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究竟谁喝了狼奶?]
徐水良文集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谁喝了狼奶?

——再答张三一言先生的“造谣自由”

徐水良

2009-10-21

   张三一言老兄你顽固坚持造谣自由这种观点,今后谁能再相信你的话?喝狼奶太多的恐怕是老兄你自己。

   中国人的概念,造谣本身出于恶意,根本不是共产党辞典的事。你的辞典,“捏造不实说辞就是谣言”,是你老张辞典的吧?这里先不讲谣言和造谣是两个概念,只问你,你对你小孩说讲谎话要掉牙齿,也是造谣?对小孩讲圣诞老人送礼物也是造谣?西方愚人节开玩笑不实说辞,也是造谣?造谣概念的构成,绝不可能只是不实说辞,一定还有混淆视听的恶意故意。

   自由是对规范而言的。规范,如法律,道德,规章制度,都是必须遵守的东西;相反自由则是你自己可以选择的。某个领域的规范没有规定的或者规定为自由的,就是该规范领域的自由。法律是最低要求,因此法律领域的自由是最广泛的自由。即使不违法,法律领域享有自由的东西,道德领域就不一定自由。例如还没有达到违法程度的损人利已,腐败,欺骗等等,在道德领域就没有自由,谁违反了,就必须接受舆论谴责。你违反了你们单位的规章,如迟到早退;你们党的章程,例如章程规定的交党费等义务,虽然不违法,是你法律上的自由,但你却必须接受单位规章或党的章程规定的处罚,因为你在这些章程范围内,你的举动没有自由。

   用法律自由代替一切自由,用最低规范代替一切规范,否定法律之外的其它一切规范,是中国自由主义者一直在做的事情,因为他们非常无知,甚至除了法律以外,不知道还有其它社会规范。因为中共天天宣传的主要是“法制观念”,把一切坏事,都归结为“不懂法制”。实际上,中共社会的大量坏事,产生原因是中共一党极权专制及其导致的腐败和堕落,包括道德的崩溃,根本不是法制问题。因此,在中共宣传下,自由主义只知道法律规范,不知道其它规范。

   他们动不动指责别人吃狼奶,实际上,吃狼奶长大,只吸收中共狼奶提供的营养,不知道还有其它营养,其它知识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中共天天造谣,使得造谣,讲假话成风,变成日常生活的常规。现在老张终于代表这种现象帮中共宣传讲假话造谣自由了,为这种现象辩护了。究竟谁吃了狼奶呢?

   多少年来,吃狼奶长大的自由主义者散布了大量谬误。笔者还没有来得及批判。这是二手狼奶。很多人吃二手狼奶多了,就把反对二手狼奶的,说成是吃狼奶。

   造谣,往往是违法的;即使不违法,也是违反道德的。说造谣自由是人的权利,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中共诬蔑反对派造谣。以极端反对派面目出现的某些人,不是要追求真相真理自由,却反而要造谣自由,这实际上是帮中共坐实捏造反对派造谣的谎言和诬蔑。

   希望张三兄警惕以极端面目出现帮中共的人,自己更不要上当去充当这样的人。

   人以诚信为本,一般家长从小教育孩子诚实。提倡造谣自由,还有什么诚信?谁能相信提倡造谣自由的人?

   提倡讲假话和造谣自由,是中共造谣成风,假话成风,道德崩溃的产物。中共的谎言环境教育出一大批不知诚信,对造谣和假话没有是非,甚至提倡造谣自由的人们。这才真正是中共狼奶的产物。

   盼张三兄赶快从中共狼奶误区中逃出来。

   所跟贴:

         至今无人能驳倒: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张三一言

   [一]

   为甚么要讨论造谣自由权利?

   有人说讨论“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没有意义。不对,我就是基于它有强烈的政治现实意义,才藉讨论某些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地引申到讨论造谣是属于言论自由问题的。

   共产党禁书、禁报、封网、强装绿霸、捕关言论犯等等禁制言论自由,其中常用的理由之一就是造谣;造谣成了共产党禁制言论自由的杀手锏。自由民主人士对共产党利用这一杀手锏反击无力。他们只从个案中“不是造谣”回击共产党。这个回击的前提是,承认造谣有罪、造谣犯法。你一承认这一前提,你就必败,共产党禁锢言论自由就顺理成章。

   你一承认这一前提,共产党根据这一前提就有理由要求所有批评共产党及其所属政府的每一句话都必须完全符合事实,只要有一句话失实了,就可以定你是造谣,判罪、问刑。请问,在垄断讯息和言论的条件下,民众哪能做到每句话都准确无误?即使是做到每一句话都准确无误,在共产党假的可以说成真、真的可以说成假的话语条件下,民众的哪一句话不可以被共产党“被谣言”?所以,在中国政治现实中,承认造谣有罪、造谣犯法就是承认禁言合理、合法!

   现在可悲的是中国绝大部分知识精英,不知道是不是基于喝狼奶长大血管里满流着狼血、基于对言论自由的一知半解、基于显示自己道德高尚、基于想当然说话的习惯,面对“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这一对他们来说是怵目惊心的命题就条件反身地一味反对、否定。这种反对正好为共产党禁制言论自由所需。

   [二]

   甚么是造谣、谣言?

   词典的解释是:捏造不实的说辞就是造谣,由造谣产生的虚构不实的传闻就是谣言。

   共产党产的词典对造谣解释是:为了詸惑群众而捏造消息。

   我的界定是,只要是虚构不实的说辞就是谣言;不管它是出于詸惑他人或开玩笑,都是谣言。

   从法律角度来看,造谣可以分为两种:

   其一是,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这类造谣犯法。

   其二是,没有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这类造谣不犯法。

   “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必须受制于如下条件:

   其一是,伤害或诽谤是指普通人,而不是指政府官员和公众人物。若以自由民主的言论自由为标准,民可以告民,也可以告官造谣导致其受到伤害或诽谤。但是,官告民造谣导致官受到伤害或诽谤的官司无效。骂或造谣不构成对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伤害或诽谤罪──有罪是专制社会的产品。

   其二是,是指伤害个人,而不是指伤害一个集团或阶层。没有反党罪。

   其三是,其伤害必须是实时的、事实的、实际的。没有“意图XX罪”。

   [三]

   我反对造谣,但是,我坚决维护造谣的言论自由权利。

   谣言是褒性的还是贬性的?谣言这个词是贬性,谣言的内容可贬可中可褒。

   造谣有没有害?有些有害,有些没有。

   造谣对不对?有些情况下不对,大多数情况下无所谓对错,某些特殊情况下对。

   造谣符不符合道德?大多数情况下违背道德,某些特殊情况下不违背道德。

   我反对所有负面的造谣。这里可以套用一句名言:我反对造谣,但是,我坚决维护造谣的言论自由权利。

   [四]

   造谣犯不犯法?

   造谣问题,可以从人性、常识、心理、道德、政治、利害、法律等不同角度进行讨论。选择其中任何一角度谈(例如法律),都不构成否定其它角度。我这里是从法律的观点讨论问题。

   造谣犯不犯法?前已谈及: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犯法;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不犯法。

   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就是合法,每一个人都有自由和权利做法律没有禁止做的事。法律没有禁止人们说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所以,人们造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谣言,合法。

   人们有自由和权利去做合法的事,所以,人们有造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谣言的自由权利。

   造谣是一种言论,不是一种行为,所以造谣的自由权利是属于言论自由权利。

   (为了行文简洁起见,以下若没有特别说明的“造谣”、“谣言”均含有“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这个限定。)

   [五]

   至今无人能驳倒: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若要驳倒、否定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命题,需要做到如下两点。

   其一,证明,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是犯法的。其二,证实,成熟的自由民主国家有立法禁止造谣,或有禁止造谣判例──而且这是自由民主国家的常态而非特例。

   至今为止还没有一篇文章能做到,做不到这两点,就是否定不了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命题。

   现在所有反对者都是以造谣违反道德、有害等理由反对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判断。这些都是我在论述中重复多次提到的;不但反对、否定不了我的命题,反而是从旁加证了我的论述有力、合理──没有违反道德、没有害的造谣不犯法,所以人们有造这种谣的自由权利。

   以上谈了一些原则性问题,以下响应一些具体问题。

   [六]

   造谣这个词的词性是贬性,谣言的内有部分是违反道德的。但是,这些事实并没有构成否定造谣有自由权利。例如,一夜情、(没有伤害第三者的)通奸、生活糜烂、(政治上)亲共,是贬性词,常被人们视为不道德。但是,这些人并没有犯法,所以他们有自由和权利这样做;例如在美加西欧等国家没有立法禁止一夜情、通奸、生活糜烂、亲共,没有判定违法的判案;所以,某些人要一夜情、通奸、生活糜烂、亲共是有其自由权利的;尽管人们视之为贬性和不道德。同理,造谣也不构成犯法,所以造谣有其自由和权利;尽管人们视之为贬性和不道德。

   [七]

   『按刑法原理, 任何一个犯罪行为都必须有受害者。造成伤害是犯罪的因素之一。但赌博,吸毒,卖淫,决斗,自杀,协助安乐死,堕胎,邪教,重婚,通奸等等,都可能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也就谈不上谁是受害者,但为什么许多国家的法律要禁止这些行为?通常的理由是这些行为妨碍了善良风俗,也就是社会的文明进步。比如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家,父母,本人必须承担和接受教育,或九年或十二年。但我能否选择做文盲?我做文盲妨碍了谁?伤害了谁?』(钟馗)

   这段话观察问题很到位,也正好给了我在自由民主国家人们有造谣自由权利作了有力的旁证。因为很多国家自由民主国家立法禁吸毒、卖淫、决斗、自杀、协助安乐死,所以这些都没有自由权利;但是,自由民主国家没有立法禁止造谣,也没有禁止造谣的判例,可见,造谣有其自由和权利。

   [八]

   张鹤慈说:『证据是:科罗拉多州的一对夫妻谎报案件说:他们的6岁小儿子法尔肯(FalconHeene)乘坐自制的热气球飘走了。这对夫妻现在面临包括共谋罪、促使少年犯罪、意图影响公仆以及谎报案件等等多项起诉罪名。由之证明:从气球案看民主国家没有造谣的自由。』

   张三回复:谎报案件是造谣的一个组成部分,不是造谣全部。没有起诉造谣罪──因为美国没有立法禁止造谣,所以才没有以造谣罪进行起诉。这件案,从旁证明造谣不犯法,有“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张鹤慈:『法律中诽谤罪就是明文规定,不允许制造谣言伤害别人,除非你认为在成熟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家,根本就没有诽谤罪。说在成熟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家,没有明文定立禁止谣言的法律,没有判处造谣有罪的案例是无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