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徐沛文集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当我看见选自苏东坡书法的《不死的流亡者》这六个字时,开心极了,好比他乡遇故知。出国前,我生活在四川,当过德语导游,到过不少名胜古迹,包括眉山的三苏祠。我爱读古书,李白、杜甫、苏东坡和李清照等人都对我有影响,但我自觉苏东坡对我的影响最大,或许是因为我和他性格相象。
   
   《不死的流亡者》的编者们显然推崇苏东坡。苏东坡堪称中国文化(儒释道)的代表。他精通儒教,能中榜做官,但一直热衷参禅修佛,留下不少轶闻趣事,比如苏轼觉得一名高僧看起来象牛粪,而对方却回答说他象佛。这则典故告诫人们不要以恶意度人,而要心中有佛。
   
   好的作品能表达作者的审美(愉悦)意识、道德(责任)意识和宗教(神佛)意识,我从苏东坡的作品中能读到这三种意识。苏东坡的仕途不平,但他乐天知命,曾在文中表示:他和韩愈的星相极其相似,所以,遭贬是命中注定。苏东坡促使我象他一样敬仰神佛,坚守道德,而我之所以几乎未发表中文诗作,是因为我觉得它们缺乏古诗的美感。


   《不死的流亡者》的意识虽与苏东坡的意识相距遥远,但却让我了解作者们的经历。而黄翔针对流亡者写的檄文《流亡游戏》则象作者的生平一样令我惊叹。
   
   我赞赏郑义们为刘宾雁祝寿并出版文集。我零二年上网前,只听说过刘宾雁,未读过他的作品。就是说这位影响过许多人的“红色文艺兵”不曾影响我。仲维光对刘宾雁的评论在我看来不尖刻,因为我更尖刻。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蔑视传统道德、推崇暴力革命,一个正常人在正常的环境下不可能投身其中。我在大学满十八岁时,也曾为了进步想入党,但我本能地排斥共产主义邪说,写不出入党申请书。
   
   刘宾雁能赢得人们的敬意,我一点儿不奇怪。中共之所以能够骗取民心,颠覆中华民国,就因为有不少刘宾雁这样的笔杆子和我父亲那样的枪杆子为其卖命。可惜刘宾雁至死不悟,觉得胡风、邓拓不错……能赢得我敬意的不是被打成“右派”的左派们。很遗憾流亡者们不知道送病人一尊佛像比送他自己的铜像好!苏东坡写有《画阿弥陀佛像赞》。高行健在《灵山》中描述了自己被诊断为肺癌后下意识地念佛号从而康复的奇迹。郑义也经历过法轮功的奇迹,但可能他被“红海洋”浸泡得太久,不能象我一样坚信佛法,否则,就不会还为病魔所扰。无论如何,我不会质疑刘宾雁等“套中人”是流亡者。我真希望在德国也有这么一帮流亡者。
   
   我曾对德国的汉学教授鲍尔(Gregor Paul)说,六四屠杀促使我登上德国诗坛后,我以中国诗人自律,以区别于中共笔杆子。零二年从大陆回来后,我则甘当流亡作家,以反中共倒鲁迅为乐。鲍尔欣赏我的德文诗集,不欣赏我热衷反共。因为他象无数西方人一样热爱中国文化,希望中国崛起,而他认识的中国人不少,却没人象我一样自视流亡者。
   
   我刚参加了大学同学在德国的聚会。八三年,我们考进校时,德语班共十六人,九女七男。二十二年后有六女一男定居欧美。除我而外,有四女一男带着家属到会。我们坐在男同学的洋房后园里大声说笑着,好象十八年前在歌乐山下。但我们的变化显而易见:人数从六增至十五。男同学胖了一圈,女同学有的瘦了一圈,有的离了一次婚,有的生了两个孩子……似乎只有我的变化主要在意识形态。席间我不接受敬酒,却向他们敬《九评》,也因此免不了舌战。
   
   有人不满法轮功学员搞酷刑展等反迫害活动,觉得丢中国的面子。我则回答,中共不是中国,我们生活在西方享有民主自由,而大陆同胞还在遭受中共迫害,代他们申冤责无旁贷。而且我相信善恶有报。我因为关心受迫害的同胞,去了解法轮功,从此无病一生轻。听我说炼功后,不再花钱买医疗保险,有人表示我“迷信”,我则笑着说,法轮功是佛法,亿万人因得法而摆脱病魔,我就是一个人证……简言之,同学们没一个觉得中共好,都象我一样自派出国,但没人自视为流亡者。幸好“不死的流亡者”们也有流亡意识,否则,我岂不孤独?
   
   女同学中有两位象黄翔一样来自贵州。我们和八三年在贵州大学读书时因爱上黄翔而被开除学籍的张玲(秋潇雨兰)是同龄人。我一再为张玲的《荆棘桂冠》(《大纪元》网站连载)泪如雨下。张玲从一开始就被黄翔的诗歌《野兽》深深打动,为他抛弃一切,陪他承受迫害,真是黄翔的福份。在我看来黄翔成了“诗兽”,是“新中国把人变成鬼”的又一佐证。
   
   七六年黄翔创作《倒下的偶像》时,我还在小学里和师生们一起沉痛哀悼“伟大领袖毛主席”。毫无疑问,我也读过艾青,但触动少年黄翔并令他成年挑战的艾青让我读后就忘。现在再看艾青的代表作《大堰河—我的保姆》,我只能说他是在私愤公泄,把对地主父母的不满夸大成阶级仇恨、贫富对立,是典型的中共作风、鲁迅精神!不过艾青知道珍惜齐白石等国画家的作品,表明他还有一定的审美意识。可惜缺乏道德和宗教意识,因而上了贼船,失去自我。这种人当然不可能引起我的共鸣。除了唐宋诗人外,影响我的是海涅等德国诗人。我的第三本德文诗集《悟空》的题词就选用海涅的诗句:
   
   别样的时代,别样的鸟儿
   
   别样的鸟儿,别样的诗歌
   
   黄翔不畏强暴,用生命发出怒吼,实在令我敬佩。六四后,我比他反共,但比他幸运,因为我在德国,享有言论自由。再说,黄翔属火,需要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属水,需要为人哭泣,净化自己。在此以我的中文诗一首为证:
   
   雪花自白
   
   1
   
   依恋天地
   
   牵挂万物
   
   唯独拒绝
   
   欲火中烧
   
   2
   
   没有火光
   
   无色示人
   
   只有晶莹
   
   展示于人
   我和黄翔本来“水火不相容”,但我们都好比那块写着“中国共产党亡”的亿年石头一样,天命就是中共的掘墓人。为声援百万人退党,黄翔在美国朗诵《高举红玫瑰》,我则在德国让人不要忘了“白玫瑰”。
   
   但愿更多的人顺从天意,汇入势不可挡的退党大潮!
   
   零五年五月写于莱茵河畔,零九年十月审于莱茵河畔
   

此文于2015年03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