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曾节明文集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曾节明: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0/7/2009
   
   几乎如同十七届四中全会稀里糊涂的结果那样,中共国六十年大庆的戏,同样演得出人意料:没有任何党内外职务的江泽民,以八十三岁之高龄,居然与党魁、军头、国家元首三位一体的胡锦涛平起平坐、共同阅兵,抢足了胡锦涛的风头。胡、江两人一同登台、一同检阅、一同观舞、一同“亲民”...而置其他常委、元老于身后,整个十月一日的庆典大戏,胡锦涛招摇到哪里,江泽民就抢到哪里,可谓是如影随形、死缠烂打...据统计,央视的现场直播中,江共出镜22次,有6次是与胡一同出镜;江泽民出镜的时间仅次于胡锦涛,且远远大于其他八位中共政治局常委。
   
   江泽民的强抢镜头,显然决非胡锦涛所愿:经过江泽民这一抢,本来踌躇满志要在十多亿臣民面前耀武扬威、过足毛泽东瘾的胡锦涛,顿时威风大打折扣;经过江泽民这一抢,胡锦涛借阅兵立威的企图,完全泡了汤,此次阅兵,虽然规模空前,胡锦涛却远不及1999年江泽民的阅兵那样威风:当年的“五十大庆”,尽显老江南面独尊之势。从胡锦涛个人的角度看,诚可谓趾高气扬准备,窝窝囊囊收场。
   
   面部表情,也充分说明了胡锦涛在此次“国庆”炫耀大戏当中角色之窝囊:君不见天安门城楼上,江泽民眉飞色舞、指手画脚、怡然自乐,而胡锦涛则满脸的凝重、愤懑和痛苦,直到美女“民兵”方阵通过广场时,这才绽露出一张本能的笑脸。
   
   江泽民狂抢胡锦涛风头,得自央视的大力配合;显然,中共高层有一股强力,迫使憋足了尽要狠狠过一把皇帝瘾的胡锦涛,不得不临时接受江泽民同台并列的“组织安排”。
   
   江泽民的突然袭击抢风头,像是对十七届四中全会“决议”的反击。在九月十九日结束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于十七大上为胡锦涛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出人意料地未能册封军委副主席,这就打破了所谓的先例,从江泽民的角度看:当年他江泽民信守承诺,在1999年的十五届四中全会上册封邓小平生前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为军委副主席,如今他江泽民人还在,胡锦涛就要变卦废储,这还了得?
   
   对于习近平接掌副军头之受挫,外界盛传胡锦涛于四中全会期间,指使国庆阅兵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逼宫,以枪杆子要挟政治局常委会取消了那次会议的人事“议程”。虽然这一消息尚未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胡锦涛于四中全会期间,通过权谋手段阻断了习近平如期接掌军委副主席的计划。
   
   中共高层江、胡之间的并立相争,还表现在着装上的“对着干”。按中共的惯例,庆典无小事,中共高层领导的着装绝对不可能“自由主义”行事,而是有着精心的讲求和安排。庆典开幕式及检阅仪式上,胡锦涛一身灰黑色的原味毛装,江泽民却以一身西装领带于胡锦涛并立,完全一副分庭抗礼的姿态,这种穿着上的大相径庭,显然是刻意而为之。
   
   胡锦涛的穿着,毛共气息扑鼻而来,既凸显高出众常委一截的独裁者地位,又炫耀自己共产政权嫡系传人的正统性;江泽民装束,官僚资本味道浓厚。面对重举马列毛的胡锦涛,江泽民毫不示弱,以西装领带上阵,处处同胡锦涛争抢镜头,以显示自己与国际接轨的“先进性”、炫耀自己才是邓式“改革开放”的真正继承者、自己才是“与时俱进”的“三个代表”。
   
   这是一幅经典的双头寡头专制政权临摹像,中共红朝,首次出现一国二君的状况。生发于四中全会和“六十大庆”上的这些个异象,反映出中共高层的内部争斗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阶段的终结之日,也就是中共政权寡头共治的相对稳定时代行将终结。
   
   注定终结中共政权这种“共治稳定”的首要原因,是两大寡头之间不可调和的既得利益冲突。江泽民和胡锦涛有高度一致的方面,就是追求政治上的专制独裁,因此江泽民坐视胡锦涛发了疯地禁书封网而心安理得;但在社会经济治理上,两人意见分歧:江泽民追求权贵资本主义社会,较能容忍经济上与国际接轨;胡锦涛则坚持马列社会主义社会,喜欢处处严管“紧套”,无视国际惯例行事,与国际社会格格不入。胡锦涛路线必然会损害到江泽民等 “三个代表”们的经济利益,江泽民也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追究胡锦涛发展经济的失败的“政治责任”。但江、胡的根本矛盾,还是既得利益上不可调和的激烈冲突。
   
   如今的江泽民,年事已高,步履蹒跚,尽管暂时快活滋润,但来年毕竟无多,因此必须抓紧时间为子孙家族准备后路。江泽民之上台,全靠沾邓小平六四屠杀之光,上台后搁置十三大报告混日子,“闷声大发财”,贪腐劣迹斑斑,而发起镇压法轮功的罪责,更是其挥之不去的梦魇。为了保证子孙家族在自己身后不被清算,江泽民必须要抓住中共十八大机会拼老命卡位,力挺铁杆的亲信接班。江泽民本来就不放心胡锦涛,通过七八年来的明争暗斗,胡锦涛韬光养晦、口蜜腹剑、厚黑阴狠的权奸属性,江泽民已看得十分清楚,因此,江泽民决不容忍胡锦涛指定“接班人”,江泽民必然要竭力争夺“十八”大的主导权。
   
   另一方面,胡锦涛还剩三年时间就得交班,如果不抓住十八大这最后的机会安插亲信、完成权力软着陆,离职后命运就将掌握在政治对手手中。如果是一个比较清白有为的人,象朱镕基那样,或许顾虑不大,可问题是胡锦涛背负的历史罪责比江泽民的更为沉重:从迫害法轮功到镇压维权上访...所有江泽民犯过的罪行,胡锦涛都犯过,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江泽民没有的罪行胡锦涛也犯过:自八九年“拉萨平暴”始,在胡锦涛的主导下,中共对西藏施行了十多年极端野蛮的极权高压统治,胡锦涛的双手沾满藏人的鲜血。
   
   即使撇开人权罪行,以邓小平“改革开放”为标准体制内的究责,胡锦涛也担当不起:江泽民再不济,其任职的十三年间,经济上较为宽松的政策上好歹造就了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物价低廉、颇具活力的社会;胡锦涛上台以来,扭转邓江私有化的市场经济路线,在经济上大行“国进民退”、积压和摧残民营经济发展、复辟计划经济专制管控...一连串的倒行逆施导致经济大萧条,中共国陷入愈来愈深的经济危机当中。两相比较,胡锦涛没有资格追究江泽民的罪行,江泽民倒有足够的理由和资格追究胡锦涛治理经济失败的“政治责任”。
   
   身处这样的情形,胡锦涛再能“韬光养晦”,也韬晦不下去了。江、胡相争,七年来还基本上可以维持鸭子划水——表面平静的状态,现在表面平静维持不下去了,因为时间到了非得有一方胜出的阶段。
   
   可问题是,不管是胡锦涛还是江泽民,都缺乏一招制胜的权威:一个窝囊到当了七年一把手,还落得被前任大抢风头的地步;另一个想学邓小平却始终学不来,以致于年过八旬还得不辞劳苦亲自上阵抢镜头,当年邓小平垂帘听政,泰然自若、何其“潇洒”!何须这般奔命操劳?
   
   据此可以预料:“六十大庆”后的中共政权,内斗将空前激烈;未来两三年内,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日子都不会好过。中共政权自“六四”后维系了二十年寡头共治稳定时代,行将终结随着江胡决斗的收宫而终结;未来两三年内,必然有一方是失败者和政权的殉葬品。
   
   中共内斗的重新残酷化,完全是“六四”后的中共当权者们自己造成的。胡锦涛一度企图谋求党内“和谐”,但是,规则在哪里、底线在哪里?没有规则和底线,谁和你和谐?胡锦涛死心塌地坚持毛共理念,视普世价值为洪水猛兽,直到今天还顽固拒绝民主,甚至连党内民主决不容忍;在中共强人作古、内斗加剧的今天,胡锦涛仍继续瞪着三角眼、扯着破锣嗓子高唱“民主集中制”的陈词滥调,诚可谓作茧自缚、愚不可及。
   
   由于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中共政权至今形不成权力交接的规则体系,仍然停留于黑箱作业和私相授受。接班人的问题,毛、邓在世时可以凭借政治强人的权威指定,毛、邓死后,问题立即来临:没有了政治强人,谁说了也不算;江泽民扶持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受挫,就是接班人危机的首次大暴露。只要中共拒绝改变,接班人问题是一颗定时炸弹,迟早会掀翻中共政权。
   
   大致可以预判的是,随着寡头共治时代行的终结,中国有三种命运:
   
   一是胡锦涛最终胜出,中共国倒退回极权社会,越来越与朝鲜接近,最终因贫穷和内忧外患而全面崩溃;
   
   二是江泽民最终胜出,中共国将异变为专制独裁的权贵资本主义社会,独裁政权或者逐渐弱化,继而在颜色革命中瓦解、或者象新加坡政权那样依靠经济上的成功而长期存在。
   
   三是江胡之间相持不下,其激烈争斗为未知的第三方所乘,取而代之,在中国建立新的统治(包括建立宪政民主中国)。
   
   我们应该作最好的争取、最坏的准备。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十月五日星期一傍晚于曼谷流亡寓所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