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王先强著作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我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得时时被迫的跟随着地主父地主母,由民兵押送到区、乡公审大会前边,蹲在用绳子圈起来的「地富圈子」里,不许乱说乱动的参加公审大会。那时期公审的大都是地主份子,不少的公审完即时就拉去刑场枪毙了。我小时就这样的经历过无数次公审人和枪毙人的场面,享受到这种特权。
   
    有一次的公审大会,被枪毙的总共有十八个人。当中一个叫王介典,就是我邻村的;我认识他,也认得他的三个儿子。可那一天,在「地富圈子」里却见不到他的家属和儿子,大概是被杀的家人,予以严控,拉到另一边专人监视起来了。行刑后不久,人们就在议论,说开完第一轮枪,那个王介典胸前喷血却没有倒下去,得打第二枪,他才倒下;一个异数,好顽强的一个人。 王介典约六十岁,是一间乡村小学的校长,满脸忠厚,没有恶相,大概也竟无杀人放火,只是土改到来,被说成是地主,就这么被枪毙了──第一枪不倒,还有第二枪,终是倒下去了。
   
    后来,我长大了,生了脑子去思考这些问题,知道许多地主是很寃屈的,想到王介典,料他八、九成也是蒙寃的了。我到了香港之后,接触的资料多了,才知道土改时被枪毙的地主份子竟有二百万之众,那当中有许多根本就不能算是地主,即或是地主,也有许多是好地主、慈悲地主,统统的做了枪下亡魂了。其它斗争死、殴打死、自杀死的还不计其数。王介典,只是众多倒下去中的一个,呜呼!

    那些侥幸存活下来的地主及其地主家属子女,又是如何?他们经历了长达三十年的被专政,不许乱说乱动,做牛马般的贱奴,做历次政治运动第一位的批斗整肃对象,苦死、饿死、被盘弄死的又是不计其数;文革时,我隔邻的一个县,清理阶级队伍时,许多地主家庭竟被残酷的满门抄斩,死尽死绝,那就更是大大的寃了。
   
    随着日子的过去,王介典的阴影竟是愈加频密的在我脑际间显现,扰得我心不安。我决意通过乡下人,打探王介典儿子的近况;得到的讯息又令人凄然: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均殁了,只剩下三儿子在乡村务农,单一弱体,惨淡维生。这三儿想到为亡父伸寃吗?想到了又能办得到吗?
   
    地主之寃,怎么伸?无数的地主寃魂,在大地上游荡,寻不到归处;谁能为其伸寃,谁能拜祭给予告慰?
   
    这么一段历史,就这样湮灭了?
   
    地主仔地主孙们,你们忍看上一代遭屠刀宰成含冤负屈鬼,却默不作声吗?
   
    我,我知道该做甚么,但我却也做不了甚么,万分惭愧!
   
    值得庆幸的是,近年谭松年先生发起了平反土改行动,争取社会公义,索要社会公道。前几天,他就和一批地主及其后代在广东举行了悼念地主寃魂活动,祈望将来能建造一座永久的土改受害者纪念碑。
   
    在那片土地上,谭松年先生该是第一个站出来为「平反土改」而奔走呼喊的人,令人钦佩,令人欢欣鼓舞!我相信,这星星之火,必定燎原!我为此热烈欢呼!
   
    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不会永远的屈服于专制和独裁的统治;无数仁人志士正前赴后继的为自由民主而奋斗,不管多艰难曲折,想必目标定将达到。
   
    到了那一天,将会竖起反右受害者纪念碑、大饥荒受害者纪念碑、文革受害者纪念碑、六四受害者纪念碑等等,那当中必定也有一座土改受害者纪念碑!那时,全中国所有受害者的寃魂,都能受到尊崇,都会得到拜祭,享用安息。
   
    为了那一天,大家都行动起来,奋斗再奋斗!地主仔地主孙们更应奋勇向前!
   
    这讯息,愿王介典的三儿子也能听到和看到……
   
    希望在前头,我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点工作。
   

此文于2009年10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