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孙宝强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已发表在动向杂志二○○九年十月号)据新华网报道,2009年10月,中国将以主宾国身份参加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于是税务局拨出大把银子,宣传部派出精兵强将。女士们衣裙飘袂,男宾们西装革履,一窝蜂涌出国门。其阵式规模,简直就是‘次奥运’。
   
   就在全世界人民翘首主宾国的风采时,会展上发生了‘退出门’事件。退出原因不是书展上有二颗定时炸弹,而是来了二个中国同胞--男男女女板着铁青的脸,迈着整齐的步伐,如串在绳子上的蚂蚱退出会场,这是主宾国献给世界人民的‘愚人节节目’。他们不是拖着辫子的遗老遗少,而是拖着绳子的木偶。绳动则木偶动,绳止则木偶静,绝对‘牵一发而动全身’!
   
   就是这群木偶,垄断了中国文坛,霸占了所有版面。老子,孔子,墨子被他们代表了;唐彩,元曲,明瓷被他们代表了;13亿人民的精神食粮,也被他们代表了。谁要不想被代表,迅速遭到专政的铁拳。如果有‘好事国’来‘折腾’,立马发表严正声明:你们这么做,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天呢!真把自己当成13亿人的图腾了。
   
   宣传部信誓旦旦地说:‘现在的中国文学,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我的‘红楼女囚’登上网络不久,‘留言板’就被‘和谐’;接着文章三天二头‘躲猫猫’;当奥运来到时,打开号称‘思想集散地,精英大本营’博客中国时,只‘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局面。
   匹诺曹这小子,只要一长鼻子,马上停止撒谎。宣传部制造了60年谎言,鼻子早就发展的‘粗而厚,重而长’。国人望鼻兴叹,回天无力;外邦视鼻无睹,见怪不怪。正因为此,鼻子和中国GDP一样,以几何级的速度,继续增长。
   
   ‘谈60年成就’,为什么不谈60年中的饿殍遍野;‘谈30年改革开放’,为什么不谈30年来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展示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为什么不展示震惊世界的64屠城?‘一年内举行600多场活动’,这是什么活动?这是戴着镣铐的舞蹈,这是罂粟花下的party。请问参展文人,对废墟下的亡灵,你们何尝有过悼念?对毒奶粉残害的婴儿,何曾有过关注?对被瓜分的集体财产,对圈钱圈地运动,何曾有过诘问,抗议?
   
   有的是‘有了快感你就喊’的文学;有的是用身体写作的‘上海宝贝’;有‘幸福’中的王兆山;有‘眼泪’中的余大师。但是没有‘古拉格群岛’,没有维奥尔的‘1984’。文学的使命,不就是见证历史,鞭挞罪恶?如果60年如一日地‘自己歌颂自己’,‘196家出版单位’岂不是小丑的插科打诨?‘7600多种、总码洋达87万余元的参展图书’岂不是戏子的说噱逗唱?这与其说是书展,不如说是‘焚书抗儒’后的庆典。
   
   一个个 ‘温水煮青蛙’掌勺者,企图檐宫折桂。诺贝尔文学奖的一锤定音,打破狂人的谵语美梦。
   
   奥巴马说:‘我们不能容许一个使更多人被剥夺机会与尊严的世界’。在中国,异议作家或流亡,或封杀,或高墙电网。一片箫杀的寂静中,有个声音在呼唤:‘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我来到世界,就是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阿门!
   
   孙宝强2009年10月12日写于上海
   发表于动向的10
   
   
   

此文于2009年10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