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满语“克什”一词,出现在《红楼梦》第118回中,或许有人会提出质疑,那是高鹗冒名顶替续写的,非出自曹雪芹的手笔,不能算数。其实高鹗也是旗人,隶汉军镶黄旗。同是旗人,同样熟悉满族的文化,他们的文笔有许多共通之处,故高鹗后续的四十回与曹雪芹撰写的前八十回令人珠玑难分,非业内人是难以区别的,其原因之一或在于此。既然高鹗续写之事已成公论,自当排除在外,现仅就《红楼梦》前八十回中满语词汇择其要者,作一简略的释析。
   
   1.单一满语词汇
   (1)嬷嬷 (满语meme 奶娘、乳母。)
   

   《清文总汇》卷九称乳母为meme eniye,嬷嬷meme是满语乳母的简称。嬷嬷也可泛称年岁大的女仆人,如同汉族把老太太通称老奶奶一样。贵人之乳母曰:memeniye。《红楼梦》中嬷嬷一词多有出现,如老嬷嬷、李嬷嬷等。
   
   (卷三:“当下茶果已撤,贾母命两个老嬷嬷带了黛玉去见两个舅舅去。”)
   (2)劳什子 (满语loksimbi 令人讨厌、厌烦)
   
   劳什子是动词loksimbi名物化了,指令人讨厌的东西。汉语骂人:“你这东西!”,满语为:“你这劳什子!”是同样的意思。《清文总汇》卷八释义为:“胡说不止、人说颠话。”是令人讨厌之意的引申。
   
   (卷三:“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我也不要这劳什子。’吓的地下众人一拥争去拾玉”)
   (3)忽刺巴的 (满语hur seme 忽然、凭空)
   
   这是一个满语副词,《清文总汇》卷四释义为:“火骤然忽发之貌。”但它的语源还值得研究,因为在明沈榜的《宛署杂记·民风》中有“仓卒曰忽喇叭”的记述,那么这个词原本是汉语,还是原本为满语,或者是满语中的汉语借词,应进一步考辨。
   
   (卷十六:“凤姐听了笑道:‘我说呢,姨妈知道你二爷来了,忽刺巴的反打发个房里人来了,原来你这蹄子闹鬼!’”)
   (4)巴巴的 (满语babade 到处、处所、对这个)
   
   这是一个满语副词,指方位、处所。暗指那个、特地、偏偏之意。《清文总汇》卷四释义为:“到处、凡处。”此词引申了意思。
   
   (卷二十二:“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们不成!”卷三十五:“巴巴的想这个吃了。”)
   (5)纳罕 (满语nasambi 嗟叹、叹惜)
   
   这是一个动词去掉词尾mbi 后,名词化了,嗟叹中含有诧异、惊奇之状。《清文总汇》卷三释义为:“已过之事追惜之、嗟之、叹之。”
   
   (卷四十九:“宝玉看着,只是暗暗的纳罕。”
   (6)哈什 (满语ha 哈气声)
   
   这是一个象声词,表述打呵欠之声,满语中还有一个打呵欠的动词habgiyambi,与哈什ha相关联,后者是前者的变体。《清文总汇》卷三释义为:“化凝结冻的东西声。”
   
   (卷五十一:“麝月翻身打个哈什。”)
   (7)散荡 (满语sartambi 消遣、解忧、悠闲)
   
   这是一个动词,亦可读作“散诞”、“散旦”,有舒散之意。《清文总汇》卷五释义为:“凡事耽误、逍遥。”
   
   (卷八十:“姑娘惟有背地里淌眼泪,只要接了来家,散荡两日。”)
   (8)乍乍的 (满语jakan 刚刚的)
   
   这是一个后置词,表示方才,刚刚,汉语没有后置词,当介词用了。《清文总汇》卷十释义为:“不多一会、刚才、方才、适间。”
   
   (卷八十:“迎春道:‘乍乍的离了姊妹们,只是眠思梦想。’”)
   (9)警幻 (满语gincihiyan 光洁、华丽)
   
   这是一个名词,曹雪芹笔下的警幻仙子,是一位太虚幻境的主宰,华服美貌,光彩照人,正与满语相吻合。《清文总汇》卷十一释义为:“凡物洁美、光洁、精润、华丽。”
   
   (卷五:“又听敬幻笑道:‘你们快来迎接贵客!’”)
   (10)排插 (满语huwejen 档板、隔扇)
   
   这是一个名词。排插(huwejen)《清文总汇》卷四解释说:“炕头遮挡炕的板子”。北方人家住火炕,排插就是用木板做的隔扇,北方人家的炕很长,隔扇起到软间壁的作用,方便居住,这是满族的建筑风俗。
   
   (卷五十三:“这边横头排插之后小炕上,也铺了皮褥,让邢夫人等坐了。”)
   2.满汉合璧的词汇
   
   (1)无稽(崖) (满语“无稽weji” 密林、丛林)
   
   “无稽”亦写作“勿吉”、“窝集”,是肃慎族系的古代部族名称,其义为“丛林”、“密林”。(《清文总汇》卷十二)“崖”为汉语词汇,无稽崖意为“长满密林的山崖”。有的注释本解释道:“大荒山无稽崖,是作者虚拟的两个地名,含有荒唐无稽之意。”此说不妥,此处的无稽应是“勿吉”,部落名。不能望文生义,“无稽之谈”与此处的“无稽”无关。
   
   (卷一:“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
   (2)一抿子 (满语imenggi 素油、梳头油)
   
   这是一个名词,油的通称。在汉语中出现了变异,一是数量词,抿子是妇女梳头的工具,“一抿子”为妇女梳头所蘸油或水很少之意(《清文总汇》卷二)。
   
   (卷五十五:“若不够,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
   (3)烧包袱 (满语booi eifu 上坟)
   
   满语“包袱booi efu”是“家里的坟之意”,eifu是坟墓(《清文总汇》卷一)。“烧”是汉语,烧包袱是指给家里的人上坟,后来演化成上坟时要用许多烧纸,统统装入一个口袋中烧掉,称为烧包袱。满汉皆有其祭奠习俗。
   
   (卷五十八:“外头去叫小厮们,打了包袱写上名姓去烧。”)
   (4)上档子 (满语dangse 档案、账簿)
   
   档子满语应发作“档色”,《清文总汇》卷七释义为:“档子、册子。”是一个专用名词。据清陆陇其《三鱼堂日记》载:“本朝用簿板五六寸,作满字其上,以代簿籍。每数片,则用牛皮贯之,谓之档子。”说明档子由来己久,是满族的发明,体现出满族的古老文化。“上”是汉语,在此是记录之意。
   
   (卷十一:“礼单都上档子了。”)
   3.满式汉语
   
   在汉语词汇中含有满语的成分,又很难把它们彼此拨离清楚,在北京和东北的土话中占据很大的成份。《红楼梦》中成功地运用了这样的词语,使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由于难以定性,下面的词例仅供参考:
   
   消停(从容、安静)、撕罗(排鲜纠纷)、描补描补(弥补)、藏掖(隐匿)、背晦(做事糊涂)、作耗(捣乱)、跳神(萨满祭祀活动)、扣了环(比喻亲密)、不伏手(不顺手)、上脸(放纵)、脱滑儿(偷懒)、扎窝子(搅得家翻室乱)、左性(执拗)、放鹰(八旗子弟的娱乐话动)、下处(住所)、挽手(满族相见时的礼俗)、紧溜(紧要关头)、乍着胆子(勉强壮起胆子)、打点(办理)、摔脸子(放下脸来)、额手(表示欢迎)、行走(入值办事)、花搿(瞎说)、爬拉(急忙吃饭)、鼓捣(收拾)、打千(请安)、暹猪(脱毛的猪)、汤猪(祭祀用的猪)、龙猪(即笼猪,指小猪,可烤着吃)。
   
   结束语
   
   《红楼梦》是满洲传统文化集大成之作,曹雪芹把通古斯满洲文化完满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韵,最大限度地体现出通古斯满洲传统文化的包容品格,这是《红楼梦》的精髓之处。我们站在满学的视角来看《红楼梦》,正是为了深刻理解博大精深的满洲传统文化的真谛,同时对《红楼梦》中满语言文化的研究,也会极大提高我们对满学价值的认识。
   
   八旗乾坤大,满洲雨露深,在中国满洲文化无处不在,整个东北乃至中国北方其实就是一个满化了的社会。

此文于2009年10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