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曾节明文集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曾节明: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0/7/2009
   
   几乎如同十七届四中全会稀里糊涂的结果那样,中共国六十年大庆的戏,同样演得出人意料:没有任何党内外职务的江泽民,以八十三岁之高龄,居然与党魁、军头、国家元首三位一体的胡锦涛平起平坐、共同阅兵,抢足了胡锦涛的风头。胡、江两人一同登台、一同检阅、一同观舞、一同“亲民”...而置其他常委、元老于身后,整个十月一日的庆典大戏,胡锦涛招摇到哪里,江泽民就抢到哪里,可谓是如影随形、死缠烂打...据统计,央视的现场直播中,江共出镜22次,有6次是与胡一同出镜;江泽民出镜的时间仅次于胡锦涛,且远远大于其他八位中共政治局常委。
   
   江泽民的强抢镜头,显然决非胡锦涛所愿:经过江泽民这一抢,本来踌躇满志要在十多亿臣民面前耀武扬威、过足毛泽东瘾的胡锦涛,顿时威风大打折扣;经过江泽民这一抢,胡锦涛借阅兵立威的企图,完全泡了汤,此次阅兵,虽然规模空前,胡锦涛却远不及1999年江泽民的阅兵那样威风:当年的“五十大庆”,尽显老江南面独尊之势。从胡锦涛个人的角度看,诚可谓趾高气扬准备,窝窝囊囊收场。
   
   面部表情,也充分说明了胡锦涛在此次“国庆”炫耀大戏当中角色之窝囊:君不见天安门城楼上,江泽民眉飞色舞、指手画脚、怡然自乐,而胡锦涛则满脸的凝重、愤懑和痛苦,直到美女“民兵”方阵通过广场时,这才绽露出一张本能的笑脸。
   
   江泽民狂抢胡锦涛风头,得自央视的大力配合;显然,中共高层有一股强力,迫使憋足了尽要狠狠过一把皇帝瘾的胡锦涛,不得不临时接受江泽民同台并列的“组织安排”。
   
   江泽民的突然袭击抢风头,像是对十七届四中全会“决议”的反击。在九月十九日结束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于十七大上为胡锦涛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出人意料地未能册封军委副主席,这就打破了所谓的先例,从江泽民的角度看:当年他江泽民信守承诺,在1999年的十五届四中全会上册封邓小平生前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为军委副主席,如今他江泽民人还在,胡锦涛就要变卦废储,这还了得?
   
   对于习近平接掌副军头之受挫,外界盛传胡锦涛于四中全会期间,指使国庆阅兵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逼宫,以枪杆子要挟政治局常委会取消了那次会议的人事“议程”。虽然这一消息尚未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胡锦涛于四中全会期间,通过权谋手段阻断了习近平如期接掌军委副主席的计划。
   
   中共高层江、胡之间的并立相争,还表现在着装上的“对着干”。按中共的惯例,庆典无小事,中共高层领导的着装绝对不可能“自由主义”行事,而是有着精心的讲求和安排。庆典开幕式及检阅仪式上,胡锦涛一身灰黑色的原味毛装,江泽民却以一身西装领带于胡锦涛并立,完全一副分庭抗礼的姿态,这种穿着上的大相径庭,显然是刻意而为之。
   
   胡锦涛的穿着,毛共气息扑鼻而来,既凸显高出众常委一截的独裁者地位,又炫耀自己共产政权嫡系传人的正统性;江泽民装束,官僚资本味道浓厚。面对重举马列毛的胡锦涛,江泽民毫不示弱,以西装领带上阵,处处同胡锦涛争抢镜头,以显示自己与国际接轨的“先进性”、炫耀自己才是邓式“改革开放”的真正继承者、自己才是“与时俱进”的“三个代表”。
   
   这是一幅经典的双头寡头专制政权临摹像,中共红朝,首次出现一国二君的状况。生发于四中全会和“六十大庆”上的这些个异象,反映出中共高层的内部争斗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阶段的终结之日,也就是中共政权寡头共治的相对稳定时代行将终结。
   
   注定终结中共政权这种“共治稳定”的首要原因,是两大寡头之间不可调和的既得利益冲突。江泽民和胡锦涛有高度一致的方面,就是追求政治上的专制独裁,因此江泽民坐视胡锦涛发了疯地禁书封网而心安理得;但在社会经济治理上,两人意见分歧:江泽民追求权贵资本主义社会,较能容忍经济上与国际接轨;胡锦涛则坚持马列社会主义社会,喜欢处处严管“紧套”,无视国际惯例行事,与国际社会格格不入。胡锦涛路线必然会损害到江泽民等 “三个代表”们的经济利益,江泽民也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追究胡锦涛发展经济的失败的“政治责任”。但江、胡的根本矛盾,还是既得利益上不可调和的激烈冲突。
   
   如今的江泽民,年事已高,步履蹒跚,尽管暂时快活滋润,但来年毕竟无多,因此必须抓紧时间为子孙家族准备后路。江泽民之上台,全靠沾邓小平六四屠杀之光,上台后搁置十三大报告混日子,“闷声大发财”,贪腐劣迹斑斑,而发起镇压法轮功的罪责,更是其挥之不去的梦魇。为了保证子孙家族在自己身后不被清算,江泽民必须要抓住中共十八大机会拼老命卡位,力挺铁杆的亲信接班。江泽民本来就不放心胡锦涛,通过七八年来的明争暗斗,胡锦涛韬光养晦、口蜜腹剑、厚黑阴狠的权奸属性,江泽民已看得十分清楚,因此,江泽民决不容忍胡锦涛指定“接班人”,江泽民必然要竭力争夺“十八”大的主导权。
   
   另一方面,胡锦涛还剩三年时间就得交班,如果不抓住十八大这最后的机会安插亲信、完成权力软着陆,离职后命运就将掌握在政治对手手中。如果是一个比较清白有为的人,象朱镕基那样,或许顾虑不大,可问题是胡锦涛背负的历史罪责比江泽民的更为沉重:从迫害法轮功到镇压维权上访...所有江泽民犯过的罪行,胡锦涛都犯过,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江泽民没有的罪行胡锦涛也犯过:自八九年“拉萨平暴”始,在胡锦涛的主导下,中共对西藏施行了十多年极端野蛮的极权高压统治,胡锦涛的双手沾满藏人的鲜血。
   
   即使撇开人权罪行,以邓小平“改革开放”为标准体制内的究责,胡锦涛也担当不起:江泽民再不济,其任职的十三年间,经济上较为宽松的政策上好歹造就了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物价低廉、颇具活力的社会;胡锦涛上台以来,扭转邓江私有化的市场经济路线,在经济上大行“国进民退”、积压和摧残民营经济发展、复辟计划经济专制管控...一连串的倒行逆施导致经济大萧条,中共国陷入愈来愈深的经济危机当中。两相比较,胡锦涛没有资格追究江泽民的罪行,江泽民倒有足够的理由和资格追究胡锦涛治理经济失败的“政治责任”。
   
   身处这样的情形,胡锦涛再能“韬光养晦”,也韬晦不下去了。江、胡相争,七年来还基本上可以维持鸭子划水——表面平静的状态,现在表面平静维持不下去了,因为时间到了非得有一方胜出的阶段。
   
   可问题是,不管是胡锦涛还是江泽民,都缺乏一招制胜的权威:一个窝囊到当了七年一把手,还落得被前任大抢风头的地步;另一个想学邓小平却始终学不来,以致于年过八旬还得不辞劳苦亲自上阵抢镜头,当年邓小平垂帘听政,泰然自若、何其“潇洒”!何须这般奔命操劳?
   
   据此可以预料:“六十大庆”后的中共政权,内斗将空前激烈;未来两三年内,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日子都不会好过。中共政权自“六四”后维系了二十年寡头共治稳定时代,行将终结随着江胡决斗的收宫而终结;未来两三年内,必然有一方是失败者和政权的殉葬品。
   
   中共内斗的重新残酷化,完全是“六四”后的中共当权者们自己造成的。胡锦涛一度企图谋求党内“和谐”,但是,规则在哪里、底线在哪里?没有规则和底线,谁和你和谐?胡锦涛死心塌地坚持毛共理念,视普世价值为洪水猛兽,直到今天还顽固拒绝民主,甚至连党内民主决不容忍;在中共强人作古、内斗加剧的今天,胡锦涛仍继续瞪着三角眼、扯着破锣嗓子高唱“民主集中制”的陈词滥调,诚可谓作茧自缚、愚不可及。
   
   由于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中共政权至今形不成权力交接的规则体系,仍然停留于黑箱作业和私相授受。接班人的问题,毛、邓在世时可以凭借政治强人的权威指定,毛、邓死后,问题立即来临:没有了政治强人,谁说了也不算;江泽民扶持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受挫,就是接班人危机的首次大暴露。只要中共拒绝改变,接班人问题是一颗定时炸弹,迟早会掀翻中共政权。
   
   大致可以预判的是,随着寡头共治时代行的终结,中国有三种命运:
   
   一是胡锦涛最终胜出,中共国倒退回极权社会,越来越与朝鲜接近,最终因贫穷和内忧外患而全面崩溃;
   
   二是江泽民最终胜出,中共国将异变为专制独裁的权贵资本主义社会,独裁政权或者逐渐弱化,继而在颜色革命中瓦解、或者象新加坡政权那样依靠经济上的成功而长期存在。
   
   三是江胡之间相持不下,其激烈争斗为未知的第三方所乘,取而代之,在中国建立新的统治(包括建立宪政民主中国)。
   
   我们应该作最好的争取、最坏的准备。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十月五日星期一傍晚于曼谷流亡寓所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