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研韬观察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爱尔兰科克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让我吃惊的爱尔兰女总统/毕研韬
·美国Editor & Publisher停刊之警示
·必须严控“德新海”人质报道/毕研韬
·爱尔兰全国大游行 抗议政府劫贫济富/毕研韬
·揭秘:劫持中国货轮的索马里海盗/毕研韬
·爭取讓親人們早日回家!/ 畢研韜
·留学海外要严防金融诈骗(2009年版)
·西班牙重拳打击“分裂势力”/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明日释放Ariana/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释放Ariana 研韬曾准确预报
·毕研韬:值得称道的“东方宝藏”
·爱尔兰电视台成众矢之的/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今日释放“德新海”
·索马里海盗与“德新海”获释内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中国智库》2009年10月23日首发)
   
   传播学是一门实战性极强的应用学科,是一种攻防兼备的谋略艺术。事实上,传播学可以服务于任何组织和个人:它既可服务于官方,也可服务于民间;既可用于支持政府,还可用来反对政府。究竟发挥何种效用,关键看它掌握在谁的手里,用于何种目的。归根结底,传播学只是一种工具而已,恰如钩镰和斧头。——毕研韬:“新疆骚乱与信息控制”,《中国智库》2009年 9月11日

   
   
   新疆7.5骚乱造成了197人死亡,1600多人受伤,暴徒手法之残忍令人发指。但痛定思痛,中国必须深刻反省拉萨3.14骚乱和新疆7.5骚乱的惨痛教训,采取切实可行的补救措施,努力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首先,中国必须尽快改造、升级情报系统。早在2008年1月,西方主流媒体就开始报道,境外藏独势力要强行入藏,试图阻挠北京奥运会。但3月10日骚乱当天,西藏当局几乎毫无防范,直至3月14日,当局的应对措施仍然不堪一击。
   
   今年的新疆7.5骚乱同样如此。所不同的是,7.5骚乱前有关部门发出过预警,遗憾的是没有引起决策者的重视。去年2月份,新疆某地方政要曾公开表示,我们现在“基本上能够做到”“敌未动我先知”。现在看来,地方当局过于乐观了。
   
   中国的情报系统必须在资源整合、理念提升和战略协调上下大功夫。中国应当向美国学习,设立国家情报总监,统筹国安、公安、总参以及其它部门的情报作业。中国当局除了强化部门之间的横向联合,还必须强化纵向沟通、最大限度地发挥情报价值。
   
   其次,中国必须从增强国家实力的高度提升官方信道的权威性和可信度。有人头脑简单地相信,谣言止于智者,谣言止于资讯公开。事实上,在舆论作业中,政府公布的信息常常受到质疑和挑战,甚至某些人总是故意反面解读官方信息以混淆视听。
   
   这次新疆7.5骚乱的爆发肇始于谣言传播。6月26日,广东韶关维、汉员工发生群殴,起因是“维族人强奸汉族女工”的传闻。当地政府虽试图辟谣,但到了新疆就演变成了“有四百名维族姑娘在韶关被汉人强奸”“维族小伙子上前理论,结果被群殴致死”。
   
   新疆7.5骚乱发生一个多星期后,部分乌鲁木齐市民仍然深信,维族同胞死了三千多人。当地某些维族人宁愿相信来自土耳其的传闻,也不愿相信中国官方的数据。我之前多次说过,落后的新闻制度和新闻理念已经成了中国和谐发展与和平发展的一大障碍。
   
   第三、要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就必须促进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诸领域的同步发展。片面发展经济,必将导致经济系统与政治、社会、文化系统不兼容,进而导致功能紊乱乃至系统崩溃。单纯的经济扶持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民族矛盾。
   
   新疆7.5骚乱和拉萨3.14骚乱的外因是“境外敌对势力的煽动”,但内因是境内民族关系紧张、官民矛盾突出、利益悬殊加大。笔者在与少数民族朋友交谈中发现,他们无法释怀的问题和冲突其实在汉地同样存在,只不过民族关系的框架放大了少数民族问题的严重性。
   
   要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就必须广开言路。只有让各族人民在法律框架内无所畏惧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才有可能达成最为广泛的社会共识,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政府的管治成本。遗憾的是,中国的政治精英们还无法接受这一理念。
   
   (作者系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目前在欧洲研修政治传播学)
   

此文于2009年10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