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究竟谁喝了狼奶?]
徐水良文集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谁喝了狼奶?

——再答张三一言先生的“造谣自由”

徐水良

2009-10-21

   张三一言老兄你顽固坚持造谣自由这种观点,今后谁能再相信你的话?喝狼奶太多的恐怕是老兄你自己。

   中国人的概念,造谣本身出于恶意,根本不是共产党辞典的事。你的辞典,“捏造不实说辞就是谣言”,是你老张辞典的吧?这里先不讲谣言和造谣是两个概念,只问你,你对你小孩说讲谎话要掉牙齿,也是造谣?对小孩讲圣诞老人送礼物也是造谣?西方愚人节开玩笑不实说辞,也是造谣?造谣概念的构成,绝不可能只是不实说辞,一定还有混淆视听的恶意故意。

   自由是对规范而言的。规范,如法律,道德,规章制度,都是必须遵守的东西;相反自由则是你自己可以选择的。某个领域的规范没有规定的或者规定为自由的,就是该规范领域的自由。法律是最低要求,因此法律领域的自由是最广泛的自由。即使不违法,法律领域享有自由的东西,道德领域就不一定自由。例如还没有达到违法程度的损人利已,腐败,欺骗等等,在道德领域就没有自由,谁违反了,就必须接受舆论谴责。你违反了你们单位的规章,如迟到早退;你们党的章程,例如章程规定的交党费等义务,虽然不违法,是你法律上的自由,但你却必须接受单位规章或党的章程规定的处罚,因为你在这些章程范围内,你的举动没有自由。

   用法律自由代替一切自由,用最低规范代替一切规范,否定法律之外的其它一切规范,是中国自由主义者一直在做的事情,因为他们非常无知,甚至除了法律以外,不知道还有其它社会规范。因为中共天天宣传的主要是“法制观念”,把一切坏事,都归结为“不懂法制”。实际上,中共社会的大量坏事,产生原因是中共一党极权专制及其导致的腐败和堕落,包括道德的崩溃,根本不是法制问题。因此,在中共宣传下,自由主义只知道法律规范,不知道其它规范。

   他们动不动指责别人吃狼奶,实际上,吃狼奶长大,只吸收中共狼奶提供的营养,不知道还有其它营养,其它知识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中共天天造谣,使得造谣,讲假话成风,变成日常生活的常规。现在老张终于代表这种现象帮中共宣传讲假话造谣自由了,为这种现象辩护了。究竟谁吃了狼奶呢?

   多少年来,吃狼奶长大的自由主义者散布了大量谬误。笔者还没有来得及批判。这是二手狼奶。很多人吃二手狼奶多了,就把反对二手狼奶的,说成是吃狼奶。

   造谣,往往是违法的;即使不违法,也是违反道德的。说造谣自由是人的权利,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中共诬蔑反对派造谣。以极端反对派面目出现的某些人,不是要追求真相真理自由,却反而要造谣自由,这实际上是帮中共坐实捏造反对派造谣的谎言和诬蔑。

   希望张三兄警惕以极端面目出现帮中共的人,自己更不要上当去充当这样的人。

   人以诚信为本,一般家长从小教育孩子诚实。提倡造谣自由,还有什么诚信?谁能相信提倡造谣自由的人?

   提倡讲假话和造谣自由,是中共造谣成风,假话成风,道德崩溃的产物。中共的谎言环境教育出一大批不知诚信,对造谣和假话没有是非,甚至提倡造谣自由的人们。这才真正是中共狼奶的产物。

   盼张三兄赶快从中共狼奶误区中逃出来。

   所跟贴:

         至今无人能驳倒: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张三一言

   [一]

   为甚么要讨论造谣自由权利?

   有人说讨论“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没有意义。不对,我就是基于它有强烈的政治现实意义,才藉讨论某些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地引申到讨论造谣是属于言论自由问题的。

   共产党禁书、禁报、封网、强装绿霸、捕关言论犯等等禁制言论自由,其中常用的理由之一就是造谣;造谣成了共产党禁制言论自由的杀手锏。自由民主人士对共产党利用这一杀手锏反击无力。他们只从个案中“不是造谣”回击共产党。这个回击的前提是,承认造谣有罪、造谣犯法。你一承认这一前提,你就必败,共产党禁锢言论自由就顺理成章。

   你一承认这一前提,共产党根据这一前提就有理由要求所有批评共产党及其所属政府的每一句话都必须完全符合事实,只要有一句话失实了,就可以定你是造谣,判罪、问刑。请问,在垄断讯息和言论的条件下,民众哪能做到每句话都准确无误?即使是做到每一句话都准确无误,在共产党假的可以说成真、真的可以说成假的话语条件下,民众的哪一句话不可以被共产党“被谣言”?所以,在中国政治现实中,承认造谣有罪、造谣犯法就是承认禁言合理、合法!

   现在可悲的是中国绝大部分知识精英,不知道是不是基于喝狼奶长大血管里满流着狼血、基于对言论自由的一知半解、基于显示自己道德高尚、基于想当然说话的习惯,面对“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这一对他们来说是怵目惊心的命题就条件反身地一味反对、否定。这种反对正好为共产党禁制言论自由所需。

   [二]

   甚么是造谣、谣言?

   词典的解释是:捏造不实的说辞就是造谣,由造谣产生的虚构不实的传闻就是谣言。

   共产党产的词典对造谣解释是:为了詸惑群众而捏造消息。

   我的界定是,只要是虚构不实的说辞就是谣言;不管它是出于詸惑他人或开玩笑,都是谣言。

   从法律角度来看,造谣可以分为两种:

   其一是,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这类造谣犯法。

   其二是,没有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这类造谣不犯法。

   “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必须受制于如下条件:

   其一是,伤害或诽谤是指普通人,而不是指政府官员和公众人物。若以自由民主的言论自由为标准,民可以告民,也可以告官造谣导致其受到伤害或诽谤。但是,官告民造谣导致官受到伤害或诽谤的官司无效。骂或造谣不构成对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伤害或诽谤罪──有罪是专制社会的产品。

   其二是,是指伤害个人,而不是指伤害一个集团或阶层。没有反党罪。

   其三是,其伤害必须是实时的、事实的、实际的。没有“意图XX罪”。

   [三]

   我反对造谣,但是,我坚决维护造谣的言论自由权利。

   谣言是褒性的还是贬性的?谣言这个词是贬性,谣言的内容可贬可中可褒。

   造谣有没有害?有些有害,有些没有。

   造谣对不对?有些情况下不对,大多数情况下无所谓对错,某些特殊情况下对。

   造谣符不符合道德?大多数情况下违背道德,某些特殊情况下不违背道德。

   我反对所有负面的造谣。这里可以套用一句名言:我反对造谣,但是,我坚决维护造谣的言论自由权利。

   [四]

   造谣犯不犯法?

   造谣问题,可以从人性、常识、心理、道德、政治、利害、法律等不同角度进行讨论。选择其中任何一角度谈(例如法律),都不构成否定其它角度。我这里是从法律的观点讨论问题。

   造谣犯不犯法?前已谈及: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犯法;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不犯法。

   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就是合法,每一个人都有自由和权利做法律没有禁止做的事。法律没有禁止人们说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所以,人们造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谣言,合法。

   人们有自由和权利去做合法的事,所以,人们有造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谣言的自由权利。

   造谣是一种言论,不是一种行为,所以造谣的自由权利是属于言论自由权利。

   (为了行文简洁起见,以下若没有特别说明的“造谣”、“谣言”均含有“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这个限定。)

   [五]

   至今无人能驳倒: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若要驳倒、否定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命题,需要做到如下两点。

   其一,证明,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是犯法的。其二,证实,成熟的自由民主国家有立法禁止造谣,或有禁止造谣判例──而且这是自由民主国家的常态而非特例。

   至今为止还没有一篇文章能做到,做不到这两点,就是否定不了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命题。

   现在所有反对者都是以造谣违反道德、有害等理由反对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判断。这些都是我在论述中重复多次提到的;不但反对、否定不了我的命题,反而是从旁加证了我的论述有力、合理──没有违反道德、没有害的造谣不犯法,所以人们有造这种谣的自由权利。

   以上谈了一些原则性问题,以下响应一些具体问题。

   [六]

   造谣这个词的词性是贬性,谣言的内有部分是违反道德的。但是,这些事实并没有构成否定造谣有自由权利。例如,一夜情、(没有伤害第三者的)通奸、生活糜烂、(政治上)亲共,是贬性词,常被人们视为不道德。但是,这些人并没有犯法,所以他们有自由和权利这样做;例如在美加西欧等国家没有立法禁止一夜情、通奸、生活糜烂、亲共,没有判定违法的判案;所以,某些人要一夜情、通奸、生活糜烂、亲共是有其自由权利的;尽管人们视之为贬性和不道德。同理,造谣也不构成犯法,所以造谣有其自由和权利;尽管人们视之为贬性和不道德。

   [七]

   『按刑法原理, 任何一个犯罪行为都必须有受害者。造成伤害是犯罪的因素之一。但赌博,吸毒,卖淫,决斗,自杀,协助安乐死,堕胎,邪教,重婚,通奸等等,都可能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也就谈不上谁是受害者,但为什么许多国家的法律要禁止这些行为?通常的理由是这些行为妨碍了善良风俗,也就是社会的文明进步。比如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家,父母,本人必须承担和接受教育,或九年或十二年。但我能否选择做文盲?我做文盲妨碍了谁?伤害了谁?』(钟馗)

   这段话观察问题很到位,也正好给了我在自由民主国家人们有造谣自由权利作了有力的旁证。因为很多国家自由民主国家立法禁吸毒、卖淫、决斗、自杀、协助安乐死,所以这些都没有自由权利;但是,自由民主国家没有立法禁止造谣,也没有禁止造谣的判例,可见,造谣有其自由和权利。

   [八]

   张鹤慈说:『证据是:科罗拉多州的一对夫妻谎报案件说:他们的6岁小儿子法尔肯(FalconHeene)乘坐自制的热气球飘走了。这对夫妻现在面临包括共谋罪、促使少年犯罪、意图影响公仆以及谎报案件等等多项起诉罪名。由之证明:从气球案看民主国家没有造谣的自由。』

   张三回复:谎报案件是造谣的一个组成部分,不是造谣全部。没有起诉造谣罪──因为美国没有立法禁止造谣,所以才没有以造谣罪进行起诉。这件案,从旁证明造谣不犯法,有“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张鹤慈:『法律中诽谤罪就是明文规定,不允许制造谣言伤害别人,除非你认为在成熟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家,根本就没有诽谤罪。说在成熟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家,没有明文定立禁止谣言的法律,没有判处造谣有罪的案例是无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