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张成觉文集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读《周良霄、顾菊英夫妇谈文革史研究》(以下简作《周顾谈》),颇受教益。尤其周先生引用李慎之先生的论断:“刚刚过去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游民意识的大爆发”,认为“慎之先生所提出的,把毛泽东、把毛泽东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放到中国传统和游民文化中来研究,应该是更深入的一个方向,值得大家重视。”可谓确有见地。
   但当访问者提出:有人认为毛“反修防修”的初衷和对“党内走资派”的批判有“积极意义”,询问周对此的看法时,周表示认同。他称“毛泽东是二十世纪农民革命在一个大国的胜利者,也是新世纪农民空想社会主义有影响的思想家。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提出的‘当权派’这一概念,是极具深刻的理论与现实含义的重要命题。”此一论点,实在令人难以苟同。
   首先,称毛为“思想家”恐怕说服力不足。按照通常的理解,“思想家”应该是创立较严谨的思想体系,且本人有相应的理论著作或言论记录的大学者。如孔子、亚里士多德和马克思等,都当之无愧。而“自称是‘绿林大学’毕业,自命为‘红色的山大王’”(见《周顾谈》)的毛,其思想杂乱无章,固然富于空想,概括起来离不开“造反有理”和“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两条。
   至于毛的理论著作,和中外公认的思想家相比就更提不起来。例如,被郭沫若吹捧为“雄文四卷”的“毛选”四卷,160余篇文章(含书信、电报、文件及演讲稿)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十二篇,经毛泽东修改的公十三篇,其余诸篇全是由中共中央其他领导成员,或中共中央办公厅以及毛泽东的秘书等起草的。”(庄重:《《毛泽东选集》真相》,《开放》杂志,2009年10月号,60页)
   再看毛所有470余篇文稿(含讲话、报告、会议决议、论文、电报稿、社论、按语与批示等),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中共中央党校历时五年的调查,核实一共有250多篇“不是毛泽东亲自起草或作修改的。其中有160多篇报告、讲话、电文、社论是由其他中央领导同志、中央秘书局(办)和中央工作人员起草完稿的。毛泽东仅仅对部分报告、讲话作过审阅或批上‘同意’、‘好’或签上‘毛泽东’三字。”(同上,62页)事后,上述中共有关部门于1993年6月初联合向中共中央书记处提出报告。

   1994年1月18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作出三点批示,头一点是:“中央一贯认为,《毛泽东选集》中的理论、思想是中国共产党集体革命工作的结晶,不是个人的。”(同上)可见,毛只是个浪得虚名的“思想家”。
   事实上,连毛本人在文革期间也承认,他“那几本小书”(指“毛选”四卷)没有那么大的法力(大意)。对于自己的理论水平,他还多少有点自知之明。
   其次,周先生认为:“社会主义条件下,执政党通过专政和剥夺,把全国的资源控制在自己手里,在特权垄断下,以国有的名义,分任各个部门的当权者掌管,国有实际上就成了官有。这个制度必不可免地大量滋生官僚主义、特权享受、贪污腐败、鱼肉百姓,而终至于发展成为溃败的不治绝症。毛泽东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并且大胆地把它揭出来,希图通过群众运动,不断革命来克服。这是他远远超出他的同辈庸人们的地方。”(见《周顾谈》)这种说法应属溢美之词。
   关于社会主义“制度必不可免地大量滋生官僚主义、特权享受、贪污腐败、鱼肉百姓,而终至于发展成为溃败的不治绝症”,堪称早在斯大林治下的苏俄时期就有目共睹。西方许多学者和政治家从20年代到50年代,先后不断“大胆地把它揭出来”。而“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后一句更准确的翻译是“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更是阿克顿勋爵(1834-1902)广为人知的名言。
   特别要提到的是,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刚闭幕不久,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流传到外间,铁托即尖锐抨击苏式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端,指出这种缺乏权力制约的制度,乃个人崇拜和官僚主义滋生的温床。西方多国共产党或工人党的领袖都表示认同。
   与此同时,当时中国国内自由派知识分子代表人物,如储安平、章伯钧、罗隆基等,也早就看到同样的问题。只是由于没有宣传舆论阵地,他们的观点才在次年大鸣大放时期公开发表出来。其实,官僚主义等“三害”的严重性,普通百姓老早就有切身感受,可以说,芸芸众生在毛之前已“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不过由于毛实行“舆论一律”,加上肃反运动的威慑,人们敢怒不敢言罢了。
   所以,周先生所讲毛在此问题上之英明过人,大概只有“大胆”两字符合事实。因为只有毛掌握话语权,别的人不具备“把它揭出来”的条件。
   除了“大胆地把它揭出来”之外,毛“希图通过群众运动,不断革命来克服。”周先生据此认为:“这是他远远超出他的同辈庸人们的地方。”此一论断或许不无道理。
   看来,毛的“同辈庸人”应包括上自刘、周、朱、邓等毛的亲密战友,下到升斗小民。盖几亿人的泱泱中华,只有孤家寡人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运动群众”,“不断革命”即不断折腾。连堂堂国家主席,毛只要动一根小指头就可把他打倒,弄到死无葬身之地。这不是“庸人”是什么?
   周先生又称:
   事实上,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官僚主义当权派与人民的对立与矛盾,只有废除一党的特权垄断,实行民主,完成真正的民主主义变革才能达成。然而这又正是毛泽东所不愿和不能采行的。我认为这原应该是我们从文革中可以吸取的一个重要教训。遗憾的是在后来的改革开放中,政治的改革被搁置,官僚主义当权派事实上已在复活和发展,并且还和金钱结合了起来,形成新的权贵资本主义,文革仅有的一点积极意义也就完全丧失。(见《周顾谈》)
   应该说,这段话立论大体不错。问题是“文革仅有的一点积极意义”这样的用语十分不妥。连中共当局也在《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断言:在任何意义上文革都不是“革命”,因此要对之予以彻底否定。试问,文革何来“积极意义”?
   
   如果说它的教训理应吸取,那也绝不意味着文革本身有任何“积极意义”。这就像因某人玩火而遭殃以致被烧到体无完肤的人,康复后一定会铭记个中教训,对别人玩火百倍小心,但岂能说他被火严重烧伤这件事具有某种“积极意义”?
   
   周先生在访谈中指出:“要写好文革史,前提就是充分批判毛泽东。”这是不刊之论。遗憾的是,从以上分析看来,周先生本人对毛的批判就并不“充分”。而且对文革的“否定”也似乎并不彻底。
   
   和周先生这样的专门学者相比,笔者实在浅薄得很。所谈各点,谨供参考。如有冒犯,敬祈海涵。
   
   (09-1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