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
孙宝强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中国悲剧连续剧的历演不衰,民众麻木是一个重要的因素。‘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定,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一,下放

   

   谢泉到家时已是下午。上午的会,如裹脚布一长二臭。不就是所谓的‘走文艺工作者和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确切地说,不就二个字:下放。

   下放就下放,我就不信我过不了这一关。京剧团的台柱,不是吹出来的,而是摔打出来的。都说条条大路通往梅花奖,可我一不靠身子,二不靠老子,靠的是浑身伤痕,一条嗓子。她一甩辫,昂然走进大院。警卫见了她,‘啪’地敬了个礼,她的心一颤;一进花园,保姆‘咚’地朝她鞠个躬,她的心又是一颤。天呐!往日接受敬礼鞠躬,安之若泰熟视无睹,今天怎么就有了双颤?

   警卫来之革命圣地井冈山,保姆来之革命老区沂蒙山。想当初,没有井冈山的奉献,没有沂蒙山的支援,李自成焉能登上金銮殿?一个扛枪的,一个帮助扛枪的;一个发射炮弹的,一个运输炮弹的;一个冲锋陷阵的,一个送小米背伤员的,曾经的鱼水关系,曾经的兄弟情谊,现在怎么变成君臣关系,主仆关系,财主和雇工的关系?不!有过之而不及:雇工不需要向财主敬礼;丫头也不需要向主子鞠躬。

   不是说,革命就是消灭不平等吗?怎么革来革去,差距越来越大,等级越来越森严。既这样,还革啥命?牺牲这么多性命,浪费这么多国力,搞到最后还是苍蝇一只,一只苍蝇。一只飞了老半天,回到老地方的老苍蝇。

   辛亥革命推翻帝制,消灭八旗。满清是寿终正寝了,但八旗依然横行天下,八旗的后裔依然横行天下。凭心而论,有的老革命只是挥了几次旗,扭了几次秧歌,批斗了几次地主老财,一转身,就成了带顶花翎,子有功之臣,就成了永远吃俸禄的诸侯。光他们吃也就算了,可是他们衍生的无数后裔,后后裔都封了诸侯。这‘世袭罔替’哪是尽头?那个生着鹰爪鼻的华盛顿,反英有功,开国有勋,最后还不是卸甲归田,做了闲散的陶渊明,也没听说他儿子,孙子,孙孙子一直霸占着白宫啊。

   泉子摇着头,走进客厅。

   一个女人,捧着一只精美的瓷碗正在喝汤。一边喝,一边发出只有猪大爷才有的‘吧嗒’声。泉子厌恶地撇了她一眼,眼光自然而然扫到墙上—墙上有她亲爱的母亲,她可是不折不扣的大家闺秀。

   挂在墙上的镜框不见了,泉子的怒火被点着了。她‘啪’地把包摔过去。喝汤者惊慌地放下碗。这是一个年轻而丑陋的女人。就这么个滞销货,竟成了她的继母。

   文革开始后,老爹领着武警进驻远东炼油厂。油脉掌握在军队手里,就如玉玺掌握在自己裤腰带上。让你们去打去闹去斗去杀,充其量,就是泥鳅闹海,而不是哪咤闹海。

   老爹就在那时认识了顾大姐。她原是研究所的大学生,文革一起揭竿而起。她能言善辨,能写会画,能舌战群儒,也能‘革的猫令’。要是早几百年出生,活脱脱就是个MBA的一丈青。

   谢泉实在想不通,老爹怎么找了个水泊娘子?自从绝色母亲归西后,有许多次绝色,亚绝色,准绝色,逊绝色的美女,飞蛾一样扑过来,可是无一例外成了残兵败将。至此,老爹成了军中的‘柳下惠’。

   想不到50岁的柳下惠,竟和25岁的一丈青撞出火花。真真玷污了柳同志一世英名。更让人愤怒的是,火花还没有染尽夜空,鳏夫已经把种子播在了滞销货的子宫里。从此,一丈青金盆洗手,解甲归田。住在康定路的别墅里,定神,保胎,喝汤,疗养。接受士兵的敬礼,同时也接受保姆的按摩。

   “墙上的照片呢?”泉子恶狠狠地问。

   “我真不知道……昨天还在墙上。”一丈青很委屈。

   “泉儿,这事怪我。”老爹从葡萄架下走进来。“你先去卧室休息。”老爹搂着一丈青的粗腰,如搂着一块和氏壁。

   “首长我来。”保姆扶着孕妇走了。

   “泉儿,照片是我取下的,我想让她们……都安静点。你姨怀着孩子。”老爹抱歉地说。

   “照片妨碍她受孕?”泉子冷笑着。

   “我怕她有思想负担。她一见照片就说自己无地自容。”

   “她无地自容还是我无地自容?”泉子继续冷笑着。“一张照片也能刺激她,造反队队长是咋当的?”

   “此一时彼一时嘛!你姨……”

   “不要一口一声姨,她只比我大24个月。”泉子怪异地笑着。“我看还是叫姐。”

   老爹的脸变了色,慢慢又恢复了正常。几十年的政治运动,养成他荣辱不惊,喜怒不露。这算啥?就算恶毒攻击,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嘛。他剥了一只香蕉,递给女儿。

   “爹!鳏夫再娶我不反对,问题是为什么娶她?难道只是因为年轻?”

   “……”老爹抽出一支烟,连揿几次,火还是没点着。看着他颤抖的手,泉子有些不忍,接过老爹手上的打火机。

   “本来我不想再婚。”老爹狠狠地抽了一口,于是1/3的烟消失了。“但是……”

   “但是什么?”

   “我不能让自己打下的江山让别人坐。”老爹的喉结有力地滚动着。“我应该有一个,甚至有几个儿子。”

   “周总理不是说,全国的孩子就是他孩子吗?”

   “扯淡。”老爹轻蔑地哼了一声。“我的首长,我的战友,我的部下,全把自己的孩子塞进部队的各个关卡。”

   “应该说关隘。”

   “对!泉儿你要理解我。”老爹抓住女儿的手。“八大军区司令调防,调来调去,还是八大诸侯的天下—基本上一荣俱荣。”

   “你们的宗旨不是‘解放全人类吗’?”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把自己的家整齐了,咋能治国平天下?”

   “我理解你,自己挖出来的粪炕,一定要自己人守,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不反对你有儿子我有弟,问题是你干吗娶一丈青?”

   “这……”

   “你说我有‘逆反心理’,我说你有‘逆向择偶’,或者说是‘颠覆性择偶’--她和我妈,绝对是二个不同的版本,二个不同的终极。”

   “泉儿,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爹咂着舌,显然在斟酌句子。

   “我知道,时代变了,择偶对象变了,接班人标准也变了—你需要强悍的,暴戾的,甚至带有血腥味的女人,生出搭弓射箭,纵横天下,所向披靡的小成吉思汉。”

   “你……”

   “你的后代,绝不是食草类的,偶蹄类的,反刍类的动物。你的后代,应该是鹰隼,是雄狮。他们能够驾驭和征服动物,保持动物王国铁一样的秩序。说的好听点,就是接过红旗,让江山不变色;说的透白点,就是让八旗子弟,世世代代做统治者。因为这,毛主席亲自签字,把‘反血统论’的遇罗克枪毙了。”

   “你啊你。”老爹摇着头。“美貌像娘,智商像爹—可惜你投错了胎。”

   “我可以做穆桂英,可以做花木兰啊。”

   “你什么也别做,趁我现在有权,找个好靠山把自己嫁了。这么多年我算是看透了。升天堂还是下地狱,都在大人物的一句话。”

   “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这是因为中国没有法制。无法就无天,无法就无地,无法就没有保障,无法就让人生活在恐惧中。这是一个污染源,一个放射源。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判决,要比1000次犯罪还可怕。源头污染,流出来的水还能干净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

   “既然知道,就应该从源头抓起,而不是寻找逃避的办法。当官的都绕道而行,那老百姓咋办?”

   “泉啊,法制牵涉到体制。而体制,这是捅破天的大问题。就是借我100个胆,也不敢碰这高压线。泉啊,咱不谈政治好吗?”老爹缓缓地摇着头。“政治太血腥太无耻。”

   “还是抓紧时间养儿子,然后把接班人塞进要害部门,为自己寻找最好的退路,寻找最大的安全系数。”

   “你真聪明。不过中国不需要聪明的人,也不需要清醒的人……”

   “只需要执行命令的木偶,对吗?”泉子微笑着。

   “对了,今天你们开啥会?”老爹急忙转移话题。

   “流放。”

   “什么叫流放?这叫文艺工作者和工农兵相结合,这叫……”老爹很严肃地说。

   “不要再卖狗皮膏药了,一卖就是几十年。”泉子没好气地说。“在家还戴假面具。”

   “这不是狗皮膏药,这叫策略—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不要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泉子狠狠瞪了老爹一眼。“我要下放了。”

   “我看你还是……到我管辖的领地去吧。”

   “我才不去炼油厂呢。”想起父亲就在那和一丈青勾搭成婚,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不去就不来,最近那里一直不太平。”

   “又是武斗?”

   “武斗倒不怕,我一个小指就灭了。我是说……有幽灵。”

   “幽灵?什么样的幽灵?”泉子饶有兴趣地问。

   “一个白色的幽灵,在塔上穿梭,在油罐区飘荡。一会儿点燃一把火,一会儿打开蒸汽阀,有时还要贴几张鬼画符,搞的人心惶惶,工作斗争都没了心思。”

   “我要去—说不定我还能和幽灵做朋友呢!”泉子兴奋地说。

   “你以为是舞台上的李慧娘?真要抓住,一定砍头。”父亲把手朝下一劈。

   “砍头就砍头,只要主义真。”

   “又是革命的浪漫主义--这是生活,不是舞台。”老爹沉下脸。“要是你去的话,一不许接触异样的人,二不许发表自己观点,三不许仗义执言,四不许把内参内容说出去,五不许……”

   “那我去安徽得了。”泉子懒洋洋地说。

   “好!我不管你,你要去炼油厂,明天我让司机送你去。”

   “不!”泉子冲进闺房,十分钟后背着铺盖出来。

   “你背铺盖干吗?”

   “我住宿,一星期回家一次。”

   

   “草高路到了。”售票员用票夹敲打着窗玻璃。泉子费劲挤到门口,随着人流下了车。

   泉子环顾四周。车站,整一个敞开的钢筋碉堡,灰色的水泥墩上,堆满了垃圾;河水,缓缓慢慢朝东流,黑色的水犹如粘稠的柏油;星星点点的农舍,就是一群更年期的妇女,晦暗而没有生气;高耸的烟尘口,翻滚着一条条赤龙。天呐!还没到塞外,已是一派蛮夷。

   八月的艳阳,懒洋洋,热辣辣地照下来。泉子一紧铺盖,大步朝前。有一个影子随着她。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眸子如苍蝇,从上身叮到下身,又从下身移到上身,最后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定格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泉子忍住恶心,瞥了影子一眼。一眼就发现影子只有一只耳朵。泉子忍住恶心,又瞥了影子一眼,一眼就发现影子猥琐到极点。让他演娄阿鼠,一定是最好的人选。想到这,泉子笑了。

   她一笑,影子也笑了。不但笑,还把身子朝她蹭来。泉子把铺盖转到胸口,憋着一股劲,带着一股风朝他撞去。影子趔趄着摔倒了。绸裙曳起一股疾风,鞋跟溅起一团火星,泉子从影子的身上,傲然地跳过去。

    一辆军用吉普车,带着一道绿由远而近。车里跳出一个军人,朝泉子行个礼。泉子拉开车门闪进去。吉普车转个头开走了。

   车子停在炼油厂的门口。一个警卫,一个军人,上来检查证件。车缓缓开进生活区。生活区很大,左侧有小卖部,浴室,篮球场;右侧就是日夜翻腾的黄浦江。宿舍坐南朝北,面对篮球场。宿舍后面有一排排木屋。木屋里有玄关,拉门,还有塌塌米。这里曾经是日本鬼子的爱巢,现在改成职工宿舍。木屋后面有二个高大,宽敞的食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