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四,幽灵

    一长串,被绳子串住的蚂蚱又被押出会场,不过已经面目全非。一边是黑发,一边是白茬茬的头皮;一边是正常的脸,一边涂着浓浓的墨汁。阴阳头分外耀眼,墨汁脸分外刺目,黑与白形成极大的反差。“难道这就是革命?”泉子厌恶地看着这一切,她有了极大的悲哀。

   “同志们!”啤酒一挥手。“今天的晚会胜利结束。不过在结束前,我要让同志们欣赏……”说到这他停下。

   “欣赏什么?”

   “究竟是什么?”下面有了强烈的呼应。

   “欣赏我厂第一号大破鞋的阴阳头。”酒瓶做了个有力的手势。人群欢呼起来。有人拍手,有人跺脚,有人吹口哨,有人扔瓜皮。酒瓶一闪身,露出身后的女人。她跪在地上,背上插着一块大牌子,颈上吊着二只破鞋。二个红袖章把她胳膊朝上拽,又把她头朝地上摁:这就是著名的‘飞机式’。

   “现在,让群众一睹尊容。”酒瓶微笑着拽起她头发,于是泉子看见了一张非人非兽,非神非魔的脸。在这张触目惊心的脸上,有一双火一般燃烧的眼睛。

   

   “牛鬼蛇神跑了。”刚散会就有人嚷着。只见一只‘蚂蚱’窜出队伍,急剧地朝女宿舍奔去。

   “抓住他。”酒瓶气喘吁吁地奔上去。

   “他上二楼了……他上三楼了。”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口,他仰头看天,又俯首看地,追赶的声浪喧嚣地涌上。

   “我没有罪。”他大吼着,声如裂帛。

   “下来!老老实实接受专政。”酒瓶狞笑着,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士可杀不可辱。”人影一跃,朝大地扑去。‘咚’一声,红的血,白的浆如飞溅的烟花,撒了一地。

   “谁?”葛委员长挤进来,用鞋尖把死者的脸翻过来。“原来是汤呆子!哈哈!我只想教训他,免得老是惦记公式定理,想不到孬种死了。”

   “马上打电话给殡仪馆。”

   “不!就着尸体召开批判会,这样更有震慑力,也更有教育意义。”葛委员长的鞋尖,在死者衣服上来回地蹭。

   夜很深了,但泉子就是睡不着。一闭眼,就是一片阴阳头;一闭眼,就是红的血白的浆。下放!向工人阶级学习!学习什么?学习践踏人,学习侮辱人?学习精神的凌迟,学习肉体的杀戮?这不是集中营,却集中了所有的刑具;这不是战争,却比战争还残忍。她从床上爬起,倚窗远眺。窗对面就是精神凌迟的球场,窗下面就是自杀者的着陆处。虽灯熄人走,但血腥味一点点沁出来,一点点飘过来。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一个凌波仙子浮上来。她穿着白白的衣衫,挥着长长的水袖,举着白白的幡,戴着白白的花。泉子屏住呼吸: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泉子揉揉眼。舞台上的眼,就是舞台下的X光。不会走水,不会走火,不会走光,不会走眼。从来不信鬼怪神灵的她,千真万确看到了李慧娘。

   二条幡插在地上,飘飘扬扬,欲飞欲舞。冥纸燃起一柱青烟,青烟冉冉,升到树的顶端,升到云的怀抱。月亮出来了。青白的脸有了黄晕。湮湮的,濡濡的,湿湿的,朦朦的,像嫦娥的残妆。青烟散了又聚,聚了又散,像贼心不死的龙卷风。

   一滴滴水洒下,闪着晶莹的,透明的,银子般的光泽。一圈又一圈,一滴又一滴,一点又一点。凌波仙子用自己的方式,祭祀亡灵。

    “抓幽灵啊!”潜藏的民兵,从黑暗中杀出。包围圈一点点缩小,合壁一点点围拢,民兵朝幽灵逼去。幽灵一撒水袖,一拂水袖,一撂水袖,一翻水袖,白光一闪竟不见了。泉子再一次揉着眼:要不是冥纸还冒烟,要不是地上还有水,她一定以为这是个梦。

    保卫科长武大郎来了,酒瓶来了,葛委员长来了。巡逻队兵分四路,把这带围了个水泄不通。搜查从深夜一直到天明,可是连幽灵的一根头发都没搜到。

   

   泉子赶到江边时,8点还未到。她昨晚回家拿了洗换衣服,今天一早赶到炼油厂。黄浦江边聚了许多人在等登陆艇,8月骄阳撒下灼人的热量。泉子打量四周,除了一个破仓库,江边一片空旷。

   “早啊!”巍子从自行车上跳下来。

   “这里咋没有一棵树,一颗草?”泉子不满地说。“这么多人,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太阳下。”

   “58年炼钢时,把树砍光了。”

   “为什么不种?”

   “谁敢种?谁知是资本主义的苗,还是社会主义的树?”

   “那‘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里的树,属老修还是老资?”泉子冷笑着。

   “你啊……童言无忌。”巍子抹了一把汗。

   “没有心思搞建设,光有劲头戴帽子。”泉子打开伞,遮在巍子的头上。

   “使不得。”巍子一个紧急后退,整个人闪出去。“一点太阳就撑花伞,这可是资产阶级思想。”

   “天呐!遮阳还谈思想?”泉子大笑。“师傅,你是高级焊工,还是高级党务工作者?”

   “存在……决定意识嘛!”巍子笑的很无奈。‘笛笛!’随着喇叭声,登陆艇朝岸边驶来。登陆艇雄姿英发,让人想起它在诺曼底的不朽功绩。登陆艇放下吊门,等侯者一涌而入。钢丝绳缓缓转动,吊门渐渐上升,登陆艇就要离岸。

   一个女人朝登陆艇奔来,她奔的很急,头上一朵白花,在阳光下很刺眼。白花引起了驾驶员的恻隐,上升的钢丝绳开始下滑,离岸的吊门重回码头。女人一见,奔的愈发急了。突然脚一崴,鞋子嵌在石缝中,整个人朝前一扑。“啊!”船上的人全叫起来。

   一颗黑色的子弹头,飞快地朝码头射来。近了,近了,又近了。弹头射到女人身边,掌一拍,手一拎,一个鹞子翻身,弹头驮着女人跳上登陆艇。整个动作连贯,娴熟,轻巧,利索。一船的人看呆了。

   一声汽笛,登陆艇渐渐驶向黄浦江心。子弹头放下女人,蹲在地上为她揉脚。女人头戴白花,一身缟素,眼睛红肿,面容凄切。子弹头穿着厚重工作服,头戴一顶便帽。

   “我以为是神兵天将,原来黑皮一个。”一个男人喷出一口烟。

   “天下第一号的大破鞋。”一个女人朝黑皮吐了一口痰。“勾引劳模,天下一绝。”于是四周有了讪笑,有了窃语。

   黑皮站起来,昂起头,迎着烟,迎着讪笑,迎着窃语,毫无惧色地迎上去。眸子在阳光下,燃烧的愈发炽热。灼灼的光射到哪,讪笑和敌视,如阳光下的雪人一点点融化。

   葛委员长沉着脸过来。“你是汤呆子的女人,到厂里来干啥?”

   “我……”戴白花女人费劲地站起来。“我没拿到丈夫的骨灰,我想拿丈夫的遗物。”

   “你丈夫跳楼,死有余辜。”

   “他就是背着天大的罪名,妻子也有权得到遗物。”泉子一杠子插进来。

   “你是谁?”委员长冷笑着。“谁让你发声音的?”

   “嘴巴除了吃饭,还有说话功能。是良心让我发声音的。”

   “你是哪个车间的?”

   “葛委员长,她是京剧团的小谢,是我的徒弟。”巍子赶紧解释。

   “看来我还要把户口本和档案交给你!”泉子徉笑着。“师傅!你说对不?”泉子恶作剧地拉着巍子袖子,半撒娇半抗议。巍子肩一缩,脸一侧,眼睛落在奔腾的江水上。

   委员长转过身,眼睛落在戴白花的女人头上,落在女人的白花上。他一伸手,一扬手,一夺白花被卷进江水深处。

   “你没有权利这么做。”泉子气愤地嚷着。

   “悼念反革命,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委员长拍了拍手上的灰。“不要以为自己是外来的和尚,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念经。”

   “你太没有人性了。退一万步说,她就是反革命的家属,也有悼念的权利。”泉子毫无惧色地说。

   “你少说二句。”巍子拉着泉子。“委员长,您别和她一般见识。”巍子满脸是汗地解释。‘咣!’登陆艇放下了吊门,沉默的人,惊恐的人,争先恐后涌上岸。一串串水珠,迅速蒸发在长长的甬道上。

    红旗飘,战鼓擂,人来车往喇叭叫。这不是平型关大捷,而是催化车间的大检修。 虽然炼油厂24小时连轴转,石油依然供不应求。亚非拉需要石油,世界革命需要石油。鉴于这种形势,石油部要求催化车间设备全部更新上级,以保证年产200万吨油的指标。

   老朱坐在现场指挥部,眉头皱成一个大大的‘川’。三天前,首长来到5.7干校。“石油部下了军令,产量要翻一番。如果你能临危受命,统领三军,圆满完成任务,军管会一定解放你。”首长的大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老朱穿着沾满猪屎的外套,微微一笑:“就是不解放,我也完成检修任务。军人的天职是服从;我的天职是让产量冲上去。”

   “好!军令状已立,下面就看履行了。”首长的吉普车,载着老朱回厂。

   建国初期,老朱从苏联回来,担任总工程师一职。老朱这辈子,就是气象台的风信子。和老大哥渡蜜月时,他是幸福的新郎;和修正主义情绝时,他是潜伏的特务;谈石油发展史时,他是一面红旗;反白专道路时,他是一只靶子。荣荣辱辱,沉沉浮浮,为云为雨,为人为鬼。这些变化对他来说,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

   “我能否不穿工作服?”泉子穿上厚厚的工作服,戴了厚重的安全帽,很不习惯小铁梅变成王进喜。

   “安全第一。”师傅头也不抬地烧风焊。泉子看着他百感交集。现在知道什么叫幸福,什么叫痛苦的双重涟漪。这辈子,只有别人为她痛苦,想不到她也尝到痛苦滋味。

   今天,要把催化车间最高一个烟囱放倒。就在准备工作就绪时,巍子想起烟囱顶上还有一个氧气瓶。二氧化碳烟囱有50多米高,上面沾满了酸性油。一个不慎,一个打滑,就会坠个粉身碎骨。“我去!让大吊车送我上去。”巍子放下焊枪。

   “吊车没这么高,只能吊一不半。”

   “能吊多高吊多高,上面一段我爬上去。”

   “不行!”酒瓶沉吟着。“你是焊接主力,绝不能有意外。黑皮,你爬上烟囱把氧气瓶拿下。”

   “不行!”巍子失声嚷着。

   “怎么不行?”二颗凸出的眼珠一动不动。

   “梯子上都是油……要是出事,对检修会造成混乱。”

   “师傅您忘了,黑皮是您高徒,也是石油部的技术花魁。”酒瓶奸笑着。“她身手敏捷,是爬烟囱最佳的人选。”

   “可梯子太滑,还要背氧气瓶……”巍子不断地摇手。

   “快上。”酒瓶声色俱厉。

   “上就上!”黑皮轻蔑地说。

   “套鞋绝对不行,套鞋滑啊。”巍子嚷着,声音嘶哑而刺耳。“换一双鞋。”

   “时间来不及,上!”酒瓶把小旗挥的呼呼响。黑皮蹲下身,用绳子扎住腰,又用绳子扎住鞋,又套上马甲,然后朝烟囱走去。巍子的身子晃了二下。

   “我跟你一起去。”泉子嚷着。待酒瓶要制止时,泉子已经跟着黑皮上了烟囱。

    蓝天白云下,有二个黑点。黑点越来越远,越来越高,越来越小。阳光刺的眼睛发花,发涨。眼睛眨了一下,又一下。

   现在云层中只有一颗黑点,另一颗黑点不见了。“快!赶快把吊车靠上去,赶快把泉子吊下来。”酒瓶使劲地跺着脚。

   大吊车朝烟囱靠去,吊臂朝黑点靠去,下面的人紧张地看着。吊臂一点点从云端向地面下降,泉子坐在吊臂的环扣上,双手抓住钢丝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