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看“统一民运”]
徐水良文集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统一民运”

   

徐水良

2009-10-17

   我撤离民运圈,偶尔回头评论几句民运圈。

   多少年来,从正义党开始,中共拼命纠集他们的力量,组织“统一民运”。但到现在,也不过是回到原点,组织第二正义党而已,仿效已经垮台了一次的第一正义党,但规模不如第一正义党,何必紧张?

   上海公安国保等国内方面已经花了大力,海外民运人士及其家属回家,就向他们游说施压,要他们与这个党负责人一起,支持他的行动。但到现在仍然是这个规模,不必大惊小怪。

   原因之一,公安也不敢让假反对派做大,怕变成真的。

   现在实际上主要只是把已经暴露了的力量组织起来,废物利用。

   上海国保等等也很愚蠢,以为他们游说,施压,真反对派就会听他们的。但是,最后,虽然有些人害怕了,不得不听了国保的话,但总有少数不怕的。因此结果恰恰是第二正义党尚未开始,就已经暴露,纽约不少反对派朋友,就已经知道他们的动向。

   整个花瓶民运即将走向完蛋,没必要重视中共的“统一”努力。

   附:所跟贴:

老王对傅申奇声明《我们的原则立场》的意见

王希哲

   1、傅申奇声明把“二十八位同人”思路说清楚了,原来是要“海内外一起努力,形成一个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在野党”,“愿意一起合作,共同制定并遵守运作规则,为未来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民主党全国组织做一点准备工作。”申奇说得很好。

   2、1998年起的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和后来的中国民主党海内外联总,除了还不“强大”,还没与其他各色民主党“统一”外,一直是“务实”的,也召开了代表大会制定了自己的“运作规则”的。不需要“二十八位同人”联络其他人在联总之上再去设计什么“运作规则”。申奇等“二十八位同人”的思路说,他们并不打算搞什么框架(整合或“圆桌会议”)。但什么框架都没有,一切云山雾罩,又怎能“共同制定并遵守”什么“运作规则”呢?

   3、老王建议最好这样,所有一切真心“海内外一起努力,形成一个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在野党”的人们,都参加到国内外早就现成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来,大家都参加了,虽然还不能说“强大”,但不就统一了吗?

   4、实在不乐意参加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来,又真的真心“海内外一起努力,形成一个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在野党”的所有散兵游勇,大牌菩萨,又认同民主党的,不妨先自行成立一个山头,把名堂想好,叫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要学王军号称“世界联盟”就行。先把自己稳定下来,建设起来,然后这个民主党团体派遣代表再与民主党联总协商如何形成“未来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民主党全国组织”,这一步步走,多么稳健、务实,不会造成混乱,如何?

   5、傅申奇是1998年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重要领导成员。后来因做生意,莫名其妙就消失了。但联总当然承认他的身分。故他现在若率“二十八位同人”(假设其中27人都不愿参加联总),加上菩萨若干,组织一个新的民主党山头,他一人跨了新山头和联总两边,又是资深领袖,再加“思路”带头人,那是一个最理想的沟通人选。“未来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民主党全国组织”,不定就寄托在他身上了!只希望他克服一个小缺点,就是要学王炳章,做一件事要有做到底的坚韧性,不要“思路”两天,也干了两天,热情一过,就一点招呼不打一点交代没有,失踪去了。这不好。

   以上老王意见,请联总和“二十八位同人”考虑。

   老王2009年10月16日

   ------------------------

我们的原则立场(傅申奇)

   当我们听到十年来海外民主党取得了伟大成就的说法时,我们不想作任何具体的评判。我们只是说至少在我们看来不够、很不够!所以我们提出一个抛砖引玉的思路,预备做一些,国内民主党人需要做,而不能做的事情。

   任何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我们都会予以重视并考虑采纳。

   我们的思路传播后,引起种种误会、猜疑、评论、批评甚至批判,都是很正常的。我们曾在十月十日作了明确的

   说明

   我们的<告民主运动同人书>发布之后,得到了国内外很多同人的关注、肯定和讨论,但也有一些问题需要作出明确说明。

   一、外界的一些报导和理解不够准确,我们没有打算整合。我们所理解的整合是:现有的不同组织,通过讨论、协商、谈判和妥协,形成新的组织或形成统一运作的机构。这种努力有随时分裂的风险

   ,在海外有过无数次,迄今还没有成功的先例。

   我们的思路是,做一件应该做、必须做,三十多年来无数民主战士一直在做,一直没有做成功的事,那就是海内外一起努力,形成一个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在野党。而我们认为民主党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建议所有海内外民运同道,不论原来是个人或参与过什么组织,只要赞同这个思路,愿意为此努力,都来出谋划策,都来推动和参与,共襄盛举。这是反对派的一件大事,不是某几个人的专利,不限于几个人或曾经做过努力的人。

   二、我们要反复强调:“迄今为止这还只是一个思路,通报大家算是抛砖引玉,希望引发大家的思考,找到尽可能完善的方案。我们相信:形成一个务实的、强大的、能够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反对派组织,是国内外广大民运人士的心愿,也是当务之急。如果有什么旗号,有什么方案更能够有助于这个目标的达成,我们都愿意来作努力。”

   因此,在此重要时刻,我们呼吁所有愿意为此努力的同道,特别是那些有资历、有经验、有智慧、有影响力的前辈和后起之秀,继续作出贡献,共同来谋划可行、有效的方案,使之达到理想状况。

   三、任何为中国民主党的发展作出过努力和贡献的个人和组织,历史都会有公正评价。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有权按照自己的思路和方式继续努力。我们只是说:愿意来探讨新思路的民运同人一起来探讨和努力。

   预备组:

   但似乎还不能让许多朋友搞清楚状况,特再作如下

   原则告白:

   一、我们不搞任何组织间的整合;

   二、我们也不搞组织间的圆桌会议;

   三、我们预备组的二十八位同人,只是愿意一起合作,共同制定并遵守运作规则,为未来务实的、强大的、统一的、全国性的民主党全国组织做一点准备工作。凡赞成我们的思路,愿意遵守规则的朋友、同人,欢迎来一起努力。凡不赞成的、不想参与的朋友和同

   人,不必勉强。我们还是朋友、还是同路人,我们尊重其他朋友的任何思路、选择和努力。祝愿各位有成绩。

   四、我们的定位

   无论是预备组还是以后可能的筹委会

   对于海外各位同人和组织,只会做交流、沟通、协作、合作的事情,不是什么领导机构;

   对于国内的民主党人和组织,只会做后援、支持、协助的工作,也不是什么领导机构。

   预备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