。观赏它,需要远距离,比如,站到人权广场,那是最佳位置。在那里,不仅能观赏铁塔雄姿,还能远眺拿破仑陵墓的金色圆顶。转身,则为福熙元帅铜像,以及人类博物馆与海洋博物馆。
   
   塞纳河将巴黎一分为二,沿翠绿而明丽的河岸漫步,频见桥影。原来,塞纳河上,密集飞架34座桥,也是各具风采。几乎每一座桥,都有一段典故。比如铸有豪华骑士与飞马铜雕、竖立着古典街灯的亚历山大三世大桥,为纪念十九世纪末缔结的俄法同盟而建。但那一充满阴谋与算计的同盟,却埋藏为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地雷。
   
   圣女贞德的金铜雕像,矗立在市中心,艳阳下,金光闪耀。跨于马背上的女骑士,一手执马缰,一手高擎旗帜,英姿勃发。陪同的友人评说:是法国人出卖了她,又是法国人树她为圣女,从中多少可以窥见随风转舵的法国民族性。
   
   柏林:柏林墙的故事
   
   穿行欧洲各国,火车或为最佳交通工具。乘夜行线,从巴黎到柏林,虽需13小时,但一夜之间,就达到目的地。梦乡中,不觉星移斗换,时间与空间的交接。午夜时分醒来,透过车窗,浏览夜色。墨林苍苍,灯海茫茫,胸间感受的,是欧洲大陆的深厚与辽阔。
   
   到德国,是为了一睹柏林墙。想象中的柏林墙,是砌筑在原东、西两德边境上的长墙,其实大错。原来,东西德分据时代,整个柏林城都在东德境内,而那个柏林城,又被分割为西柏林和东柏林,西柏林属于西德,成为西德的一块飞地。所谓柏林墙,就是东德方面所砌建的一大圈围墙,将西柏林团团围住,仿如围城。
   
   通常,围城里的人,要向外冲,但柏林墙的历史,却是墙外的东德人,要冲进围城。原来,自由不在墙外,而在墙内。柏林墙分内外两道,中间密布铁丝、电网、地雷等,称“死亡地带”。于是,柏林墙下,留下众多冤魂。直到1989年11月9日,在东德民众一片“我们是人民”、西德民众“我们是同一个人民”的呐喊声中,柏林墙轰然倒塌。
   
   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段残留的柏林墙,看上去并不厚,以手触摸,却十分坚硬,钢筋水泥体。墙面上满是艺术家涂鸦似的作品。据说,柏林墙倒塌之日,艺术家们也蜂拥而至,在墙上留下各自的灵感。今年,适逢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这些艺术家们被征召回来,重绘被岁月和雨水磨损的图画,墙面因而焕然一新。
   
   附近,有一段纪念墙,以白色十字架为底,记载着那些因逃越柏林墙而惨遭东德军警射杀的东德人的名字,从生卒年看,牺牲者,大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生命。不远处,又有犹太人受难纪念地,那是一大片高高低低的石林,走进去,越陷越深,象征犹太人惨遭迫害时的无助与绝望。呜呼!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与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国家”,仅仅在字面上颠倒了顺序,都是同质的屠杀机器。
   
   维也纳:永远的音乐之都
   
   离开柏林,照例搭上夜行线。列车抵达维也纳时,一轮温红的旭日,刚刚跳出地平线。作为驰名世界的音乐之都,维也纳、乃至奥地利的代表人物,首推莫扎特,以至于,在奥地利王宫的旧壁画上,后来,竟也要人为补上少年莫扎特的形象。
   
   观赏了一场音乐会,由“维也纳莫扎特交响乐团”演出,演出地点,则是最负盛名的“金色大厅”(Musikverein Wien),每年一度的音乐盛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就在这里举行。壁画、彩柱、游廊,极具古典气息,也极具现代化气派,其风采,不得不用金碧辉煌和富丽堂皇两词来形容。
   
   除了莫扎特,其他蜚声世界的大音乐家,几乎都在维也纳留下踪影,贝多芬、斯特劳斯、舒伯特、巴赫、海顿……或遇他们的演奏场所,或睹他们的故居。他们的故事,更是道之不尽。维也纳的街道,古色古香,华丽,幽静,恬然,洁净得几乎一尘不染。据说,相对于柏林等城,二战中的维也纳,受轰炸较少,奥匈帝国时代的建筑得以保存完好,颇具皇家气势。
   
   该国的第二位代表性人物,或为茜茜公主。位于维也纳郊野的奥地利王宫,游人如潮,大都慕茜茜公主的艳名而来。那位奥匈帝国的年轻皇后,因其绰约风采和浪漫传奇而闻名于世,一部电影《茜茜公主》,更给世人留下难忘印象。
   
   王宫占地广阔,除了米黄色基调的建筑群,还有巨大的皇家花园,达2.4平方公里,乘马车绕行一圈,也需一小时。花园深处,遍布雕像、水榭、庭园,浓荫蔽日。拥有18个大厅、2600个房间的豪华王宫,象征奥匈帝国的全盛时期。一战结束,奥匈帝国即崩溃。希特勒曾以“同文同种”为由,吞并奥地利,后来也化作一场泡影。
   
   事实上,任何帝国,最后都站不住脚,解体与崩溃,乃其宿命。纵观历史,分治、自治与联邦,才是欧洲稳定、繁荣、富裕、乃至强盛的基石。不仅瑞士、德国、奥地利等,就连英伦三岛,都以联邦制统合。如今的欧盟,更是在各国分治的基础上,自然形成的邦联。民族不分大小,愈是互相尊重,联邦或邦联愈是稳固,因为,彼此感同身受,共处才心甘情愿。有人甚至把“联邦制”或“邦联制”称为维系国家统一的“灵丹妙药”。
   
   笔者问陪同游览的奥地利女士:历史上,贵国曾大曾小,哪一种情形更好?后者回答:小的时候好,现在最小,最好。这个回答令我讶异,因为,几天前,在伦敦的圣詹姆斯公园,与两位前来伦敦观看足球赛的斯洛文尼亚青年攀谈,就提过同样问题:贵国从南斯拉夫分离出去,现在是一个撮尔小国,感觉如何?两位青年的回答,几乎异口同声:小好,眼下最好。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9年10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