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大清国满洲亲王出行图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实拍大满洲地区的原著民
·从满族名著《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满族与海东青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满族名菜:酸菜白肉血肠
·满洲民族传统发式辫连子
·雍正关于学习满洲语的上谕
·满族掀起寻根祭祖热!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祭祀
·满族的饮食
·做大做强满洲民族文化产业
·满族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
·辛亥国难纪念日:1911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10日
·辛亥大屠殺的滿族人頭填滿了井筒子
·满洲旗袍 闻名天下
·向满洲语借词的汉语方言
·满洲族歌舞舞天下
·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德国出版满洲舒舒觉罗氏《祭祀全书》
·满族民间刺绣中的萨满教文化
·伊通大力发展满族文化产业
·满洲旗袍的细节~~~~
·满洲八旗子弟与京城八角鼓
·黑龙江小学满洲语学习课堂
·满洲民族民间文学中的信仰观念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音乐视频;罕王回满洲
·满族文学艺术
·吉林满洲族博物馆即将开馆
·满族百岁老人肇荣珍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满洲文书法欣赏
·满族人古老的传统技艺鹰猎后继乏人
·吉林市满族陈列馆展示厚重历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佩饰古俗考源
·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萨满教神歌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通古斯满洲民族早期婚姻及其在清代的遗存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中国满族现有1000余万人,但还有多少人能熟练地使用满语口语呢?据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满学所所长赵志强透露,目前除黑龙江省黑河市和富裕县的少数满族老人还能用满语进行简单的口头交流外,只有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从事满学研究的科研、整理和编译满文档案的少数专门人才能够熟练地操用满语口语。这是个少得可怜的数字,“但幸好我们满学所作为申报单位,已将满语成功申报为北京市朝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这是否足以抵御其发展颓势呢?
   
    据统计,我国有120多种少数民族语言,50多种少数民族文字,满语只是众多少数民族语言中的一种。我们不妨以满语为个案,解析少数民族语言究竟怎样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与传承。
   
    政府数次施救

   
    满语是满族人所使用的语言,是一种拼音文字,1599年参照蒙古文字母创制而成。在清朝近300年的历史中,为了不让满人忘却自己的语言,清朝几代统治者适时推出一些政策,让几次面临绝境的满语重新焕发了生机。
   
    在清朝中前期,由于满族人口极其有限,不到全国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一,“清政府深恐日久天长,八旗子弟忘却满语,因而采取种种措施,以保持八旗劲旅的语言习俗和骑射本色。”赵志强说。为此,从清初顺治年间开始,清朝政府先后设立了各种类型的学校,如宗人府所属专门教授皇族子弟的宗学、觉罗学,内务府所属的景山官学、咸安宫官学,以及在北京和驻防地区兴办的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八旗官学、义学。此外,还有一些专为八旗贫民、服役人员子弟所办的学校,如礼部所属的义学、世职官学等。这一时期,清朝政府甚至出台了一个强硬规定:满族人不懂满语者不能升官、满族人之间严禁用汉语交流。因此,在这个时期涌现出一批著名的满族学者、诗人、文学家和翻译家,创作出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18世纪中叶,是清代满语发展的鼎盛时期。”赵志强说。
   
    至19世纪中期,满语再次衰落,“当时除了少数边远地区外,满族人民大都改用汉语了。”当此之际,清政府采取措施,极力抢救。赵志强说:“自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起,出于‘保存国粹’之目的,清朝政府在北京丰盛胡同开办了满蒙文高等学堂,并在北京郊区八旗驻地、东北三省等地的八旗驻防之地,也设立满蒙学堂,使满语满文在艰难环境中仍保持着一线生机,为满语之延续至今,发挥了一定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满语继续得到了中央政府的重视与支持。1955年至1957年,中国科学院语言学研究所、近代史研究所联合举办满文研习班,招生20人。1961年,中央民族学院开设一期满文班,学制5年,招生21人。“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赵志强说,“1975年,为了培养满学人才,经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示,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特开‘故宫博物院满文干部培训班’,招收学员21名,我是其中一个。”据悉,这个干部培训班的毕业生已经是目前国内研究满学的主力军,对传承满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少数民族语言是活化石
   
    满族人口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人口中位居第二,而今天能够说满语的人却屈指可数,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境遇就可想而知了。把满语等少数民族语言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究竟有什么价值呢?
   
    专家们认为,保护并传承好少数民族语言至少有两大价值:第一,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语言里积存和蕴藏着丰富的文化现象。例如,满族的口头文学、神话、传说、唱词、谜语等作品,都依靠满语相传至今,有待深入挖掘和研究。第二,因语言是信息的载体,因此,少数民族语言是研究该民族历史、文化、民俗、宗教的活化石。
   
    “以满语为例,目前在学界有这样一个观点,如果你不懂满语,就做不了21世纪的清史学家。同样,它在考古学、档案学中的地位同样是不能小觑的。”赵志强表示。由于满文在清代作为“国书”与汉文并用,以满文编写的历史、文学、语言文字等方面的著述数量可观,留传至今的满文书籍和档案史料有200万册(件)以上。“这些文献是研究满族的历史文化以及清朝历史的珍贵资料,是一把金钥匙。但目前能直接利用这些珍贵文献的人屈指可数。”赵志强说。
   
    目前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都有研究满学的研究所和专业人才,“甚至在日本,因其研究历史比中国要长,因此其研究范围比国内还要广泛。”赵志强说,“前几天就有几个日本留学生慕名而来,希望跟随我学满语,而中国人呢?因为我所申报‘非遗’已成功,作为一种承诺,我们会开办一些公益性的满文学习班,为一些有志于满语学习的人提供一个平台。”
   
   
    从使其消亡的源头抓起
   
    如何才能使少数民族语言得到更好的保护与传承呢?纵观满语的发展史,专家们认为首先应该得到政府足够的重视和支持。而当下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情况,少数民族有代表性的音乐、歌舞、曲艺等已纳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而作为以上少数民族文化的载体——少数民族语言,这一民间的活态文化却没有得到各级政府足够的重视。例如,黑龙江是一个拥有赫哲族、鄂伦春族等众多少数民族的省份,但却没有一种语言入选省级名录,而他们的歌舞、曲艺等纷纷入选。
   
    第二,应该从使其消亡的源头抓起。“我认为当前发达的大众传播媒介尤其是电视,是促使各少数民族语言加速消失的主因,可以像美国保护爱斯基摩文化一样,在为他们设置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同时,禁止电视等现代传媒对这个地区文化的过分渗透。”赵志强说。我国西藏自治区的做法值得推广,例如西藏电视台不仅有藏语新闻,而且还把一些国内外影视都翻译成藏语播出,“但这些工作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是很难执行的。”赵志强说。
   
    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申报工作目前已经启动,文化部在文件中强调,要重点关注“边疆省区少数民族的项目以及尚无项目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少数民族项目”,希望各地在申报时能将视角放大,关注少数民族语言的申报与保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