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生存与超越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zt]菲律宾华侨反双重国籍:抨击美加华人自私(2012/02)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zt]薄熙来、王立军治理下的重庆——一位重庆人的话(2012/04)
·[zt]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2012/04)
·[zt]吴英集团案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201204)
·[zt]十八大后经济面临历史巨变——对十四大以来经济制度与政策的思(201210)
·[zt]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
·[ZT]春节观感:十字路口的中国 (2013/02/17)
·[zt]三大争议困扰 温家宝悲剧根源所在
·[zt]孙立平:散论重庆模式(201305)
·[zt]中国社会普遍蔓延绝望感(201305)
·[zt]《中县干部》:北大博士论文揭密基层官场十四种生态(201306)
·[zt]犀利公:中国将来可能比晚清还不堪(201309)
·[zt]北京的空气比911后的纽约更糟糕(201309)
·[zt]中国哪里还有“净土”?(201309)
·[zt]薄熙來審判不公不合法的八點說明(201309)
·[zt]死刑面前并非人人平等(2013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死掉的农村

   

   作者:西北风 文章发于:http://blog.sina.com.cn/mf1120

   

   

   国庆六十周年的假日,我是在农村的家中度过。这里没有一丝节日中喜庆欢乐的气氛,整个村子都弥漫着一股压抑的令人窒息的空气。生活中太多的苦难与不公,让许多人陷入了无助与绝望。一张张麻木机械的面孔上,已经隐隐的流露出死亡的阴森和恐怖。而在这背后,似乎正孕育着一种足已改变和毁灭一切的力量。

   

   一

   

   在我回家的第二天,母亲说:“你去看一下伟国吧!他在广州打工时右手被机床切断了,前几天刚被警察遣送回家。”

   

   伟国是我的邻居,我们同岁,从小玩到大。由于这些年他一直在广州打工,即使春节也很少回家。所以我们最近一次见面,还是在五年前他结婚那次。

   

   我见到伟国时,他看上去消瘦了许多,头发也白了一大半。他的右臂裹着沙布,正躺在床上输液。而那只右手,已经没有了。

   

   “听婶子说你国庆时要回来,昨晚听到外面汽车响,我猜可能是你回来了。”伟国看到我时,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

   

   “我身体没事,就是这只胳膊回来时在火车上感染了,现在有点化浓,医生说输两天液体就好了。”当我问起他的身体时,伟国说道。

   

   伟国在广州的一家机械厂打工,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只能休息一天。出事那天,由于老板急着发货,他已经连续工作了十六个小时。

   

   “当时太累了,可能有点精神恍惚。一不留神,手就被机床卷了进去。”伟国对我讲述那件使他失去右手的事故时说道。

   

   “由于那台机床是刚化一百多万买来的新机器,所以老板不让别人拆,只好等找来工程师后再拆,那会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把我送到医院时,医生说要把那只手接上,至少得二十多万,而且不一定能接的活。老板听过这话后,就没了人影。”

   

   “我在医院躺了一天。最后医生说那只手必须切掉,要不整条胳膊可能都保不住。没办法,我只好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伟国向我讲述这件事时,显的很平静,就好像是在讲别人的事一样。倒是他的妻子,还有父母,在一旁一直不断的低声抽泣。

   

   伟国出院后去找老板,老板只同意担负三万多元的医疗费,另外给他二万元的赔偿。他没答应,为此找了许多部门,但都没有结果。后来迫不得已,他只好采取跳楼这样极端的措施,希望引起别人的重视和关注。可没想到他却因此上了派出所的黑名单,成了影响当地治安的不稳定因素。在国庆节临近时,他被警察遣送回家。

   

   当我问他还会不会回广州,继续去讨个说法时。伟国说:

   

   “能找的我都找过了。没用!这就是命,我认了!”

   

   二

   

   建林叔今年去上海打工了。我这次回家后,经常听村里人说起这事。

   

   90年代初,建林叔到西安打工,结果被人骗到了一家黑砖窑,整整干了两年,一分钱工资也没拿到。而且由于一直试图逃跑,他还遭到了多次毒打。后来砖厂要转包给别人,他才被放了出来。而那个砖厂老板,连路费也没给他。建林叔只好靠讨饭为生,从西安一路走着回到了家。

   

   建林叔回来后,曾当着村里人发誓:这一辈子他要再去城里打工,就死在外面永远回不来。

   

   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外出打工。

   

   因此,村里如果有年轻人在外面找不到活干,回到了家。家里人就会安慰说:没事,你建林叔这些年一直没外出打工,也没见到饿死。

   

   没想到建林叔会在今年外出打工。听母亲说,建林叔因为儿子上大学,这两年欠了不少外债。

   

   2007年山西黑砖窑事件被媒体曝光,引发了许多人的关注。但这相对于建林叔当初在西安的遭遇,这已经晚了十多年。

   

   三

   

   村里的小学就要被撤消了,并到乡里去。

   

   父亲在谈到这件事时说,“你们那会上学时,学校里要一百多个学生。现在学校就剩十几个学生了。”

   

   我问起学费的问题时,父亲说,“现在小学学杂费是不用交了。可你姐这两个孩子,今年学校统一打流感疫苗,每人就收了100元,跟以前的学杂费也差不多了。”

   

   “就这,听说还是国家负担了百分之五十,给每个学生交了一百块。要不一支疫苗就得两百块,比以前一年的学杂费还贵。”母亲补充道。

   

   四

   

   这些年来村子里人与人的关系变的越来越紧张。而且像赌博、偷盗、打架、投毒、放火等这些事,现在也屡见不鲜。听父亲说,前段时间邻村还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一个十六岁的中学生,因为没钱上网,就去邻居家偷,结果被这家的女主人发现了。于是就随手拿起一把斧头,将这个女的给砍死了。

   

   现在村子里人们如果发生了纠纷,不是去找村委会解决,也不是到法院解决。而是找一些黑社会的人出面进行调解。父亲在谈起这事时说:

   

   “有几个黑社会老大,处理起事来很公平,大家也很信任他们。村里谁与谁有什么纠纷,都喜欢找他们来解决。”

   

   当我问起假如有人对处理的结果不服的话,会怎么办时。父亲说:

   

   “怎么办!只要是人家处理的,没有人敢不照办。”

   

   五

   

   我去县里办点事,顺便跟以前的一个同学一起吃了顿饭。他现在在县里的中学任教。在谈起他的学生时,他感叹道:

   

   “现在就连十四五岁的中学生,好多也都跟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钩达在一起。在外面不是偷就是抢,像土匪一样。而且同学之间打架时,动刀的也越来越多,去年就有一个同学被另一个同学扎成了重伤。更有甚者,前段时间还发生过几个男同学,威逼和教唆一个女同学卖淫的事。”

   

   在谈到这些问题形成的原因时,他说:

   

   “好多学生因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在家里根本没人管教。一有时间就去网吧、舞厅等一些场所。”

   

   “最重要的是现在的社会环境和风气越来越坏,就说咱们这里,如今黄赌毒也是样样俱全。前些日子县里还来了一个跳脱衣舞的表演团,结果十里八乡的人都跑来看,就连门口也给挤的水泄不通。这些已经不是那个学校和老师所能解决的问题了。”

   

   六

   

   我见到富兴时,感觉与去年春节我们那次见面相比,他简直判若两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仿佛一下子衰老了十多岁。

   

   他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去年那种神采弈弈、活力四射的样子。看上去目光呆滞,精神萎靡,就连走路的动作,也变的疆硬迟缓。偶尔抬起头跟别人打个招呼,对他似乎都是那么困难。这很难让人相信,他其实只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小伙。

   

   富兴是我小时候村里那群伙伴中的一个。不管是上树、爬山,还是游泳摔跤,那会儿我们很少有人能赢他。记的在中学时,我的脚崴了,没法骑自行车上学。所以每次从家里到学校,来回都坐他的自行车,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

   

   在谈起富兴的境况时,母亲说:

   

   “富兴今年遭受的打击够大的。他在深圳打工,三月份的时候,把媳妇跟儿子也都带了过去,他儿子才一岁多一点。结果去了不到一个月,儿子就被两个女的从他媳妇怀里给抢走了,他们找了几个月也没找到。儿子没找到也就算了,可没想到他媳妇却跟深圳的一个男的钩达上了。现在也不回家,闹着要跟富兴离婚。”

   

   “富兴的母亲以前在我面前还提到过你,说你在外面这么多年了,连个媳妇也带不回来。这下可好,她儿子连从家里带出去的媳妇,也带不回来了。而且连她的孙子,也让人给抢走了。”

   

   七

   

   我回家后正好赶上村里一个叫开平的小伙结婚,他付给新娘家的彩礼就高达六万多元。其中四万多元是他五年来在外面打工挣的,两万元是找朋友担保从银行贷的款。一年以前,村里的年轻人迎娶新娘的彩礼,为四万元。

   

   开平的父亲是在两年前得病去世的。村里人都说他的病当时其实是可以治好的,但因为要给儿子娶媳妇,他不愿意为自己多化一分钱。所以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让家人告诉儿子自己的病情。当时他身边还有开平在外面打工寄回来的两万多元,而这些钱直到他死,都分文末动。

   

   结婚那天,开平将新娘迎娶过来后,带着去了父亲的坟墓。在父亲的坟墓前,开平放声痛哭。

   

      

   

   八

   

   这次回家又见到了转娃。她住在村子里一间被废弃的房子里,仍旧靠讨饭和政府一点点微薄的救济为生。

   

   转娃略微有点痴呆,所以村子里的人不管大小,都直呼她的名字。转娃的家以前虽然清贫,但却是一个完整的四口之家。她有一儿一女,还有个走起路来腿脚有点瘸的老公。

   

   八十年代后期,在一次去乡里赶集时,转娃已经长到七岁的女儿,被人贩子从她身边拐走了。

   

   九十年代后期,转娃十六岁的儿子,在去外面打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2006年,转娃的老公病逝,下葬的时候连一口棺材也没有。

   

   我在家的那几天,转娃偶尔会到我们家门前讨饭。每当我递给她几个馒头后,父亲总会说:

   

   “这种人不值的同情,肯定是上一辈子造孽了。老天爷现在在惩罚她!”

   

   九

   

   村子里有两个去西安打工的小伙,在火车站被一个传销组织骗了过去。他们被绑起来关在一间小屋里,遭到了传销组织人员的一顿暴打。然后,传销组织让他们给认识的人打电话,说可以帮助找到一份好的工作,让每个人带上五千元的押金过来。

   

   他们给村子里好几个人打了这样的电话,最后有三个人赶了过去。结果这三个人也被传销组织同他们一起关了起来,身上的钱财都被洗劫一空。

   

   即使这样,传销组织也没有释放他们五个人,依然要求他们给别人继续打电话,骗更多的人来。

   

   后来,他们中的一个人在晚上挣脱了捆绑自己的绳锁,从四楼窗户外的下水管道爬了下去,才得已逃脱去报警。等警察赶过来将其他四个人解救出来时,传销组织的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十

   

   以前村里人渴的是泉水,现在渴上了自来水,不过自来水的水源却来自河水。我很担心自来水的水质。因为尽管有自来水公司对水质进行净化处理,但其实只有一道工序,就是往水中随意的添加一些漂白粉。

   

   村里人还保持着饮用生水的习惯。听母亲说,今年六月份时,村里有人在田里收完麦子后,直接将嘴对着水龙头喝水,结果一条小的毒蛇,正好顺着水龙头里的水,进到了那人的嘴里,将他咬伤,中毒而死。

   

   十一

   

   我家院子里有一颗大的桃树,在我回家的那几天,桃子已经熟了,好多都掉到了树下。我问父亲,家里人吃不完,怎么不给村里其他人摘一些送去。父亲说,现在各家各户早就没有了这样的习惯。

   

   十二

   

   在村党支部的门口,有一个杂草丛生的场地,里面有两个用木杆树起的篮球架。场地的旁边,有一个用石灰和砖头砌成的乒乓球台。村里人说这是政府划拨的四万多元,搞的新农村建设的文化设施。

   

   十三

   

   在我回城的前一天晚上,我去看望子功叔。子功叔是村里的党支部主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