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造反本相]
张三一言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喜见美国裁定同性婚姻合宪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香港和臺灣可能獨立嗎?
·同性異性婚戀進階探析
·中共理論馬仔的一攻一保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革命,你從哪裡來?[四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習皇慣性反貪腐 紅朝恆性出貪腐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1]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中國夢=共黨夢
·統一不是普世價值+共黨統香港泛民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黨文化+反民粹冶煉偉光正 [2篇]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极权天下变幻马克思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共產黨政權沒有合法性(2篇)
·用謊言說出來的合法性
·香港人為甚麼戀英殖反共殖?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專政黨沒有生存權利
·可以結黨為私不可公權謀私
·四種政權合法性觀點
·民意,你從哪裡來?
·惡善能人與善惡能人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革命動亂倒退、以暴易暴、社會進步
·人性小故事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緬甸民主+豬哲學+私占公權+習氏規則 (5篇5千字)
·王岐山為甚麼要談共產黨政權合法性?
·黨主民奴論
·幾個常見政治詞語的解說
·為個人權利的民主和為群體權利的民主
·愛國謬言
·發展是硬道理源於豬的哲學
·信神和反神都有言論自由權利
·有基督教共產主義沒有佛道教共產主義
·沒有敵人論和當前兩大敵決戰
·屠民政權絕無合法性
·正愛國與邪愛國+民主的偉大領袖
·鄭永年讚頌習近平集權行民主
·人民有妄議中央的權利
·大陸人沒有自己的聲音
·結黨營私論+沒有君子黨只有利益黨
·李波在港恢復平靜生活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港獨 係本土價值最大保證
·本土港獨天然合法
·香港民族和港獨
·戲說陸老公和港二奶(+14)
·戲說陸老公和港二奶(+14)
·戲說陸老公和港二奶(+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造反本相

   
   
   
   張三一言
   

   
   施化寫了一篇《“不滿”離“造反”有多遠?》文章(http://www.ncn.org/view.php?id=76613)。文章主旨是厭惡和咀咒造反,規勸共產黨避免造反。
   
   甚麼是造反?
   
   造反就是叛變、反抗、推翻現權力。施化在本文沒有界定,但從他一貫文章的主張和本文邏輯推論可以得出:凡體制外,尤其是由民眾力量叛變、反抗、推翻、取代現體制政權就是造反(本文以下所有“造反”一詞都指這個含意)。由之推論,從現實看,除了由共產黨自我演變外,所有從共產黨外部取代共產黨權力的行為都是造反。我的判斷是共產黨沒有自我民主演進的可能,所以,反對造反客觀效果就是永恆地保留共產黨一黨專制制度。
   
   人類近代史前,因為造反沒有給人們創立比較合符正義和公正的社會制度,所以沒有甚麼好名聲;近年因為共產的反人性反正義反公正的造反,特別是毛澤東文革對造反這個詞的污染,遂令造反這個詞汙穢不堪。被共產黨和一些反革命派不費吹灰之力地把它當作反革命的方便武器。如今在大陸凡是幹壞事,都被共產黨及其禦文人被稱為造反。造反在近代史中創建了偉大和眾多的民主憲政國家,創出豐功偉績,但是在共產黨和反革命知識精英強力抺黑下,仍然是一個極之汙穢的貶性詞。看來有還造反一詞原貎的必要。
   
   [一]、造反不是中國特色,是世界共性
   
   施化對造反、改朝換代的敘事一部分屬實,但是既沒有時空觀念又以偏概全,所以,結論偏頗。
   
   所謂特色,有“獨有,他者無分”的特點。施化說造反是中國特色,但事實是造反並非中國所獨有,而是民主制度建立前人類史的共性,舉世皆如此;在民主制度建立前所有國家的政權更替大多數都是循施化描述的“不滿—壓制—再不滿—再壓制,直到造反,改朝換代,然後再重來一遍”路徑進行的。這條路徑的核心是以新專制取代舊專制,故而循環。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循?
   
   施化歸咎於用了“造反”這個手段。
   
   這個歸咎不合理。
   
   從事實上可以證實它不合理。因為今天大部分民主國家都是用造反這個手段建立起來的。最大最典型的民主國家──美國就是用暴力革命建立起來的;日本是由外來暴力強行建立的;近年數以十計的新興民主國家是用革命手段建立起來的,我們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民主憲政制度是由辛亥革命建立起來的。在眾多由造反、革命建立起民主國家這一事實面前說造反、革命造成由專制到專制的改朝換代循環是失實沒有根據的。所以,這種循環不是基於造反造成的,也與革命、改良、“革政”或其它手段無關。
   
   從理論上來看。是不是新專制取代舊專制,故而“不滿—壓制—再不滿—再壓制,直到造反,改朝換代,然後再重來一遍”循環,基於兩個因素決定。
   
   第一因素是,這個造反的目的是為了用我的專制朝取替你的專制代,還是為了用自由民主制度取代專制獨裁制度。若是前者,結果就是施化所說的改朝換代;若是後者很可能是由民主制度取代專制制度。
   
   第二個因素是,在造反過程中,如果是由一個獨一無二的勢力完成的,那麼它的結果是專制取代專制的可能性大於一切;即使是懷著民主目的也難逃脫這一命運。若是由兩個或以上相互制衡的力量互動完成的,則民主制度取代專制制度的可能性極大。孫中山以自由民主為目的,但是基本上是國民黨一黨勢力完成民國革命過程。本來共產黨可算是一個制衡力量,但是共產黨不願走民主之路爭取政權而選擇槍桿子出政權的道路,所以出現蔣介石的專制時代。後來民進黨崛起,有了制衡力量,且採取了爭選票贏政權的道路,加上孫中山的國民黨具備了以民主為目的(體現在中華民國憲法上),就有了民主目的加制衡的政治格局,於是民主制度就在台灣實現了。施化所謂由一個專制取代另一個專制中國特色的改朝換代就不存在了。共產黨則走一條既反民主的政治目的,又消滅一切制衡力量的道路,所以走向專制獨裁勢所必然──因為它缺乏建成民主制度兩條決定性條件。
   
   這兩個決定性因素可以採用各種手段;是造反、革命還是改良、“革政”或其它手段造成的都可以。所以,把造反視作不能建立民主制度,必然導致由專制到專制的民朝換代的理論是不合理的。
   
   
   [二]、共產黨的本質和現實決定它亡於民眾造反
   
   我很認同施化對“不滿”的解說。但對勸導共產黨接納民意改善施政,開言路宣洩不滿以舒緩社會矛盾的良好善意不敢認同;因為這是沒有可能的事。
   
   我們單單從共產黨高調反對普世價值、民主(選舉、三權分立、多黨制、開放言論等等),國慶防民如敵,搞空前(很可能還是絕後)的無觀眾盛大國慶典禮來看,從強硬鎮壓維權和民運來看,這個黨和政權是不可能善待人民的。從共產黨視權為第一政治生命的傳統來看、從穩定壓倒一切來看,這個黨和政權是絕不可能對民眾放權讓利的。從共產黨專政傳統和崇拜武力傳統來看,它無法重視民意和舒緩民困的,它只會用打壓來對待民眾。共產黨這種作為,只能迫著中國民眾走上造反的道路。
   
   共產黨目的是專政,和共產黨是唯一政治勢力這兩點,確定其無法不敵視人民,無法走向民主。若不如此,專制制度就不保,連帶與專制制度合二為一的共產黨就面臨滅亡。所以,共產黨與民為敵的本性是改不了的。這個本性決定了中國民眾除了造反沒有第二條路可行。
   
   對這樣一個黨施化的良心和好意有甚麼用?祈待共產黨“開誠布公地和各政治反對派、民間各界的代表人物交談,找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共同綱領。”是百分之一百對牛彈琴。對牛彈琴,錯在彈者。
   
   基於產黨如上所述屬性,它自身是不可能自我演變成為民主政體的,所謂黨內民主之類的話題,純屬無稽之談。
   
   要在共產黨專制獨裁體制下實現民主,必須具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
   
   第一個條件是,取代共產黨的必須是抗衡共產黨的民主政治勢力。這個勢力可以是由共產黨內分裂而得,或者由民間崛起而來。其手段則沒有限制,造反、革命(包括暴力革命或非暴力革命)、政變,或者改良、施化提倡的“革政”或其它手段都可以。目前看來,前者手段達至民主社會的可能性遠遠大於後者。
   
   第二個條件是,不可以出現唯一的抗衡共產黨的民主政治力量。如果共產黨被中國唯一的民主力量推翻,那麼這個民主力量掌權後必然還是專制權力。
   
   一句話,說在中國大陸共產黨建政之前和建政時都是造反而改朝換代的歷史,是正確的,但是,說在台灣或者是現在結束共產黨專制制度時代的中國大陸也是和數千年來一樣會因為造反而改朝換代,就是無視時空,無視事實,理論上也完全站不住腳。
   
   2009-10-26
   博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