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造反本相]
张三一言
·民主革命是有效而应该坚持采用的手段
·如何營建良好討論氣氛
·简单道理:承认和维持台海现状,就是一中两国
·尊孔未必败,反孔批儒未必胜
·人類命運得益於希望而存續
·反革命现发症︰中国社会的流感病
·刘晓波被判重刑了,怎么办?
·被蓄養的豬,只有自由多少問題,沒有有無問題
·08憲章、劉曉波等,我在肯定支援前提下批評錯 (外一篇)
·清算和解道路
·张三一言郑重重申政治立场(另一篇)
·自由的多少和有无的四点识别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
·请有神论者尊重无神论者──有请封从德
·請胡平解釋徐友漁08憲章觀點
·答洪哲勝:暴力也可建立民主
·我沒有敵人?我有敵人!
·民主與經濟發展、人的素
·給無敵人派說“有敵人”
·是沒有敵人還是害怕敵人?
·政治領袖沒有個人觀點與立場
·放諸四海而皆惡的“普世原則”(外一篇)
·
·“沒有敵人”面面觀
·戲謔戴帽李逵目中無敵
·洪哲胜如此认定没有敌人,有甚么好处?
·沒有敵人派的挫左銘
·“民主沒有敵人”是偽理論
·還原“楊佳抗暴”爭議之真相(答洪哲勝)
·胡平民运思想:有敌人,对敌斗争
·胡平发动革命了
·無敵人?愛敵人?有敵人恨敵人!
·中國民主化會右派專政?
·達賴表現柔弱才受到普遍尊重嗎?
·代拟无敌派响应《面对“鳄鱼”--名人旧语重温》
·我支持達賴和平抗暴的理由
·談談某些沒有敵人派的誠信和良心
·病中,僅答路可見:反劉曉波還是反共
·王希哲的“中共陣營第九個花瓶党”高論
·暴力是民主的催生婆
·中國革命,是甚麼
·革命罪名:不理性、暴力、屠殺
·胡平的觀點分裂症
·退E風波的啟示
·到底是批劉曉波還是有敵無敵的觀點爭論?
·暴力不能建立民主制度?建立了也沒有用?
·退E行動與表達權利(涉有敵、無敵)
·三組多個十個有敵無敵的評語
·法治可以取代民主!
·有沒有敵人爭論在思想史的地位
·這個世界是沒有一個人不可以批評的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
·與楊光討論:極權之下無改良
·[再與楊光討論] 革命不是必須,而是無奈
·千人下跪,怎麼看?
·革命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
·我是口頭革命派?
·楊光貶低民主無方
·令人迷惑、極應關注的溫家寶現象
·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和楊光第三次討論:極權無憲政
·言論自由就是不可以.不應該反駁批評
·心中沒有美國黑奴才能讚頌華盛頓
·言論自由:保護魔鬼言論的權利
·支持溫家寶還是反對溫家寶?
·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
·批评产党就是追求完美的乌托邦制度和政权
·由劉建安罵娘引起的言論自由話題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0年不願忘記而重貼】
·六四21周年,提出反對民眾使用暴力二原則
·和楊恒均討論中國人為什麼不遵守遊戲規則?
·中国民主化的三条道路
·拿出證據來!
·洪哲勝的“潑男駡街”
·熱兵器時代暴力革命成功了!
·中国是暴力革命的沃土
·溫和派激進化舉隅
·韓一村《維權語錄》註批
·小评韩一村的“痞子、无赖”大讨论
·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答鄭義:我的大漢族主義觀
·陳雲:民主就是不包容
·民意是甚麼
·韓一村的真理
·口頭革命派是民主力量之一
·改良派最致命的是“合作,不反抗”
·這樣理解共產黨
·中共“進步”齊齊睇
·一千零二夜譚──中共與民主反對派妥協
·共产党长命之一视角
·是虎噬人還是人馴虎?(四篇)
·評洪哲勝非暴力變革中國的觀點(另一篇)
·“永遠站在弱者這一邊”探識
·胡平強行代表別人意願
·骂猴者有制猴权时会杀猴吗?
·中国为甚么专制万岁?
·暴力還是非暴力能吸引國內民眾?
·请刘路不要搞内斗、分裂
·谈谈“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
·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关切偷改共享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造反本相

   
   
   
   張三一言
   

   
   施化寫了一篇《“不滿”離“造反”有多遠?》文章(http://www.ncn.org/view.php?id=76613)。文章主旨是厭惡和咀咒造反,規勸共產黨避免造反。
   
   甚麼是造反?
   
   造反就是叛變、反抗、推翻現權力。施化在本文沒有界定,但從他一貫文章的主張和本文邏輯推論可以得出:凡體制外,尤其是由民眾力量叛變、反抗、推翻、取代現體制政權就是造反(本文以下所有“造反”一詞都指這個含意)。由之推論,從現實看,除了由共產黨自我演變外,所有從共產黨外部取代共產黨權力的行為都是造反。我的判斷是共產黨沒有自我民主演進的可能,所以,反對造反客觀效果就是永恆地保留共產黨一黨專制制度。
   
   人類近代史前,因為造反沒有給人們創立比較合符正義和公正的社會制度,所以沒有甚麼好名聲;近年因為共產的反人性反正義反公正的造反,特別是毛澤東文革對造反這個詞的污染,遂令造反這個詞汙穢不堪。被共產黨和一些反革命派不費吹灰之力地把它當作反革命的方便武器。如今在大陸凡是幹壞事,都被共產黨及其禦文人被稱為造反。造反在近代史中創建了偉大和眾多的民主憲政國家,創出豐功偉績,但是在共產黨和反革命知識精英強力抺黑下,仍然是一個極之汙穢的貶性詞。看來有還造反一詞原貎的必要。
   
   [一]、造反不是中國特色,是世界共性
   
   施化對造反、改朝換代的敘事一部分屬實,但是既沒有時空觀念又以偏概全,所以,結論偏頗。
   
   所謂特色,有“獨有,他者無分”的特點。施化說造反是中國特色,但事實是造反並非中國所獨有,而是民主制度建立前人類史的共性,舉世皆如此;在民主制度建立前所有國家的政權更替大多數都是循施化描述的“不滿—壓制—再不滿—再壓制,直到造反,改朝換代,然後再重來一遍”路徑進行的。這條路徑的核心是以新專制取代舊專制,故而循環。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循?
   
   施化歸咎於用了“造反”這個手段。
   
   這個歸咎不合理。
   
   從事實上可以證實它不合理。因為今天大部分民主國家都是用造反這個手段建立起來的。最大最典型的民主國家──美國就是用暴力革命建立起來的;日本是由外來暴力強行建立的;近年數以十計的新興民主國家是用革命手段建立起來的,我們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民主憲政制度是由辛亥革命建立起來的。在眾多由造反、革命建立起民主國家這一事實面前說造反、革命造成由專制到專制的改朝換代循環是失實沒有根據的。所以,這種循環不是基於造反造成的,也與革命、改良、“革政”或其它手段無關。
   
   從理論上來看。是不是新專制取代舊專制,故而“不滿—壓制—再不滿—再壓制,直到造反,改朝換代,然後再重來一遍”循環,基於兩個因素決定。
   
   第一因素是,這個造反的目的是為了用我的專制朝取替你的專制代,還是為了用自由民主制度取代專制獨裁制度。若是前者,結果就是施化所說的改朝換代;若是後者很可能是由民主制度取代專制制度。
   
   第二個因素是,在造反過程中,如果是由一個獨一無二的勢力完成的,那麼它的結果是專制取代專制的可能性大於一切;即使是懷著民主目的也難逃脫這一命運。若是由兩個或以上相互制衡的力量互動完成的,則民主制度取代專制制度的可能性極大。孫中山以自由民主為目的,但是基本上是國民黨一黨勢力完成民國革命過程。本來共產黨可算是一個制衡力量,但是共產黨不願走民主之路爭取政權而選擇槍桿子出政權的道路,所以出現蔣介石的專制時代。後來民進黨崛起,有了制衡力量,且採取了爭選票贏政權的道路,加上孫中山的國民黨具備了以民主為目的(體現在中華民國憲法上),就有了民主目的加制衡的政治格局,於是民主制度就在台灣實現了。施化所謂由一個專制取代另一個專制中國特色的改朝換代就不存在了。共產黨則走一條既反民主的政治目的,又消滅一切制衡力量的道路,所以走向專制獨裁勢所必然──因為它缺乏建成民主制度兩條決定性條件。
   
   這兩個決定性因素可以採用各種手段;是造反、革命還是改良、“革政”或其它手段造成的都可以。所以,把造反視作不能建立民主制度,必然導致由專制到專制的民朝換代的理論是不合理的。
   
   
   [二]、共產黨的本質和現實決定它亡於民眾造反
   
   我很認同施化對“不滿”的解說。但對勸導共產黨接納民意改善施政,開言路宣洩不滿以舒緩社會矛盾的良好善意不敢認同;因為這是沒有可能的事。
   
   我們單單從共產黨高調反對普世價值、民主(選舉、三權分立、多黨制、開放言論等等),國慶防民如敵,搞空前(很可能還是絕後)的無觀眾盛大國慶典禮來看,從強硬鎮壓維權和民運來看,這個黨和政權是不可能善待人民的。從共產黨視權為第一政治生命的傳統來看、從穩定壓倒一切來看,這個黨和政權是絕不可能對民眾放權讓利的。從共產黨專政傳統和崇拜武力傳統來看,它無法重視民意和舒緩民困的,它只會用打壓來對待民眾。共產黨這種作為,只能迫著中國民眾走上造反的道路。
   
   共產黨目的是專政,和共產黨是唯一政治勢力這兩點,確定其無法不敵視人民,無法走向民主。若不如此,專制制度就不保,連帶與專制制度合二為一的共產黨就面臨滅亡。所以,共產黨與民為敵的本性是改不了的。這個本性決定了中國民眾除了造反沒有第二條路可行。
   
   對這樣一個黨施化的良心和好意有甚麼用?祈待共產黨“開誠布公地和各政治反對派、民間各界的代表人物交談,找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共同綱領。”是百分之一百對牛彈琴。對牛彈琴,錯在彈者。
   
   基於產黨如上所述屬性,它自身是不可能自我演變成為民主政體的,所謂黨內民主之類的話題,純屬無稽之談。
   
   要在共產黨專制獨裁體制下實現民主,必須具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
   
   第一個條件是,取代共產黨的必須是抗衡共產黨的民主政治勢力。這個勢力可以是由共產黨內分裂而得,或者由民間崛起而來。其手段則沒有限制,造反、革命(包括暴力革命或非暴力革命)、政變,或者改良、施化提倡的“革政”或其它手段都可以。目前看來,前者手段達至民主社會的可能性遠遠大於後者。
   
   第二個條件是,不可以出現唯一的抗衡共產黨的民主政治力量。如果共產黨被中國唯一的民主力量推翻,那麼這個民主力量掌權後必然還是專制權力。
   
   一句話,說在中國大陸共產黨建政之前和建政時都是造反而改朝換代的歷史,是正確的,但是,說在台灣或者是現在結束共產黨專制制度時代的中國大陸也是和數千年來一樣會因為造反而改朝換代,就是無視時空,無視事實,理論上也完全站不住腳。
   
   2009-10-26
   博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