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冯正虎:不移动--“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图)]
蔡楚作品选编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冯正虎:不移动--“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图)

   
冯正虎:不移动--“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冯正虎
   

   

参与编辑按:冯正虎先生的“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延续了11天,“已令访问日本的中国党政高官们感到尴尬 ”,请读者持续关注冯先生的爱国行动。

   
    2009年11月12日上午,东京入管局成田机场支局负责人铃木先生又一次来到我的坐位,并告知:“你那天(11月8日下午)在这里碰到的那位王先生(指王家瑞),昨天已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离开日本,他应该会向中国政府方面反映你的情况。那天下午他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有二十几人从这里经过。”
   
    我回答:“谢谢告知。我知道,中国政府处理问题需要时间,一下子不可能解决。”
   
    铃木说:“你在这里已经九天,是否可以移动一个地方?”
   
    我回答:“我与全日空(全日本航空公司)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它承诺再次运送我回国,我马上就可以入境日本。它与这次暴力绑架有关系,-----”
    铃木打断我的讲话:“不谈全日空的事,我们与它没有关系。我问你是否可以移动?”
   
    我肯定地回答:“不移动。”
   
    铃木用官方的正式口吻告知:“我们正式要求你移动。”宣布完这个指示,就走了。
   
    日本是一个法治社会,没有法律依据,行政强制力就不可以实施。铃木先生履行行政职责,向我知了;我不违反日本法律,可以坚持自己的权利;我们可以各行其是,谁也不麻烦谁。
   
    或许,我这个国际访民的形象,已令访问日本的中国党政高官们感到尴尬。中国高官喜欢听歌功颂德的是多数,在国内有很多特权,但是在日本其实与我的身份一样,都是中国人、日本的旅客,一同出入日本的出入境口,最多可以享受一个外交通道­的礼遇(免填一张入境卡、不按手印)而已。在异国他乡,中国人见面应当格外亲。即使我见到这些中国高官,也不会去拦他们,最多打个招呼而已。保持他们的体面,也等于保持我自己的体面,我们都是中国人。
   
    不移动我的座位,这是我的权利。如果中国党政的这些高官不敢面对真实的悲哀,只好改道,开后门进入日本了。中国高官应当亲眼目睹一个中国公民的回国悲哀,触景生情,一个中国人的羞辱也是他们的羞辱。知耻者近乎勇。
   
    2009年11月14日下午在日本国门边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