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张成觉文集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张博士的大作中提出:“究竟如何看毛?如何理解毛掌权的那段历史?”
   这的确是“一个争议颇多、又颇具现实意义的问题”。
   
   对此,文中称:“我以为,毛是个独裁者,这毫无疑问;但他又不是一个单纯的敛权之徒。作为共产党人,毛有其独特的社会理想。他并不满足于仅仅夺取政权做一个太平皇帝。他还要奋斗去建设一个既符合马克思主义理念、又符合中国人‘大同’理想的‘人间天堂’,甚至想以此为世界人民做出榜样。‘继续革命’的确是实现毛式‘人间天堂’的基本纲领和具体途径。如果我们把马克思主义共产革命的基本主张理解为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一般逻辑的话,毛泽东的继续革命主张就曾是20世纪50~70年代、特别是文革期间支配中国的乌托邦社会改造工程的特殊逻辑。我们要把二者做适当的区分,才能更好地厘清这段历史的基本脉络。”

   
   尽管“马克思主义共产革命”和毛的“继续革命”确应区分,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苏东波”已宣告了前者的破产,此前十二年的中共三中全会(更准确地说是三中全会前的中央工作会议),已为后者划上了句号。正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上述两个“革命”都遭到了“实践”的否定,再来仔细区分两者之间的不同,也许还有理论研究之需要,实际上却似乎意义不大了。
   
   我们还是回到对毛的评价这个问题上。诚如张博士所言,“毛有其独特的社会理想”。西方不少学者更认定毛是“理想主义者”。这或者不无道理。但更值得探究的是:毛是个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
   
   窃以为,运用“实践”这把尺子来量度,毛是个断章取义走火入魔的“理想主义者”;是个刚愎自用气量狭小的“理想主义者”;是个口蜜腹剑出尔反尔的“理想主义者”;是个不择手段人性泯灭的“理想主义者”。一句话,是“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借用林彪语)才得一见的混世魔王。
   
   毛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其实他只读过极其有限的几本马克思、恩格斯著作。他不懂英文,更不懂德文;数学成绩差,不懂微积分。《资本论》他从未通读过,即使翻过几页也不可能明白。《反杜林论》充其量囫囵吞枣浏览过,也必定是似懂非懂。他概括称:“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他还将马克思主义哲学浓缩成: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就是他的全部“理论素养”所在。曾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实践论”、“矛盾论”,“实际上是周恩来、林伯渠、王稼祥、康生、陈伯达等人起草的,毛泽东只是作了修改,就成了毛泽东写的了。”(庄重:《《毛泽东选集》真相》,《开放》杂志,2009年10月号,61页)
   
   斯大林曾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行动。”此语不假,我们不应因人废言。毛以及以之为祖师爷的中共既然“没有革命的理论”,所进行的也就不可能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革命”,而只能是挂着“马列”招牌的农民“造反”,与历史上从陈胜、吴广到太平天国的“起义”本质完全一致,纯属“改朝换代”而已。
   
   不同的是,毛打下江山,坐上龙庭之后,异想天开,走火入魔,要当世界革命的棋手,搞什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后众叛亲离一败涂地。曾经不可一世的大独裁者成了孤家寡人,身边没有任何亲人,在极端寂寞中呜呼哀哉。其“理想”被证明为彻头彻尾的狂想!
   
   毛自称有“虎气”,“在原则问题上从不让步”。他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侃侃而谈,让手下学习刘邦的“豁达大度,从善如流”,不要当听不得不同意见的西楚霸王,“老虎屁股摸不得”,否则会落得“别姬”的下场。如此引经据典,口若悬河,却是“马列主义手电筒”,只照人,不照己。
   
   例如,50年代初,胡风上三十万言书对文艺政策建言,完全是行使公民权利,他却钦定之为“反革命集团”,亲自下令将其下狱。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写信给他谈“大跃进”存在的问题,意在补救当局的失误,使面临断炊绝境的百姓得以活命。却被横加“反党”罪名,一巴掌打入冷宫。1962年刘少奇揭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实情,他怀恨在心,不惜发动“文革”将其打倒,造成十年浩劫,国民经济濒于崩溃。
   
   凡此种种,足见其本人才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他最终逃脱“别姬”和“乌江自刎”的结局,算是侥幸。但其丑恶的真面目,已被越来越多的国人识破。其顽固坚持的“理想”,十足是具有正常思维的普通民众的噩梦!
   
   不可否认,毛舌灿莲花,文才出众,否则也不会在刚过而立之年成为孙中山赏识的青年才俊,出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部长,实际主持部务。对于当时的国民革命及北伐大业,他不无寸功。但此人深受列宁的“共产邪说”蛊惑,煽动阶级仇恨,其所激赏的湖南农民运动实质为“痞子运动”,与现代社会的法治精神形同水火。
   
   至1927年夏苏俄及中共势力坐大,国民党不得不实行“清党”,毛迅即落草为寇,成为鲁迅所称的“山大王”。在紧握枪杆子的同时,其笔杆子也未尝放下,特别是自抗战起10余年间,在一批难得的干才如周恩来、张闻天等人倾力协助下,毛使尽浑身解数,舞文弄墨,摇唇鼓舌,炮制了一批漂亮文章,赢得了文宣的优势。其花言巧语,尤其连篇累牍的“民主”言论,令广大知识分子以及青年学生受其迷惑,误以为真而心向往之。
   
   不过,毛生性乖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朝令夕改,喜怒无常,登基后尤其变本加厉,往往令手下及臣民莫衷一是。1957年春号召干部群众大鸣大放,帮助中共“整风”,宣称“言者无罪”。曾几何时,民主党派与知识分子一片赤诚,慷慨陈词,却被毛诬指为“向党猖狂进攻”,扣上“资产阶级右派”的如山大帽,并赶制“劳动教养”的非法条例,加以残酷迫害。至少55万“右派”沉冤莫辩,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全军覆没。神州大地万马齐喑,言路尽塞,从而为其后紧接着的大跃进与大饥荒打开了大门。
   
   如此言而无信,公然“引蛇出洞”,还要以“阳谋”自诩。毛身为罪魁祸首,真不知人间有“羞耻”二字,堪称世所罕见。
   
   毛天生异禀,有别常人。他以“反潮流”为傲,价值观出人意料,道德感极为另类。据其侍从回忆称:有次在中南海住地看香港古装片,内容是青年书生甲、乙同时爱上某富家小姐,某日小姐失足掉入花园中一口深井。甲舍身下井救人,讲好乙在上面接应。不料甲在井下将小姐托至井口,乙接过小姐后却把井口封住,企图使甲困死井下。后甲侥幸脱险,终与小姐成亲。看完影片,侍从们无不唾弃乙之卑鄙阴险。毛却独持异议,认为乙之利己行为出自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反而是甲太过迂腐,下井前应作好两手准备,提防乙加害于己。此番高论,令侍从们惊诧之余敬佩莫名,自愧不如“主席”之高瞻远瞩,见识超凡。
   
   见微知著。由此可见毛品格之一斑。要言之,《三国演义》曹孟德杀死吕伯奢一家时,所秉持的准则:“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是也。换句话说,为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可以不择手段。“仁义道德”,妇人之仁也。“人民救星”焉能如此婆婆妈妈?
   
   对此,毛毫不隐讳。1957年11月在莫斯科对全世界共产党、工人党首脑讲话时,他就声称如“帝国主义发动战争”,中国死三亿人,世界死一半人也不要紧,一样实现共产主义。各国共党首脑闻之瞠目结舌,感到不可思议。
   
   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正如其诗句所云:“撒向人间都是怨”,对之理应如送瘟神一样,“纸船明烛照天烧”!不是吗?
   
   (09-1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