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究竟谁喝了狼奶?]
徐水良文集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谁喝了狼奶?

——再答张三一言先生的“造谣自由”

徐水良

2009-10-21

   张三一言老兄你顽固坚持造谣自由这种观点,今后谁能再相信你的话?喝狼奶太多的恐怕是老兄你自己。

   中国人的概念,造谣本身出于恶意,根本不是共产党辞典的事。你的辞典,“捏造不实说辞就是谣言”,是你老张辞典的吧?这里先不讲谣言和造谣是两个概念,只问你,你对你小孩说讲谎话要掉牙齿,也是造谣?对小孩讲圣诞老人送礼物也是造谣?西方愚人节开玩笑不实说辞,也是造谣?造谣概念的构成,绝不可能只是不实说辞,一定还有混淆视听的恶意故意。

   自由是对规范而言的。规范,如法律,道德,规章制度,都是必须遵守的东西;相反自由则是你自己可以选择的。某个领域的规范没有规定的或者规定为自由的,就是该规范领域的自由。法律是最低要求,因此法律领域的自由是最广泛的自由。即使不违法,法律领域享有自由的东西,道德领域就不一定自由。例如还没有达到违法程度的损人利已,腐败,欺骗等等,在道德领域就没有自由,谁违反了,就必须接受舆论谴责。你违反了你们单位的规章,如迟到早退;你们党的章程,例如章程规定的交党费等义务,虽然不违法,是你法律上的自由,但你却必须接受单位规章或党的章程规定的处罚,因为你在这些章程范围内,你的举动没有自由。

   用法律自由代替一切自由,用最低规范代替一切规范,否定法律之外的其它一切规范,是中国自由主义者一直在做的事情,因为他们非常无知,甚至除了法律以外,不知道还有其它社会规范。因为中共天天宣传的主要是“法制观念”,把一切坏事,都归结为“不懂法制”。实际上,中共社会的大量坏事,产生原因是中共一党极权专制及其导致的腐败和堕落,包括道德的崩溃,根本不是法制问题。因此,在中共宣传下,自由主义只知道法律规范,不知道其它规范。

   他们动不动指责别人吃狼奶,实际上,吃狼奶长大,只吸收中共狼奶提供的营养,不知道还有其它营养,其它知识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中共天天造谣,使得造谣,讲假话成风,变成日常生活的常规。现在老张终于代表这种现象帮中共宣传讲假话造谣自由了,为这种现象辩护了。究竟谁吃了狼奶呢?

   多少年来,吃狼奶长大的自由主义者散布了大量谬误。笔者还没有来得及批判。这是二手狼奶。很多人吃二手狼奶多了,就把反对二手狼奶的,说成是吃狼奶。

   造谣,往往是违法的;即使不违法,也是违反道德的。说造谣自由是人的权利,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中共诬蔑反对派造谣。以极端反对派面目出现的某些人,不是要追求真相真理自由,却反而要造谣自由,这实际上是帮中共坐实捏造反对派造谣的谎言和诬蔑。

   希望张三兄警惕以极端面目出现帮中共的人,自己更不要上当去充当这样的人。

   人以诚信为本,一般家长从小教育孩子诚实。提倡造谣自由,还有什么诚信?谁能相信提倡造谣自由的人?

   提倡讲假话和造谣自由,是中共造谣成风,假话成风,道德崩溃的产物。中共的谎言环境教育出一大批不知诚信,对造谣和假话没有是非,甚至提倡造谣自由的人们。这才真正是中共狼奶的产物。

   盼张三兄赶快从中共狼奶误区中逃出来。

   所跟贴:

         至今无人能驳倒: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张三一言

   [一]

   为甚么要讨论造谣自由权利?

   有人说讨论“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没有意义。不对,我就是基于它有强烈的政治现实意义,才藉讨论某些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地引申到讨论造谣是属于言论自由问题的。

   共产党禁书、禁报、封网、强装绿霸、捕关言论犯等等禁制言论自由,其中常用的理由之一就是造谣;造谣成了共产党禁制言论自由的杀手锏。自由民主人士对共产党利用这一杀手锏反击无力。他们只从个案中“不是造谣”回击共产党。这个回击的前提是,承认造谣有罪、造谣犯法。你一承认这一前提,你就必败,共产党禁锢言论自由就顺理成章。

   你一承认这一前提,共产党根据这一前提就有理由要求所有批评共产党及其所属政府的每一句话都必须完全符合事实,只要有一句话失实了,就可以定你是造谣,判罪、问刑。请问,在垄断讯息和言论的条件下,民众哪能做到每句话都准确无误?即使是做到每一句话都准确无误,在共产党假的可以说成真、真的可以说成假的话语条件下,民众的哪一句话不可以被共产党“被谣言”?所以,在中国政治现实中,承认造谣有罪、造谣犯法就是承认禁言合理、合法!

   现在可悲的是中国绝大部分知识精英,不知道是不是基于喝狼奶长大血管里满流着狼血、基于对言论自由的一知半解、基于显示自己道德高尚、基于想当然说话的习惯,面对“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这一对他们来说是怵目惊心的命题就条件反身地一味反对、否定。这种反对正好为共产党禁制言论自由所需。

   [二]

   甚么是造谣、谣言?

   词典的解释是:捏造不实的说辞就是造谣,由造谣产生的虚构不实的传闻就是谣言。

   共产党产的词典对造谣解释是:为了詸惑群众而捏造消息。

   我的界定是,只要是虚构不实的说辞就是谣言;不管它是出于詸惑他人或开玩笑,都是谣言。

   从法律角度来看,造谣可以分为两种:

   其一是,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这类造谣犯法。

   其二是,没有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这类造谣不犯法。

   “造成实时的、事实的伤害或诽谤的造谣”必须受制于如下条件:

   其一是,伤害或诽谤是指普通人,而不是指政府官员和公众人物。若以自由民主的言论自由为标准,民可以告民,也可以告官造谣导致其受到伤害或诽谤。但是,官告民造谣导致官受到伤害或诽谤的官司无效。骂或造谣不构成对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伤害或诽谤罪──有罪是专制社会的产品。

   其二是,是指伤害个人,而不是指伤害一个集团或阶层。没有反党罪。

   其三是,其伤害必须是实时的、事实的、实际的。没有“意图XX罪”。

   [三]

   我反对造谣,但是,我坚决维护造谣的言论自由权利。

   谣言是褒性的还是贬性的?谣言这个词是贬性,谣言的内容可贬可中可褒。

   造谣有没有害?有些有害,有些没有。

   造谣对不对?有些情况下不对,大多数情况下无所谓对错,某些特殊情况下对。

   造谣符不符合道德?大多数情况下违背道德,某些特殊情况下不违背道德。

   我反对所有负面的造谣。这里可以套用一句名言:我反对造谣,但是,我坚决维护造谣的言论自由权利。

   [四]

   造谣犯不犯法?

   造谣问题,可以从人性、常识、心理、道德、政治、利害、法律等不同角度进行讨论。选择其中任何一角度谈(例如法律),都不构成否定其它角度。我这里是从法律的观点讨论问题。

   造谣犯不犯法?前已谈及: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犯法;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不犯法。

   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就是合法,每一个人都有自由和权利做法律没有禁止做的事。法律没有禁止人们说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造谣,所以,人们造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谣言,合法。

   人们有自由和权利去做合法的事,所以,人们有造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的谣言的自由权利。

   造谣是一种言论,不是一种行为,所以造谣的自由权利是属于言论自由权利。

   (为了行文简洁起见,以下若没有特别说明的“造谣”、“谣言”均含有“没有造成实时伤害或构成诽谤”这个限定。)

   [五]

   至今无人能驳倒: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若要驳倒、否定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命题,需要做到如下两点。

   其一,证明,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是犯法的。其二,证实,成熟的自由民主国家有立法禁止造谣,或有禁止造谣判例──而且这是自由民主国家的常态而非特例。

   至今为止还没有一篇文章能做到,做不到这两点,就是否定不了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命题。

   现在所有反对者都是以造谣违反道德、有害等理由反对我的“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判断。这些都是我在论述中重复多次提到的;不但反对、否定不了我的命题,反而是从旁加证了我的论述有力、合理──没有违反道德、没有害的造谣不犯法,所以人们有造这种谣的自由权利。

   以上谈了一些原则性问题,以下响应一些具体问题。

   [六]

   造谣这个词的词性是贬性,谣言的内有部分是违反道德的。但是,这些事实并没有构成否定造谣有自由权利。例如,一夜情、(没有伤害第三者的)通奸、生活糜烂、(政治上)亲共,是贬性词,常被人们视为不道德。但是,这些人并没有犯法,所以他们有自由和权利这样做;例如在美加西欧等国家没有立法禁止一夜情、通奸、生活糜烂、亲共,没有判定违法的判案;所以,某些人要一夜情、通奸、生活糜烂、亲共是有其自由权利的;尽管人们视之为贬性和不道德。同理,造谣也不构成犯法,所以造谣有其自由和权利;尽管人们视之为贬性和不道德。

   [七]

   『按刑法原理, 任何一个犯罪行为都必须有受害者。造成伤害是犯罪的因素之一。但赌博,吸毒,卖淫,决斗,自杀,协助安乐死,堕胎,邪教,重婚,通奸等等,都可能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也就谈不上谁是受害者,但为什么许多国家的法律要禁止这些行为?通常的理由是这些行为妨碍了善良风俗,也就是社会的文明进步。比如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家,父母,本人必须承担和接受教育,或九年或十二年。但我能否选择做文盲?我做文盲妨碍了谁?伤害了谁?』(钟馗)

   这段话观察问题很到位,也正好给了我在自由民主国家人们有造谣自由权利作了有力的旁证。因为很多国家自由民主国家立法禁吸毒、卖淫、决斗、自杀、协助安乐死,所以这些都没有自由权利;但是,自由民主国家没有立法禁止造谣,也没有禁止造谣的判例,可见,造谣有其自由和权利。

   [八]

   张鹤慈说:『证据是:科罗拉多州的一对夫妻谎报案件说:他们的6岁小儿子法尔肯(FalconHeene)乘坐自制的热气球飘走了。这对夫妻现在面临包括共谋罪、促使少年犯罪、意图影响公仆以及谎报案件等等多项起诉罪名。由之证明:从气球案看民主国家没有造谣的自由。』

   张三回复:谎报案件是造谣的一个组成部分,不是造谣全部。没有起诉造谣罪──因为美国没有立法禁止造谣,所以才没有以造谣罪进行起诉。这件案,从旁证明造谣不犯法,有“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

   张鹤慈:『法律中诽谤罪就是明文规定,不允许制造谣言伤害别人,除非你认为在成熟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家,根本就没有诽谤罪。说在成熟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家,没有明文定立禁止谣言的法律,没有判处造谣有罪的案例是无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