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六十周年国殇祭]
吴倩文集
小说.
·中蛊
·三舅护国梦.
·冬天的故事
散文.
· 六四烛光.
·写作,还是当"家"?交流,还是卖价?
·破布
·中山陵:雨夜祈祷.
·林希翎,安息.
·遥远的史铁生 遥远的民主墙 遥远的文坛
·情人节的联想
诗歌.
·归来吧.
·我感到心与心辉映
·有了石头才有一滴水.
·六十周年国殇祭 组诗:世纪的火刑
·祢赐我英雄胆
·俄罗斯女人
·天空摇晃
·海啸
·海啸
·华老栓的血
·我的忠诚
·这儿有一把神秘又古老的吉他
·祭坛
·文壇
·一队蜡炬
·我真想做一次妥协
·我打开最后一扇门
·途经大运河
·守望
·我等祢
论文.
·说真话.
·亲爱的朋友
·走出人性的误区
·美的力度。
·反政治的政治------王策的选择.
·救世与救赎
·镇压之后.
·祈盼使徒
·关于王炳章的书简:苦难之轭
·净土运动 - 电影《巫师追猎》的感想
·历史的命运
·呼籲書
流亡书简.
·流亡书简
·我也不知道
·流亡书简2
·流亡书简4
·流亡书简5,6,7
·流亡书简8
·流亡书简9
·流亡书简12
·流亡书简13
·流亡书简15
·流亡书简16
·流亡书简17
·流亡书简18
·我很爱才
随笔.
·死无对证.
·有感而发.
·常识.
·推荐: 易丹軒 「神就是愛」
·   不自由,勿宁死 随笔
·小王
·雨夜 中山陵
·推荐: 深夜的祈祷 佚名
· 愛是恆久忍耐,滿有恩慈。
·赵京
·活着的得胜者
·常识
·赎回时间
·无语
·异象与梦想
·命运的季节
·书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周年国殇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六十周年国殇祭<<属灵争战系列>>
   组诗:世纪的火刑 吴倩
   

   一.祖宗篇:遗产
   二.民族篇:我们自古运交华盖
   三:反抗篇:我穿过血淋淋的城
   四:绝望篇:冤家
   五:得救篇:归来吧
   六:祈求篇:让那具棺材塌下来!
   七:奉献篇:擘开我吧!
   
   
   一.祖宗篇:我们
   
   但我的灵如荧火
   凫凫升起
   众冤魂举起我
   举起一枝蜡炬/
   
   忽明忽灭/
   
   托我传递一个信息.
   我被
   瞒着
    骗着
    哄着
    催着
    逼着
    拖着
    揪着
    抽着
    下了,一层
    又一层---
    台阶
    受命跪在老祖宗的墓碑前/
    接受一份遗产
   这墓碑上刻着:我们---------
   累死
   饿死
   咒死
   战死
   屈死
   冤死
   病死
   淫死
   烤死
   渴死
   吊死
   羞死
   辱死
   最后,我也成为一笔遗产
   叫作:中蛊.(灵死)
   /但愿如此/还未出生
   就被钉在无名柱上
   我怀揣着我的产权证
   羞于叫卖
   一生一世
   我只糊里糊涂地/挥霍过一次
   在天安门广场
   无数和我同庚的孩子们.
   
   妈也!
   
   用祖宗留下的如许遗产
   铸造一座纪念碑
   红通通地炫耀/
   我们的愚痴
   
   华老栓的血
   
   喝多了,眼睛就瞎掉了。
   喝了一代又喝了一代
   我看看你,你看看我
   鬼鬼祟祟
   直到闻不出腥味
   河水从蓝色流成黑色
   华老栓的血从河底流回来
   于是河流终于腐臭了
   
   
   二:民族篇:我们自古运交华盖
   
   我们自古盲目/运交华盖
   任凭
   一 个 幽 灵
   世世代代/辖制/
   世世代代---.
    透支希望/也透支绝望
   仇恨成癖复仇成瘾
   一世十世百世.
   此牠真是好本事
   /这个祸首
   传说能变一大千
   前世白骨精
   今世观世音
   一胎产下十三亿
   大锅一口/倒扣
   宝鉴高悬
   法轮流转
   总是阴魂不散
   十世天子钦定
   一朝丐帮称义
   末世肥成一尊太阳
   就墩到我们头顶上.
   幕起幕落/烟飞灰灭
   看/每一面旗帜都很堂皇
   每一场战争都很悲壮
   每一次谋杀都有呼应
   每一处家园依旧荒凉
   
   义人尸林
   弱冠坟茔
   善恶似乎从无报应
   
   -------------
   在刺目的阳光下
   看武器嚣张/红旗飘扬/喇叭鼓噪/
   我们瞎了眼/怎能不瞎?
   忽拉拉似大厦倾
   昏惨惨
   灯将尽
   急抱火
   反救薪
   终究是
   赤条条地被赶进沙漠里
   以心搜刮心
   以命典当命
   猛然惊醒
   再度昏昧
   
   反正我们是一胞生
   要饮鴆都中毒
   要弔丧就一起哭
   反正我们是一家子
   你笑谁呢?
   你笑你自己
   你哭谁阿
   你哭你自己
   你骂谁呀
   你要骂就骂你自己吧
   
   是的/我们号称十三亿
   我们只有一个命运
   :被牠玩狎,猥亵
   受尽奴役,凌虐.
   
   有一首诗叫:
   <<在虚幻的乐园里>>
   一切原色都被熏熨
   一切原声都被烙烫
   一切爱情都被意淫
   一切命运全被输尽
   三.反抗篇:我穿过血淋淋的城
   
   在世纪的火刑中
   我的灵眼被刺开
   一眼就认出了牠
   
   我娘生我太天真
   又未教我諴口术
   我爹生我太大胆
   不知死是啥滋味
   
   我穿过血淋淋的城
   为了逃脱人魔的追杀
   我不得不与兽同行.
   我在寂寞地游荡
   听我/
   我的號啕/號啕未出/就被钳口/.
   牠咒了我一声”黄汤!
   从此我成了哑吧
   
   我被恐怖雕刻/
   我被绝望封闭/
   我被麻木纹面
   愚钝是我愚钝的眼神
   倒退成了我的步履
   
   四.绝望篇:冤家
   我象块木头被削着/刨着/钉着/锯着/最后连自己看着都陌生了。
   我象块石头被砸着/砍着/雕着/磨着/最后连自己瞧着都害怕了。(注:)
   它偷梁换柱/劫走了我的国器.
   偷天换日/偷走了我的灵魂,
   牠夜夜魇我的心神/
   我一会成为母夜叉/
   一会成为夜半鬼/
   行锁骨立森森肃瑟/
   牠披着我的美衣去迷人/
   牠装着我的声调去荡魂。
   我逃到东边/东边追来一队红无常
   我逃到西边/西边是一群黑煞鬼
   我躲也无处躲/进坟墓也不得安生!
   月黑风高/天荒地老,
   这一个“愁”字怎生得了?
   天神啊地神啊河神啊-----
   这天地到底是归谁地?
   这河水到底是姓谁的?
   我可不可在我的家院锈荷花-
   我可不可在我的榻上做美梦呀?
   牠凭地/咋地/要和我过不去?
   不容我在自家的河边观鱼/戏水
   牠凭地/咋地/要和我过不去?
   不容我在自家的花园把酒/赏花
   我就是投到河里去/牠也要追我/鞭我的尸。
   我被逼上悬崖/临风拍打/山门,
   秋风秋雨愁煞人/秋雨秋风/愁煞人.
   芝麻啊/你为什麽不说话?
   我知道这儿有一把/神秘而古老的吉它,
   不是我/拨不响它,
   不是我/解不开那一串密码。
   
   我被封杀/不再痴狂。
   我被风化/不再浮华。
   我被践踏成为柔弱。
   我被你引渡从小溪跌下深渊。
   深渊就要去响应深渊,
   青春的岁月/惆怅的河。
   千年命运/却容不得惆怅
   五.得救篇:我的神派了一只大鹰救我去天涯。
   
   我被风沙/被战火/
   被马革尸还的履带
   裹在母腹中
   一颗致命的子弹
   洞穿天幕
   我被射中
   被爱神之矢/射中
   
   在母亲留下的日记里
   诗笺里
   战战兢兢的缺页里
   悠悠远远的记忆里
    梦境里
   我走进了
    走出了
   罪谴
   
   在没有帰途的流亡中
   一个微小的声音
   将我唤醒:
   归来吧-
   一星流火
   将我照明
   归来吧
   一首”帰来吧”
   我坐在太平洋边
   就哭了.
   
   六:祈求篇:让那具棺材塌下来!
   
   求祢裂天而降/鼓动风云昭告你的选民
   祈求你举案齐眉/风行天下提携我的裾裙
   带我回家园/带回我的家园/带回我朝思暮想的家园。
   祈求祢差谴我们/去扫荡天安门大庙
   去替祢打点那具棺材/掀掉它!
   祈求祢差遣我们/去替祢打点那具偶像./烧掉它!
   求你赐下一杯天上的桂花酒,
   让我的伙伴们/畅饮它
   活过来/醒过来/哭起来/笑起来.
   以祢与我们立约的血。。
   让他们活过来/哭出来/笑起来/唱起来!
   求祢裂天而降/在片这血地上
   为祢的儿女悼金惜玉/翻转千年如走马。
   
   祈求祢/带我回去/扫荡天坛,
   让我跪在天坛上/重烧三柱清香。
   让我举天闭目祈祷:。。
   让水不再被火封住。
   让火不再被水倾覆,
   让风不再被雨止住。
   让雷不再被山镇住,
   让天不再被地颠覆。
   
   让那具棺材/塌下来!
   
   七.献身篇: 擘开我吧
   
   颁开我吧!让祢的大爱从我的心里流出来,流出来!
   颁开我吧!让你的爱从我流出来—
    让你不尽的大爱从我的河,流出来!
   擘开我!不论多麽痛苦----只要祢的手托住我
   擘开我!不论多麽幽暗----只要祢的光杀死我!
   擘开我!不论我的伤有多深----只要祢的血医治我。
   擘开我吧!怜悯我吧,怜悯我的母亲,我的祖国-
   我被践踏,我被仇恨践踏,我已被踏成僵土不再生长,
   擘开我吧,怜悯我吧,怜悯我的儿女,我的祖国.-
   我被碾压,我被仇恨碾压,我已被碾成碎楂不再喂养
   擘开我吧!洗尽我吧,焚烧我吧/炼尽我吧,耶和华!
   只有祢的手—能从深渊里托起我。
   只有祢的光能扫荡我的黑暗。
   只有祢的血能涂抹我的伤口。
   擘开我吧!让祢的大爱,从我的心里流出来,流出来!
   擘开我吧,擘开我!
    -让我成为祢的运河,
    让祢的大爱从我流出来!
   
   

此文于2009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