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徐沛文集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当我看见选自苏东坡书法的《不死的流亡者》这六个字时,开心极了,好比他乡遇故知。出国前,我生活在四川,当过德语导游,到过不少名胜古迹,包括眉山的三苏祠。我爱读古书,李白、杜甫、苏东坡和李清照等人都对我有影响,但我自觉苏东坡对我的影响最大,或许是因为我和他性格相象。
   
   《不死的流亡者》的编者们显然推崇苏东坡。苏东坡堪称中国文化(儒释道)的代表。他精通儒教,能中榜做官,但一直热衷参禅修佛,留下不少轶闻趣事,比如苏轼觉得一名高僧看起来象牛粪,而对方却回答说他象佛。这则典故告诫人们不要以恶意度人,而要心中有佛。
   
   好的作品能表达作者的审美(愉悦)意识、道德(责任)意识和宗教(神佛)意识,我从苏东坡的作品中能读到这三种意识。苏东坡的仕途不平,但他乐天知命,曾在文中表示:他和韩愈的星相极其相似,所以,遭贬是命中注定。苏东坡促使我象他一样敬仰神佛,坚守道德,而我之所以几乎未发表中文诗作,是因为我觉得它们缺乏古诗的美感。


   《不死的流亡者》的意识虽与苏东坡的意识相距遥远,但却让我了解作者们的经历。而黄翔针对流亡者写的檄文《流亡游戏》则象作者的生平一样令我惊叹。
   
   我赞赏郑义们为刘宾雁祝寿并出版文集。我零二年上网前,只听说过刘宾雁,未读过他的作品。就是说这位影响过许多人的“红色文艺兵”不曾影响我。仲维光对刘宾雁的评论在我看来不尖刻,因为我更尖刻。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蔑视传统道德、推崇暴力革命,一个正常人在正常的环境下不可能投身其中。我在大学满十八岁时,也曾为了进步想入党,但我本能地排斥共产主义邪说,写不出入党申请书。
   
   刘宾雁能赢得人们的敬意,我一点儿不奇怪。中共之所以能够骗取民心,颠覆中华民国,就因为有不少刘宾雁这样的笔杆子和我父亲那样的枪杆子为其卖命。可惜刘宾雁至死不悟,觉得胡风、邓拓不错……能赢得我敬意的不是被打成“右派”的左派们。很遗憾流亡者们不知道送病人一尊佛像比送他自己的铜像好!苏东坡写有《画阿弥陀佛像赞》。高行健在《灵山》中描述了自己被诊断为肺癌后下意识地念佛号从而康复的奇迹。郑义也经历过法轮功的奇迹,但可能他被“红海洋”浸泡得太久,不能象我一样坚信佛法,否则,就不会还为病魔所扰。无论如何,我不会质疑刘宾雁等“套中人”是流亡者。我真希望在德国也有这么一帮流亡者。
   
   我曾对德国的汉学教授鲍尔(Gregor Paul)说,六四屠杀促使我登上德国诗坛后,我以中国诗人自律,以区别于中共笔杆子。零二年从大陆回来后,我则甘当流亡作家,以反中共倒鲁迅为乐。鲍尔欣赏我的德文诗集,不欣赏我热衷反共。因为他象无数西方人一样热爱中国文化,希望中国崛起,而他认识的中国人不少,却没人象我一样自视流亡者。
   
   我刚参加了大学同学在德国的聚会。八三年,我们考进校时,德语班共十六人,九女七男。二十二年后有六女一男定居欧美。除我而外,有四女一男带着家属到会。我们坐在男同学的洋房后园里大声说笑着,好象十八年前在歌乐山下。但我们的变化显而易见:人数从六增至十五。男同学胖了一圈,女同学有的瘦了一圈,有的离了一次婚,有的生了两个孩子……似乎只有我的变化主要在意识形态。席间我不接受敬酒,却向他们敬《九评》,也因此免不了舌战。
   
   有人不满法轮功学员搞酷刑展等反迫害活动,觉得丢中国的面子。我则回答,中共不是中国,我们生活在西方享有民主自由,而大陆同胞还在遭受中共迫害,代他们申冤责无旁贷。而且我相信善恶有报。我因为关心受迫害的同胞,去了解法轮功,从此无病一生轻。听我说炼功后,不再花钱买医疗保险,有人表示我“迷信”,我则笑着说,法轮功是佛法,亿万人因得法而摆脱病魔,我就是一个人证……简言之,同学们没一个觉得中共好,都象我一样自派出国,但没人自视为流亡者。幸好“不死的流亡者”们也有流亡意识,否则,我岂不孤独?
   
   女同学中有两位象黄翔一样来自贵州。我们和八三年在贵州大学读书时因爱上黄翔而被开除学籍的张玲(秋潇雨兰)是同龄人。我一再为张玲的《荆棘桂冠》(《大纪元》网站连载)泪如雨下。张玲从一开始就被黄翔的诗歌《野兽》深深打动,为他抛弃一切,陪他承受迫害,真是黄翔的福份。在我看来黄翔成了“诗兽”,是“新中国把人变成鬼”的又一佐证。
   
   七六年黄翔创作《倒下的偶像》时,我还在小学里和师生们一起沉痛哀悼“伟大领袖毛主席”。毫无疑问,我也读过艾青,但触动少年黄翔并令他成年挑战的艾青让我读后就忘。现在再看艾青的代表作《大堰河—我的保姆》,我只能说他是在私愤公泄,把对地主父母的不满夸大成阶级仇恨、贫富对立,是典型的中共作风、鲁迅精神!不过艾青知道珍惜齐白石等国画家的作品,表明他还有一定的审美意识。可惜缺乏道德和宗教意识,因而上了贼船,失去自我。这种人当然不可能引起我的共鸣。除了唐宋诗人外,影响我的是海涅等德国诗人。我的第三本德文诗集《悟空》的题词就选用海涅的诗句:
   
   别样的时代,别样的鸟儿
   
   别样的鸟儿,别样的诗歌
   
   黄翔不畏强暴,用生命发出怒吼,实在令我敬佩。六四后,我比他反共,但比他幸运,因为我在德国,享有言论自由。再说,黄翔属火,需要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属水,需要为人哭泣,净化自己。在此以我的中文诗一首为证:
   
   雪花自白
   
   1
   
   依恋天地
   
   牵挂万物
   
   唯独拒绝
   
   欲火中烧
   
   2
   
   没有火光
   
   无色示人
   
   只有晶莹
   
   展示于人
   我和黄翔本来“水火不相容”,但我们都好比那块写着“中国共产党亡”的亿年石头一样,天命就是中共的掘墓人。为声援百万人退党,黄翔在美国朗诵《高举红玫瑰》,我则在德国让人不要忘了“白玫瑰”。
   
   但愿更多的人顺从天意,汇入势不可挡的退党大潮!
   
   零五年五月写于莱茵河畔,零九年十月审于莱茵河畔
   

此文于2015年03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