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艾鸽诗歌:一个人的情喉
·艾鸽:伤春词
·艾鸽诗歌《留念春》
·艾鸽情诗《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一集)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二集)
·艾鸽诗歌《玫瑰 心瓣的玫瑰》
·艾鸽巴黎最新留影:诗人之韵
·艾鸽被盗油画《美人珊》成买家争购逸品
·艾鸽电影流馨阁拍摄花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艾鸽诡谲派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博讯 boxun.com)
   
    一
    当今的世道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吗?民谚:“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眼下这光怪陆离的城市,常有些光怪陆离的希奇事。也说不清是黑社会,还是社会黑。倒霉的事如果碰到你身上,红也好黑也好白也好,都是那么回事了。这得从许家老二许小妹说起。17岁的许小妹可不是城乡结合部的街虱子,顺便保安梳理的。许小妹长得十分清秀,七分腼腆中又裹杂着三分骄矜。她一笑,一对酒窝还由浅到深,煞是迷人。她最绝的一条,就是随身捎带处女证明。一来碰上轻易追求者,可以好言规劝,不要打我的主意:本小姐洁身自爱,不是可以顺便破处的。二来据说满城打黑扫黄,若与男人说话,被误会为嫖娼卖淫的,还有证据表白,这是一些吃过亏的女人教她的。许小妹这天傍晚,路过水城的火车站不远处,突然听到有人问:“小姐,请问:附近旅馆都住满了,哪里还有旅馆?”许小妹眼睛一瞪:“谁是小姐?不要乱叫!”那男人瘦瘦的,脸上阴阳不明,名叫陈磊,他忙陪不是:“对不起,是同志!小姐旧社会是褒义词,新社会是贬义词。”许小妹见天色已晚,而这男人带着行李,确象找不到旅馆的。就给他指了指方向。谁知那男人笨得象头猪,半天听不明白。许小妹因正好要路过那旅馆,就说:“跟我走吧!”
    几分种后,来到旅馆门前。那男人见旅馆装修豪华,是二星级的,就说:“贵不贵?”
    许小妹:“嫌贵你可以回去。”
    陈磊:“大概要收多少钱?”
    许小妹:“你怎么那么罗嗦?该付多少就付多少。”
    陈磊:“可以呆到明天中午12点吗?”
    许小妹:“当然可以喽!”
    陈磊正在打开钱包,想给许小妹10块小费,以示谢意。而许小妹无意收小费,正准备离开。突然,几个块头大汉扑了过来,带头的:“你们走不了了!”接着,许小妹和陈磊被带上手铐。警车呼叫着,把他们送到派出所。陈磊被电棒打得晕头转向时,才知道自己犯了嫖娼罪。这陈磊以前也混过几年的黑道,有了点钱,开始成为做点小生意的商人,知道警察无非是想弄点罚款,就问:“我跟她一点都不认识。如果你们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们一点。”警察李利:“罚款是少不了的。不过,你得认罪。你们一共搞过几次?”陈磊乏着眼:“一次也没有。”警察马严一句话没说,朝着陈磊就是一顿暴打。陈磊实在受不了,鼻涕夹着血滴:“搞过,真的搞过。”马严:“几次?”陈磊眼睛红肿:“一、两次。”马严举着电棍:“胡说!不止!”陈磊:“有、有一百多次!”李利:“你耍我们?不想活了?”陈磊:“我有火车票,你们算算时间嘛,真的最多也就只来得及搞一两次,而且只能在马路边上。”马严:“每次收费多少?”陈磊:“可能是一两百吧!”马严:“严肃一点:一百就是一百,两百就是两百。”陈磊面部腿部都在流血,他完全按照警察的要求复述并签了字。李利答应罚款后将尽快释放他。接着他们提审许小妹。令警察惊讶不已的是:这个漂亮的女孩子的身上竟然带着处女证。真是刁心人碰到古怪事。两警察顿时傻眼了!
    二
    许小妹朝着经办人就是一阵臭骂:“你们伤天害理,把处女打成妓女。看我出去不告倒你们!”李利呆望着处女证发呆:“省妇幼保健医院一个月前开的,可这只能证明你一个月前是处女,并不能证明你今天还是处女呀!我们在旅馆门前,亲耳听到你们讨价还价的。”许小妹脸上发红:“那好,你们马上请法医来鉴定。”马严手挥着陈磊的交代,得意地:“男方都承认了。你还是老实坦白为妙!”许小妹哼了一声:“你们打得他受不了了吧?!”两警察暂停审讯,研究对策。李利:“是不是把他们放了算了!”马严:“恐怕不行。一来创收任务完不成,领导上说了,桌上抓一个亿,车上抓一个亿,床上抓一个亿;二来他们一定会去告我们搞行刑逼供。又会说我们比黑社会还厉害。领导上如果政治上需要也难说把我们抛出去。”李利:“妈的!那怎么办?缺少女方的证据。”两人抽着烟,吐着黑黑的圆圈。马严发出低沉的声音:“之前办过的大把大把的女人,谁有处女证?老老实实交罚款走人。”李利扬起头:“要么这样:一不做,二不休。要男方配合我们搞证据。只要她不再是处女,她就得软下来。”马严眼睛一转:“你的意思是:让那个男的搞破她!”李利不在乎地点点头:“大头老百姓,搞了又怎么样?反正不是我们搞的。”马严为难地:“意思我严重同意。可把男女关在一起不好办。再说,如果那男的强奸她,她会大喊大叫,影响不好。”两警察一天之内竟然抽完了一条大中华。骑虎难下。直到黄昏时分,李利突然神秘地笑了起来:“有了!”马严:“不会是让我代劳吧!”李利:“代劳的机会有的是,不过,这次可不行。我想到一个绝妙的方案:重建现场!”马严:“如何‘重建现场’?” 李利:“我们把他们两人弄到旅馆里去,让那个男的重演嫖娼过程。”马严:“万一他们不愿意呢?”李利灭了半支烟:“黑吃黑。关键要做通男的工作,我来试试。”李利以前就办过“被贩毒案”,好端端得一个商人,经不住他的百般诱惑,同意送一程“白粉”,结果罪名成立,财产也被没收了。“被........”是他最擅长。
    李利单独提审陈磊,也不做记录:“哥么,想早点出去吗?”
    陈磊受宠若惊:“最好一分钟也不要耽误。”
    李利递上烟:“小弟有点难处。哥么要愿意帮忙。马上就可以出去。”
    陈磊献媚地:“只要一不是杀人人放火,二不是抢银行。大哥舍命陪君子。”
    李利恨恨然:“那小娘么不乖,不承认与你干过。搞得我们下不了台。接不了案,你应该懂的,想放你也没有办法。”
    陈磊呸了一口:“女人家,死心眼。”
    李利拉近距离:“我们研究过:只有你能帮我们。”
    陈磊茫然地:“我........?”
    李利每个词都咬得很清楚:“我们把你们放回旅馆去,你必须把嫖娼过程实际操作一遍,以方便我们取证。”
    陈磊一惊:“取那些证?”
    李利自然地:“很简单。旅馆里有你们的指纹和脚印。她的体内有你的精液,口袋里有你给她的钱。完啦!”
    陈磊咬咬牙:“那么,你们要我干我可以干,反正口供已经提前做好了。还按了手印。说得直接一点,我的罚款也不能白交!”
    李利微微一笑:“但口供上的日子要改在今天。因为她可能还是处女。你必须见红。”
    陈磊听后差点没晕倒过去。
    三
    这旅馆是属于他们派出所管辖范围的。旅馆对带大盖帽的人是绝对服从的。听说是司法系统的警察要重建“嫖娼案”的现场,旅馆里的老板,不仅支持也很感兴趣!可惜被禁止观看。只允许听声音。警察说了,若有女孩子故意大喊大叫,是演员重建“嫖娼案”现场的正常现象,不用去搭救。
    许小妹起初不愿去旅馆里。为什么要去?李利口气温和地:“我们叫你去,是准备考查一下那个男的,看他单独与你相处,他会不会提出嫖娼问题,以及你可能的反应。”再说手铐一拷,不去也得去。
    许小妹泪汪汪:“考察完毕,就放我走吗?”
    李利肯定地:“如果没有问题。我们还关着你干嘛?”
    许小妹来到了旅馆。门一关。她居然不知道正准备被嫖娼。
    陈磊按要求说道:“你说吧,你要多少钱?”警察已经把嫖资为他准备好了。
    许小妹怒道:“闭上你的脏嘴!”
    陈磊开始脱衣服:“你今天是想干也得干,不想干也得干!其实也由不得我们,懂吗?”
    许小妹这才发现门打不开了:“救命啊!”
    她冲向窗户想跳楼,陈磊却象老虎觅食一样扑了过去。陈磊一边蹂躏一边骂:“你知道吗?之前,老子什么也没干,还被罚款数千元。”许小妹不断地挣扎着,拼命地发出尖叫!还有摔东西的响声。
    旅馆里的老板听见了,服务员也听见了,他们在交头接耳:“这嫖娼案表演得就跟真的一样!太精彩了!”一个女服务员对李利说:“下次,挑我来当演员。我肯定比她演得还精彩!我以前就学过业余表演的。”
    旅馆里的老板:“男的也不用到外面去找,我身强力壮最合适表演这个角色。”
    马严一脸严肃认真:“以后也许再会有机会让你们来表演的。”
    被嫖娼完毕。数日后,马严和李利又重审许小妹:“我们通过重建现场发现,你们俩瞌睡碰到枕头了,完全有机会有可能在旅馆里实施卖淫嫖娼的。我们的手中已经有铁证了!你要老实交代,争取象男方一样获得宽大处理。”
    许小妹仍处在半昏迷状态中,她本来想喊:“我身上有处女证!”可她突然惊醒地意识到处女证真的已经过时了,成为一张废纸了。就想秋天的树叶该飘到垃圾堆里去了。而蓝天下的一切都还是那么平静,那么和弦,那么自然,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但也没人再会相信她的清纯了。她终于知道如果还想出去,她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现实问题:就是如何筹够罚款的钱。若跟他们去打官司,一个弱女子是没有可能打赢的。
   
    (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