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诗人穆旦]
槟郎文集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诗人穆旦

   怀念诗人穆旦
     槟郎
     
     天若有情也会苦痛
     你已消失于时间的烟尘

     穆旦,不同时代的你我
     透过你的不朽的诗行
     我们共振于受煎熬的灵魂
     
     读不进里尔克的知性
     我却喜欢拥抱现实的奥登
     因此,对你的诗熟悉又陌生
     使我迟迟未与你亲近
     当我感愤于世事的催熟
     这个暑假,豁然开朗
     得意忘言地读懂了你
     这是同种族诗人间的宿命
     
     你我初进人世便敏感
     阔人对立于穷人的骄横
     我们总把祖国爱得神圣
     它的最广大的子民却弱贫
     我们的爱便炽烈而又酸痛
     当你步行三千里广大的腹地
     你深深震颤于寒冬腊月的乡村
     那跟在犁后旋转的农夫
     你赞美的是他放下古代锄头
     再一次相信名词为国而死
     
     你痛斥祸国殃民的权贵
     为国担当的是你怜悯的民众
     之间站着小资产阶级的我
     彷徨中对自己作无情地拷问
     你欢呼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把自己投进了救亡的战场
     在胡康河谷的白骨中洗礼
     但你也知道牺牲很快被忘却
     只有神魅的森林掩藏英灵
     
     总是因为爱而轻信
     但国家却压着人民
     我们激动于民族的奋起
     它却一次次地佝偻腰身
     你的民族抗战终于胜利了
     肥了接收大员的五子登科
     你抛弃国外舒适的生活
     费尽心力地回到新生的祖国
     却被它宣判为历史反革命
     在你晚年走到幻想的尽头
     不凋的智慧便是对自己的嘲弄
     我为你与我们的种族而哭
     
     天若有情也会苦痛
     你已消失于时间的烟尘
     穆旦,不同时代的你我
     我们共振于受煎熬的灵魂
     但你不凋的智慧正是新的起点
     打破宿命的循环怪圈,更加
     紧抱民主与自由两不放松
      2009-8-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