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玩偶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中国满族现有1000余万人,但还有多少人能熟练地使用满语口语呢?据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满学所所长赵志强透露,目前除黑龙江省黑河市和富裕县的少数满族老人还能用满语进行简单的口头交流外,只有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从事满学研究的科研、整理和编译满文档案的少数专门人才能够熟练地操用满语口语。这是个少得可怜的数字,“但幸好我们满学所作为申报单位,已将满语成功申报为北京市朝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这是否足以抵御其发展颓势呢?
   
    据统计,我国有120多种少数民族语言,50多种少数民族文字,满语只是众多少数民族语言中的一种。我们不妨以满语为个案,解析少数民族语言究竟怎样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与传承。
   
    政府数次施救

   
    满语是满族人所使用的语言,是一种拼音文字,1599年参照蒙古文字母创制而成。在清朝近300年的历史中,为了不让满人忘却自己的语言,清朝几代统治者适时推出一些政策,让几次面临绝境的满语重新焕发了生机。
   
    在清朝中前期,由于满族人口极其有限,不到全国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一,“清政府深恐日久天长,八旗子弟忘却满语,因而采取种种措施,以保持八旗劲旅的语言习俗和骑射本色。”赵志强说。为此,从清初顺治年间开始,清朝政府先后设立了各种类型的学校,如宗人府所属专门教授皇族子弟的宗学、觉罗学,内务府所属的景山官学、咸安宫官学,以及在北京和驻防地区兴办的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八旗官学、义学。此外,还有一些专为八旗贫民、服役人员子弟所办的学校,如礼部所属的义学、世职官学等。这一时期,清朝政府甚至出台了一个强硬规定:满族人不懂满语者不能升官、满族人之间严禁用汉语交流。因此,在这个时期涌现出一批著名的满族学者、诗人、文学家和翻译家,创作出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18世纪中叶,是清代满语发展的鼎盛时期。”赵志强说。
   
    至19世纪中期,满语再次衰落,“当时除了少数边远地区外,满族人民大都改用汉语了。”当此之际,清政府采取措施,极力抢救。赵志强说:“自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起,出于‘保存国粹’之目的,清朝政府在北京丰盛胡同开办了满蒙文高等学堂,并在北京郊区八旗驻地、东北三省等地的八旗驻防之地,也设立满蒙学堂,使满语满文在艰难环境中仍保持着一线生机,为满语之延续至今,发挥了一定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满语继续得到了中央政府的重视与支持。1955年至1957年,中国科学院语言学研究所、近代史研究所联合举办满文研习班,招生20人。1961年,中央民族学院开设一期满文班,学制5年,招生21人。“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赵志强说,“1975年,为了培养满学人才,经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示,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特开‘故宫博物院满文干部培训班’,招收学员21名,我是其中一个。”据悉,这个干部培训班的毕业生已经是目前国内研究满学的主力军,对传承满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少数民族语言是活化石
   
    满族人口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人口中位居第二,而今天能够说满语的人却屈指可数,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境遇就可想而知了。把满语等少数民族语言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究竟有什么价值呢?
   
    专家们认为,保护并传承好少数民族语言至少有两大价值:第一,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语言里积存和蕴藏着丰富的文化现象。例如,满族的口头文学、神话、传说、唱词、谜语等作品,都依靠满语相传至今,有待深入挖掘和研究。第二,因语言是信息的载体,因此,少数民族语言是研究该民族历史、文化、民俗、宗教的活化石。
   
    “以满语为例,目前在学界有这样一个观点,如果你不懂满语,就做不了21世纪的清史学家。同样,它在考古学、档案学中的地位同样是不能小觑的。”赵志强表示。由于满文在清代作为“国书”与汉文并用,以满文编写的历史、文学、语言文字等方面的著述数量可观,留传至今的满文书籍和档案史料有200万册(件)以上。“这些文献是研究满族的历史文化以及清朝历史的珍贵资料,是一把金钥匙。但目前能直接利用这些珍贵文献的人屈指可数。”赵志强说。
   
    目前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都有研究满学的研究所和专业人才,“甚至在日本,因其研究历史比中国要长,因此其研究范围比国内还要广泛。”赵志强说,“前几天就有几个日本留学生慕名而来,希望跟随我学满语,而中国人呢?因为我所申报‘非遗’已成功,作为一种承诺,我们会开办一些公益性的满文学习班,为一些有志于满语学习的人提供一个平台。”
   
   
    从使其消亡的源头抓起
   
    如何才能使少数民族语言得到更好的保护与传承呢?纵观满语的发展史,专家们认为首先应该得到政府足够的重视和支持。而当下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情况,少数民族有代表性的音乐、歌舞、曲艺等已纳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而作为以上少数民族文化的载体——少数民族语言,这一民间的活态文化却没有得到各级政府足够的重视。例如,黑龙江是一个拥有赫哲族、鄂伦春族等众多少数民族的省份,但却没有一种语言入选省级名录,而他们的歌舞、曲艺等纷纷入选。
   
    第二,应该从使其消亡的源头抓起。“我认为当前发达的大众传播媒介尤其是电视,是促使各少数民族语言加速消失的主因,可以像美国保护爱斯基摩文化一样,在为他们设置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同时,禁止电视等现代传媒对这个地区文化的过分渗透。”赵志强说。我国西藏自治区的做法值得推广,例如西藏电视台不仅有藏语新闻,而且还把一些国内外影视都翻译成藏语播出,“但这些工作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是很难执行的。”赵志强说。
   
    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申报工作目前已经启动,文化部在文件中强调,要重点关注“边疆省区少数民族的项目以及尚无项目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少数民族项目”,希望各地在申报时能将视角放大,关注少数民族语言的申报与保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